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三章:不樂意,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三章:不樂意,憋?字體大小: A+
     

    他想跟她結成婚約,所以才達成了那個協議。

    隱藏身份他有千百種的法子,何必一定要假扮未婚夫妻,未必顯得多麼隱蔽身份,更何況是杜若兒那樣出衆的情況下。

    她以爲,他會隨便跟什麼女子都會如此麼?

    笑話,他蕭景瑄的婚約,便是假的,也不是什麼女子的名字都能跟他在一起!

    杜若兒心中一震,看着面前的這個男人心中一時間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他竟然說是因爲她纔會提出婚約的事情,這讓杜若兒幾乎有些不敢置信。

    這個傢伙確定不是在開玩笑麼?難道是真的這麼認爲?

    “你,蕭景瑄,你說是爲了我才提出婚約的事情?”

    蕭景瑄見她還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目中寒光一閃,沒好氣地道:“莫非你以爲我哪個女人都願意這麼做,哼!”

    杜若兒一怔,心中莫名地想起之前他跟她約定了假扮未婚夫妻的那天,當時他突然提出這事兒,說什麼等到他走了之後這婚約自然也就不算數了。

    因此上,杜若兒當時也覺得二人本就身份地位天差地別,從來也沒想過會有別的可能。

    雖然之後她跟蕭景瑄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他也時常會表現出對她的在意,偶爾還會調戲她幾句,可她本來都以爲是這男人性子如此罷了,她自己內心從來都很是警惕,從來沒當真過。

    現在這個男人卻跟她說他是玩真的,杜若兒一時間便有些心情複雜了起來。

    “所以你現在要跟我說你是來真的?”杜若兒眉心蹙起,凝視着面前的男人。

    “既然我答應了這婚約,不管你怎麼看,這婚約就是真的,我自然要負責,你的事情我管定了!”

    蕭景瑄斬釘截鐵得說道。

    杜若兒深吸客氣。

    事情突然因爲他的一番舉動變得複雜起來。

    本來她平靜的心情頓時波濤起伏,再也無法平靜起來。

    她沉默了片刻,忽然開口道:“這婚約在我看來就是假的,你我兩人隨意定下來的,做什麼數,更何況,你真以爲我答應了要嫁給你不成?”

    不管他是怎麼想的,杜若兒卻是明白他的意思。

    這傢伙不就是想表達他的佔有慾,說什麼讓她跟趙彥少來往,杜若兒心中對此卻頗爲不悅。

    她不是什麼古代人,跟蕭景瑄現在的關係別說遠不說未婚夫妻關係,現在連交心也沒有,他要是以爲就有個婚約自己就得凡事都聽他的那就大錯特錯了。

    更何況,他樂意這婚約,問過她樂意不樂意麼?

    “呵呵。”蕭景瑄臉上的笑容頓時收了起來,眼中光明一閃,瞳孔微微收縮了起來,帶着幾分淡笑,挑眉道:“你是說我們之間的婚約不算數?”

    杜若兒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喝了口茶,方纔她是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可是此刻,心中卻是冷靜了下來。

    “沒錯,難道這不是事實麼?”

    “所以若兒的意思是希望我儘快提親娶你過門嗎?”

    蕭景瑄好整以暇地問道。

    杜若兒差點沒被他的話嗆着,她嚥下茶水,怒目而視:“你胡說什麼呢!蕭景瑄,別跟我套近乎了,你想娶我,姑奶奶還未必樂意呢。當初可是說的說假婚約,不然我纔不會答應。”

    蕭景瑄挑眉看着她,那雙彷彿星辰一般璀璨的眼睛暗沉了下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樂意,不想嫁給我?”

    “對,我可不敢高攀,公子您可是大人物,我杜若兒可沒打算要參與您的事兒,婚約的事兒也別再提了。”

    杜若兒想明白了,說實話,她並沒有多大的興趣真的去京城或者摻和進蕭景瑄家的事兒,她就平平安安賺點錢做點事業,那些勾心鬥角的事兒她不擅長也不想管。

    蕭景瑄聽完她的話,忽然低笑了起來,他滿是笑意地看着杜若兒,脣角勾着玩味的笑容,伸出手拂過她的髮絲,忽然道:“不樂意,憋着,想解除婚約,沒門。”

    “…”

    杜若兒頓時瞪大了眼睛,驚愕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一副言笑晏晏的樣子,風度翩翩,她本來以爲他能說出什麼呢,沒想到他直接一句話堵的她心塞差點說不出話來。

    該死!

    這麼無賴不要臉的話他是怎麼說出口的!

    什麼不樂意憋着?

    杜若兒惱怒起來,臉色沉了下來:“蕭景瑄,我沒功夫跟你開玩笑,你別太霸道,我就是不嫁給你怎麼着了,說得好像你真能娶我似的。你先把自己的事兒料理清楚行嗎?我可不想管-”

    蕭景瑄好整以暇地道:“放心,我沒打算讓你煩心,我的事情我自然會處理好,不用你管。所以你只要安安心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

    杜若兒張了張口,這傢伙把後路都給人完全堵住了,讓她還怎麼說?

    她找的藉口他似乎完全不在意,杜若兒心情有些複雜,想了想道:“不管你怎麼想,我們的事情,現在也只是一個未婚夫妻,還不見得作數,所以,麻煩你以後不要對我的事情管教太多,我跟趙彥也不是你想的那樣。”蕭景瑄直視着她,黑眸低垂下來,眼皮垂下,那長而翹的睫毛此刻遮掩了眼底的陰暗何思緒,讓他此刻帶着幾分寒霜。

    “所以你跟趙彥說普通朋友關係,而你跟我現在還是未婚夫妻關係,不時嗎,若兒?”

    他忽然開口說道。

    “是如此沒錯。”杜若兒不知道他想說什麼,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就算你不承認,但當初我們可是定過合約的,按規矩,在我們婚約之內,自然要履行義務,我要求你不得跟趙彥有其他接觸,合理合法,你說呢,我的若兒。”

    杜若兒蹙眉,嗤笑道:“蕭景瑄你這是要跟我玩文字遊戲麼?有趣嗎?”

    杜若兒心中覺得頗爲無語,她搖搖頭道:“我跟趙彥很正常,你不用拿那個要求我,再說了,就是你要求了,我要是真有什麼心思,你就算是現在跟我定了合約又有什麼用呢?”

    “說的也是呢。”蕭景瑄鳳目上挑,忽然笑了起來,那笑容帶着幾分輕鬆,“多虧你提醒,爲了不讓我未來媳婦兒跑了,我決定以後跟着你。”

    “……”

    杜若兒差點吐血,死死地瞪着面前一臉無賴笑容的男人,瞬間有種不好的預感,她覺得自己以後恐怕會非常倒黴。

    “不想跟你開玩笑了,要是沒事就回家了。”杜若兒沒好氣地道。

    她這會兒也看出來了,什麼林秋白有事,分明是他找自己呢。

    他說得倒是好聽,可是這世上最不缺的也是好聽話。

    尤其在這古代,她更不敢隨便就讓自己陷入感情漩渦裏面。

    至少,現在她的心思還不在這上面。

    見她轉頭要走,蕭景瑄眸中寒光一閃,慢慢站了起來,撣了撣身上的灰塵,望着她離開的背影,笑容斂去,臉上閃過勢在必得的光明。

    小丫頭,真以爲他在開玩笑麼?

    他想要的東西從沒有得不到的,杜若兒以爲自己不想要就行了?

    就算她不想把婚約當真,他也會把它弄成真的。

    真以爲她不想要就可以不要麼,何況,她又真的是對他沒感情嗎?

    蕭景瑄慢條斯理地走出客廳,見杜若兒離得遠了,直接跟着走了出來,直接追上了杜若兒,開口道:“跟我一起回去,我可是特地來接你的。”

    杜若兒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撇撇嘴道:“好了,知道了,之前不是鐵奴幫忙駕車來的麼,這會兒正好本來趙彥幫忙我買了些東西,一道拿回去,我去跟他說一聲。”

    蕭景瑄眯起眼睛,“請他過來說話,鐵奴。”

    說話間,之前一直沒見到的鐵奴卻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杜若兒對這個大高個兒神出鬼沒的情況已經習慣了,眼皮態也不擡。

    她看了蕭景瑄一眼,見他非得讓趙彥過來,也沒開口說什麼,嘀咕了一句,“想太多,心眼兒小,我能跟他怎麼樣?”

    蕭景瑄彷彿耳朵很尖,淡淡道:“只是擔心我被人發現而已。你也知道我不適宜多露面。”

    “……”

    杜若兒嘴角抽搐了起來,直接轉頭走人。

    行,是她自作多情想多了行嗎?

    杜若兒心中頗有些羞憤,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站着不說話了。

    這邊廂鐵奴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的,轉眼間就把趙彥請了過來。

    這會兒三堂沒人,這兒本來是平日林秋白的書房,處理公務也基本上在這兒,很是安靜。

    院子裏一顆桂樹還未開花,也未到季節,但樹上還是散發着陣陣清新的氣息,蕭景瑄負手而立,下巴微微揚起,臉上的表情雲淡風輕,整個人站在那裏彷彿玉樹臨風起,桂中月子現,俊美出塵。

    而趙彥擡眼進來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

    那個男人就是這麼微微一眼掃了過來,眸光清淡,卻帶着幾分威勢,直看進他眼睛裏,那目光居高臨下一般冷傲。

    趙彥下意識地便眯起眼睛看了過去,眼睛裏也同樣看到了旁邊的杜若兒,她正有些無奈的樣子,對他點了點頭。

    “吳公子?你是何時來的,早上似乎並未見到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