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二章:兩情相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九十二章:兩情相悅字體大小: A+
     

    杜若兒自嘲地想着,現在就這樣,以後真在一起,她還能做什麼,到底本來就是有許多矛盾,更何況蕭景瑄家裏肯定是高門大戶的,別說出來,就是讓她呆家裏只怕都能挑出她一堆錯處。

    這麼想着,她心中便滿是厭倦起來。

    罷了,要是他們真的都不支持她的事業,那還談什麼將來也只是笑話。

    杜若兒想到這裏,嘆了口氣,在樹下撿了塊石頭坐下了,望着頭頂的天空一時間心情複雜,木然無言。

    她剛坐了一會便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這聲音很是熟悉,不用問也知道是誰來了。

    杜若兒撇撇嘴,沒吭聲,果然片刻之後就見蕭景瑄找了過來。

    “杜若兒。”蕭景瑄面色鐵青,見她安穩地坐在那裏,臉上鬆了口氣,接着便是怒火涌起,“天色這麼晚你還到處瞎跑,萬一出事怎麼辦?”

    杜若兒擡眼看他,冷聲道:“那又關你什麼事,你要管這麼多?”

    “你——”蕭景瑄被她氣得臉色鐵青,難看起來,這該死的女人隨便說話就這麼氣人,他管她幹嘛,若不是關心她,他管她如何死活,又跟他什麼干係?

    “杜若兒!”蕭景瑄直接一把將她拉了起來,鳳目帶着怒火,俊美的臉龐因此彷彿邪神一般煞氣凝聚:“你說來幹什麼,隨便你就開口說婚約算了,在你心裏,我就那麼隨便能夠捨棄的是嗎?”

    杜若兒見他怒火熊熊燃燒,心中也是帶氣,冷聲道:“什麼婚約,說了也就只是口頭定下,當的什麼真?你之前還說什麼支持我的事業,現在纔剛開始就受不了了是嗎?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就早說,勉強是不會有幸福的,我也不會是什麼三從四德的女子,你若是想要那樣的女子就另請高明吧!”

    蕭景瑄還沒想質問呢她就啪啪開口便是一大段話,簡直能把人給氣死。

    聽她冷言冷語的,蕭景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看着面前的女子,冷聲道:“我還沒有說什麼你就直接要放棄這段感情,我什麼時候說不支持你做事了?這幾天天天忙到三四更天才睡,一早起來,飯也不好好吃,本來身體就不好,你自己看看你的氣色多差,再這樣你還能撐得住嗎?既然在你心裏從來沒信任過我,那全當我蕭景瑄瞎了眼,好心當成驢肝肺,從此不再管你,你愛如何便如何!”

    說罷,他轉身冷着臉便要走,他蕭景瑄從小也沒在哪個女人面前受過氣,這麼關心她,偏她還沒心沒肺不當回事!

    杜若兒一愣,他是關心她的身體才一直冷言冷語說那些話嗎?

    想起之前的情況,她爹說那些話,再加上蕭景瑄也在場,她就以爲那是他們都有意見,想讓她不要再做事了,現在看來明顯是她遷怒了,認爲蕭景瑄也跟她爹一樣想讓她不要再出去做事。

    實際上這些天一直是蕭景瑄在給她幫忙,礦上還有其他事情,若非是他,她根本忙不過來。

    半夜還是他催她趕緊休息,他一個高門公子,對她如此溫柔貼切,她忙於工作跟他也少言談,他也沒怨她,便說是現代男人能做到的也沒幾個,她剛剛說那番話未免太傷人心,太過分了。

    杜若兒現在懊悔不已,連忙追了上去,拉住蕭景瑄的手把他攔了下來。

    “放開!”蕭景瑄臉色陰沉,看到她這邊過來,冷哼了一聲就要甩開她的手。

    “對不起,剛剛是我錯了,剛剛我說的話過分了,是我誤會你了。”

    蕭景瑄沒動,冷聲道:“誤會,在你眼裏我蕭景瑄就是這種人是嗎?那還有什麼可說的?”

    說着他便要轉身離開,被杜若兒伸手攔住,“不是,我知道你不是這種人,是我錯了,剛剛不該誤會你的,我只是最近也太忙了腦袋有些不清楚,誤會了你的好意是我的錯,如果你生氣就罵我幾句,以後再也不會了。”

    蕭景瑄冷冷地低頭凝視着面前的女人,杜若兒這會兒沒了平日裏的鎮定自若和冷靜,臉上帶着些惴惴不安,目露急切,似乎急着想跟他道歉,因此臉色都漲紅了。

    他沉默地凝視着她,更是讓她心中沒底,被他的目光看的忍不住低下了頭,有些心虛的樣子。

    “爲什麼你會那麼認爲,在你心裏是不是覺得我蕭景瑄就是那種人,覺得我是喜歡食言而肥的人,既然答應過你的事情我我不會改變,可是顯然你對我沒什麼信心,也對這段感情沒什麼信心,動不動就說要放棄這段感情,也許在你看來這段感情根本無足輕重,你根本也對我談不上什麼喜愛。”

    說到這裏,他目光有些疲倦,臉色也有些灰暗下來,變得沮喪低沉。

    “如果你真的不喜愛我,強求也是不幸福,不如就此放棄好了。”

    說完他嘆了一聲。

    杜若兒被他這麼一大段話給嗆着了,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的問題。

    是的,她的確對這段感情沒什麼信心,從開始她就想過他們兩個能夠修成正果,從開始就是沒有太積極,一直是蕭景瑄蕭景瑄在主動。

    似乎對她來說這一切也都是可有可無的。

    他的話頓時讓她啞口無言。

    杜若兒一時沉默了下來,如果真的要接受這段感情的話,她就需要好好想想了。

    她只是怕麻煩但不代表她就真的沒能力處理跟蕭景瑄將來在一起之後的事情。

    蕭景瑄家裏那些事再麻煩以這個男人的能力來說多半也不用她管那她操得哪門子的心。

    就算將來真有些宅門陰私的事情那也是將來的事情了,現在討論還爲時過早。

    而這個男人她真的想放棄嗎,對他真的沒有感情嗎,又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喜愛之情。

    她並非是在感情上隨隨便便的人,既然現在還有好感,而這個男人對她也是一等一的好,這個男人她現在還滿意的情況下爲什麼不堅持下去試試看?

    “蕭景瑄,你說得對,以前對你我的確不夠用心,大概是因爲我自己總是太忙也沒太認真的緣故。但是那不代表我對你就沒有喜愛沒有感情,如果真的沒有感情的話我怎麼可能跟你在一起,怎麼可能親暱,我不是那樣隨便的女子,現在我告訴你,我喜歡你,認真地想跟你在一起。之前我有做得不對的地方我向你道歉,以後不會再這樣了,我會認真對待這份感情。”

    她擡起頭認真地凝視着她,黑白分明的杏眼裏滿是認真和誠摯,目光清明,看得出她是認真的。

    蕭景瑄心臟一縮,瞳眸微眯,親耳聽到她說喜歡自己,聽她表白於他而言是難言的奢侈,這個女子也是吝嗇表白感情的,難得她肯如此剖白自己,這樣的機會怎麼能放過?

    他鳳目微眯,月光下那張俊臉越顯得幾分沉冷,像是還在生氣。

    “你真的喜歡我?我卻沒看出來你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

    杜若兒蹙眉,“那你想怎麼樣,我都這樣說了,還要我怎麼證明啊?”

    蕭景瑄鳳目微挑,撇過頭,俊美的臉龐在月光下半顯出幾分邪魅之氣,他沉聲道,“看來就是沒什麼誠意。”

    杜若兒瞪着他,心裏有些無奈,那怎麼樣算有誠意?

    畢竟剛剛纔說了那些話,杜若兒想着自己看過的可憐稀少的偶像劇,這種時候偶像劇裏面都是怎麼做的?

    她沒有什麼感情經歷,面對這種事情從來都很遲鈍,想了好一會兒,她想起腦海中偶爾看到過的偶像劇的情景。

    這種時候就該衝上去抱住他撒嬌嘛?

    杜若兒想到做到,反正害羞什麼的這會兒也不管事,她是女漢子,抱就抱吧,反正讓這傢伙早點別生氣了就好。

    這麼想着,她便直接衝過去抱住了蕭景瑄,撲進了他懷裏。

    “是我錯了,我道歉,別生氣了好不好?”她溫聲軟語地求饒。

    蕭景瑄身體一僵,感覺到懷裏溫熱的身體,看她嬌軟着聲音難得撒嬌的樣子,身體跟着僵直發熱,目光黯沉下來,嗓子暗啞深沉地道:“就這樣算了?”

    難得看她撒嬌,本來倒還有些氣,這會兒全然不翼而飛,只多了幾分惡趣味,這小丫頭竟也會對他撒嬌用美人計,而他確實很享受這樣的美人計,更得寸進尺了。

    他目光火熱,深沉地盯着她,杜若兒莫名地跟着身體發軟發燙起來,骨子裏的大膽又讓她豁了出去,她仰起頭蜻蜓點水一般在他脣上輕輕一吻,頓時讓蕭景瑄整個身體跟着僵直了起來。

    他眸光陡然亮了起來,看着面前的小女人挑釁一般望着他:“這樣行嗎?”

    這個女人!

    他沒想到她居然膽大地直接親了他,還用那種挑釁的表情看着他,那模樣恁得又嬌又俏,不同於平日裏的樣子,野性又迷人,讓他心跳加快,血液沸騰,眸光幽暗,愛極了她此刻不羈的樣子。

    “小丫頭——”

    他聲音低啞極了,俯身伸出手挑起她的下巴,目光灼灼彷彿要把她拆吃入腹一般,他低啞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莫名帶着幾分沙啞感性。

    “這樣還不夠——”

    話音剛落男人的吻便落了下來,封了她的脣。

    杜若兒一怔,本想掙扎但終究沒有掙扎,被他禁錮在懷裏不得動彈,仰起頭承受他的吻,青澀地迴應。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親吻,卻是兩人彼此感情明朗之後第一次的吻,愛情的滋味讓這個吻更加的讓人迷醉,更加的投入和瘋狂。

    月光迷人,空氣中散發着花香的氣息,初夏的風拂過枝頭,夜色中越發溫柔。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今夕何夕,二人才從這熱切的吻中回到現實,杜若兒臉色彷彿塗了一層胭脂一樣紅暈遍佈,蕭景瑄則是呼吸略顯急促,深吸口氣將她摟進懷中,輕吻她的臉頰。

    “若兒,你個惹人氣的小東西,以後千萬不要再惹我生氣了,否則——”

    他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杜若兒挑眉看向他,“不然就怎麼樣?”

    “不然我就罰你——”他低啞的嗓音很是迷人,帶着無邊的蠱惑。

    杜若兒頓時明白了他話裏的意思,目光微動,輕哼了一聲,“想得美呢。”

    蕭景瑄垂頭看着她,低聲道:“再說一遍,你喜歡我嗎?”

    “不想說了,哼。”

    杜若兒撇撇嘴,嗔道:“還想我說幾遍,你自己也都沒說過幾次呢,幹嘛就要求我啊!”

    蕭景瑄低笑了起來:“小東西還討價還價了,我心悅你,你心知肚明,否則你這般沒良心我早就忍不住了!”

    杜若兒瞪了他一眼,“誰沒良心了,我又沒做什麼,你幹嘛說我沒良心,好了,就算我今天做了什麼,我不是也道歉了嗎,就放過這件事情吧好不好?”

    蕭景瑄挑眉道:“好吧,看在你今天還算是誠心份上我就不計較了。不過,說好了以後你不準再這麼做了,知道嗎?”

    “不會了,我答應你,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蕭景瑄有些好笑,“罷了,你且記住便好,算我倒黴,偏要看上你,走吧,先回去,回去先跟杜叔道歉,你就這麼跑出來,他肯定會擔心的,他也是爲了你好,沒必要弄得如此生分。”

    杜若兒點頭,“是我不對,之前不該那麼做的,也是最近太忙了有點衝動,以後不會再這麼做了。”

    兩人說了會話便這纔回去,這次說開了之後感情倒是好了不少,蕭景瑄心情愉快,帶着杜若兒回了家裏。

    杜長友本來正生氣,見到二人回來才臉色好看了些,到底還是說了些不好聽的話,杜若兒只管聽着,蕭景瑄旁邊跟着說了好話,這才杜長友臉色好看了些,不再計較之前的事情。

    洗漱之後杜若兒在房裏一時還沒休息,蕭景瑄這次倒也沒有直接去讓她休息,而是跟在旁邊看她忙碌,片刻後道:“這些若是忙不完我可以幫你。”

    杜若兒一愣,她停了手上的畫圖,搖頭道:“可是這些你也不懂啊——”

    蕭景瑄淡淡道:“沒試過怎麼知道不行,既然你教的那些人都能學會,怎麼我就不能學會,多知道點東西總是沒有壞處。”

    杜若兒看看手裏準備畫的圖紙,想了想也是,蕭景瑄是個聰明人,未必就不能懂這些,既然他想學,那她也乾脆就教他好了。

    杜若兒大致講了一些數據的辦法,阿拉伯數據之前蕭景瑄都已經知道學過,最基本的數學幾何知識,古人也不是沒有接觸,不過纔講了半個小時,蕭景瑄已經自己能畫出圖來了。

    並且出乎意料的能夠提出一些問題,結合實際的一些用料和防洪抗澇的問題。

    本來以爲他一個世家公子,平日裏附庸風雅的,沒想到他對這些普通民生的東西也知道許多,真是讓她很是驚奇。

    杜若兒不由得覺得自己真是小瞧古人了,真古人除了沒有她那許多年的見識之外並不比她差哪去,至少智商上是不差哪去的,有些地方她可玩不過這些人。

    蕭景瑄既然弄懂了她的圖,直接根據各種數據畫圖構建了,兩個人一起忙碌,速度很快,杜若兒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

    她驚歎地看着蕭景瑄:“你真的很聰明,這樣的圖一般就是讀書人也未必能弄懂的,今天多虧了你!”

    蕭景瑄揉了揉手腕,神色雲淡風輕,看了她一眼:“不值一提,好了,以後早點睡,處理不完我可以幫你,也可以找其他人分擔,教會他們,你總要學着這麼做,凡事總不能事必躬親。”

    杜若兒咳嗽一聲,有些尷尬,上輩子她畢竟沒做過管理,做科學家也是專業分工,加上這些知識只有她懂,所以一直都是自己在做,今天被蕭景瑄這麼一說,也覺得趕緊教會其他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樣自己也不用總是從事這些不相干的事情,可以早點做自己想做的研究。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是我之前自大了,以後會想辦法教會他們的。”

    她對蕭景瑄心服口服,這個男人的確有能力又足夠細心體貼,對她真的足夠好,換個男人都未必有這份耐心。

    蕭景瑄勾脣一笑,眉間的硃砂痣在燈光下越顯出幾分邪魅之氣,他靠近了過來,脣如塗朱,勾魂奪魄:“那你要怎麼報答我,嗯?”

    一聲拉長的尾音幾乎要勾了人的魂兒去,杜若兒心跳加速,目光迷離,這個妖孽,簡直是要人的命,偏沒事就來勾搭她。

    “我要去睡了!”杜若兒被她看得心中發慌,這個男人真是要了卿命了,再待下去她覺得自己肯定要流血而亡!

    看她落荒而逃的身影,蕭景瑄低笑了起來,心情很是愉悅,今天雖說累了點兒可卻不是沒有收穫,起碼他得到了杜若兒的表白,兩人的感情也是進步了很多。

    他不急,既然一切都已經進入正軌,他就有把握自己肯定能徹底得到她的心。

    這件事毋庸置疑根本不是問題。

    杜若兒,他要定了!

    夜色已深,蕭景瑄回到房間準備睡下,黑暗中卻有人潛入,蕭景瑄警覺的發現了,下一刻神色卻放鬆了下來。

    “屬下來遲,請公子恕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