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你瘋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你瘋啦?字體大小: A+
     

    杜若兒一怔,化妝不化妝倒無所謂,本來她也不愛用這些化妝品,更何況這古代的胭脂水粉含鉛較重呢。

    “用了有益無害,算了,進去瞧瞧,看有沒有什麼膏子——”

    杜若兒擡腳進去,小二過來介紹,杜若兒對古代化妝品並無什麼瞭解,這會兒見他們說起一些,仔細看了倒頗有些意外。

    這化妝品也就是胭脂水粉桂花頭油之類的東西,這水粉除了鉛粉也還有別的粉,倒也湊合着用,只是這種反倒便宜,只因增白的效果一般。

    杜若兒搖頭,“就拿這個我買了,這個玫瑰膏我也買了。”

    什麼爽膚水是不指望了,杜若兒打算閒下來自己沒事弄點天然的自己用,也不指望大規模量產賺錢。

    “姑娘不買點首飾麼?”小二熱情地介紹着面前的釵環:“您看這是根鎏金鳳穿牡丹藍寶石簪子,還有一對兒點翠的鳳眼耳環,您戴上絕對好看——”

    那簪子造型果然很是別緻精美,耳環是一對兒鳳眼,點了翠更顯精緻。

    不過因爲只是鎏金而不是純金所以價格倒不算太貴,但也要十兩銀子,杜若兒最近雖然賺了些錢但手上沒有多少,今天更沒帶多少。

    “算了。”她搖搖頭便打算付了水粉錢離開,旁邊趙彥道:“把簪子和耳環包起來,我要了。”

    說罷,他便直接付了錢。

    “哎!”杜若兒忙道:“不用了,我本來就沒打算買——”

    趙彥搖頭笑道:“我看這簪子漂亮,配你倒合適,最近你爲了礦上的事情勞心勞神,這就算我送你的禮物好了,不準拒絕——”

    說罷,他直接把那簪子插在了杜若兒的發間,鎏金的鳳穿牡丹寶石簪子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把杜若兒襯得越發優雅明麗,點綴在發間很是秀麗。

    趙彥滿意地點點頭,取了旁邊那銅鏡過來讓她瞧瞧,笑道:“這簪子很適合你,就別爲此跟我爭執,你我何必客氣?”

    杜若兒秀眉微蹙,這簪子她倒也喜歡,只是趙彥這般舉動讓她一時頗有些不自在。

    別的東西倒還罷了,送她首飾,即便是現代這似乎也過於親密了——

    杜若兒把簪子取了下來,放回去:“礦上的事是兩回事,既然合作我當然要盡好自己的責任了。這麼一大筆錢,我怎麼好隨意要你出了,回去不好跟父親交代。”

    趙彥早知道她會拒絕,杜若兒性子獨立,不是那種喜愛攀附的女子,若是尋常女子只怕高高興興地收了他的禮物,如何能拒絕他獻殷勤。

    但若是如此,倒也不值得他在意了。

    “你呀,性子怎麼還是這般倔——”趙彥有些無奈,想了想把簪子放回她手裏,“簪子不錯,你便收下,到時候從你工錢里扣,這樣總行了吧?”

    杜若兒見他都這麼說了,再拒絕就太過不近人情了,便點頭道:“那好,就謝謝了,我先賒着了,還沒賺到錢,倒先欠了不少。”

    趙彥好笑道:“你想欠多少欠多少,總不會問你討債的。”

    旁邊小二附和道:“姑娘這般花容容貌,誰捨得找你要債。”

    杜若兒哭笑不得,好笑道:“瞎說什麼,行了,東西包了我們走了。”

    她的長相也不過算還不錯罷了,就是蕭景瑄長得都比她美,要說能抵債那是扯淡,之前要不是她賺到錢,早就被人逼債逼到家門口了!

    買了東西出來,杜若兒便也沒再逛街,趙彥便請她到茶樓坐坐,一邊聊天談了談水泥的事情一邊喝茶。

    杜若兒難得如此閒情逸致,到底這麼些日子整日呆在鄉村,一時間到了人羣喧鬧的繁華之地,聽茶樓裏說書的先生說書,倒也幾分愜意,讓她想起上輩子跟好友出去逛街的時光。

    杜若兒品着雲霧茶,吃着豌豆黃,不時跟趙彥聊聊風土人情,趙彥去過的地方不少,說話又讓人如沐春風,跟這樣的人在一起實在很難產生厭惡的感覺。

    趙彥卻有些驚奇,說起來杜若兒的身世他們都很清楚,即便她那外祖父,也不過普通人家,可斷然培養不出這種爽朗大方,舉手投足都帶着大將之風的女子。

    杜若兒似乎很有閱歷和見識,不像許多女子養在閨中見識很少,她懂得很多,不管是奢華的生活還是平淡的生活,也沒見她有半點意外表情,對人對事也從來沒有那種小心翼翼的卑微,總是平等相待。

    這讓她帶着獨特的魅力,言之有物,跟她說話讓人心情愉悅,沒有半點乏味。

    “總覺得若兒你無所不知,這世上是否有人生而知之?”趙彥驚歎道。

    杜若兒搖搖頭:“哪有人生而知之的,我懂的也不多。這世界可待探索的祕密太多了,以我有生之涯能探索無窮之祕的百分之一就算幸運了。”

    “說得好,若兒這般才華,可惜,若你能爲官,只怕也能留名百世。”趙彥感慨道。

    “女子就怎麼不能爲官了?”杜若兒不以爲然:“我對留名不留名倒無所謂,這輩子能做點自己喜愛的事情我,完成自己的目標就足夠了!”

    她還想着推廣農業技術,將來在這世間至少也留下自己的一點痕跡呢。

    她從來也不甘心就平平淡淡地相夫教子,那不是她的理想。

    “若是真能如此,許多人都該滿足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做到。”趙彥莫名地對杜若兒有信心,這個女子似乎總有着特殊的力量,每次當你覺得她已經足夠讓你驚奇的時候她還能讓你更加驚奇。

    二人說了會話,杜若兒看時候不早,便想着去縣衙一趟,跟林秋白回個話。

    幾匹馬正從城外回來,馬上的人此刻在人羣中下了馬,牽着馬往前走,俱是戴了斗笠,看不清長相。

    爲首的一人身形修長,寬肩窄腰,身上穿了身青色窄袖袍子,氣度不凡,而旁邊跟了兩人,一個高壯一個吊兒郎當,三人朝前走着,吊兒郎當的傢伙跟賣水果的買了蘋果,容貌看着平凡得很。

    “快點回去,別耽擱。”青袍的男子蹙眉催促道。

    “你急什麼,還怕人跑了不成,咦……”吊兒郎當的傢伙忽然眼睛往前看去,待看清了前面的人頓時一雙眼睛瞪得滾圓,“那不是嫂子嗎?”

    青袍的男子聞言忙擡頭看去,頓時便看到人羣中那個熟悉的身影,還不等高興,他目光就看到了旁邊那個男人,頓時臉色鐵青,擡起的臉龐一雙眼睛頓時凝聚殺氣!

    這青袍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蕭景瑄!

    時近晌午,街上正是人來人往,杜若兒跟趙彥兩個一對兒青年男女,容貌都是不俗,在人羣中也頗爲顯眼。

    二人正交談着什麼,趙彥不知道說了什麼惹得杜若兒笑了起來,眉梢眼角都是笑意,陽光燦爛得很。

    眼看杜若兒笑得陽光燦爛,趙彥跟她更是親密,蕭景瑄只覺得心中一股火焰騰的燃燒起來,瞬間從心口沸騰,直上臉龐,眼睛泛起微微的怒意。

    該死的,又是這傢伙!

    還有杜若兒,這個死丫頭竟然敢跟那傢伙笑得這麼燦爛!

    蕭景瑄差點沒忍住想上去,被林秋白一把攔住。

    “大哥,你瘋啦!”

    林秋白忙道,這大庭廣衆的,他們這一行人身份神祕,不能見人,這麼跑過去,還不讓人懷疑?

    蕭景瑄臉色陰得要滴出水來,烏雲密佈,目光冷冷地盯着前面說笑的兩人,雙拳握緊,半晌從牙縫裏蹦出幾個字:“回縣衙!”

    林秋白松了口氣,擦了擦冷汗,狐疑地看看前面,再看看蕭景瑄的臉色,心中好笑,不怕事兒大地起鬨道:“這個大嫂只是跟他說說話而已,你別想多了,回頭咱們揍那小子,狠狠揍!”

    蕭景瑄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走!”

    揍,他怎麼揍趙彥,難道因爲他跟杜若兒說話他就要揍他?

    杜若兒那裏還跟他要劃清界限,從來不肯認真想他們的關係。

    林秋白笑嘻嘻地牽着馬轉了個道兒,他也知道,這時候最好還是不要刺激蕭景瑄了,免得他發火。

    不過他也算看出來了,蕭景瑄現在分明就是一廂情願嘛,怪不得之前他感覺杜若兒總是不以爲然的樣子,似乎對這個身份也總是不想承認。

    這事兒可真有趣了。

    林秋白腦子裏冒出這麼個念頭,跟旁邊那高壯的鐵奴嘆道:“你說要是京城裏那些小姐千金知道我家老大居然單相思,恐怕會氣得吐血!”

    鐵奴面無表情,並沒有開口回覆什麼。

    “真沒趣,趕緊回去,我要看好戲了!”林秋白雙目泛着八卦的光芒。

    而此時的杜若兒打了個寒顫,摸了摸鼻子往人羣裏看去,奇怪,剛剛怎麼感覺有人盯着自己?

    左看右看沒看到什麼,不由得搖搖頭。

    一定是錯覺,這縣城又沒什麼人認識自己的。

    “怎麼了?”趙彥問道。

    “沒事,先去縣衙問問縣尊有什麼事情,等會我就回家了。”

    “那好,到時候我跟你一道回去。”

    “哦?”杜若兒挑眉:“你不留在縣裏麼?”

    趙彥笑道:“礦上那麼多事,我當然要過去幫忙了,怎麼能讓你一個人辛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