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二章:親我一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二章:親我一下字體大小: A+
     

    這廝竟敢說讓她親他一下!

    蕭景瑄見她惱羞成怒,雙目噴火,臉龐如同晚霞般豔麗,胸口不停起伏,這模樣兒豔若桃李,像噴火的辣椒,越發挑起他的興趣。

    “嘖嘖,女兒家還是不要隨便說滾這樣的粗話。”蕭景瑄笑吟吟地調侃着,“再說,這又不是什麼難事吧?”

    說罷他一手拉住她,把她拉到無人處,杜若兒瞪着他,“你想幹什麼你?”

    “不幹什麼,就是想——”蕭景瑄忽然低頭他在額頭吻了一下,雙目晶亮,帶着笑意,“就是想親你一下,這就算是今天的感謝吧,小若兒。”

    “你——”杜若兒驚呆了,額頭的吻彷彿烙印燙傷一般灼燙起來,她杏眼圓睜,黑色的瞳眸裏倒映着男人的臉龐,俊美的臉龐帶着笑,笑容迷人,帶着幾分邪氣。

    勾動人的心,迷人的魂兒。

    杜若兒的心臟不爭氣地跳動了幾下,臉上泛起潮紅,她心思直轉,惡狠狠地瞪着他:“誰,誰準你親我的,我答應了嗎?”

    “不反對就是默認了,要不然你再親回來,我保證不反抗。”蕭景瑄眨了眨眼睛。

    杜若兒啐了一口,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想得美你,我警告你哦,只此一次下不爲例!”

    說罷,她轉身便要離開。

    蕭景瑄見她的背影,玩味地低笑起來。

    雖然杜若兒表面上說的話像是很不樂意,但實際上她並沒有強烈反對,甚至沒發怒。

    口是心非的小東西,其實她一點也不討厭他的吧?

    蕭景瑄心情頗好,眸光流轉,黑色地瞳眸如妖如墨,妖異中帶着幾分邪氣,步步爲營的鎮定。

    他要一步步把這個小丫頭地心捕獲,徹底佔有!

    杜若兒走遠了,拍拍自己的臉,只感覺到一陣熱氣直冒。

    “該死的,這混蛋!”杜若兒煩惱的腹誹,“再這樣本姑娘就要化身爲狼了!”

    這個妖孽舉手投足,一舉一動,對她照顧太甚,讓她有時候都有種感覺,彷彿他真的很喜歡她似的。

    可是,他不是早晚還是要走的嗎?

    杜若兒心中一直壓制自己的情緒,想用理智的情緒面對他,偏偏無法保持鎮定。

    每次她想保持冷靜的時候這妖孽就來撩撥,勾的她差點又要動心。

    王八蛋,那傢伙是不是故意的?

    杜若兒心中暗罵了幾句,擡腳走到礦上,見錢木匠走了過來,問道:“錢師傅,水車造得怎麼樣了?”

    “差不多快造好了,這兩日就能用。”錢木匠已經從趙彥那知道是高爐出了問題,跟杜若兒無關,所以現在態度好了些,但是對杜若兒仍然心存懷疑。

    “我去看看吧。”杜若兒走了過去,見一架水車的部件基本上已經打造好了,就等着裝上,就可以使用了。

    到時候從山上接了溪流的水,然後連帶到山下的水磨上來磨碎和篩檢礦石。

    這是架南方比較常見的水車,錢木匠的手藝不錯,造得很是結實,杜若兒見狀問了幾個問題,忽然想起什麼道:“錢師傅,爲什麼不在底下加裝幾個扇葉狀的水輪,這樣的話能增加水力。”

    “水輪?姑娘又想起什麼主意,老夫沒聽說有這種東西。”

    杜若兒失笑道:“是我糊塗了,那水*概是這種形狀。”

    她在地上用樹枝大致畫了形狀,那就是類似風扇的扇葉的水輪,通過離心力增加的水力的輸出,如同風扇的風力一般效果極好。

    之前並沒有想起這個法子,她也是剛剛纔偶然想起來。

    “這樣能有什麼用處?”錢師傅顯然理解不了爲何做成風扇形狀就能提高動力。

    “這個東西造法反正也不復雜,錢師傅你可以造出來試試看,在下面加裝這個。”

    錢師傅不以爲然,“這又何必,本來就有效果——”

    “錢師傅,趙兄說了,尋常的事情她如何說,便如何做。”蕭景瑄從遠處走過來說道。

    錢木匠這纔沒再說什麼。

    畢竟,人家趙家是東家,趙家怎麼說他們就怎麼安排好了,也不要多問什麼。

    “你又想起什麼好點子了?”蕭景瑄問道。

    杜若兒看到他心中不免怪異,勉強壓下心中想法,冷靜地說道:“自然是增加動力的法子了。對了,你叫我來不是就說這個的吧?”

    “趙彥說讓人找了工匠,人已經到了,準備下把那個高爐修復好。”

    杜若兒急道:“你怎麼不早說,人呢,在哪?”

    “在屋裏呢。”

    杜若兒急忙跑過去,見到了趙彥從縣城找來的一些工匠,她也不羅嗦,馬上把自己的要求跟幾人說了,拿出草圖來說了改進的方法。

    幾人商量了一會,定下了改造的法子,立刻準備開工。

    高爐清理了一遍,該加固的加固,該打造的讓鐵匠打造出來。

    杜若兒忙碌不已,而那邊廂,縣城裏也是熱鬧。

    趙彥親自押着杜長明去了開陽縣城,到了縣衙,直接找到了汪主簿。

    林秋白今天不視事,並沒有在前衙,汪主簿得了消息,親自去後衙請示了林秋白。

    林秋白聞言不耐煩地蹙眉道:“怎麼這種事也要找我,讓刑房的人審問下不就是了?”

    “縣尊,那畢竟是趙家公子,趙家損失不小,定是想找回來的。”

    林秋白哼了一聲,沒好氣地道:“趙家又如何,算了,本官出去審審,對了,最近我交代你讓人報上開陽各處河流水利情況,如何了?”

    “多謝縣尊,您交代的事情已經讓下面查了,這兩日就會有結果。”汪主簿擦了擦汗,若是沒事他也不想來打擾林秋白,本來這事兒其實不用驚擾林秋白,但不知道爲何,趙彥一定要他通知林秋白。

    “嗯,好好查清楚,本縣考慮着要興修水利,畢竟有利農事。”杜若兒把話題轉了開來。

    汪主簿不知原因,連聲答應了,這邊出去了。

    那邊林秋白身後屏風鑽出一個沉默寡言的大個子,不是鐵奴又是誰。

    “來得倒挺快。鐵奴,你是說那個杜長明想害杜姑娘,毀掉那礦山?”

    “是。”

    “好大的膽子,敢破壞爺的計劃,還敢陷害大嫂!這事兒我知道了,不會讓他落着好,免得回去惹事。”

    林秋白這邊出來,並沒有直接去前面升堂,而是在二衙呆着,不多時汪主簿領着趙彥過來了。

    “趙彥拜見縣尊。”趙彥拱手行了一禮,風度翩翩。

    林秋白打量了這趙家公子一眼,想起剛剛鐵奴回的話,打了個哈欠,狀似懶散,但眼珠子轉了一圈。

    “免禮,趙公子,聽聞你要告狀?”

    “是,此人縱火焚燒我家礦場,還焚燬了名貴木材,造成了三百兩銀子的損失,請大人嚴懲此人。”趙彥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位林知縣。

    第一眼看去,這位娃娃臉的知縣年輕得不可思議,一副沒睡醒的樣子,越發像紈絝,但林秋白不敢小看他,雖然狀似無害,但林知縣這幾個月來可沒少坑人。

    “原來如此,不知是什麼礦?”

    “是一個磷礦,此物施肥田間能夠增產許多,過些日子就能生產出來。”

    林秋白一臉驚訝:“還有這種東西,本官倒未曾聽聞,改日倒要見識見識。”

    “大人若是得空,趙某很榮幸陪您過去,這種磷肥的效果極好,說不定能夠讓本縣的百姓糧食增產許多。”

    “真有如此效果,本官倒要去看看。不過——”

    林秋白笑吟吟地掃了趙彥一眼,問道:“不知道趙公子如此大費周章,是想如何,按大周律行事,此人當杖責五十,賠償損失,然後徒刑一年,本官自當秉公處理。”

    趙彥眸光一閃,好整以暇道:“縣尊,此人要破壞的可是對本縣有利的計劃,這等罪大惡極之人,如此懲處實在太簡單。”

    “哦,說來聽聽。”林秋白不置可否。

    半晌之後,二人議定,從二衙出來,開堂問審。

    杜長明是已經伏法的,當即承認了一切。

    又有人證物證俱全,事情沒有任何問題。

    林秋白當堂宣判,數罪併罰,加上杜長明以前擾亂鄉里的罪行,罰他杖責一百,徒刑三年,賠償錢財,往並溝鹽池去做苦役。

    杜長明一聽頓時臉色大變,那鹽池是什麼地方,尋常一個壯男,去了也受不得那份重體力的苦,吃得豬食一般,幹得活極多。

    在官府管轄下,只怕要極慘。

    “大人,小人冤枉,小人並沒有燒燬什麼貴重木材!小人根本還沒開始放火!”杜長明這時候着急了想喊冤。

    然而林秋白這次卻充耳不聞,哼了一聲叫人拿來證物,只見拿來一段焦黑的木炭,後面一段還沒燒焦的隱約能看出是上等的樟木。

    “這幾根樟木價格不菲,是我打算做房中房樑用的,堆在外面,被燒燬了。”趙彥冷聲道。

    “你胡說,我根本沒有放火!”杜長明拼命想掙扎,只是林秋白根本不理會他,叫人把他用了印,直接拖下去打了。

    反正意圖放火的事兒是沒錯的,這人又是無賴,往日的劣跡斑斑,既然如此,無論如何想翻案都是不能的。

    林秋白本就想給個教訓,衙役們見狀,自然知道他的意思,着力打起了杜長明。

    那杜長明雖說平日看着身體強健,但打了不過二十來下就殺豬似的叫個不停,打了一大半直接暈了過去。

    林秋白哼了一聲,“拉下去記下,丟進牢裏,回頭再打,發往鹽池。”

    “是!”得了眼神兒的班頭讓人狠狠地杜長明給拉了下去。

    這牢裏有的是手段收拾他。

    趙彥見狀,既然目的達成了,便也不需多呆,只邀請林秋白改日去開礦時過去視察一番。

    “嗯,本官到時候過去看看,若是真有你說的效果,那真是一番功績。”林秋白眼珠子一轉笑眯眯地道。

    他正愁找什麼藉口光明正大地跟蕭景瑄以及杜若兒見面呢,這倒是個好法子。

    打發了趙彥,林秋白讓鐵奴回去傳消息,“你回去告訴老大,就說事兒我給辦了,改日礦辦好我就過去,你回去給我保護好他,不能出任何問題,知道了嗎?”

    “是,屬下知道了。”

    鐵奴,面無表情地點點頭,沉默着離開。

    當天下午,趙彥就從縣城回來了,礦上正熱火朝天,杜若兒跟工匠們忙着修復高爐,改造進風箱,用迴環曲折地管道加長空氣進入地時間,讓溫度提高。

    這需要重新打造,要等鐵匠從鐵匠鋪子定造好才行。

    杜若兒臉上一頭是汗,四五月的天氣,下午溫度升高,她身上穿着藍色素布衣裳,正低頭忙碌着,汗珠不時從臉上滑落。

    趙彥下了馬車,見他們正忙着,走了過來。

    “三公子!”衆人忙起身行禮。

    “不必如此,忙你們的吧。”趙彥擡腳走過來,問道:“杜姑娘,這是在改造高爐嗎?”

    “是呢。趙公子,那邊情況如何了?”

    趙彥看了眼四周,沉聲道:“自然是按大周律行事了,縣令判了他三年徒刑,杖責一百,罰去並溝鹽池做苦役。”

    “什麼!”杜若兒驚得猛然站直了,之前蕭景瑄開玩笑說罰杜長明去鹽池,沒想到這眨眼間的功夫,居然真的就罰了他去鹽池!

    杖責一百,會不會打死人,而且聽說去鹽池那裏做事可是很苦很累的。

    杜若兒當然不會憐惜杜長明如何,只覺得這廝是自找的,正好讓他去吃吃苦頭也好。

    “杜姑娘,雖說那人是你三叔,但既然做了這樣的事情,我們也不好姑息他,免得他以後再有什麼歹毒心思。”

    趙彥沉聲說道。

    杜若兒搖搖頭,“既然他這麼做了,就該接受懲罰。只是,公子那一百大板會不會打死人?”

    她爹那裏要知道這事兒還得了?

    “行刑到一半他昏了過去,縣尊讓人把他擡下去了,以後記下再打。”

    杜若兒咋舌,想到杜長明那個兇橫的傢伙縣尊也有這個下場,心中一陣暗爽。

    活該,讓他敢對付她!

    既然敢陷害她,想不給她活路,那她何必聖母?

    “這事兒我還得跟我爹說聲,對不起,家中出了這樣的人,惹出這樣的事情。”

    趙彥搖頭道,“你也不想發生這種事情,不必多言。”

    二人正說話間,那邊杜衡跑了過來。

    “姐,家裏鬧翻了,爹讓你趕緊回去。”

    杜若兒蹙眉,“怎麼了?”

    杜衡一氣兒跑過來,喘着氣道:“是三嬸他們,知道三叔被關進牢裏了,要你給個說法,在家裏鬧事呢,現在秀才哥在家壓着,爹讓你趕緊回去。”

    杜若兒哼了一聲,她就知道,王貴娥那個女人肯定要惹事的,果然,這就鬧了事兒。

    旁邊趙彥道:“杜姑娘,我陪你一起去吧,此事我來解決最好。”

    杜若兒猶豫了下,點頭道:“那好,勞煩三公子了。”

    趙彥嘆道:“姑娘何必跟我如此客氣,走吧,別讓他們等急了。”

    杜若兒忙擦了擦汗,往家裏去了。

    片刻之後幾人回了杜家。

    纔到了杜家門口就聽得裏面好一陣熱鬧,杜若兒走到門前就看到三嬸孃王貴娥坐在地上要死要活的,身邊孩子哭大人叫的,吵得人頭疼。

    大伯一家子也在,她爹杜長友也拄着拐出來了,坐在椅子上眉頭皺得能夾死蒼蠅,鐵青着臉,蕭景瑄在旁邊陪着,正冷眼看着。

    杜若兒纔剛進來,杜長友頓時冷聲怒道:“你個死丫頭過來,你三叔怎麼回事!”

    杜若兒心中無語,她這爹什麼都好,就是性子急躁,愛偏聽偏信,又太注意親情,也不管青紅皁白就質問起她來了。

    蕭景瑄凝眉,“杜叔,此事不關若兒的事。”

    “那她三叔出了事,她竟然都不回來說聲,這麼大的事,她都忙什麼?”杜長友氣道。

    “杜若兒,是不是你乾的!”王貴娥見到她,猛然跳將起來,頓時直撲過來,眼睛充血發紅,像是一隻瘋狗要撲過來撕爛杜若兒。

    “滾開!”趙彥旁邊的黑雄上前推開了她,把王貴娥推開了,直接把她推得摔倒在地,摔了個七葷八素!

    “王貴娥,你說話注意點,這件事是你男人他心懷不軌,昨晚去燒人家的房子被巡邏的人逮個正着,人證物證俱全。”杜若兒冷哼一聲。

    “你胡說,他幹啥要那麼做?”王貴娥怒道。

    趙彥面上的笑容隱去,擡腳走了過來,“告他的是本公子,他傍晚的時候去了鄰村,回來時路過礦上,跟礦上的劉山發生了衝突,劉山守夜,晚上他就放火想燒死人,被當場抓住,還燒燬了幾根名貴木材。若非看在杜姑娘面上,本公子就要告他謀財害命了!”

    他一番話說得王貴娥等人膽戰心驚。

    李氏等人都嚇了一跳,謀財害命,是多大的罪名?

    若是治罪,那命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說。

    “那現在是怎麼處置?”杜長天問道:“三弟只是性子有點混不吝,但想必沒那個膽子害人,趙公子,您大人大量,就饒過他吧——”

    趙彥冷哼一聲,便顯出幾分冷意:“還要如何饒他,縣尊不過罰了他去做苦役三年,現下只要你們把損失的錢物賠錢,本公子便不計較此事。”

    “這,是要賠多少銀子?”李氏小聲問道。

    “燒燬兩根上等木材,再加上別的,價值三百兩銀子。”趙彥淡淡道。

    王貴娥驚呆了,臉色嚇得煞白,“三百兩?”

    她頓時嚎叫起來,“這麼多銀子,我們拿不出來!要錢不如殺了我算了!”

    王貴娥一家子平日都是花錢如流水的,沒個存款,上哪得這一筆鉅款。

    王貴娥哭嚎着,又奔過來到杜長友跟前,“二哥,你行行好,那可是你兄弟,你不能不管他啊,你讓若兒求求情,放他三叔出來吧!”

    杜長友皺起眉頭,杜長明平日很愛惹事,這事情他自然知道,雖然對這種事情很是討厭,但是那畢竟是他親弟弟,怎麼能不管?

    這要是杜長明去服苦役了,家裏剩下孤兒寡母,趙家還要賠錢,那直接就要上吊等死了!

    杜長友看向趙彥,咳嗽了一聲,不知道怎麼說話,招手讓杜若兒過來。

    “若兒,你看看你三嬸這樣,不如跟趙公子求求情,反正打也打了,賠些錢關他些日子,讓他知道教訓就算了。”

    杜若兒心中有些恨鐵不成鋼,無語地看着自己這個爹。

    “賠錢,爹,拿什麼賠,咱們家出麼?”杜若兒冷聲道。

    杜長友蹙眉道,“你不是給趙家做事,那趙家肯定要給你點面子,求求情,咱們賠禮道歉不行嗎?”

    杜若兒心中生出怒氣,旁邊蕭景瑄給她使了個眼色,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杜長友便沒再說花了。

    蕭景瑄道:“王三嬸,杜三叔做了這樣的錯事,想人家趙家放過他,也不可能,若兒不過是個幫傭的,沒那麼大的面子,頂多幫你說說情,說不定能免掉點錢。”

    杜若兒看到他使的眼色,明白了他的意思,便道:“我去跟趙公子說下,拼了我這臉面,求求情。”

    王貴娥忙感激地連連道謝。

    杜若兒心中有些怪異,這都什麼事啊!

    她轉頭跟趙彥求情,“趙公子,我三叔性子混不吝,是犯了錯,該罰,可是他家裏這妻兒怎麼辦,您要是罰錢,他們肯定是出不起,只怕要尋死了,還請您饒了他們吧。”

    趙彥很是配合,先爲難得沉默了片刻,才蹙眉道:“好吧,本公子也不是什麼惡人,一定要逼迫他們,看在姑娘的面上,我能免了些,就讓他們出些藥費,昨晚劉山可是被打傷了。”

    “這錢我來替他們出吧。”杜若兒說着,一邊悲天憫人地嘆道:“畢竟是我親三叔,我總不能看着三嬸和弟弟妹妹他們太慘。”

    趙彥忍俊不禁,這丫頭這表情做得可不夠地道,看着太假了。

    杜若兒輕咳一聲,忙轉過頭去,這要不是爲了敷衍這一家子,她才懶得做戲。

    這算是得了便宜賣乖嗎?

    果然坑人,顯然還是趙彥和蕭景瑄更專業,這法子可是他們想出來的。

    ------題外話------

    準備回家,太忙了今天,先更個六千字,明天早上坐火車回老家過年,明天到家了多更點,祝大家新年快樂!

    還有,昨天公佈的獲獎名單,還有些同學怎麼還沒報到呀,520小說幣不要啦嗎土豪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