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八章:機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八章:機遇字體大小: A+
     

    蕭景瑄看了她一眼,見她已經擡腳走了,對杜長友道:“杜叔,不管如何,她也是你的女兒不是麼,不用想太多了。”

    杜長友點點頭,奇怪道:“就是覺得這丫頭現在這越來越變了。”

    “人總是要長大的,不是嗎?”蕭景瑄把這個話題帶了過去,說道:“現如今她正幫衙門做事,您就更要支持她纔是,否則的話她一個人怎麼辦?”

    “那好,我明白了,不過真是奇怪,以前怎麼沒聽說岳父還知道這個?”

    杜長友心中奇怪,要說起來,杜家以前家境其實也算不錯,所以當時才能娶到童生的女兒,雖說是因爲對方家中貧窮,但當時杜長友其實身上頗有些錢財。

    只不過回鄉之後,積攢的錢財早給了父母,又或被人弄了去,自己平日又是仗義疏財的性子,所以家中日子不算好過。

    “世間總有些奇事嘛。”蕭景瑄隨口說了一句。

    其實杜若兒的來歷他也多有猜測,說她是假扮的似乎不像,說是原主,也似乎並不可能。

    那麼,她的來歷就頗有些奇怪了,難道會是傳說中的一些什麼怪力亂神的說法麼?

    他進了廚房,看杜若兒在忙着做菜,問道:“你以前手藝可沒這麼好呢。”

    “咳咳——”杜若兒差點嗆着,回頭看過來,哼了一聲,“熟能生巧不行啊,這做飯還不就是那麼回事麼,哪有那麼麻煩。”

    “你還是先想好怎麼說服他們吧。”蕭景瑄好整以暇地道:“一個人變化那麼大,其實還真是怪呢。”

    “姑奶奶一夜被菩薩點化了行不行,快,過來給我燒鍋,別跟老爺似地等着吃飯,要盡義務知道嗎?”

    杜若兒哼哼地瞪了他一眼。

    蕭景瑄好笑道:“哦,君子遠庖廚,我還是算了吧。”

    “君子遠庖廚可不是這麼解釋的,你當我不識字麼,快把柴火填進去。”杜若兒使喚地很是順溜,根本沒有任何障礙。

    反正他都說了嘛,不用白不用。

    既然如此,那她就理智氣壯地用,誰讓他說了的是她未婚夫要盡責任。

    蕭景瑄笑吟吟地看着她,無奈道:“那好吧,淪落斯文,本公子只好親自動手了。”

    說罷,他倒也閒適自在地坐在鍋竈下添柴火,手上地動作甚是流暢,沒見有什麼問題。

    杜若兒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把手上的青菜放進鍋裏爆炒出鍋,心道,這傢伙這動作如此純熟,難不成以前還幹過?

    “你不像新手啊?”

    “以前在野外露營,總也做過這些活兒。”蕭景瑄隨意地道。

    “野外,你不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麼?”

    “那是廢物。”

    杜若兒撇撇嘴,把飯菜做好,端出來擺上,一家人開始用起了晚飯。

    杜若兒的心思全在礦上和即將開始的衙門農事上面,並沒有多少心情和時間關注別的。

    吃完了飯,她把接下來的計劃定了下來。

    林秋白說了會安排本縣的士紳聚集籌款和說明此事,到時候她也要過去,得拿出一個合理合適的理由來說明這件事情能帶來的利益和好處,以換取這些人的支持,免得他們過後再生事。

    當然,礦上也要注意,馬上水車還要安裝,之後進行改造生產,這些事情都得每天定下計劃。

    而趙彥算是她現階段很滿意的合作對象,這樣肯願意支持她事業的夥伴可算是不多見的。

    卻說這邊廂夜色下杜若兒忙着定計劃,那裏趙彥也坐了馬車回到了鎮上的趙府。

    趙家的人其實平時多住在縣城之中,也就是最近才難得過來,但因爲最近開礦的事情,趙老爺等人都住在這裏。

    剛回到家裏,天色還未暗,趙老爺把趙彥叫了過去。

    這會兒正是晚飯時分,趙家一家人坐在一起,就等趙彥一個了。

    “二哥。”起身迎接的是趙家三公子,庶出的趙謙,身形體弱,站在那裏彷彿一陣空氣,沒有什麼存在感。

    “二哥,你可回來了,是不是見到杜姐姐了?”趙玉珠笑着飛奔了過來,摟住了自己哥哥,嬌俏的臉上兩個小酒窩若隱若現。

    “你什麼時候從連城回來的?”趙彥見到妹妹,頓時露出笑容,伸出手寵溺地在她頭頂揉了揉。

    “哎呀,人家頭髮都被你弄亂了,我這不是下午纔回來嗎,這次去姨媽家給姨夫過壽,這去了這些天才回來,一回來就聽爹說了礦上的事情,嘖嘖,真是好熱鬧呢。”

    趙玉珠拉着哥哥坐了下來,旁邊的趙夫人訓斥了一句:“看看,皮猴似的,這樣子以後哪個人家敢要她?”

    趙夫人穿着璐綢四合如意撒花褙子,發挽雲髻,鬢插金釵,也不過中旬年紀,保養得宜的白淨瓜子臉雖然有些發福,但眉目秀美,仍然可見年輕時的美貌,幾個子女的容貌都繼承於她。

    “娘,人家還小呢,成天說人家嫁不出去。”趙玉珠撅起嘴巴,往母親懷裏拱着撒嬌,“女兒這次給您可是特地帶的好東西呢。”

    趙夫人沒好氣地擰了擰她的鼻子,笑罵道:“你怕就是你姨媽讓你帶的吧,成日在那邊只顧着跟你表妹他們玩了纔是。”

    “纔沒有呢,芳林他們都好久沒見了,難得相見,自然要好好玩耍幾日,不過都是陪他們去禮佛了。”趙玉珠忙轉移話題,“倒是二哥你們在家裏好熱鬧,我也要去礦上玩,杜姐姐真能幹呢,好久沒見她,怪想的。”

    “你少去惹事吧。”趙老爺跟着說道,“你去那邊玩什麼,至於你杜姐姐人家是做正事,別去添亂了。”

    “我去怎麼就是添亂呢,二哥我要去嘛。”趙玉珠伸出手搖着哥哥的手臂撒嬌。

    “好了玉珠,你若是喜歡若兒姑娘,請她過來便是,過幾日是母親生日,請她來家中做客。”趙彥說道。

    “好啊,孃的生日正好請杜姐姐過來纔好呢。”

    趙夫人聞言蹙眉道:“那杜姑娘我聽你們提過,說是現下給咱們家做顧問,她一個姑娘家,真有如此能耐?”

    趙老爺點點頭,笑道:“那杜姑娘現如今可是紅人,縣尊也要請她做顧問,接下來全縣的農事,她可要負責指導的,這姑娘不知道是從哪學來的這一身本事,博學多才,可以說是農事方面極爲擅長,我們家最好要跟她打好關係,這對老大也有好處。”

    趙夫人眸光一亮,心中卻有些疑惑:“這關我兒何事,他如今在京城爲官,這事如何跟他有關?”

    趙老爺看了眼旁邊沉默寡言的三兒子,打發他出去,讓人都離開,屋中只剩下趙家嫡系的人了。

    這種核心的事情,還是不要讓太多的人知道。

    “爹,幹嘛這麼神神祕祕的,難道還能有什麼不能說的?”趙玉珠奇怪道。

    “當然是大事了。這農事是國家大事,如果能成,那我們家也有極大的好處,說不定就是你大哥爲官也能得到升遷的機會。”

    “哦,還有這種事?”趙夫人心中驚奇,“那姑娘真有如此能力麼,我倒是奇怪了。”

    “娘,那就請杜姐姐來嗎,那你不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趙玉珠在旁邊敲邊鼓,“杜姐姐人很好,又懂得多,可比我平日見的那些人有趣多了。”

    “你這孩子知道什麼?”趙夫人看向兒子,“彥兒,那杜姑娘,真如此能幹,我看着最近你總是去那杜家村?”

    “娘,杜姑娘的確是有才華能力,這次發現的磷肥便是靠她,而且,她的能力不止在這些地方,趙家跟她合作,跟官府建立關係,只有好處不會有任何的壞處。我最近去也是爲了處理礦上的事情,因爲此事很重要,關係道趙家下一步的計劃,所以不能不管。”

    “他說的沒錯,現在縣尊正要修水渠,我們趙家這次一定要拿下,這不僅是名聲,也是跟官府的關係更加緊密,做這種事於趙家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一些錢還是必要出的。”

    趙老爺在這點上倒也算是有些眼光。

    “對,此事做得好了,趙家一定能成爲本縣第一大家族,以後便不必再看人臉色。”趙彥沉聲道,目光炯炯,光芒耀眼。

    “第一家族,真的假的,我們家可不是什麼科舉出身的名門望族。”趙夫人一臉不信。

    “娘,此事您就不必管了,我們趙家以後如何,便由我們做主。”趙彥說道。

    趙夫人並不怎麼相信能如何,她雙手合十,“我只求佛祖保佑都能平平安安的就好,哪敢多想些別的。”

    “好啦,你們都說什麼呢,什麼時候請杜姐姐來玩呀?”趙玉珠在旁邊插話。

    “玉珠,跟她好好相處,這份姐妹情可要好好維持纔是。”旁邊趙老爺語重心長地道。

    “爹,你說什麼呢?”趙玉珠有些不悅,“我跟她關係好,又不是想怎麼樣。”

    “既然很喜歡她,那就多來往便是了。”趙彥聞言笑道:“你不是想知道她怎麼知道那麼多麼,可以自己問她呢。”

    “嘿嘿,就是啊,我回頭就要問問她,這些事聽着好厲害呢。”趙玉珠雙眼放光地道。

    趙彥看妹妹興奮的樣子,眸光微動。

    趙德方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等晚飯後,叫了他去書房說話。

    “彥兒,今天的事情你怎麼看?”

    “父親,這個機會我們一定不能錯過。”趙彥斬釘截鐵地道。

    “我總覺得有些奇怪,那位縣尊,跟那個吳公子看樣子關係匪淺呢,那位吳公子到底何方人士?”

    “爹,他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他有這樣的關係,對趙家不無裨益。”趙彥眸光深沉,俊秀的臉上一雙秀目顯出幾分野心:“他是世家子弟又如何,現在憑的不過是關係,我們趙家將來一樣能到那種地步。”

    “那位吳公子看着不那麼簡單,我們趙家能借此更進一步是最好,你大哥在京城,現下也沒什麼前程,此事若能得份功勞那是最好不過。不過,說來奇怪,那位吳公子,若是那種人家,怎麼可能跟杜家姑娘是未婚夫妻呢?”

    趙德方也有些疑惑,畢竟門不當戶不對,太難以想象了。

    “是啊。”趙彥心中對此事早就存疑了,雖然杜若兒很是能幹,可官宦之家哪容得她進門,難不成她願意做妾嗎?

    “難不成是要收去做妾,這杜姑娘倒是個能人,若跟了薊縣吳家,倒是對吳家頗有好處——”趙德方蹙眉說道,還頗有些可惜,“真要是嫁人了,只怕我們想再得到什麼好處就難了,吳家難道也想借這事分一杯羹麼?”

    趙彥斂眉,手上撥弄着桌上的棋盤,黑子在手心擺動,一時沒有說話。

    那個男人的樣子顯然是要把杜若兒當成禁臠的姿態,如此一個璞玉珠寶,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她的價值,吳家難道會傻麼,得到她,將來能得到的好處很多,賺錢還是小的,農事方面的好處更多。

    反正,趙彥是不信蕭景瑄真是真心對待杜若兒的,說他能娶杜若兒爲妻,他家裏那種官宦之家又怎麼可能同意呢?

    “爹,此事再看罷,現下是把水渠和礦的事情解決好,其他的事情再談。這次我們趙家不能只要修一條水渠,包括鎮上的水渠也要花錢,貢獻越大越好。”

    趙彥轉開了話題,自有心思。

    “嗯?這可是要花不少錢啊。”

    趙彥卻不在意,眸中精光一閃,“現在不是省錢的時候,再說,從磷礦上賺的錢足夠了,到時候磷礦也要算作一個政績,父親,你不明白,這代表着什麼。”

    趙德方蹙眉,“你的眼光一貫是最好的,不過此事,也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那些官員若是貪功可不知如何想。”

    “孩兒明白,但此事就算沒有好處也有名望,對我們來說無論如何並不虧本。”趙彥冷靜地道。

    “好,你大哥在京城爲官,你若能把家業操持好我就放心了。其實你這孩子纔是最聰明的,當初你要是參加科舉——”

    “爹。”趙彥搖頭打斷了父親的話:“我對讀書並不用心,做生意剛好,家裏總是要留個退路。”

    趙德方嘆道:“也好,這事要好好處理。”

    “嗯,時候不早了,父親休息吧。”趙彥起身離開。

    天上星辰璀璨,趙彥回了自己院子,院中翠竹隨風擺動,趙彥在房中坐下,神色不明。

    那個女子,當真會願意做人妾室麼?

    總覺得她與衆不同,這樣的女子,給人做妾,想想便叫人覺得遺憾,總覺得她不該會有這樣的選擇。

    那個吳今安到底是怎麼想的?

    今夜,註定有人無眠。

    杜若兒卻睡得很不錯。

    她整日便忙着礦上的事情,今日又去磷礦上看水車安裝,錢木匠等人忙活了多日,終於把水車造好了,今日試驗安裝一下。

    水車安裝在水流最好的地方,壯勞力忙活了半天,才把巨大的水車安裝了起來。

    旋轉的水車在調試過後把水流從上面帶下來,巨大的水力通過傳送裝置帶動底下的水磨,開始轉動起來。

    底下有人用麥子試驗了一下,水磨的效果不錯,但是時不時的還有些斷力,中間還要停下一會。

    杜若兒下去檢查了一遍,又用礦石試驗了一下磨碎的效果,感覺力道還有些不足。

    “錢師傅,還是把水輪加上,這樣不行。”

    錢木匠臉色有些不好,見這情形,的確不夠,只得冷着臉叫徒弟把水輪重新裝上,水車再調整了一番,重新試驗。

    這一次的效果卻很是出人意料,明明也只是簡單地裝個水輪而已,效果卻是出奇地好,好得讓人意外。

    水輪帶動的水車水力加大,傳動到底下的水磨之後速度不僅加快,力道也變得極大,礦石磨碎的效果更是極好。

    磨碎之後再用引水篩檢,水流也是直接從水車上引下來的,通過過濾的棉網過濾,分出其中的鐵礦等雜物。

    之後便可以曬乾然後燒製磷肥了。

    “怎麼可能,只是幾個葉片而已,怎麼水力就大了許多,而且看着穩定了不少。”錢木匠百思不得其解,研究了半天,還是弄不明白其中原理。

    “錢師傅,這東西的作用只是聚集,把水力聚集在一起,這樣就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其實原理並不複雜。”

    水輪的原理跟風扇其實沒什麼不同,但之前只是很多人想不到而已。

    “杜姑娘,這次我是真服了。”錢木匠面上露出幾分讚佩之色,嘆道:“以前是老頭子太自大了,沒想到姑娘的法子真的管用,這可是不傳之祕呢。”

    “您說笑了。”杜若兒並沒有如何得意,“這水車還要再修繕一些地方,麻煩您檢查一遍,看看有沒有問題。”

    “好,我這就帶人過去。”錢木匠這時候不再敢裝自大了,立刻帶着人去檢修了。

    杜若兒從山上下來,山下的礦場這時很是繁忙。

    一羣泥瓦匠在蓋庫房,還有些人在運送礦石,也有人在忙着煉製磷肥,現下只有這高爐還有另外一種簡單的石灰石中和法可以用,要擴大生產就要等到趙彥繼續定製新的高爐來了。

    礦上還有些村民在忙碌着,做些小工和雜活,這次,看到她過來,一個個都極爲熱情。

    “若兒姑娘——”

    “杜小妹——”

    周圍幾個村的村民都在這兒,現在只要不是白癡都知道杜若兒是縣太爺的紅人,要替朝廷做事。

    杜若兒一時間便成了風雲人物,至少對於這些村民是。

    杜若兒笑着迴應了,走後便留下一羣人嘖嘖稱奇。

    “瞧瞧,人家一個閨女都這麼能幹,你看看你——”一個婦人指着男人罵道。

    “你不是也沒人家能幹,不都是女人嗎?說起來這杜家閨女以前也沒見着多特別,這怎麼突然這麼厲害了,趙家用她,縣太爺也要用她。”

    “那是人家本事。”

    幾個村民正說着閒話,遠遠瞧見趙家的馬車來了,高頭大馬,華蓋馬車,一看便是不凡。

    “嘖嘖,這是趙家的人吧,是不是趙三公子?”

    “肯定是呢,趙公子最近經常來。”一個王家村的婆子說道。

    果然,馬車到了礦上,並沒有立刻停下,到了裏面大屋面前才停下。

    趙彥先從馬車上下來,下來之後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伸出手,扶着一個少女下了車。

    少女身上披着兜帽,半遮着臉,露出一張小巧的鵝蛋臉,一雙黑亮的眼睛眼珠子亂轉,酒窩盛滿了笑容,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滿眼興奮:“二哥,這就是礦上嗎,好有趣呢,那是什麼呀?”

    趙彥伸出手點了點妹妹的腦袋:“你啊,不讓你來偏跟過來,這裏怎麼是你該來的地方,亂着呢。”

    旁邊趙家的丫頭跟來了,是大丫頭杜鵑,她見這情形也皺了皺眉,“小姐,這兒太亂了,還是先進屋裏吧。”

    “有什麼亂的呀,這不都是自家的礦嗎?”趙玉珠搖頭:“你們能來我怎麼不能來?”

    說罷,她往前面高爐過去,想看看那是怎麼回事。

    “你呀——”趙彥忙伸手拉住她,“那東西少靠近,危險,你來不是要找杜若兒麼?”

    “嗯,對呀,怎麼沒看到杜姐姐?”趙玉珠往四周看着,見前面山腳網上一架水車橫過瀑布小溪,水流從上面滑過,濺落水潭,沿着一條水道滑落,底下有人在那裏篩檢礦石,水流繼續滑落,然後匯成小溪。

    那水車很是高大壯觀,讓她很是驚奇,趙玉珠看到杜若兒便站在那邊在指揮什麼,眼睛一亮:“杜姐姐在那邊,我過去找她。”

    “急什麼,哥哥陪你過去吧,別亂跑。”趙彥笑着帶着妹妹過去。

    “若姐姐!”趙玉珠離得還遠就高興地奔了過去。

    “玉珠?”杜若兒也有些訝異,沒想到在這裏碰到她。

    ------題外話------

    昨天那張不小心發了公衆,被編輯刪除了,重發了,加上了這章一起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