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八章:手握金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八章:手握金山字體大小: A+
     

    油燈不時昏暗下去,蕭景瑄蹙眉,挑了挑燈芯,心道還是買些蠟燭纔好,油燈到底太昏暗了些,長久下來總是傷眼。

    等杜若兒忙完了工作,他便道:“早些歇息吧,少用些眼。”

    杜若兒見他目光帶着關心,心中一暖,輕咳了一聲,雖然對如何相處尚有些不自在,但還是溫聲道:“嗯,你也早點睡吧。”

    她起身洗了洗手,轉頭走到房門前,卻見他還站在那看着沒離開,目光斜睨過去,“看什麼呢?”

    “看你啊。”蕭景瑄脣瓣上揚,目光灼灼,上前俯身凝視着她,“若兒,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什麼?”杜若兒下意識地仰頭問道,朱脣微啓。

    蕭景瑄眸光一暗,忽然低頭在脣上就是一吻,輕如柳絮落在她的脣上。

    “若兒,你忘了這個——”男人的聲音暗啞,蠱惑衝擊着心膜,讓杜若兒一陣眩暈,只覺得魂魄都似輕了。

    霞飛雙頰,脣齒流朱,杜若兒俏臉飛紅,推開了他,一手捂住脣瓣,惱道:“蕭景瑄,誰讓你——”

    還真沒看出來,這廝纔不過剛剛確定關係,居然敢就這麼老是輕薄她!

    “抱歉,誰讓剛剛若兒你太美,讓我忍不住,本來我只是想跟你說聲晚安。”蕭景瑄嘴裏說着道歉,眉間眼底卻只見渴望,看得杜若兒這一貫號稱女漢子的都忍不住心跳加速,渾身發熱。

    “哼,別以爲我是小孩子,不準亂對我動手動腳。”杜若兒色厲內荏地說了,轉身逃進屋子裏,忙把簾子放下了。

    蕭景瑄忍不住笑了起來,死鴨子嘴硬。

    都說女怕纏郎,他還不信天長日久她真的不會對他動心,明明她也對他有好感的不是嗎?

    既然如此,他爲什麼要放棄?

    活這麼大,他從未如此渴望想得到一個女子,對一個女子產生感情,杜若兒是意外,他絕不肯錯過,無論如何,他都要得到她!

    這二人如何心思各異不提,第二日見水泥漸幹了,做了實驗見效果不錯,雖然比不得現代那種特種水泥,但也可用,在這時代更是極其大膽的發明。

    趙彥見到這種情況,便當即讓人通知了知縣,又讓人收購瓦片等物,準備研製些水泥備用。

    林秋白早就知道事情能成,便發了佈告讓人兩日後到縣衙親眼觀看那水泥,一邊讓杜若兒送了些水泥過去使用,在縣衙裏鋪了一段路,等到時候留爲參觀。

    杜若兒交代了注意事項,便等兩日後陰涼路幹待用。

    此事已經有消息靈通之人得知了,有那聰明的已經準備了錢物,等着到時候參與此事,更有人直接找到趙家,想打探這水泥之事,想尋求合作。

    趙彥都暫且推拒了,他打算等過後好好挑選,真有了成果,也不是趙彥可以獨佔的,畢竟朝廷肯定也要分一杯羹,還要上下打點。

    然而因爲林秋白這位知縣跟杜若兒他們關係很好,大力支持她,這裏倒是能夠順利進行了。

    兩日後杜若兒去了縣衙,這日得到消息的許多士紳都前來了,有人得到了消息,在議論着這神奇的水泥,有人半信半疑。

    蕭景瑄沒來,今天是趙彥跟她一起過來,到了縣衙前,早有人看到趙家的馬車,目光紛紛看了過來。

    杜若兒微微掀起簾子,見今天來的人數比她預料的還多,看來很多人已經嗅到了賺錢的滋味。

    “緊張嗎?”趙彥看着她,少女目光燦燦,回眸看過來,自信道:“你就等着賺錢吧!”

    她的星眸璀璨,帶着無邊的自信,那樣的光芒四射,讓他忍不住就把目光對準了她。

    少女飽滿的額頭邊有幾縷額發低垂,他手指微微動了動,差點忍不住想伸手替她拂開,但是他很快剋制住了,露出一個溫文的笑容,“那好,我可等着了,走吧。”

    說罷他便先下去,然後扶着杜若兒下來了。

    這一次的杜若兒可算是萬衆矚目,對於現場各型各色的目光,她並沒有半分膽怯,自然地回望過去,鎮定自若,大步走了過去。

    衆人不由得爲她風采所懾,一些因爲她是女子還心存疑慮之人,見她這般風采,便是尋常男子也不及,便也性子打消了許多懷疑。

    趙彥欣賞的看着她的背影,擡腳跟了上去。

    他陪着杜若兒跟人寒暄了幾句,就被林秋白派人請了進去。

    縣衙內前衙通往後衙的一段路現在用雨布蓋着,由訝異看守着,林秋白穿一身官服,面色威嚴,衆人上前拜會一番,林秋白輕咳一聲,對杜若兒道:“杜姑娘之前說能夠研製一種水泥方便水渠修建,兩日前特地用了些材料建造了這條路,現在就讓她解說一下。”

    杜若兒盈盈一笑,“那好,我也不囉嗦了,就給大家解說一下。”

    說罷她讓衙役掀開雨布,一寸寸掀開了眼前這段水泥路。

    衆人目光直直地盯着那地面,但見衙役掀開雨布,暴露出來的一片平整光滑的灰色水泥路面,頓時喧囂起來。

    一羣人七嘴八舌討論起來,頓時像油鍋滴入了沸水,場面熱烈起來。

    “哎,這東西摸着挺硬的,走上去怎麼樣?”

    “能走馬車嗎?”

    “諸位——”杜若兒見這情況,提高了音量蓋過了他們的聲音,見衆人朝她看了過來,便道:“這就是我之前說的水泥,經過調配之後修成的路,水泥路下雨也不會泥濘,可以行車馬,如果用來修建水渠,放水效果也很好。”

    說罷她便在衆人的驚呼聲中走了上去,果然沒在上面留下任何印子。

    “這才兩天,路幹得這麼快?”

    有人驚呼道,畢竟平常修路準備工作太多,哪有這個迅速方便。

    “杜小姐,這水泥成本如何,能夠大批量產嗎,我家也想修這樣的路。”有個員外開口問道。

    見識到這樣的路面,有人連水渠的事都忘了,都想在家門前也修個這樣的路方便馬車出行。

    畢竟每每出門,道路泥濘,很是顛簸,要是有了這樣的路,以後豈不是方便許多?

    “這位員外問到點子上了,現在水泥還不能大規模量產,等研究之後會有更好的方法,現在我研究這個主要是用來修建水渠,如果有人想修路,也可以購買水泥,修建水渠的人家會有優惠。”

    這是杜若兒爲了鼓勵衆人積極修建水渠想的辦法。

    杜若兒應付着衆人的提問,見現場氣氛節節拔高,林秋白眼中帶笑,咳嗽一聲說道:“諸位,現在是不是該討論下修建水渠的事?”

    “是,縣尊說得對,我等一定盡力而爲。”

    聽說修水渠購買水泥有優惠,現今知道這方子也就是杜若兒,衆人異口同聲地應下了。

    林秋白便叫人去客廳定下了修建水渠的事,按捐款多少登記,事情繁瑣複雜,趙彥家一口氣定下修建古城鎮的水渠,這大手筆也引來了衆人側目。

    “都是爲鄉鄰做些事。”趙彥認真道,“大人爲開陽縣夙興夜寐,我們如何能無動於衷?”

    林秋白看了他一眼,誇讚道:“難得,本縣會奏請朝廷爲趙家請功。”

    旁邊有人也忙積極登記起來,然而沒了趙彥那麼大手筆,大部分人還是不打算爲碑刻朝廷嘉獎花費太多錢財。

    但他們對趙家如此並不意外,畢竟他們現在手握着杜若兒這座金山還愁什麼錢花!

    誰能想到,趙彥有這個眼光能夠用一個女子來做事,這小子倒真是魄力極大,難怪能把趙家發揚光大,趙家老大又在京城爲官,備有靠山,以後只會蒸蒸日上。

    還有人提起水泥建造的事,杜若兒只隨便推脫不能量產,要等日後再提。

    實際上她對這個的確不是很懂,畢竟她只知道個簡便的方子,但用碎磚瓦碾碎成灰也不是長久的事,後山的石灰石倒是不少,但是建造水泥窯並不是那麼容易,她只知道個大概,還要繼續試驗才行。

    也有人提起她家的磷肥等肥料,杜若兒當即簽了不少單子,心中樂得開花,一方面是能賺錢,一方面也是能夠促進本地農業發展,對她這個農業專家來說,賺錢不是最主要的,本職纔是重要的。

    等該登記該談的談了,已經到了中午,林秋白在城內最大的酒樓請衆人吃飯,杜若兒即便是女主也難免喝了幾杯,所幸酒精度數不高,只臉上起了點紅暈。

    趙彥替她擋了幾杯,然後送她到後面歇息,杜若兒心情很好,歪坐在椅子上拿着帕子擦了擦汗,慵懶地不想動彈。

    “你還好嗎,醉了麼?”趙彥替她倒了杯水,近前一看,杜若兒擡眸看過來,勾脣一笑:“這點還好啦,不算什麼。”

    她眸飛霞彩,脣赤似脂,一雙烏黑泛着水波的瑩潤杏眼黑漆漆的看向他,便像看進他心裏一般。

    趙彥心臟驟停一拍,只覺得眼前的少女嫵媚若芍藥,帶着平日少見的慵懶嬌豔,讓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他眸光略微側過去,眼眸半垂,開口,聲音有些暗啞:“你先休息,我去應付就好,過後還要跟縣尊討論下水泥的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