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二章:你想悔婚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二章:你想悔婚嗎?字體大小: A+
     

    脣上濡溼的味道帶來男人麝香的氣息,一瞬間放大的臉龐逼近更是讓杜若兒腦中一片空白。

    他吻了她……

    心中一片驚慌,她下意識就想躲開,反駁,偏偏,被他的手扼住下頜不得呼吸,剛張開口,下一刻便舌尖便如蛇闖入,糾纏不休。

    杜若兒只覺得羞憤交加,心中震驚,她嗚嗚地掙扎着,雙目滿是怒意。

    偏偏剛剛還說着像是情話溫柔至極的男人這會兒全沒了剛剛的溫柔,霸道地手臂一橫腰肢把她禁錮在懷中,鐵臂帶着可怕的力道,讓她根本逃脫不得,只能被動地接受他的吻!

    杜若兒羞怒至極,她臉龐漲紅,雙目中因爲憤怒染上血紅水霧,腳下朝他狠狠踩去!

    王八蛋,他竟然敢這麼對她!

    偏偏蕭景瑄似乎意料到她會如何一般,腿上一別,便把她出的腿給躲了過去。

    無論她如何掙扎,卻終究是無法擺脫這個男人,直到她快喘不過氣來,他才終於放過了她。

    杜若兒呼吸急促地喘着氣,因爲缺氧而漲紅的小臉此刻滿是怒氣,羞怒交加地瞪着面前的男人。

    他平日裏看着出塵脫俗,俊美無匹的俊臉,臉龐有些微微發紅,此刻顯出幾分紅塵之氣,彷彿沾染了凡塵情愛,他脣瓣揚起,像是在笑着看她,那笑容變得越發蠱惑人心,迷人心智。

    杜若兒一瞬間有些心神迷亂,剛剛這個男人居然吻了她,對,她被他給強吻了!

    雖然之前他們也錯誤地有過幾次親密接觸,可都不及此刻讓她震撼,畢竟之前或有意外之時,但剛剛他那番舉動,卻莫名地讓她心中慌亂起來。

    他的舉動是帶着佔有慾的,那是宣示他的主權!

    “你說我憑什麼管你?”他忽然開口,聲音有些沙啞,望着她,一字一頓道:“因爲,你是我的女人!”

    杜若兒心中一震,之前蕭景瑄或者跟她開玩笑說過這些,但她從來沒當真過,畢竟早就以爲他肯定是要離開的,一個註定要離開的人,她如何敢付出真心?

    偏偏今天他不知道爲何跟發了瘋一般做出這樣的事來,頓時,只讓杜若兒心亂如麻。

    “你放開我!”察覺到他還禁錮着自己不肯放開,心神煩亂的杜若兒下意識地咬牙吼道。

    “放開你?”蕭景瑄那雙在硃砂痣下越顯妖異的雙眸,黑漆漆的像漩渦在吸取人的心神,他伸出手替她把散亂下來的髮絲撥開,笑容迷人,卻帶着勢在必得的霸道,潔白的牙齒閃着寒光:“做夢!”

    兩個簡簡單單的詞,用溫柔的語調重複着他的心思。

    “你瘋了!”杜若兒瞪大了眼睛,一時間心亂如麻,只覺得一切都彷彿讓自己看不清一般,十分可怕。

    她有些被嚇到了,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蕭景瑄你要幹嘛?之前我們是說了假扮夫妻,不是真的未婚夫妻!”杜若兒焦急地重複道。

    她不知道這傢伙是受了什麼刺激,怎麼突然就莫名其妙生氣了?

    可是這一切本就是假的不是麼,難道他還真的想跟她成親不成,想也知道不可能啊。

    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蕭景瑄倒是沒再摟着她,放開了她,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襟,在旁邊坐了下來,倒了兩杯茶,遞給她一杯。

    “喝杯茶。”他笑吟吟地遞給了她茶杯。

    那模樣莫名帶着幾分慵懶,像蟄伏的獵豹,似乎盯着自己的獵物,下一刻說不準就會衝出去。

    杜若兒心中莫名有些惱怒,推開了他手中的茶盞,面色陰沉,咬牙盯着面前的男人,心頭就是無名火起,“你到底想幹什麼,我杜若兒不是你隨便玩的玩具,我爹就算是欠了你家的恩情,我杜若兒也該還還了,成天耍我有意思嗎?我杜若兒不是你的女人,從來就不是!”

    說到這裏她臉色鐵青,莫名其妙地穿越過來,莫名其妙的跟這個男人就成了假的未婚夫妻。

    明明是該心知肚明的事情,這會兒他擺出一副佔有者的姿態算怎麼回事,一臉她真的跟他有什麼關係的樣子,真真可笑!見她似乎有些激動,蕭景瑄眸光微動,眼簾低垂,那長長的睫毛遮掩了眼底的心思。

    剛剛的手段激烈了點,小東西生氣了呢,似乎被嚇到了……

    蕭景瑄忽然嘆了口氣,身上那讓人驚懼的氣勢收斂了起來,清俊白玉般的臉龐此刻笑容揚起,無奈又寵溺地道:“好了,先喝杯茶消消氣。”

    說罷,他便直接把她拉到身邊坐下,不顧她的反對把茶杯遞給了她。

    杜若兒沒好氣地咬牙怒道:“我不喝!”

    說着便把茶杯推開。

    蕭景瑄也不在意,只是摟着懷中不安分的人兒,笑眯眯地道:“不喝,那我餵你?”

    說着他盯着她的脣瓣,似乎杜若兒要是不答應他不介意用別的方式喂她一般。

    杜若兒被他的目光看得心中一跳,身體一震,腦中警鈴大作,慌忙把茶杯搶了過來喝了一口,“我自己喝,咳咳——”

    然而卻因爲喝得急了嗆着了,蕭景瑄見狀,伸手拍拍她的後背,嗔怪道:“別急,你這丫頭,我不管着你你一時還不知道出什麼事呢。”

    杜若兒只覺得汗毛倒立,她沒好氣地拍開他的手,蕭景瑄的態度讓她感覺很不自在,不耐煩地問道:“你到底想幹嘛?”

    “跟你談談今天的事兒。”蕭景瑄好整以暇地給她整理着她的髮絲。

    杜若兒伸手便想推開他,卻被他握住手,問道:“我們是不是未婚夫妻?”

    “是,可是那是假的——”杜若兒皺眉,還想說什麼卻被他打斷了。

    “父母見證,衆人皆知,怎麼會是假的?”蕭景瑄一派坦然的樣子,“若兒,你莫非想悔婚麼?”

    什麼?

    杜若兒瞪圓了眼睛,本來脾氣就不算很好,此刻聽了他的話,她只覺得心中火氣直冒,氣道:“蕭景瑄你裝什麼傻,當初這婚約明明是你提出,說是爲了掩飾身份,裝個未婚夫妻罷了,你跟我開什麼玩笑?”

    蕭景瑄挑眉道:“我是這般說的。不過這婚約既定,世人皆知,便是你說不是旁人也不信。既然如此,這婚約便是已成事實,你在旁人眼中便是我的未婚妻。我蕭景瑄也不是那種無情無義之人,若是到時候一走了之,豈不害了你,這婚約我既定下,便沒想反悔,不管你如何想,如今你就是我的未婚妻,我將來的妻子!”

    什麼!

    杜若兒驚愕地看着面前侃侃而談的男人,一瞬間只覺得自己腦中幾乎要炸開。

    他之前明明說着婚約是假的,所以那時候她便答應了下來,可這會兒這廝卻跟她說這婚約她自從答應了之後就成了既定事實,她就是他的未婚妻,不管她樂意不樂意,就被打上了他的標籤!

    杜若兒倒吸口氣,她之前當然也知道婚約傳出去,就算到時候蕭景瑄離開走了,對她而言解除婚約,也是真的解除,旁人不知道這是假的,可是他難道不知道,這會兒他那意思竟是要假戲真做,把這婚約坐實了一般。

    “哈哈——”杜若兒忽然笑了起來,臉上帶着幾分譏誚:“所以你就認爲我是你的人了,不准我跟其他人接觸?笑話!”

    “你就是我的女人。”蕭景瑄沒有在乎她的指責,神情淡定地把她擁入懷中,伸出手扳過她的俏臉,凝視着她:“既然你當初答應下來,那麼不管你如何否認,你便就是我蕭景瑄的人。”

    杜若兒不怒反笑,她眼中滿是憤怒的光芒,如果此時眼睛能夠殺人,恐怕蕭景瑄已經千瘡百孔。

    “太可笑了,蕭景瑄,你這是逗我呢?我是當初答應了假扮未婚夫妻,也知道答應了之後,在旁人看來我就是訂了婚,可別人不清楚這內情,你不清楚?別逗我了,娶我,呵呵,你真可能娶我回你家?哦,也是,也許你現在就當我是你的所有物了,反正娶回去當個妾也是對嗎!”

    想到這裏杜若兒忽然怒火沸騰,幾乎要燒紅了她的眼睛。

    這個該死的混蛋,他這會兒就跟別的男人一樣,覺得她一旦打了他的標籤就一定要負責,將來娶她是麼?

    他能娶她爲妻,先不說他家世不知道多麼顯赫,雙方差距多大,就是真能娶,他能娶她當妻子嗎?

    也許他還是當隨便收個妾呢,畢竟她杜若兒還算有點能耐,能替他帶來利益!

    杜若兒心中發堵,彷彿被鉛塊墜入,沉重得幾乎無法喘息,她冷笑一聲推開蕭景瑄站了起來,自以爲明白了他的心思。

    連他家人都不知道的所謂婚約,又作什麼數,她不是那能被三言兩語哄騙的愚蠢少女,怎會因爲他幾句甜言蜜語就當真以爲他能娶自己?

    蕭景瑄蹙眉,看到她的神色,眸光陰沉了幾分,見她滿臉嫌惡擡腳便想離開,他神色淡定地道:“杜若兒,我說了,我會娶你爲妻。”

    杜若兒回頭看向他,滿臉譏誚,“騙鬼呢,娶我,你拿什麼娶,你家人會讓你娶我,我不是不知世事的小丫頭,不懂門當戶對,何必拿這種話哄騙我?”

    杜若兒心中複雜,莫名有些失望,這個男人居然說出這種可笑的話,這讓她心中頗爲難受。

    以前沒看出來,這個男人居然也會有這種心思,她不是天真無知的少女,自然知曉這世界的等級森嚴。

    杜若兒便是將來真的靠着農業方面的本事賺取財富有了地位,但那恐怕也跟蕭景瑄天差地別。

    光看當初她爹當兵也不普通,能跟蕭家扯上關係,而蕭景瑄的好友林秋白,她也打聽過是京城極爲顯赫的家族,這樣的人家想來也是身份非凡,就算他樂意,他家人真能同意他娶她爲妻?

    就是他自己現在的情況還極其不妙,面對追殺,如今何必說什麼風花雪月的話來哄她?

    “我要娶誰,還輪不到別人置喙。”蕭景瑄冷笑一聲,下巴揚起,鳳目上挑,帶着幾分不屑,“那些人還沒資格管我!”

    杜若兒一愣,下一刻便被他握住手摟進懷中,兩人臉龐貼近,他臉上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還有,在你眼中,我蕭景瑄就是那種要靠騙女人成事的人嗎?”

    杜若兒語塞,張了張嘴,終究還是什麼也沒說出來。

    面前男人渾身散發着一股危險的氣息,彷彿她只要敢說出一句不符合心意的話,他馬上立刻便要發怒了。

    而且,她心底其實也不想相信蕭景瑄是那樣的人。

    她雖有些本事,還不至於讓他硬要娶他的地步,這男人極其驕傲,骨子裏的傲氣平日裏雖然未曾表現,但她能感覺到。

    像他這樣的人,自然不屑靠女人成事。

    可是,那他當初爲何要提出假扮婚約的事?

    “你以爲,是任何一個女子,我都願意跟她假扮未婚夫妻麼?”蕭景瑄聲音低沉陰森,凝視着面前的杜若兒,沉聲道:“我突然有點想掐死你個沒良心的女人!”竟敢懷疑他是欺騙女人的無賴,蕭景瑄雖然淪落此地,但成竹在胸,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此刻竟被自己動了心思的女人懷疑要欺騙她的感情錢財,差點一口老血沒吐出來,不由目光不善得瞪着一臉尷尬的杜若兒。

    “咳咳——”杜若兒輕咳一聲,被他的目光看得頭皮發麻,心中更是慌亂起來,他的話每一句話都能聽懂,偏偏在她心中迴盪開來,半晌都有些無法接受,讓她心神混亂起來。

    他當初提出假扮未婚夫妻的事情,難不成是因爲看上她了?

    杜若兒眼皮一跳,心中只覺得不可思議,這怎麼可能呢?

    “你當時跟我提出假婚約,不是因爲要隱藏身份嗎?”杜若兒聲音乾澀地開口。

    蕭景瑄鳳目微眯,挑起她的下巴,那張俊美的臉龐此刻帶着妖異之氣,因她的話顯出幾分冷意,目光灼灼逼人,直視着她,杜若兒彷彿聽到了牙根咬緊的聲音,男人的眼角微抽,聲音彷彿寒冰:“我只說一次,是因爲你!”

    ------題外話------

    更新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