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七章:判若兩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七章:判若兩人字體大小: A+
     

    杜若兒踢飛了腳下的石子,心中起伏。

    其實早就該想到的不是嗎?

    這個男人也許本身對她而言就是責任而已,難不成還真以爲人家對她又真情在?

    杜若兒自嘲地在腦中想了一遍,擡頭道:“好,我記着了。既然這段時間你我還要假扮夫妻,那就盡到彼此的責任就好,我也會負責的。”

    蕭景瑄心中頓時一喜,笑道:“這樣纔對,來,我們先回家。”

    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大家彼此對身份有了個認同。

    但是,蕭景瑄卻沒有意識到杜若兒的想法完全跟他的想法不同。

    若是他知道從一開始杜若兒就誤會了,那他肯定現在想撬開這丫頭的腦袋,看看她到底在想什麼!

    二人各懷心思,一致認爲得到了自己所想的,這邊廂趕回了家。

    杜若兒心情因爲剛剛發生的事情有些起伏,這邊到了家門口,卻瞧見了李氏跟大伯杜長天。

    這二人站在門口,伸着頭像等着親孃的小燕子,張着嘴着急死了。

    杜若兒心中好笑,現在又過來了,想來跟之前的人也沒甚區別。

    “若兒,你可回來了!”李氏急忙迎了上來,那張顴骨高聳的臉堆滿了笑容,歡喜地道:“你今天可算是給杜家爭光了,現在給衙門辦事,咱們杜家有這樣的大喜事,可真是可喜可賀,走,家裏都擺好宴席了——”

    “大伯孃,您這是幹什麼?”杜若兒似笑非笑地停了下來,收回手,淡淡道:“宴席,什麼宴席?”

    “嗨,你做了這樣的大事,咱們杜家當然要慶祝下了,你爹那裏不方便,俺們就把菜端過來。”杜長天笑着說道,滿面紅光地道。

    杜若兒心中好笑,連宴席都準備好了?

    “這就不必了,萬一我事情再沒辦好呢,現在八字還沒有一撇呢,大伯孃,大伯,還是低調點好,我不想這麼張揚。”

    “就是自家人吃頓飯。”李氏乾笑了一聲,“那個,你看着礦上不是都復工了,你大哥——”

    “杜威大哥不是在鎮上姑父那乾的挺好的嗎,聽說很得姑父重視呢。這就是去礦上,現在也不缺人。現在招人的事情不歸我管,我只負責技術的事。”杜若兒淡淡道。

    “看你這話說的,你說一聲那趙家能不給你面子?”李氏彷彿不知道什麼叫臉皮厚一般,見杜若兒進了院子,硬跟了進去。

    屋裏杜衡扶着杜長友出來了,杜長友拄着柺杖,之前蕭景瑄已經跟他解釋過了,知道杜若兒現在的情形。杜若兒看杜長友又出來了,生怕他又讓她答應不能答應的事情,便道:“這事情我現在不管,若是你們想讓大堂哥去,那就去礦上找趙家就是了。再說,姑父那乾的好好的,礦上又能怎麼樣?”

    她笑吟吟地走到杜長友跟前,“爹,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姑父那聽着也不好啊。”

    “是啊,大哥,既然威子都去了他姑父那了,就別讓他跑來跑去的了,回頭桂芳該不高興了。”杜長友說道。

    杜長天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哼了一聲,“二弟你這話什麼意思,是你閨女富貴了就看不起家裏人了?”

    杜長友頓時氣得臉色難看起來,他可是純粹爲了兄弟姐妹的感情着想才這麼說的,沒想到人家根本不領情。

    蕭景瑄目光掃過他們,輕笑道:“我記得之前你們明明說去鎮上做事,前途極好的,這爲何突然要放棄呢,難道是若兒的姑父待人不好,這倒要問問纔是,怎麼能苛待自己侄兒呢。杜叔,回頭得好好教育他們一下。”

    杜長天一愣,臉上頓時陣青陣白,這要真的說是妹夫苛待自己兒子,那傳出去這話,妹夫還不得吃了自己,到時候還不知道鬧成什麼樣子。

    怎麼可能這麼說!

    之前自己放棄了礦上的事,現在說要回來,顯然沒那麼容易了。

    “這,怎麼會呢,之前不是礦石有事嗎,就讓那孩子去他姑父那幫幾天忙而已。”李氏急忙說道。

    “礦上有事麼,不是一直都有人在那蓋房子幹活麼,杜威難道不是去幹泥瓦匠的?”蕭景瑄嗤笑一聲,“怎麼,他乾的是別的活兒才停工的?難道是礦工?”

    李氏被他的話損得臉上一陣青紫,張了張嘴差點沒說出話來,“我跟若兒說話,關你——”

    “他是我未婚夫。”杜若兒挑眉道:“這個家他也是當家做主的。大伯孃,這事兒就不必提了,我不想爲此壞了跟姑父家的關係,所以呢,您還是先回去吧。”

    杜長天也不是傻的,看出來杜若兒根本沒有讓他們過去的意思,頓時鐵青着臉甩了甩袖子拉着李氏走了。

    “做了好事還要被人埋怨。”杜若兒嘆了口氣,對杜長友道:“爹,你看到了吧,你可是一片好心,可大伯他們可未必在意。之前女兒礦上做事失敗,他們可是巴不得跟我撇清關係呢,袖子——”

    杜長友臉色沉了下來,拄着柺棍,自己轉頭進了屋裏,棍子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杜叔。”蕭景瑄上前扶住他坐下:“他們之前的確做得讓人寒心了,若兒最需要人幫忙的時候,他們就落井下石。你爲人忠義,對他們好,但也不能一味付出。”

    “唉,當年娘死的時候讓我們兄弟好好的,能幫就幫,我也從來沒拿他們當外人,有什麼難的就幫他們。老大是有點小心思,老三是不務正業,可那畢竟是俺兄弟啊。”杜長友一臉鬱悶:“難道真能不管他們?”

    杜若兒勸道:“爹,這要管也得看什麼情況。能幫就幫,不能幫您幫了人家也未必記着好,只怕心中還埋怨您呢。大家都是成人,這孩子都多大了,不是父母,誰管得了那麼多?只會惹人嫌棄。”

    杜若兒對杜長友這種心態也是無語,杜長友是個重情重義的漢子沒錯,所以這些年明明也算有本事卻家裏條件不好,賺點錢不是給了她那三叔了就是給大伯了,可也沒見人家幫她們家忙吧?

    她家出事的時候,反倒是他們都上來想踩一腳,杜若兒想起便心中生怒。

    佔便宜佔慣了,什麼事他們都想過來插一腳,這個習慣絕對不能容忍。

    “唉,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裏外不是人。”杜長友心情煩躁地道:“不過,若兒,就算之前他們那麼做不好,但是你這真不讓杜威去礦上了?”

    杜若兒翻了個白眼,一陣無語,剛剛還以爲他想開了呢,怎麼轉眼又問起這個了?

    “爹,之前趙家的人跟我說了,前幾天誰沒去的,以後別想去了,他們趙家不用白眼兒狼,所以,現在這事情已經被趙家拒絕了。”

    “這樣……哎,也是他們過分,趙家肯給你面子用他,給的工錢也不少,這出點事就不去了,讓人怎麼想?”杜長友恨鐵不成鋼,對杜衡道:“杜衡你記着,以後做事千萬記着忠義二字,不能給你爹丟臉知道嗎?”

    “啊,這有我什麼事啊——”杜衡莫名躺槍,心中悲憤,“爹,我又沒幹啥壞事。”

    “那以後就記着千萬不能做出這種事情。”杜長友一臉嚴肅地訓斥道。

    “好好,俺記着了。”杜衡苦着臉叫道。

    “還有,若兒啊,你這乾的都是啥,怎麼又說縣太爺要請你幫忙,你怎麼知道這些呢?”

    杜長友不無懷疑地看着自己的女兒,其實這次回來他就覺得女兒變化太大了。

    以前的杜若兒性子很是柔弱,跟她母親一樣的性子,這轉眼間變得潑辣能幹起來,現在還懂這麼多事情。

    要不是眼前就是女兒的長相,他簡直都要懷疑這根本不是一個人了。

    “這個——”杜若兒心中一驚,眸光閃爍,她知道自己這段時間的表現跟以前的杜若兒判若兩人。

    “爹,你走後那幾天家裏不太平,逼稅的還有各種事情,我若是還像以前一樣,早就被人吞了,爲了這個家,我纔不得不強撐起來。我會的這些事情,之前也說過,就是跟外祖父那知道的。”

    杜若兒臉色有些僵硬地說道。

    “我怎麼沒聽說你外祖父還知道這些?”

    蕭景瑄看了她一眼,笑道:“這件事我知道,若兒說起她那外祖父前些年糊塗了,把以前曾經遇到一個遊方道士給的書拿給若兒看,說了些事情,她就是從那知道的。”

    “真有這種事?那書現在還在?”

    “這個,外祖父不是被狼咬死了麼,當時就沒見着書了,我後來去外祖父家找過,沒見着,想是丟了或毀了吧。”杜若兒搪塞了幾句,見蕭景瑄給她說話,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他真的不懷疑她的來歷嗎?“這個,外祖父不是被狼咬死了麼,當時就沒見着書了,我後來去外祖父家找過,沒見着,想是丟了或毀了吧。”杜若兒搪塞了幾句,見蕭景瑄給她說話,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他真的不懷疑她的來歷嗎?

    難到真的是如此?

    ------題外話------

    春節快樂,羊年大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