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四章:決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四章:決心字體大小: A+
     

    “來接若兒。”蕭景瑄淡淡道:“聽若兒說剛剛趙兄幫忙買了些東西,倒是麻煩了。”

    趙彥溫潤的眉眼看了過來,恰似春風拂過,偏帶着幾分凜冬的微寒。

    “客氣了,我跟杜姑娘也是朋友,這些事兒吳兄你忙,我自然要替她辦好。既然吳兄來接杜姑娘的,倒是巧了,那就一道回古城鎮。”

    他眉峯帶着笑,朝杜若兒看過來:“若兒姑娘你說呢?”

    杜若兒正站在門口,見他這笑,莫名的覺得有些腦仁發疼。

    這兩個人雖然表面看似友好,但實際上卻有種莫名的火藥味,杜若兒眼皮一跳,輕咳一聲:“回去了。”

    說罷她便轉頭直接往外面去了,他們兩個男人的事兒她纔不想管了!

    見她直接逃了,趙彥黑眸中顯出些異色,旁邊蕭景瑄更是搖了搖頭,那雙眼睛斜挑,頓時顯出幾分不羈和邪魅之氣,望着她離開的方向,目光灼灼,勢在必得。

    小東西,以爲這麼逃了不回覆就能躲過去麼,做夢!

    “既然如此,那就回去好了。”蕭景瑄撣了撣衣袖,大步流星地跟了上去,步步緊逼,直追了上去。

    趙彥目光低垂下來,斂起的眼眸藏起不知名的心思,見人走遠了,這才淡然地跟了上去,仿若無事。

    杜若兒之前買的東西,已經被夏侯策命令鐵奴搬回自家馬車上去了,趙彥不置可否,嘴角仍舊噙着笑意,並不爲此有半點變色,只開口跟杜若兒說了幾句。

    “一會我先去礦上看看,裁縫會跟着過去,你需要做什麼衣服,只管交代他們就是。”

    杜若兒心中頗有些不自在,但見趙彥仍舊一副光風霽月的樣子,不由放鬆了下來,點頭感謝:“多謝了。”

    蕭景瑄想太多了,他以爲她是萬人迷呢,誰都喜歡?

    趙彥對誰不都是這般風度翩翩,也免得吃醋太過了。

    吃醋——

    杜若兒心臟跟着縮了縮,這詞兒帶着幾分奇異的力量,讓她不由得心中蕩起漣漪,眼角餘光偷覷着蕭景瑄果然見到他凝視着這邊,那雙眼睛如獵豹,帶着銳利的光澤,似乎要把她給刺穿一般。

    那目光存在感太強,讓人如芒在背,杜若兒也不由得有些心中複雜,今天他說的話不由得在心中浮現,讓她心中亂成一片。

    杜若兒深吸口氣,跟趙彥道別,這邊上了馬車。

    蕭景瑄見她也上去了,掃了眼趙彥,擡腳也跟了上去。

    趙彥目光一閃,面色淡然地也上了自家馬車,不多時馬車便開動往古城鎮去了。

    車上杜若兒一直沒開口說話,只是拿着之前寫好的計劃書寫寫畫畫,蕭景瑄見她不開口,便也不以爲意,只在旁邊靜靜看着,半斂着鳳目,若有所思。

    男人的目光這麼看着,讓杜若兒頗有些不自在,她擡頭看了他一眼,撇撇嘴,低頭繼續寫畫。

    蕭景瑄見她帶着幾分不滿的目光,噙着幾分笑意,卻還是一如既往地看着,杜若兒見他一直不停看,便不管他,低頭忙乎自己的事情了。

    這邊二人無話,眼看將到杜家村了,趙彥的馬車也跟了過來,蕭景瑄見趙彥跟來目光微動。

    這廝的心思,身爲男人如何看不清楚,明知道他是何心思,他自然不會給他機會。

    偏偏趙彥理直氣壯地以生意公然接觸,以杜若兒的性子,自然不可能爲此避諱不跟他接觸,這樣下來兩人總有機會見面,這讓他很是有危機。

    近水樓臺先得月,天知道最後會如何?

    不過,他怎麼會讓趙彥有跟杜若兒有機會在一起?

    馬車停在杜家門外,兩人這邊下了車,蕭景瑄本要扶她,杜若兒直接跳了下來。

    蕭景瑄勾起嘴角,手收回來自然地替她拂過凌亂的髮絲,親暱地低頭道:“小心些,你啊——”

    話語間帶着的寵溺讓杜若兒汗毛直豎,這廝現在這是鬧哪樣?

    趙彥也下了車,見狀眸光一閃,看了眼蕭景瑄,似笑非笑地眯起眼睛,轉頭道:“若兒,我先去礦上看看,待會過來跟你商量下事情。”

    “好,麻煩你了。”杜若兒被蕭景瑄的動作弄得頗有些不自在,沒好氣地扭頭剜了一眼,轉頭指揮跑出來的杜衡抱布。

    “姐,買了這麼多布啊,是要給我們做衣服嗎?”杜衡眼睛亮晶晶地問道。

    “嗯,你的衣服也舊了,做兩身新的。”

    “姐最好了——”

    “少拍馬屁,不好好讀書,仔細我撕了你的皮。”杜若兒睨了弟弟一眼,這邊把布料送回了屋裏。

    旁邊蕭景瑄聽了這話,目光掃過那幾匹布料,有普通的絲麻棉布,還有一匹府綢提花雲紋的竹綠色布料,看着不像杜衡和杜長友穿的。

    他心中一動,調侃道:“我也有份麼,若兒?”

    杜若兒沒好氣地道:“我給家裏人做,關你什麼事?”

    “若兒說笑了,我難道不是你家人,我可是你未婚夫,將來的丈夫呢。”蕭景瑄笑吟吟地說着。

    “想得美,沒你的份兒,想要衣服你自己做去。”杜若兒冷哼一聲。

    自從今天蕭景瑄說了那些話之後,杜若兒便是覺得渾身不對勁,這傢伙對她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她不想跟他糾纏,因爲早就知道困難重重,更不想扯進他家那複雜的爭鬥中。

    偏偏這個男人不肯放開她,當初便哄騙她這婚約爲假,誰知道他竟抱着這樣的心思。

    既然她不想牽扯進他家的事兒,那便不該再接受他,更不該跟他示好。

    本來那匹布她的確是打算給他做衣服的,然而如今挑破了那層紙,她也改了主意。

    真再做身衣服給他,蕭景瑄還不知道又要多想。

    蕭景瑄見她一扭身走了,眼簾低垂,目中暗光涌動。

    果然,說開了,便連那一點曖昧的可能都沒有了呢。

    只是,他怎麼甘心就讓她就這樣矇混過關,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最後等他離開她再順利嫁給別人?

    哪怕說穿了他的心思讓她害怕,讓她冷淡,但是他還是願意冒險。

    只因爲他抱着這種心思,心中決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達成,哪怕是俘獲她的心。

    他不信杜若兒對他全無心思,這丫頭口是心非,他就一定要讓她認清楚自己的心!

    蕭景瑄擡起頭,並沒有因爲剛剛杜若兒的話而生氣,那妖異的硃砂痣映襯着黑暗幽深的雙瞳,越發顯得莫測邪魅,他斂起的眸子藏着自己的心思,讓人無法察覺的心思。

    回到家中,杜若兒去看了杜長友,見他傷勢如今是好上許多,只待靜養個幾月,想必便能再度下地行走。

    這邊纔回來沒多久,縣中的裁縫便到了,說是來量體剪裁的。

    杜長友蹙眉道:“花這個錢幹啥,我還有衣服穿呢。”

    “爹,您的衣服都舊了,也該做幾身新衣服,賺錢就是過日子的,不用省這個錢。”

    “姑娘說得是,這麼孝順的閨女,老哥可是有福啊。”那裁縫笑眯眯地捧了一句。

    杜長友臉色好看許多,看了眼女兒,哼了一聲:“就會胡鬧。”但臉上全是笑意。

    杜若兒便讓裁縫給他量了尺寸,說好了做全套的衣裳內衣外衣兩套,杜衡的衣裳兩套,杜若兒自己卻沒做,還剩下一匹府綢的料子,裁縫問她如何處置。

    杜若兒本想略過,偏杜長友卻記得蕭景瑄,蹙眉道:“這布料不是給阿景的嗎?他也沒什麼衣裳,這麼個體面人,怎麼能沒幾身衣裳?”

    裁縫朝蕭景瑄看了過去,見這公子彷彿玉樹臨風,站在門前,陽光照在硃砂痣上,鳳目斜睨過來看向杜若兒,幾分玩味,那目光波光流轉簡直勾魂奪魄,郎豔獨絕,公子無雙。

    杜若兒一時看呆了去,心中忍不住狠狠一跳。

    即便看慣了他,總還是爲他的美色所迷,常忍不住心跳加快。

    杜若兒咬了咬嘴脣,低咒了一句,轉過頭去。

    該死,老是盯着她看是勾人麼,這混蛋!

    裁縫也驚了下,這般容貌氣度,如何不讓人驚豔,開陽縣這樣的小地方,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個人物,且還住在這小村之中?

    裁縫呆了片刻才反應過來,點頭稱讚,“這布料倒是適合這位公子,姑娘有眼光。”

    杜若兒張了張嘴,本想反駁這不是給蕭景瑄做的,但是杜長友那裏已經發話了:“那還等啥,給他量量,也做幾身衣裳。”

    裁縫笑吟吟地過來給蕭景瑄量尺寸,蕭景瑄臉上淺笑盈盈,此刻倒是一派溫文爾雅,配合地量完尺寸,笑吟吟地看着杜若兒,溫聲道:“若兒,有心了,這衣服做好我一定天天穿着。”

    杜若兒眼角直抽,這傢伙還要點臉麼,之前她可是不打算給他做衣服的,他又不是不知情,卻在這兒跟她裝一無所知。

    杜若兒臉色一沉,冷哼一聲送了裁縫出去,跟他商量了多餘的布料做點香囊之類的東西。

    反正她不擅長女紅,也不想逞強,還是各盡其事爲好。

    送走了裁縫,杜若兒便準備水泥的事兒,既然打了包票哪能閒着,便讓杜衡去找了些碎磚頭瓦片之類的東西用碾子碾碎成粉末,再加上水,自然就成了天然的水泥。

    這方法很簡單,只不過製作起來污染較大,但這時候也沒有水泥窯可用,她也不只不過先暫時用着,等水泥窯建好便有更多的好方法。

    用土水泥試驗了下抹了點在門口一塊磚石地上,這裏是門口的臺階,抹上之後水泥還未乾,杜若兒讓它晾着,打算等幹了試驗下效果如何。

    蕭景瑄一直看着她做事,此刻見到她真的三兩下鼓搗出這奇特的水泥,心中難免爲之驚訝。

    知道這小丫頭本事不凡,沒想到她還真是能耐,居然這麼快就弄出那個水泥來了。

    只是,這東西乾透之後真的有那麼厲害的效果,而且下雨天也不會泥濘麼?

    雖然聽着不可思議,但不知道爲何,蕭景瑄竟然相信了杜若兒的話,也許是她的目光太過自信,讓人每每在對上她的時候下意識便想相信她。

    她似乎胸有丘壑,早就有完備的計劃,一環扣一環,步步走過,終於走到今日,將來更不知道有什麼樣的前景。

    “出門的時候記得注意,別踩着了水泥,等明天應該就能幹了。”杜若兒囑咐了杜衡一聲。

    杜衡撓着頭問道:“姐,這東西幹了之後真的不會爛嗎?”

    “當然不會——”

    “這就是水泥?”趙家的馬車回來了,趙彥從車上下來,一眼就先看到了杜若兒剛抹上的水泥,灰色的水泥抹上,得益於之前曾經抹竈臺的功力,她抹起水泥來也算平整,看着彷彿一面鏡子,讓人很是驚奇。

    “這樣就行?”趙彥俯身用手指試了試,“乾透之後會否裂開?”

    “不會,你放心吧。當然真要修路或者修水渠堤壩,那還要用石塊鋪好,然後再用水泥加固,這樣成本不高,也很堅固耐用,等閒多年不會發生堤壩被腐蝕的事情。”

    趙彥眸光陡然亮了起來,雖然之前只是相信杜若兒,但是此刻眼見如此實用,他腦子一轉,舉一反三:“若如此,建房子,建城豈不是都可試用,且堅固耐用,不必用糯米雞蛋清,幹得也快?”

    “沒錯,水泥的試用廣泛,有很多用處。”杜若兒點到爲止,相信他們都能明白她說的意思。

    蕭景瑄眸光微眯,他已經想到了這水泥若是真的推廣出去,朝廷的各方面,天下的百姓都要受到這東西的好處,其中隱藏着巨大的利益和軍事價值。

    光是建城的時候就能夠靠這個剩下大筆費用,且堅固耐用。

    蕭景瑄看向杜若兒,心中波瀾起伏,這個小丫頭居然弄出瞭如此劃時代的產物!

    若是皇帝知道,怕不是立刻就把她召集到京城去!

    “現在要收集些碎瓦片和磚塊之類的東西,用這個小範圍製作點,要大批量地生產最好還是燒窯,只不過這窯如何建我不甚清楚,只知道個大概,要建怕是要損失點錢財。”杜若兒冷靜地說道。

    “錢不是問題。”蕭景瑄跟趙彥竟是異口同聲地開口說道。

    說罷,兩人便凝眉對視了一眼,冷笑着撇開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