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三章:一舉成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三章:一舉成功字體大小: A+
     

    王貴娥連聲哀求道:“那求公子饒了他爹吧,至少不能關三年啊,要是這樣俺們老婆孩子都吃啥啊?”

    趙彥哼了一聲,那邊杜長友也跟着開口求情,蕭景瑄見狀,輕笑道:“趙兄,既然如此,雖然法律無情,不過給個教訓便算了,能減刑便減刑吧。”

    趙彥蹙眉道:“此事縣尊大人已經判了案,在下這時候如何好再反悔,那豈不是成了笑話麼?”

    “儘量爭取減刑吧。”杜若兒說道。

    說實話,她當然很是討厭杜長明,但是對方還是自己三叔,自己親爹這關係橫亙在這裏,若是半點人情不講,鬧得太僵,於她並沒有什麼好處。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以她過去的性格,自然不可能如此好說話,現在也學着妥協一點了。

    畢竟,這裏不是上輩子的環境了。

    王貴娥這會兒苦苦哀求,再也沒了之前的得意囂張和混不吝,雖然杜若兒之前很是討厭這個女人,但這個女人只不過是個愛佔小便宜的蠢女人,說比起李氏,手段心機更是差遠了。

    至於杜長明,也是蠢貨,幹出這種事情,其實當初趙家只要細查,終究能找出蛛絲馬跡。

    趙彥蹙眉道:“趙某也並非是什麼無情之人,但此人必須接受懲罰,罷了,看在杜姑娘的面上,我不再多問你們要錢,其他的便看他自己如何了。”

    即便如此,王貴娥也是萬分感激,雖說她平日撒潑慣了的,這時候倒也知道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

    趙家畢竟是她無法觸及的可怕勢力。

    趙彥沒有呆多久便離去了,杜若兒送他離開,苦笑道:“我家的這點兒事情讓公子見笑了。”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又有什麼好笑的,姑娘放心吧,你那三叔性子頑劣,無論如何這次要他着實吃點苦頭,服了便好。”

    杜若兒點頭,送走了趙彥,家裏面王貴娥等人還沒走。

    “若兒,你三叔那不會連累咱們吧?”李氏拉着她小聲問道。

    “呵呵。”杜若兒看了她一眼,敢情他們這麼爲杜長明說話,原來也是怕被連累了呢。

    “大伯孃想多了,這跟我們其他人又有什麼關係?”

    “呵呵,這不是得罪了趙家吧,不過看起來若兒你在趙家那邊還挺有面子的,這礦還開嗎?”

    李氏一貫是見風使舵的,見狀忙涎着臉笑問道。

    杜若兒心中冷笑,之前還怕她杜若兒連累了她,要讓大堂哥杜威去鎮上姑父那做事去,現在眨眼的功夫居然就換了張臉。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女人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

    “那可說不準,那礦上的高爐弄不好就不好說了,趙公子爲人溫厚,不想跟我們小老百姓計較而已。”

    杜若兒沒有說實話,敷衍地說了兩句。

    她可不想再看到李氏又轉頭求她塞人過去,既然不想來,那就乾脆別來了!

    李氏目光一閃,“原來是這樣,你也別太着急,這不幹那活兒,你一個姑娘家,找個好人家纔是真的。”

    “李大娘,若兒是我的未婚妻。”蕭景瑄冷不丁地插了一句,笑眯眯地走過來,鳳目微眯:“您要是喜歡做媒,可以幫自家女兒找個好夫婿。”

    “你——哼——”歷史沒好氣地一甩袖子,本想發作,但是想到杜若兒之前發脾氣就是爲了這死秀才,還是不要爲此鬧僵纔好。

    於是便忍着氣轉身走人了。

    只剩下個王貴娥哭哭啼啼,杜若兒有些頭疼,要說完全不管吧,也不可能,可是真管,杜長明那人如此膈應人,她又不是聖母,哪有那個閒心。

    “先回去聽消息吧,三嬸。”杜若兒好不容易把人趕走了,心裏頗有些煩悶。

    “這事兒怎麼處置爲好?”杜若兒心裏煩悶,問道:“當初還不如公開了呢,哪怕被人說幾句,也免得現在這樣煩人,大不了老死不相往來。”

    蕭景瑄笑道:“如此倒是快活了,那你以後更沒閒日子過了,不如這樣,等那邊把杜長明教訓一頓,讓他們夫妻都去鹽池那幹活兒去,免得在你跟前煩你。”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你們看着辦吧,我是不管了。”

    杜若兒一點也不喜歡處理這些人事上的事情。

    蕭景瑄能接受那就最好了。

    杜若兒轉頭又忙碌起來,蕭景瑄看着她離開,眸光微眯。

    “這些髒事兒怎麼能讓你來操心呢。”

    他可是知道林秋白會怎麼對付杜長明,保證讓他出來之後再也不敢跟杜若兒作對,讓他去鹽池那裏好好學學怎麼做人吧!

    至於王貴娥,屢次三番針對杜若兒,他心眼兒不大,但凡對她不好的人他都記得。

    既然如此,就讓他們夫妻一起去享受享受好了。

    至少,是在外人眼中的享受。

    杜長明的官司也算是杜家莊現在最爲熱門的話題。

    這兩日的功夫,王貴娥本來想去探望一番,但並沒有見到人,衙門的人說人已經送去鹽池了。

    杜若兒給她一個建議,讓她一塊去,王貴娥眼珠子一轉,竟是不怎麼樂意了。

    她嘟噥了一句:“俺幹嘛跟着去,這家裏還有地和孩子呢。”

    杜若兒心中無語,這女人居然還怕跟過去吃苦,之前還哭的要死要活的,還真以爲她多癡情呢,讓她改觀不少,現在一看,頓時讓杜若兒沒了好感。

    “那邊可以給你安排點活計,況且也能弄些鹽出來。”蕭景瑄淡淡道。

    王貴娥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鹽?”

    鹽可是好東西!

    若是能弄些出來賣,那可是賺錢的行當,說不定這次去,不是受苦反倒是賺錢呢。

    王貴娥立刻連聲答應下來,第二天就收拾了鋪蓋捲兒,把家裏房子託給杜長友,然後帶着孩子趕去縣城了,要去鹽池。

    杜長明的事情這時候也算告一段落,村中許多人知道是趙家告的,光說是縱火的罪名,幸虧杜若兒轉圜,要不然判得更重。

    而這時候,衆人也才知道,礦脈並沒有停下,那原先倒下的高爐再一次矗立了起來,煥然一新。

    這是杜若兒跟工匠們幾日下來合作的成果,改造後的高爐更加結實耐用,而且火力更大,效果更好,杜若兒自己已經悄悄試驗過一次,確定沒事。

    而今天,高爐再次豎起,趙彥跟趙老爺也都親自過來了,若是再失敗,那杜若兒乾脆自己找塊豆腐撞死得了,也免得丟人。

    “這次有把握麼?”趙彥問道。

    “沒問題。”杜若兒謹慎地道:“我之前試過一次,一切都很正常,這次就加大分量再試一次。”

    “好,我信你。”趙彥眸光一亮,他其實並沒有懷疑杜若兒的本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是他的標準,既然跟她合作,那就不會還心存懷疑。

    “請公子跟趙員外往外面退開,還有外面圍觀的人,讓他們也退開,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故,也免得會傷到人。”

    杜若兒看着高爐底部熊熊燃燒的火焰,覺得時候差不多了,深吸口氣,轉頭目光嚴肅地說道。

    趙彥蹙眉道:“那姑娘你呢?”

    “我要留在這裏,今天我負責煉製,免得出問題,公子請吧,時間到了。”

    杜若兒直接臉色一板,叫人把趙彥拉開,自己則直接走到高爐前,檢查起來。

    趙彥凝眉,看到旁邊的蕭景瑄,那男人一身尋常的粗布白衣,也不見什麼裝飾品,在人羣中神色淡定自若,彷彿胸有成竹一般笑吟吟地看着杜若兒。

    這樣的人物到了哪裏都是鶴立雞羣,趙彥第一眼就瞧見了他,想了想擡腳走了過去。

    “吳兄,你也來了,怎麼,你不擔心嗎?”

    蕭景瑄眸光看了過來,懶洋洋地道:“擔心有用嗎?”

    趙彥一怔,輕笑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那性子倔強,自己決定了的事情無論如何是一定要完成的,阻攔她又有什麼用處,不如順了她的意,回頭出事再救就是了。”

    蕭景瑄很是平靜,他早就讓鐵奴在旁邊候着,一旦發現不對立即把杜若兒給救下來。

    當然,他更相信杜若兒能完美地解決今天的事情。

    趙彥心中有些驚訝,一時間眸光復雜,說起來,畢竟這個傢伙跟杜若兒朝夕相處,似乎更加了解她。

    一點也不緊張,那麼便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有足夠的自信和實力確定自己能夠控場。

    趙彥鳳目微眯,看向他,這廝難道是個練家子,確定自己能夠馬上把人救下來?

    此刻,礦場上又聚集了不少人羣,除了原本在這裏做工的人,還有不少附近的村民。

    他們早就見這幾日礦上在忙碌着,許多人並不看好杜若兒,覺得上一次失敗,就修修又能如何?

    “這杜家丫頭還真是夠倔的,一個閨女,怎麼成天干起這個來了,杜長友倒把閨女當兒子養。”

    “俺看着不行,還是離遠點,不然再爆炸一回,俺說不定要上天了呢。”

    “呸呸呸,烏鴉嘴,滾一邊兒去!”

    圍觀的村民們議論紛紛,看猴戲似的看着這熱鬧的一幕,畢竟對於他們來說,一年到頭也難得有些什麼休閒的時候,這礦場的一切事物卻瞧着都很是新鮮。

    杜若兒也隱約聽到人們的議論聲,她屏蔽了外界的議論,一雙眼睛,專注地盯着火爐,測定時間和溫度,準備馬上投放材料。

    陽光在頭頂上散發着光熱,照在高爐上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杜若兒穿着淺綠色地短打衣裳,滿頭沒有半點珠翠,樸素至極,目光嚴肅認真地開始操作起來。

    她的動作不緊不慢,帶着科學嚴謹的規律,讓人莫名地感覺到一種美感,彷彿她是一個仙女,在煉製神奇無比的仙丹一般,輕盈地像是一個精靈,沉穩得彷彿一個仙長。

    “材料共五斤七兩,現在可以煅燒。”杜若兒取出竹筐,裏面是包裹好的材料,站在板凳上從高處用銅勺投放進去,一共投了五分鐘左右才投完。

    火門加大,學徒工在抽着風箱,讓風力能夠更快地送達,更快地煅燒。

    周遭地人們頓時緊張起來,有些人膽小地已經開始在往後退了,似乎生怕杜若兒的舉動導致可怕的爆炸發生。

    火焰熊熊燃燒,裏面傳來輕微的響聲,也讓外面的人嚇得一驚一乍。

    “諸位,這是正常的聲音,不必害怕。”杜若兒雙目炯亮,熠熠生輝:“煅燒地時候自然會發出聲音,就是燒木頭也會有聲音,這很是正常。”

    見沒事發生,衆人才鬆了口氣。

    煅燒繼續下去,火焰加大,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有人開始議論起來,因爲過去十分鐘了,也沒見爐腔發生什麼問題。

    氣氛從開始地緊張變得漸漸放鬆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問題,這次的煅燒像是成功得很。

    杜若兒卻沒有大意,仍然極其認真嚴謹的按照步驟一步步進行。

    眼看着過去半小時了,高爐並沒有發生什麼問題,中間還翻動了幾次,引起了圍觀羣衆的驚訝呼聲,生怕出事,可結果什麼事也沒有。

    蕭景瑄好整以暇地看着,一臉笑意,心裏卻悄悄鬆了口氣。

    雖然他看似平靜,可實際上一直在渾身緊繃做準備,生怕她出了什麼事情,救之不及,幸好這次並未出事,而杜若兒也做得很好。

    趙彥跟趙德方討論了幾句,趙德方提心吊膽了半天,眼見並沒有什麼問題,心漸漸放下了。

    “這次看着是成功了吧?”

    “不好說,不到最後誰都不能打包票。”趙彥見杜若兒已經擦了擦汗,對叫學徒準備停火然後她要查看煅燒的結果。

    杜若兒站在高臺上,用特製的鐵勺伸進去,許多人屏着呼吸看着,看她取了一勺黑色的東西出來。

    黑色粉末在陽光下散着熱氣,但是莫名地顯得厚重,讓人不敢輕視,似乎那是一件寶物。

    “成功了!”直到這時,杜若兒終於露出了笑容,笑容燦爛,“恭喜,煅燒成功!”

    ------題外話------

    困死了,今天趕了一天火車,還晚點聊,晚上碼字直接睡着了,哭哭,抱歉,我好好睡一覺,明天一定萬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