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一章:你以?我們真是夫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八十一章:你以?我們真是夫妻?字體大小: A+
     

    杜若兒搖搖頭,“你平時要管那麼多生意呢,這礦上的事情我能處理的就處理了,不麻煩你了。”

    趙彥目光一閃,笑道:“你這話說得就見外了呢,那礦上的生意也是我家最近最爲重要的生意,我自然要多加關注,別想太多了。”

    杜若兒正待說話,見這邊到了縣衙門口,縣衙的衙役便過來了,說道:“杜姑娘,縣尊大人說您回來去客廳等着,他有事要詢問。”

    杜若兒點頭道:“那好,我現在過去。”

    她回頭看了眼趙彥,說道:“我先去去就來。”

    “好,我在這等你,一會一起回去。”趙彥輕笑道。

    杜若兒以爲林秋白要跟她商量修建水渠的細節,心中也未曾多想,這邊跟着衙役到了客廳。

    這花廳是三堂林秋白平日私下會客之處,杜若兒到了門前,便看到林秋白站在客廳門口,目光頗有幾分奇異地盯着她看了幾眼,咳嗽了一聲。

    “杜姑娘進來說話。”說罷他便打發了衙役下去,若是杜若兒注意,恐怕就會發現林秋白的表情帶着幾分興奮和八卦。

    這邊打發了人下去,林秋白倒了杯茶請她品茶,一邊笑道:“嫂子,我這可有個人想見你,你肯定想不到是誰。”說着眨了眨眼賣起了關子。

    杜若兒心中訝異,問道:“什麼人?”

    “是我。”趙彥正要說話,卻聽得屏風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杜若兒擡頭一看,便看到一個高大精瘦的俊美男子從轉了出來。

    一襲青袍,輕裘緩帶,出塵絕俗,眉心殷虹妖異的硃砂之下,鳳目瀲灩波光璀璨,緊抿的薄脣帶着笑意,更顯風姿卓絕,然而那笑意卻未曾到達眼底,笑吟吟地看着她,心思起伏,輕笑起來調侃她。

    “若兒,是我,怎麼,不認識你夫君了?”

    杜若兒驚愕得瞪大了眼睛,心中滿是驚訝,詫異道:“蕭景瑄,你怎麼會在這裏?早上不是說不來的麼?”

    早上他明明不是在家裏的嗎,什麼時候到的縣城?

    蕭景瑄鳳目中波光一閃,眉目間暴風捲起,笑意斂起。

    就是因爲剛剛他不在這小女人竟然就跟趙彥出去逛街還那麼親密地聊天?

    這要是他沒看到這小東西還不得翻了天了把他都給忘了?

    想到這裏,他周身的氣溫陡然降低,看着面前杜若兒一臉驚訝的小臉,卻是低笑起來,一臉溫柔寵溺:“來接你回去,你忘了,以前我說過,以後沒事我都會接你回家。”

    “……接我?”

    杜若兒一愣,望着面前這個天人一般芝蘭玉樹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不過是尋常的青袍,腰身一束勁瘦有力,卻顯得風姿英發,彷彿天神。

    這麼一個男人卻一臉理所當然地說着要接她回家的寵溺話語,不似情話勝似情話,讓人心中瞬間酥麻起來,一股暖流涌出。

    杜若兒也只是個女子,聽到他這樣關心的話,心中自忍不住心情搖曳。

    耳垂莫名發紅,心跳陡然加快,她忍不住臉上有些發燒,嗔了他一眼:“你不是怕被人發現麼,何必親自來接我,我這邊自己能回去的。”

    “那怎麼行,我怎麼放心?”蕭景瑄伸出手直接握住她的手,杜若兒手上一僵,本想掙開,偏偏這傢伙攥得很緊,竟是一時間怎麼也掙扎不開,朝旁邊看了眼林秋白,睨了他一眼,最後終究沒鬆開手。

    旁邊林秋白眼珠子快掉了出來,見蕭景瑄這番話語心中驚奇不已,這麼溫柔寵溺的樣子,還是他那個對女子素來無情的老大麼?

    林秋白忍不住想看八卦,這樣的好戲不看怎麼對得起他這個八卦的心,以後一年的話題都有了好嗎?

    偏偏蕭景瑄卻不給他這個機會,眼珠子一橫,甩了個眼色讓他出去。

    林秋白哪肯這麼出去,笑道:“可不是,大哥可是特地來接嫂子你回去的呢,正好我也有事跟他商議,耽擱了一會,還說要出去找你呢。”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是鐵奴駕車麼,再說趙彥也會一道回古城鎮的,不會有事的。”杜若兒隨口說道。

    她不提趙彥還好,蕭景瑄一聽,眸光便是寒光一閃,笑眯眯地問道:“剛剛你跟趙彥出去了?”

    “是啊,我不是打算買些東西麼,趙彥帶我去一些店買了些我要的東西,我還欠了他錢呢。”

    “欠的錢一會我會還他,若兒,是我來得晚了,不然我該陪你去買纔是。”蕭景瑄溫聲道,“這是我的錯。”

    杜若兒也不是什麼矯情的人,她也知道蕭景瑄的身份不能暴露,越少人知道越好,自然也不會硬要他陪伴,理解地說:“沒事,你不方便,我自己來就行,再說不是還有趙彥嗎?”

    這話說的——

    蕭景瑄差點一口氣沒噎死,看她一臉自然的樣子,彷彿覺得趙彥跟她一起去逛街像是什麼無所謂的事兒似的。

    蕭景瑄心中一陣鬱卒,眸光微寒,該死,杜若兒這丫頭到底知道不知道什麼叫男女授受不親?

    她真以爲趙彥那麼無聊隨便帶着女子去逛街麼?

    蕭景瑄看了眼林秋白,見這小子一臉看好戲的表情,他冷笑地甩了個眼神,林秋白撓了撓頭,打了個寒噤,“那個我出去處理下公文,你們聊哈哈——”

    他倒是想待下去,但也知道下面的情形還是不看爲好,免得到時候老大惱羞成怒,天知道會不會遷怒與他。

    “他是怎麼到這兒當知縣的?”杜若兒見林秋白跳脫地逃了出去,跑起來一副活潑好動的樣子,心中好笑,好奇地問道。

    說白了林秋白這性格,怎麼看着跟官員差距太大,未免太不莊重。

    “他是正經的二甲進士,自然有資格當知縣。”蕭景瑄沒心情科普,又把話題轉了回來,扳過杜若兒的身體,他雙手搭在她肩膀上,低頭凝視着面前清麗的少女,臉上的笑容帶着寒氣,“若兒,答應我以後離趙彥遠點。”

    什麼意思?

    這話說得未免莫名其妙,杜若兒皺着眉:“你說什麼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趙家合作的事兒,怎麼可能不見面?”

    “我知道你沒那麼多想法,不過私下裏最好別有太多交流,你雖然光風霽月,可別人未必這麼看,尤其——”

    他頓了頓,那雙鳳目一瞬間射出懾人地光芒,一字一頓:“尤其你杜若兒是我的未婚妻!”

    杜若兒瞳眸收縮,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這是說杜若兒跟蕭景瑄纔是未婚夫妻,那麼在別人看來,她跟趙彥關係太過親近,就會惹人非議。

    這話說是合理,不過杜若兒聽着心中卻不甚愉快。

    敢情這是警告她麼?

    她跟趙彥自然沒有他說的什麼,她也是把趙彥當成好的合作伙伴和朋友而已,偏偏蕭景瑄口中一說,好像她跟趙彥有什麼不正當關係似的。

    “未婚妻?”杜若兒哼了一聲,嘲道:“姓蕭的你真以爲我們是真的未婚夫妻麼,你還管我私下如何?憑什麼?”

    不過本來就是商議好的協議夫妻,真以爲是未婚夫妻了?

    這個男人來去如風,天知道他什麼時候就得走了。

    他們彼此之間從來也就沒什麼可能,杜若兒也沒認爲他真的就對自己有什麼感情,現在對她再好,她也不敢真的放下心去愛。

    早晚都要走的人,彼此的身份天差地別,她也不想介入他那些複雜的過往,只想安穩過日子。

    蕭景瑄眼中寒氣直冒,下一刻便低下頭來,高大的身體壓迫下來,醞釀的風暴捲起可怕的威懾,他目中閃過妖異的光芒,像暴風雨前的寧靜,扼住她的下頜,輕聲問道:“你想反悔,不當我未婚妻了?”

    杜若兒被他的目光嚇了一跳,心中一凜,深吸口氣,昂頭瞪着他:“你這會兒裝什麼傻,不是本來都說好了是假扮的嗎?我早答應過你了,我會履行這段時間的義務,你不必擔心什麼。等你離開,這婚約自然也就不作數了。”

    這些的確是之前就說好的,甚至這段時間蕭景瑄表現得很好,對她也算是盡到了一切男人的責任。

    可,若是因此她就以爲他真的愛上她了,那她覺得自己纔是傻瓜。

    所以,這會兒還是早點說清楚的好,免得以後難堪。

    “呵。”蕭景瑄忽然眯起了那弧度迷人的狹長鳳眼,不怒反笑起來,他的目光緊盯着面前的少女,把杜若兒看得渾身不自在毛骨悚然,重複了起來她說的話。

    “假扮的——”

    雖說他之前是跟她說假扮未婚夫妻,不過,這小丫頭真的以爲他是玩假的麼?

    她以爲他蕭景瑄會真的因爲要躲避跟她假扮未婚夫妻,辦法多得是,他爲何選擇的是這個她不明白麼?

    她這會兒還想着等他離開之後再找個人重新嫁了麼?

    看起來像是趙彥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

    “你問我憑什麼管你?”蕭景瑄忽然間低笑了起來,那笑容妖冶詭異,帶着幾分寒氣,頓時就讓杜若兒寒毛直豎。

    還沒來得及開口,下一刻他挑起她小巧的下巴,“我現在就讓你知道爲什麼!”

    下一刻,他陡然低頭封住了她的脣!

    ------題外話------

    更新,抱歉哦,這個月努力加油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