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九章:情敵眼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九章:情敵眼紅字體大小: A+
     

    “唔,那你去吧。”

    杜若兒有些微醉,大概這具身體還不怎麼適應酒精,她擺了擺手,讓趙彥回去應付那些老爺們。

    “好,你先休息一會兒。”趙彥溫聲囑咐了一句,這才轉身往前面去招待客人,順便商議下生意。

    杜若兒微微有些醉意,見狀便點頭應下,自己眯眼靠在椅子上休息會兒。

    趙彥這邊出來商議了一會,跟林秋白討論了下水泥建造的事兒,林秋白笑道:“朝廷自然不能不管的,此事本官還要上報,如果你們要建大規模的水泥窯本官可以提供幫助,到時候也好爲天下百姓謀福利嘛。”

    這種事自然也算是政績,林秋白來到開陽縣做官,雖說是淡泊名利不喜京城,但也不代表他什麼都不想做。

    “這是自然。”二人商議了下方案,酒足飯飽,林秋白見杜若兒不在,問道:“杜姑娘呢?”

    “剛剛她喝了些酒有些醉了,在後面休息。”

    林秋白提起精神,“時間也不早了,你去看看,叫醒她出來,待會回去休息,這段日子也辛苦她了。”

    趙彥點頭,眸光柔和了下來,“是啊,杜姑娘這段日子的確辛苦了,我待會去看看,送她回去。”

    他擡腳才走,林秋白這邊跟人寒暄,心腹小廝悄悄過來,在耳邊說了什麼,他有些訝異,打發了客人離開,徑自到外面去了。

    趙彥這邊起身到旁邊廂房看杜若兒,他悄悄推門進去,房間內一片安靜,轉過屏風,他便看到杜若兒正躺在窗戶邊的搖椅上閉眼小憩,呼吸平穩。

    趙彥擡腳走了過去,見她睡得正香,嘴角微勾,站在旁邊頓了頓,彎腰看去。

    少女瑩白的臉上帶着酒薰的紅暈,羽睫如羅扇低垂,清麗秀美的臉龐安然柔美,空氣中彷彿還帶着她呼吸出的清甜酒香。

    趙彥本來是想伸手推推她的,此刻卻頓住了手,目光忍不住地凝視着她。

    他從來沒有這麼直接的長時間地凝視過杜若兒,此刻沒有了平日隱藏的規矩和束縛,寂靜的房間裏只有他們兩個人,午後的陽光灑落身畔,莫名有種溫柔和婉的寧靜氣息。

    他的心絃微動,呼吸跟着有些亂了,指尖停在她臉側,觸碰到了她的肌膚。

    滑膩溫熱的觸感讓人忍不住流連忘返,美人倩兮,讓人心動。

    趙彥的眼眸暗了下來,有什麼在燃燒,他更低下了頭,看着面前這張俏臉,一時有些無法自制,理智還控制着他沒做出更失禮的舉動。

    他本該馬上叫醒她的,偏偏捨不得這片刻的時光,更不想叫醒她。

    “你在幹什麼!”

    就在這時,一陣爆喝聲傳來,有人闖了進來,接着趙彥便被人狠狠地拽開,領口被人抓住,蕭景瑄暴怒的俊臉出現在他面前,臉色鐵青,揚起拳頭便朝他臉上揮了過來。

    趙彥立刻反應了過來,來不及思考,擡手格擋住蕭景瑄的拳頭,忍不住踉蹌退後了一部,瞳眸微縮,下頜收緊,手臂往後收了起來,拳頭忍不住有些發麻。

    他蹙眉看過來,蕭景瑄的力氣極大,震得他虎口發麻,他退後了一步,冷聲道:“你這是幹什麼,要打人?”

    “趙彥,你剛剛想對若兒做什麼?”蕭景瑄臉色陰沉地質問。

    沒想到剛剛自己的動作被蕭景瑄看了去,他的確心思不正,有些失禮,但並沒有想非禮杜若兒。

    “你誤會了,我只是想叫醒她,剛剛縣尊讓我叫她過去。”趙彥不動聲色地平靜答道,目光掃過窗口,見到杜若兒已經醒了,心中莫名有些緊張起來。

    屋裏的動靜已經驚醒了杜若兒,她揉了揉眼睛,看到蕭景瑄跟趙彥兩個男人在對峙,不由得奇怪:“怎麼了?”

    蕭景瑄冷冷看了眼趙彥,轉過頭看着她一臉無辜疑惑的樣子,心中窩火,這小丫頭真個會招桃花,睡得這麼死,差點被人非禮她知道不知道?

    早就知道趙彥這傢伙對她有想法,男人還不瞭解男人,果然剛剛他找過來,先是跟林秋白說句話的功夫,這邊找過來,沒想到就看到趙彥舉止親暱的一幕。

    他頭低那麼低,手還不規矩地停在杜若兒臉上,說沒想法纔怪!

    以爲他是瞎子嗎?

    “誤會?”蕭景瑄俊美的臉上露出幾分陰狠之色,忽然擡手上前擒住趙彥,黑着臉道:“出去說!”

    趙彥也沒反對,心裏還鬆了口氣,如果他真的說了什麼讓杜若兒對他有不好的想法那就糟糕了。

    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哎,你們要幹嘛啊?”杜若兒一臉迷糊,怎麼剛剛就小睡了一會兒,蕭景瑄怎麼也來了,還跟趙彥吵起來了?

    “沒事,我跟他說幾句話。”趙彥笑着回頭說道。

    蕭景瑄冷笑一聲,沒說什麼,直接拉着他離開去了僻靜處好好理論,他要讓他知道,他是沒機會的,杜若兒已經答應跟他在一起了,他趙彥想都別想!

    “喂!”杜若兒走到門口,見兩個男人走開了,現在奇怪,搖了搖頭,這兩個人一貫不對付,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是蕭景瑄又亂吃飛醋啦?

    她秀眉擰起,走到前廳,客人都散了去,林秋白見她過來,奇怪道:“你沒看到大哥嗎?”

    “看到了,他怎麼來了?這還跟趙彥吵起來了。”杜若兒奇怪道。

    “吵起來?”林秋白挑眉,忽然眼珠子一轉,詭異一笑,“大哥這是吃醋了吧,嘖嘖,沒想到他還有這麼一天。”

    杜若兒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我跟趙三公子是合作伙伴,他一天天亂想什麼呢,以後我還要不要做事啦?”

    林秋白笑着看她一眼,心道你怎麼知道人家趙彥對你沒意思?

    他也看得出來趙彥對杜若兒很有好感,偏偏這個大嫂是個感情遲鈍的,到現在都還沒發現,心中不由得爲蕭景瑄的追妻路流下幾滴淚來。

    “他們在哪呢,我去勸勸,嫂子你要是現在沒事,先幫我看看這些文函。”林秋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愛玩愛鬧的性子,把手中的文函遞給杜若兒,這邊問了方向,徑自跑了過去。

    要是蕭景瑄跟趙彥打起來,那纔好看,他到時候是助威加油呢還是勸架呢?

    杜若兒心中無語,忽然感覺蕭景瑄跟他這個好兄弟一個個都不是啥好人,全都是黑了腸子的腹黑!

    就她是勞碌命,成天得替他們費心!

    這邊廂蕭景瑄抓了趙彥去了個僻靜的雅間,沒了杜若兒,趙彥便也不再溫柔,伸手揮開他的手,把衣領整了整,面上沒了平日的溫和,英挺的劍眉之下一雙眼睛帶着幾分銳氣,“吳公子,君子動口不動手。”

    “抱歉,在下不是什麼君子,當然,趁人之危竊玉偷香的趙三公子也算不得,就不必滿口君子了!”

    蕭景瑄嗤笑一聲,幾分不屑,鳳目微眯,警告道:“你剛剛做的事我看得一清二楚,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不必狡辯否認,我只告訴你,若兒是我的未婚妻,她也早已經答應跟我在一起。望你好自爲之,離她遠點,如果再有下次,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趙彥目光越冷,被蕭景瑄戳破了心思,他也懶得掩飾,他的確不是什麼君子,做商人的,談什麼君子?

    他的確對杜若兒有好感,但目前連自己都沒有確定自己到底想如何,如今被蕭景瑄這麼刺激,聽他張口直接便是宣告對杜若兒的佔有權,那高高在上的樣子頓時刺痛了他的心。

    杜若兒真的打算嫁給蕭景瑄嗎?

    一直以來,他感覺杜若兒跟蕭景瑄的關係都很奇怪,化名吳今安的蕭景瑄,如果真是省城吳家的公子,將來又打算怎麼娶杜若兒?

    他不想看杜若兒這樣的女子嫁人爲妾,離她遠點,更不想以後見不到她。

    從未有這麼一刻如此分明的看清自己的心思,趙彥忽然了悟了,原來他對杜若兒的確有着君子之思。

    他欣賞這個女子,與她在一起是紅顏知己的愉悅,更是男女之間的心動,他從未對什麼女子動過心思,然而此刻,卻忽然明白了。

    “吳公子,我想問你,你打算娶她做妾嗎?”他沉聲問道。

    “做妾?怎麼可能,我自然是要明媒正娶的。”

    “你肯,你家裏也肯?”趙彥忽然擡頭朝他逼視過來,目光銳利:“官宦之家真肯讓你娶農家女子麼?我承認,我很欣賞杜姑娘,她是個好女子,我跟她既是合作伙伴也是朋友,我不想看她落進火坑,若你做不到就不要欺騙她!”

    蕭景瑄目光一沉,趙彥話裏透出的意思他很清楚,這個傢伙倒真是問到重點了。

    那就是他家裏能同意他娶杜若兒嗎?

    他若是隻是個普通官宦人家的子弟自然爲難,即便他家非富即貴,跟杜若兒之間也是如隔天塹。

    但他有自己掌控的力量,不會爲人所控,這次來開陽縣城,就是查看佈網的情況,已經收到了來自心腹祕密送達的消息,不日就會有手下過來。

    他並不着急,等他回到京城,翻雲覆雨,掌控自己的命運從來不是問題。

    “我既然決定要娶她爲妻就自然有能力娶她,若我將來不能兌現承諾,便讓我五雷轟頂而死!”蕭景瑄斬釘截鐵地說道,直接封住了趙彥接下來能說的反駁。

    趙彥一陣愕然,他也沒想到蕭景瑄居然直接發了毒誓,他居然敢發誓,那就是說他真的是有能力娶杜若兒?

    面前這個男人夠狠,直接堵住了所有後路,讓他一時間竟無法再說什麼反對的話。

    能說什麼,就連他也不敢保證家人就一定同意他跟杜若兒在一起。

    哪怕他沒有功名,本來父親一直想讓他跟城中閨秀聯姻,現在讓他接受杜若兒,怕還不容易。

    “你能做到嗎,趙彥,你做不到,就別再沒事接近若兒,她只把你當朋友,麻煩你最好跟她保持距離!”

    蕭景瑄冷笑一聲,轉身便打算離開。

    趙彥沉默,他是對杜若兒有想法,但是顯然他對杜若兒的心思遠遠還不如趙彥,趙彥做好了一切準備,這個傢伙並非只是在口出狂言。

    所以他並沒有再說什麼,不能保證的事情他不想開口口出狂言,如果他真的要做一件事,那麼他就一定要做到,他現在還要再仔細想想自己的想法。

    蕭景瑄打開門,便迎面撞見林秋白,這傢伙正躲在門口聽牆角,擠眉弄眼的樣子哪有半點縣尊的威嚴,要是讓人看去,怕不是大跌眼鏡。

    蕭景瑄這一開門,林秋白差點撞到他身上,被蕭景瑄擡手擋住,冷聲道:“縣尊怎麼在這兒?”

    眼刀直飛,他冷冷瞪了林秋白一眼,要不是後面還有趙彥,他早就不客氣地推開他了,哪還能這麼客氣!

    “咳咳,本官聽杜姑娘說你們兩人起了爭執,便想過來調解一二,這是怎麼了?”

    他臉上有些訕訕的,朝後面看了眼,見趙彥一切如常,看來剛剛是沒打起來啊。

    本以爲能見到兩人衝冠一怒爲紅顏打起來,沒想到這兩個人都是那種心思深沉的人,不過言語交鋒刀刀逼人,最後顯然是蕭景瑄夠狠發下毒誓,逼得趙彥無話可說。

    “縣尊大人,我跟吳公子只是有些事要說,現在已經沒事了,勞煩大人關切。”

    趙彥收整表情,面上又掛上萬年和煦溫雅的笑容,朝門口走了過來,目光在林秋白和蕭景瑄身上暗暗掃了一眼。

    看來,林知縣跟這個傢伙關係很好啊,之前只聽說是舊友,看林知縣特地過來摻和這種私事就知道私交甚篤。

    這個吳今安真的是吳家的人麼,爲何他總覺得他的背景很不對勁?

    趙彥心中又起了調查蕭景瑄的心思,面上不動聲色,笑了笑拱手道:“在下還有事要處理,先告辭了。”

    “哈哈,去吧,你們今天也辛苦了,好好幹,等來日本官爲你們請功。”林秋白打着官腔,掛起笑容,看趙彥走了才轉過頭換了副面孔。

    他嬉笑着打量面色陰沉的蕭景瑄,讚歎道:“真是情深似海感天動地啊,可惜這段話沒被嫂子聽見,否則她還不馬上哭着喊着嫁給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