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九章:吃頓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九章:吃頓飯字體大小: A+
     

    “你怎麼來了?”杜若兒把手上的東西放下,走了過來。

    錢木匠正帶着幾個徒弟在忙碌,見到趙彥等人過來,也紛紛行禮。

    “不必多禮,你們把手上的事情做好便是。”趙彥開口說道。

    趙玉珠在外人面前也多了幾分淑女姿態,見杜若兒過來,拉着她的手到前面說話,雙目發亮,見沒了外人才笑着道:“若姐姐,我今天可是特地來看你的呢,好些天沒見着你了呢,沒想到你都弄出這麼大的事業了。”

    杜若兒對趙玉珠的印象很好,見她還是如以前一樣天真爛漫,笑道:“我算作的什麼事業,不過是隨便做點事情罷了。聽說你是去外地了?”

    “可不是,我去了連城我姨母家裏一趟,纔回來呢。好姐姐你可別再謙虛了,你看這麼大的場面,我聽哥哥說都是你弄起來的呢,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呀。”

    趙玉珠一臉的驚歎。

    “哪有什麼——”杜若兒開口,還沒說完,旁邊的趙彥搖頭道:“杜姑娘就別太謙虛了,這礦脈的確是靠你才得以建成,我剛剛看過那邊的水車了,是按照你的想法重新改造的嗎?”

    “對,加了個水輪,剛剛試驗了一下,加了之後效果不錯,比之前要水力增加不少。”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姑娘之前安排的去做便是,我看這下子倒是能省事不少,也省下不少人力。”

    “大哥,杜姐姐,那水車什麼樣子,我瞧着好好玩,我要過去看看。”趙玉珠聽得心癢癢,便一定要過去。

    趙彥拗不過她,便帶了她過去。

    山上的水車是沿着溪流搭建的,巨大的水車橫亙在上面,不停旋轉着,水力帶動着傳動裝置,連接到下面的水磨上面。

    水聲潺潺,杜若兒拉着趙玉珠在旁邊站着,此刻巨大的水車旋轉起來,陽光照耀在上面,帶動幾道彩虹。

    那炫目的色彩讓趙玉珠驚呼不已。

    “那是彩虹!”趙玉珠興奮道,“啊,這裏怎麼會有彩虹?”

    “快許個願望,聽人說很靈驗的。”杜若兒笑着道。

    “真的?”趙玉珠沒聽說過這個說法,忙不迭地雙手合十閉上眼睛,不知道許的什麼願望。

    趙彥好奇道:“彩虹許願,有用麼,爲何我從未聽說?”

    “三公子——”

    “叫我子均。”趙彥強調道。

    杜若兒愣了下,看着面前俊秀的少年,頓了頓,才道:“好,子均,其實我只是開個玩笑。其實這彩虹的形成也很簡單,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趙玉珠睜開眼睛,哼哼一聲,上前不依不饒地撲到她身上鬧騰:“杜姐姐你耍弄人家!”

    杜若兒忙求饒,“玉珠,姐姐錯了還不行嗎,只是跟你開個玩笑,不過以前我是聽說這個許願的說法。”

    “那你又說着彩虹很簡單,這不是老天爺弄出來的嗎?”趙玉珠撇撇嘴。

    “其實這只是太陽的光線折射在水上,產生的彩虹……唉,一時解釋不清,你們只要知道這件事我並沒有騙你們就足夠了。”

    “聽不懂,什麼光線?”

    “那就別懂就行了,知道太多累得慌。”杜若兒打趣道,“現在這樣不是挺好,你看這水車如何?”

    趙玉珠驚歎道:“很好,我以前還沒見過這種水車,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呢。”

    不過趙玉珠今天主要是來看杜若兒,看完了水車,便拉着杜若兒在山中東問西問。

    她難得出來玩耍,趙彥便也由着她,三人在山間閒逛。

    “那磷肥的定價,姑娘想好了嗎?”趙彥問道。

    “磷肥的定價不能太高,否則也不易推廣,現在的情況,我覺得最好的價格是一斤2文錢,每畝地的用量該有10到30不等,價格還能承受。”

    趙彥蹙眉道:“剛開始價格是不能提高,不過這個價格是否太低了,我們的成本並不算低,要採礦,然後煅燒,再然後包裝,現在產量不高,這價格未免虧本。”

    杜若兒在一邊坐下,擦了擦汗,目光越發明亮,她搖頭道:“現在的價格並不算低,現在最重要是打開局面,而不是考慮錢財。而且,等接下來擴大生產,高爐加大的話,每日的產量能更高。”

    趙彥盤算了一番,沉聲道:“此事我還要跟父親商議一下。”

    杜若兒點頭,“但是此事我希望你們能接受,畢竟現在不是考慮賺錢的時候,等局面擴大,再說。”

    “好了,二哥,你們怎麼就一直在說這些事情?”趙玉珠不滿道:“杜姐姐,過幾天是我孃的生日,你也來吧,我娘說很想見你呢。”

    杜若兒笑道:“我也想去拜訪夫人,只是之前一直沒有機會,此事我記着了,一定會去拜訪的。”

    三人又呆了片刻,便從山上下來了,難得今日一切順利,礦上沒有任何問題。

    水車運行順利,趙玉珠對這些東西很是好奇,滿是新奇,這邊跟着趙彥看罷解釋了一番其中情形,便快到晌午時分。

    難得這二人都在,杜若兒想了想,便邀請他們去家中吃頓便飯。

    “那太好了,我之前一直想去姐姐家裏呢,走,二哥,我們一起過去。”趙玉珠心情極好,拉着趙彥便要過去。

    “你這丫頭,有了杜姐姐便沒哥哥了麼,這麼急着過去。”趙彥好笑道。

    “我纔沒有呢。”趙玉珠撇撇嘴,“人家就是想去看看,快走嘛二哥。”

    “好了,服了你了,這就過去。”趙彥看向杜若兒,調侃道:“之前一直聽說姑娘做的飯菜很好,今日倒是得了機會品嚐。”

    杜若兒輕笑道:“那好,今日可不準說我做的菜難吃。”

    幾人這邊坐了馬車回了村中,杜若兒跳下馬車,見院子裏蕭景瑄正在拿水壺澆菜,見外面這一羣人動靜,頓時蹙眉看過來。

    趙彥帶着趙玉珠下了車,杜鵑跟着,往屋裏好奇地看過來。

    院子不過是普通的農家小院,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趙玉珠平時自然不可能來這種地方,見院子如此簡陋,也很是驚訝,這院落外面不過是普通的籬笆牆糊了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院中雖然打掃得很是乾淨,但是畢竟是農家,讓趙玉珠很是新奇。

    只是院中卻站着一個男人,那男人目光清亮,俊美的臉龐,妖異邪魅,一身白衣,淡淡地看過來,一時間讓趙玉珠驚爲天人,竟看呆了。

    那是誰?

    這裏怎麼會有這樣一個俊美至極的男人,偏偏他一派優雅地澆菜,哪怕穿的寒酸,哪怕身處這普通的農家,卻透着不一樣的尊貴非凡。

    “這是——”趙玉珠驚訝地問:“杜姐姐,他是誰?”

    “他?”杜若兒也看到了蕭景瑄,心中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這廝說他是什麼好?

    說他是未婚夫?

    “若兒。”蕭景瑄擡腳走了過來,目光掃過來,頓時讓趙玉珠一陣微涼,不知道爲何在他的目光下感覺到壓抑。

    “我是他的未婚夫,趙小姐。”蕭景瑄開口,上前很自然地說道。

    “啊?”趙玉珠驚奇地看着杜若兒,“姐姐,你跟他——”

    未婚夫,開什麼玩笑?

    反正趙玉珠是一點兒也不信的,這兩人怎麼可能是什麼未婚夫妻呢?

    “咳咳,這個,我們是有婚約。”杜若兒開口不自在地道。

    趙彥眸光微動,他什麼人物,一樣就看出了杜若兒的眼神閃爍,對於此事顯然不怎麼樂意談論。

    果然,這裏很有問題。

    這個婚約,真是她樂意的麼?

    “啊?”趙玉珠一雙眼睛在二人中掃了一遍,一時間竟有些反應不過來。

    蕭景瑄嘴角微勾,笑眯眯地伸出手拉住杜若兒的手,一邊一副主人姿態道:“幾位請。”

    趙彥輕笑一聲,黑眸微眯:“吳兄請,剛剛杜姑娘請我們來做客。”

    “那自然是好,若兒她就是好客。”

    蕭景瑄好整以暇地道。

    “咳咳。”杜若兒想把手掙開,一邊回頭給蕭景瑄示意,偏偏他卻像是沒反應,直接牽着她的手就進了院子。

    杜若兒有些微惱,卻聽蕭景瑄在她耳邊低聲道:“別忘了你的義務。”

    “義務?”

    哼,那就是要盡未婚夫妻的責任義務了,在外人面前扮恩愛?

    “快請進,”杜若兒翻了個白眼,瞪了蕭景瑄一眼,這邊轉頭換了笑臉,請趙家兄妹進來。

    趙彥眸光微動,拉着妹妹進來了。

    趙玉珠還有些震驚,一邊跟哥哥咬耳朵。

    “哥,那位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會是杜姐姐的未婚夫呢?”

    “這件事你別管。”趙彥斂眉,“你杜姐姐自己承認了。”

    “我不信。”趙玉珠嘀咕道:“他不像是會在這裏的人啊。”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蕭景瑄不像是什麼普通人,說是普通書生,但是哪有那個氣質的書生?

    蕭景瑄也似乎沒有刻意隱瞞過。

    其他人都以爲他是薊縣吳家的世家公子,所以並沒有多想,這也掩飾了他的身份。

    “那人是薊縣吳家的人,此事複雜,你不要問杜若兒,免得她不好回答。”

    ------題外話------

    昨天覆制錯了一部分,改了一下,抱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