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七十三章:得寸進尺的要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七十三章:得寸進尺的要求字體大小: A+
     

    祕籍?

    杜若兒一時怔住,祕籍,她說的是什麼東西?

    “大舅母你們說的是什麼?”

    “你這丫頭裝什麼糊塗,之前我可是聽人說了,你之所以會這些手藝可是之前從你外祖父那得來的對吧?要不是你外祖父給你的書,你怎麼會知道這些?”

    杜若兒一愣,這纔想起來之前她爲了搪塞家人和其他人編造的那個藉口。

    她當時不過是爲了找藉口掩飾自己知道的這些無法解釋的知識,所以才找藉口說是她去世的外祖父那裏得來的知識。

    杜若兒當時不過是隨口這麼一說,不過是想着死無對證,但絕對沒想到王家居然會找過來,問她要什麼祕籍!

    杜若兒一時有些哭笑不得,心中好氣又好笑,王家的人還真以爲她學的這些東西是跟那個外祖父學來的?

    別開玩笑了,她那外祖父是之前老年癡呆了沒錯,只不過真就是個童生,哪可能懂這些,她化名是道士傳授的知識,他們還以爲自己偷了她王家的東西不成?

    “大舅,你們這話說的我不明白,我會的這些手藝大多數是自己會的,外祖父倒是提過曾經有個道士告訴他的,就是那個省柴竈的事兒,哪來的什麼祕籍?”

    杜若兒面上不怎麼好看,心中更覺得荒謬,隨便找的藉口,王家居然真找過來想佔便宜了,簡直可笑!

    錢氏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老實不客氣的道:“那東西可是我們王家的東西,你說什麼聽你外祖父說的,你能記住這些纔怪,我可是聽說你是得了本書的,那肯定是那道士留給你外祖父的,怎麼,你現在發達了,想佔爲己有嗎?”

    杜若兒面色一沉,看向一旁的王進,“大舅,怎麼,你們今天是來逼我交什麼勞什子的祕籍的?”

    王進嘴脣囁喏了兩下,下意識看向錢氏,見錢氏眼神兇悍,這才瑟縮了一下,乾笑道:“若丫頭,俺們也不是想要什麼祕籍,只是那是你外祖父的東西,若是有,還是要留在我們王家作爲傳家之物的。”

    杜若兒呵呵冷笑了兩聲,面上浮現幾分譏誚,打量着兩人,“這麼說,大舅就是隻想要個傳家之物麼?不是順便想要錢?”

    “錢當然要!”錢氏開口不客氣地插話道:“你學的那些東西可是咱們王家的祕籍,這東西讓你之前學去賺了不少錢。畢竟你也是親戚當然不好說啥,不過從此之後,你這礦上的事情咱們不能不管。”

    看這話的意思,這王家似乎還打算跟她分潤這礦場的事情,想插一手呢。

    杜若兒心中只覺得荒唐,不由得笑了起來,笑得兩人莫名其妙。

    旁邊有人感覺到不對,也跟着走了過來。

    “杜姑娘,怎麼了?”

    “沒事,我跟我舅舅說話呢。”杜若兒面上帶着笑意,那笑容幾分譏誚,幾分冷意,她打量着兩人,面無表情地道:“插手——你們憑什麼插手,會什麼?”

    “你笑啥,你會的不都是書上的東西嗎,又有什麼難的,肯定我們都能解決的。你大舅早年可是也讀過好些年書的。”錢氏被她笑得有些心中發虛,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是嗎,祕籍,呵呵,我沒有。”杜若兒面上笑意陡然冷了下來。

    錢氏頓時臉色難看起來:“你這丫頭是不想交出祕籍了嗎,你這是想佔爲己有是嗎,那可是咱們王家的東西!”

    杜若兒冷笑一聲,“外祖父之前生病的時候我倒是去探望過他,不過那時候整日裏大舅媽你似乎對他不如何呢,並不愛理會他,我陪他說說幾句話罷了。”

    “你什麼意思,我對你外祖父可是十分恭順!”錢氏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杜若兒這是暗暗指責錢氏不孝,這話說出來如何洗得清楚。

    旁邊圍觀之人也已經聽說了是怎麼回事了,有些人也聽說過王氏的爲人,知道她平日爲人刻薄小氣,之前對待那公公可不怎麼好,現在倒來跟杜若兒討要什麼祕籍來了。

    “若丫頭你真有啥祕籍嗎?”旁邊有人好奇地問道。

    杜若兒搖搖頭:“外祖父就說過一些事兒,他清醒的時候都不多,說的話誰當真過?不說我就是聽了幾句,就算真有什麼祕籍,我之前不用等到今年才用?”

    旁人一聽也是,若是杜若兒之前真有什麼祕籍,怎麼會之前從來沒用過,畢竟那王家外祖父也是已經去世好些年的人了。

    “你胡說,你要是沒那祕籍,怎麼會知道這些本事?你以前可沒這能耐!”

    錢氏忍不住急切地衝出來指責道。

    其實這件事一直有人懷疑,很多人都很奇怪杜若兒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畢竟以前她一直沒有表現出什麼特殊之處。

    杜若兒眸光一閃,看到旁邊不少人的表情,便知道這件事今天沒法善了,必須要給個合理的解釋了。

    說是她外祖父那裏得來的肯定不長久,畢竟王家這個態度分明要吃拿卡要佔便宜,她如果承認是從那邊學來地本事,以後就別想安生,他們會藉着此事轄制她,她從此就多了個軟肋,做事束手束腳。

    何況,她所學的本事本來就是上輩子自己所學,跟王家半點關係也沒有,之前是找個藉口,沒想到人心險惡,居然真的想借此佔便宜要挾她,簡直可笑。

    杜若兒的性子一貫人敬我我敬人,既然有人要算計她,她也不會給對方臉面。

    杜若兒腦中轉了一圈,不過片刻地功夫,見衆人眼光,她蹙眉道:“若是我之前就會這些,去年我母親病重怎麼不拿來賺錢?我現在會的這些東西,不是從外祖父那知道的。”

    “那你是從哪知道的!”錢氏糾纏不停,一定要她給個理由和藉口。

    杜若兒冷哼一聲,看旁邊其他人也有懷疑,沉聲道:“之前我答應了他不說的,既然你們非要知道,我就說了。農學上的事,既然都是田裏刨食的,多想想問問就能知道多點。倒是開礦這些事,都是我那未婚夫吳今安告訴我的,不然你以爲我怎麼會懂這些?”

    衆人頓時鬨然議論起來。

    那位看起來便很是不凡的書生告訴她的?

    這話頓時讓許多人相信了,因爲若說杜若兒知道農業上的事還不奇怪,畢竟是農家女子,但那開礦之類的事情,就跟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怎麼看都不像她能懂的事。

    原來是那秀才告訴她的!

    “什麼,吳秀才?”錢氏一愣,她也聽說過杜若兒家中有個秀才的事情,但是之前被利益矇住眼睛,從來沒想過這種可能,現在卻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因爲她也發現,這是極爲可能的事情,她其實就是覺得杜若兒沒那個能耐才以爲是有什麼祕籍,現在看來,祕籍是不太可能,若是真的有,爲什麼之前那幾年也沒見杜若兒拿出來過!

    “對,開礦的事情是他告訴我的,這些事都是他來了之後纔有的,要是我以前就知道,還用等到今天嗎?”杜若兒搖搖頭道。

    “就是呀,我就說那秀才知道得多呢,怪不得之前常看他過來呢。不過他怎麼自己不出頭啊?”

    “秀才他受傷暫時在家養傷,不喜張揚,我就出來幫個忙而已。”杜若兒淡淡道,“好了,大舅媽,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王進在一旁張了張嘴:“若丫頭,咱們不知道這事是這樣,其實舅舅今天不是——”

    他話沒說完,便被錢氏打斷了,錢氏鐵青着臉,沉聲道:“杜若兒你這是說你學的東西不關你外祖父的事,之前你們可不是這麼說的!”

    杜若兒搖頭,“不不,大舅母你誤會了,我之前說了,我是從外祖父那聽了些海外奇聞之類的,那省柴竈也是他從那道士那聽來的,興許是別處有的,我拿來用了。若是您說的是這個,那我的確是從外祖父那知道的。”

    “哼,你可是靠着這手藝賺了不少錢,轉頭倒不認人了,之前你外祖父教你,咱們當長輩的卻一點都不知道呢。”錢氏冷嘲熱諷起來,她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李氏僞善虛僞,錢氏卻直接刻薄得多了,纔不講究這許多,她吃了杜若兒一記,哪忍得下這口氣,這裏便諷刺起來。

    “我想之前我是沒有隱瞞此事吧?記得那時候我還去舅舅家借錢呢,可惜您說了家中缺錢。”杜若兒嘴角帶笑,眼底卻沒有半點笑意,說出來的話更是噎得錢氏要死。

    “你——”

    旁邊有人指指點點起來。

    “看人家閨女賺點錢她就來訛人呢,怪不得她家那公公寧可把這賺錢的法子給外孫女也不肯跟他們說。”

    “可不是,之前也不見他們借錢,去年若兒娘病重,最後還不是借的高利貸——”

    錢氏臉色陣青陣白,惱羞成怒:“杜若兒,誰沒借你錢了,你家現在還欠着俺家錢呢,再加上你靠這手藝賺的錢,這——”

    “我靠那個省柴竈總共賺了不到2兩五錢銀子,這法子既然是靠外祖父得知的,這錢我願意給外祖父修繕墳墓,以表敬意。”杜若兒一臉認真嚴肅地道。

    什麼?

    錢氏瞠目結舌,一臉驚愕。

    旁觀的也很是驚訝。

    誰也沒想到杜若兒居然會提出這麼個想法,但仔細一想,聰明人卻立刻叫好。

    這真是妙到豪巔的法子!

    去修繕墳墓,不僅是盡孝了還是知恩圖報,更不用把錢浪費在這噁心的人身上,一箭雙鵰。

    如此辦法,是杜若兒剛剛想出來的。

    錢氏等人訛詐她錢,她就算有錢也不能在這個時候把錢拿出來給他們,免得長了他們氣焰。

    既然借了她那便宜外祖父的名頭,那麼她也要給報答一番,幫那死去的外祖父修修墳顯然是最好的辦法。

    “這法子好。”旁邊的李管事笑着走了過來,“杜姑娘真是孝順有禮,這法子既然是王老先生所提,那麼爲其修繕墳墓自是應該,回頭便是我們趙家也應該去上一炷香。”

    李沛一番擡舉,逼得王進和錢氏頓時無話可說,無法反駁。

    此事的確是孝道,杜若兒說要給外祖父修墳墓,他們身爲兒子兒媳難道能反對,若是如此,必然要成爲衆人口誅筆伐的對象,要被人吐吐沫戳脊梁骨。

    錢氏還沒到那麼不要臉的地步,臉色鐵青,惡狠狠地瞪了杜若兒一眼,心中惱怒不已。

    竹籃打水一場空,這該死的丫頭,居然想出這種法子,這一下子就讓她的計劃落空了!

    “給爹修墳是應該的,不過丫頭不用太破費了,你也省着點,我們可不是想貪你什麼,只不過是關心你而已。”

    錢氏皮笑肉不笑地擠出笑容道。

    杜若兒笑眯眯地看着她,“這麼說舅媽也同意修墳的事了,我知道你們的好意,不過這是涉及外祖父的事,不能隨意,我說花多少就是多少,這些還少了呢,大舅媽,這錢可不能省啊。”

    錢氏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她這是諷刺她想錢想瘋了嗎?

    “就聽若丫頭的,給爹修墳挺好的……”大舅王進在旁邊幫起腔來。

    看來這個大舅到底還算知道點害臊,這邊就想拉着這女人走人了。

    杜若兒哼了一聲,若非知道王進性子軟弱耙耳朵,她肯定要鬧起來,不過是給他們點面子,好有臺階下而已。

    錢氏惱怒地伸手掐了王進胳膊一把,咬牙道:“好,你要修那就給你外祖父好好修!”

    李管事點頭道:“這倒是不錯,姑娘也算是盡孝了。二位可還有事?”

    便宜沒佔着,錢氏也沒什麼心情,冷着臉怒哼一聲擡腳走開。

    杜若兒見他們離開,鬆了口氣,喊道:“大舅等着,我回頭就讓人去修墓!”

    ------題外話------

    這幾天有事沒法更新,抱歉哦,補更恢復更新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