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一章:女人,你得給點感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一章:女人,你得給點感謝字體大小: A+
     

    “你胡說,那事兒怎麼可能跟老子有關!”杜長明眼中閃過一道驚慌,接着表情陰狠起來,擡手一拳頭朝蕭景瑄攻擊了過去,看起來他還很是不甘願,即便到了這時候還想反抗。

    “啪!”旁邊一隻手猛得砸過來,抓住杜長明的手腕,一橫一拽,咔嚓一聲脫臼了。

    “啊!”杜長明慘叫了起來。

    “公子。”鐵奴那高大的身影從黑暗中顯出,他單手製服了杜長明,直接將他雙手扭在背後,放倒在地,目光看向蕭景瑄,詢問道:“如何處置此人?”

    杜若兒嚇了一跳,之前一直沒看到他,這廝是什麼時候跟來的,突然冒出來,簡直嚇死人了!

    杜長明臉上疼得冷汗直冒,猙獰着臉叫道:“放開老子,老子弄死你——”

    蕭景瑄哼了一聲,慢條斯理地走了過來,居高臨下的看着他,淡淡道:“老實交代,今天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呸,老子只是看姓趙的不爽而已,你管得着嗎?”杜長明犟着脖子吼道。

    杜若兒蹙眉,這時候也心中生出了懷疑,今天上午爆炸的事情的確奇怪,事後杜長明跟王貴娥這倆夫妻的反應更是反常,晚上杜長明更是來放火。

    爲什麼他要這麼做,之前也從未聽說跟趙家有什麼瓜葛,他這種人巴結趙家還差不多,除非他的目的是報復。

    之前她沒答應讓杜長明夫妻兩個來礦上幹活兒,肯定是得罪了他們,天知道這兩人能做出什麼事情來!

    “不肯說是嗎,把他胳膊也卸了。”蕭景瑄勾起脣角,那笑容在杜長明看來卻如同惡魔一般,頓時不寒而慄。

    “你敢,老子,啊——”鐵奴動作極快,咔嚓一聲就把杜長明的一隻胳膊給卸了,頓時就聽他慘叫一聲,偏偏又被捂住了嘴,喊也喊不出聲來,疼得差點要在地上打滾,劇痛讓他冷汗直冒,偏又無法掙脫,情形極慘。

    杜若兒心中一寒,看杜長明胳膊軟軟地耷拉在那,顯然已經脫臼了,那疼痛,光看着就讓她雞皮疙瘩直起。

    蕭景瑄擡腳走了過來,俯身道:“還不說實話,你跟趙家哪來什麼愁,要不是想陷害若兒,放火幹什麼。不說實話,我有的是手段對付你!”

    杜長明眼中露出一抹驚恐,他忙求饒起來,“真的跟我沒關係,我就是喝多了酒發瘋呢。若兒,若兒侄女,你可是我的親侄女,快救救我,我真的不是想害你!”

    杜若兒皺眉,冷哼了一聲,這會兒倒知道她是侄女兒了,之前罵她諷刺她的時候都忘了?

    “之前就看到你鬼鬼祟祟地跑過來,我纔不信你的鬼話,燒房子是因爲跟趙家有仇,你騙誰呢?”

    她不是聖母,更沒興趣爲這種可能陷害她的人說情。

    蕭景瑄見他死鴨子嘴硬,轉頭對杜若兒道:“若兒,我來審問他,你去那邊等着,別髒了眼睛。”

    杜若兒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好。”

    她也看出了,蕭景瑄絕對有些殘忍的手段沒用,她還是別看了,免得做噩夢。

    杜若兒轉身離開,蕭景瑄臉上的笑意便斂起,打量着面前的杜長明,像猛獸打量着獵物,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挑眉道:“你說怎麼折騰你好呢?”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杜長明心中驚恐,嗚咽着,嘴裏堵着布條之前他還一直對蕭景瑄出言不遜,這時候他只覺得頭皮發麻,這個男人讓他感覺可怖,危險,彷彿下一刻就能拗斷他的脖子。

    “我是若兒的未婚夫啊,這你們不都是知道的麼?”蕭景瑄嗤笑一聲,笑吟吟地對鐵奴說道:“給他來一套四大喜。讓他開心開心。”

    鐵奴點頭,下一刻,直接用杜長明的腰帶堵住了他的嘴,擡起手把杜長明的右手臂也扯了下來。

    手上動作乾脆利落,咔咔幾聲,杜長明的手臂,腳踝全都脫臼!

    杜長明疼得冷汗直冒,差點暈過去,叫也叫不出聲。

    “這響聲,多幹脆,四大喜,你覺得開心麼?”蕭景瑄勾起脣角,那臉上的笑容在月光下放大,邪魅,陰鷙,像暗夜的修羅,帶着讓人心悸的恐懼。

    杜長明心中發涼,頓時後悔畏縮起來。

    他怕了,平日他好勇鬥狠,自以爲也算見識過狠人,但沒有一個人讓他這樣恐懼。

    這個男人不是人,他分明就是惡魔!

    言笑晏晏的樣子像只是看了一齣戲,那樣的表情讓他覺得自己就像一隻老鼠,一隻被貓逮住要分屍的老鼠。

    “還不招麼,還是你還想來些別的?或者說是六連環之類的,你也想見識一下?”蕭景瑄雙手抱臂,挑眉問道。

    “不,我招,我都招!”杜長明喊了起來,因爲被堵住嘴巴,聲音悶悶的,但他臉上的驚恐已經出賣了他。

    “嗯,肯招就好。”

    蕭景瑄擡手讓鐵奴放開了他,把堵住嘴巴的布條拿開,杜長明劇烈喘息着,驚恐地看着蕭景瑄,看他又走過來,他急忙喊道:“公子,我招了,事情是我做的!”

    “上午爆炸的事情確定是你做的,是爲了報復若兒嗎?”

    “是的,都是我乾的!”

    蕭景瑄嗤笑一聲:“還以爲是什麼硬漢子呢,鐵奴,看着他,把他手腳接好。”

    說罷,蕭景瑄擡腳轉身朝杜若兒走去。

    “若兒,他招了。”

    杜若兒驚訝道:“這麼快就招了?真是他乾的?”

    蕭景瑄輕笑道:“隨口嚇唬了他幾句就招了,這種人,不過色厲內荏罷了,那件事的確是他做的。”

    杜若兒臉色難看起來,“王八蛋!姑奶奶跟他沒完!”

    她擡腳怒氣衝衝地跑了過去,看着杜長明像死狗一樣癱在地上,臉色煞白,看來,剛剛一定是沒少吃苦頭。

    “杜長明,今天爆炸的事真是你做的?”

    “是,是我乾的,誰讓你不給臉面,不肯讓我們來幹活。”杜長明心中也有怨氣,提起這個還覺得是杜若兒的錯。

    “呸,你不看看自己的德行,真來了偷雞摸狗,你們能幹什麼,我杜若兒丟不起這個人,讓你老實幹活,你嫌錢少不肯幹。沒想到你心思這麼惡毒,居然敢這麼做!”

    杜若兒心中出離憤怒,今天的爆炸一不小心說不定能炸死人,就算這樣,也傷了不少人。

    沒想到這廝居然心思歹毒,用這種手段害她,的確,杜若兒是被他害得很慘,要不是今晚偶然看到他,他還要放火!

    “老子是你三叔,老子過來替你看着礦上,有什麼不好的!”

    “嘴巴這麼髒,是想洗洗嗎?”蕭景瑄冷哼一聲,“鐵奴,好好教訓他一頓,看來他還沒長記性。”

    這教訓不是簡單的教訓,踢的全都是人體最柔軟的地方,常人無法忍受,鐵奴隨便出手,便聽得杜長明陣陣哀嚎,片刻後就叫饒了。

    “公子,我再也不敢了!”

    杜若兒一陣無語,斜眼看着蕭景瑄,這惡人還要惡人磨。

    “停。”蕭景瑄叫了停,對杜若兒道:“審問的事情還是我來——現在,你回答我,上午的爆炸你是怎麼做到的?”

    “俺讓人往那材料里加了點火藥。”杜長明咧着嘴,揉着臉上的青紫說道。

    杜若兒臉色微變,“不可能,當時材料一直放在屋裏,讓人看着——”

    “你們忙着弄那高爐,那看門的也跑過來看熱鬧,俺就把東西放進去了。”

    杜若兒臉色難看起來,“你從哪弄來的火藥?”

    “最近王小二家要辦事兒,買了不少鞭炮,俺偷了一掛,撕開這不就是火藥嗎,放進去那火燒起來,這不就爆炸了。”杜長明還爲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爲沾沾自喜。

    顯然在他看來自己此舉是極其聰明的做法。

    杜若兒臉色鐵青,咬牙怒罵道:“你知道不知道爆炸可能會炸死人的,今天有多少人因爲你受傷的!杜長明,我跟你有仇有怨你衝着我來,別玩兒什麼陰的!”

    杜長明一臉怨懟:“你一天天得意的,老子就是要讓你倒黴!讓你得罪老子!”

    蕭景瑄冷笑一聲:“你算什麼東西,有資格跟我們作對,說,晚上放火又想幹什麼?”

    杜長明真是怕了蕭景瑄,不敢不回答,說道:“放了火把這地方燒燬啊,到時候只要說這事兒開採惹怒了山神,這礦就辦不下去了。”

    杜若兒心中一驚,真沒想到杜長明這個看起來混不吝的竟然能想出這種法子。

    真讓他得逞了,明天傳開這種消息,只怕就算趙家想繼續,這邊的村民也會鬧着不肯幹了,啊這開磷礦的事兒就只能黃了。

    杜若兒心中很有些後怕,幸虧今天發現了杜長明的陰謀,否則的話她的事業恐怕要毀於一旦了。

    “原來是這樣,這計劃還真是不錯。”蕭景瑄不怒反笑,笑吟吟地看着面前的杜長明。

    “那是當然,這法子可是我想了很久纔想出來的。”杜長明一臉得意。

    杜若兒氣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倒黴你們就能得了好嗎?蠢貨!”

    “你賺錢俺又能得啥好處,好處還不是被我大哥家得了去,既然我得不到,那乾脆你們都別想得到這好處!”

    杜長明梗着脖子道。

    杜若兒心中惱恨,這種小人,有這種想法一點都不奇怪,損人不利己,也就他們能幹出這種事。

    “先把他交給趙家,這事情要解釋清楚。”

    杜若兒冷着臉道。

    “好,現在把他押過去,也算人贓並獲,不過,出了這樣的事,你打算怎麼解釋?”

    杜若兒咬牙道:“解釋清楚,這件事也算是因爲我引起的,趙家平白因此倒了黴,無論如何我都要給個交代纔是。”

    “那好,鐵奴,你押着他,我們過去。”蕭景瑄開口道。

    鐵奴把杜長明押了起來往礦上走去,杜若兒跟蕭景瑄跟在後面。

    杜若兒心情很是不好。

    這次真的是大意了,她一直以來順風順水的,雖然到了這個時代之後剛開始吃了點窮,但實際上一直都很順利。

    也許因此她太過自信了,也從不把杜家的這些親戚放在眼裏,杜長明這種小人她更是沒在意過,其實當時完全還有更加圓融的做法,只是她根本懶得敷衍他們。

    沒想到這次,對方就給他來了一個狠的。

    第一次試煉礦石就失敗了,造成很不好的影響不說,還差點導致她的事業毀於一旦。

    這也給她敲了警鐘。

    她不是上輩子只用呆在實驗室的科學家,可以簡單直率,如今她活在這世上,要考慮得太多,再像過去那樣恩怨分明肯定不行,只會惹來許多麻煩。

    她的性子其實一直以來總是對於討厭的人根本懶得理會,可這裏已經不是她那個時代了。

    她什麼事都要靠自己,還有很多人需要靠她吃飯,再不能如此任性了。

    杜若兒心中暗自思量着,眼看到了礦區,蕭景瑄伸手拍拍她肩膀,溫聲道:“別生氣了,這樣的人哪裏都有,解釋清楚就好。”

    杜若兒苦笑道:“你就別安慰我了,這件事是我沒處理好。”

    礦上守夜的人被外面的動靜吵醒了,待看到這羣人,頓時大呼小叫起來,把錢木匠等人給吵醒了。

    杜若兒說明了來意,錢木匠等人見到杜長明和扔在地上的火油火把,一個個臉色鐵青,難看起來。

    要知道晚上守夜的人其實是睡在屋裏的,要是出事,豈不是要燒死人了!

    “狗東西,敢來我們這搗亂!”守夜的是趙家的家丁趙忠,他臉色陰沉,惡狠狠地上去踢了杜長明幾腳。

    杜若兒蹙眉道:“麻煩你回趙家那邊報個信,把事情說一下,明日我再去請罪。”

    她只是說杜長明放火,具體的事情並沒有解釋。

    出了這樣的事,自然是要通知趙家,杜長明被暫時扣了下來,綁起來讓人看着,趙忠則連忙上了路,回古城鎮上報信去了。

    鬧騰了半天,夜色已深,杜若兒讓人把杜長明看好,這邊和蕭景瑄一道回去了。

    鐵奴那廝遠遠地跟在後面,隱藏在黑暗中,如果不是知道他在後面,杜若兒根本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像個幽靈一樣,像空氣毫無存在感。

    身爲侍衛,這樣的侍衛自然讓人放心許多,怪不得林秋白會讓他來保護蕭景瑄。

    到了家裏,杜長友他們都睡了,杜衡還沒睡,起來問了幾句,杜若兒打發了他去睡覺,肚子裏餓得很,去廚房下了面雞蛋麪,跟蕭景瑄一人一碗。

    “你打算怎麼處置他?”蕭景瑄問道。

    杜若兒扒拉着麪條,臉色不太好看,沉聲道:“那要看趙家的想法,不管怎麼說,這次都一定要狠狠地罰他才行,不能簡單就放過他了。”

    “若是鬧大,對你並不好,他惹出這麼大的事,怕是要被送進牢裏,到時候你那三嬸肯定要鬧騰。”

    杜若兒揉了揉眉心,她當然明白,到時候親戚間只怕覺得她刻薄,到時候顛倒黑白,倒要覺得是她太過分,才惹得杜長明鬧事。

    “這件事你先別管了,我跟趙家那邊商議,拿出一個好的辦法解決。”蕭景瑄忽然說道。

    杜若兒一愣,“怎麼解決?”

    “別爲這事擔心了,我來處理,好麼?回去睡個好覺,你看你,眼睛都有血絲了。”蕭景瑄伸出手拂過她的眼睛,那雙幽深的眼瞳裏星光墜落,柔情萬丈,頓時讓杜若兒心中暖了起來。

    “嗯,好吧,我想你在處理這些事上比我強多了。”杜若兒自嘲地一笑,“以前就有人跟我說我性子太直率了,一不小心會得罪人。”

    “這樣沒什麼不好。”蕭景瑄揉了揉她的髮絲,攬住她的肩膀,認真道:“不喜歡處理這種事,那就讓我來做,你只要做你喜歡的研究就好,外面那些煩心事,大可讓別人來處理。”

    杜若兒一愣,忽然也覺得這個辦法不錯。

    現在還罷了,等以後家大業大了,也許她也需要招人來處理這些事情,前世的大企業同樣需要公關部門,處理瑣事。

    只不過她現在規模還小,很多事情都是她自己跑,上輩子也從來不需要煩心這些事,這纔沒想起來還能如此。

    “你來解決?”

    “嗯,所以不要擔心了,乖乖吃完飯睡覺。現在也知道爆炸不關你的事,還等着你開工呢。”蕭景瑄揉了揉她發頂,杜若兒的頭髮頓時亂了起來。

    她嗔怒地飛了他一眼,忙護住自己的頭髮,“別弄,我頭髮都成雞窩了。”

    雖然埋怨了幾句,但她的嘴角卻飛揚起來,眉宇間的陰鬱一掃而過,再度陽光燦爛起來。

    她心情好轉許多,專心地吃起了面,蕭景瑄見她臉上再度有了笑容,嘴角也翹了起來,慢條斯理地陪她吃完了面。

    他看得出杜若兒不很擅長處理這些事情,但是他擅長啊,玩弄人心,看穿人心,人情世故,與生俱來的本領。

    “對了,你怎麼會猜到是他參與了爆炸的事呢,我之前只是以爲他放火。”杜若兒吃完了面,想起此事,好奇地問道。

    蕭景瑄看了她一眼,“我耳力好,當時躲在池塘邊,聽到他說‘讓你敢得罪我,這次一定要給你好看’的話,我就心存懷疑了,畢竟,他跟趙家並沒有仇怨,除非是因爲你。”

    杜若兒一愣,“我還真沒想到,畢竟我沒想到他居然這麼大膽子!雖然他一貫挺混不吝的,但這次地事情實在玩得太大了。”

    “但凡人做事總有目的,得罪趙家他除非想找死,但如果是爲了報復你,沒人發現,來一次狠的,他還是敢的,行了,這事就不要管了,你今天也累了,歇歇睡吧。”

    “嗯,我畫完這點圖就睡。”

    杜若兒還想繼續工作,但是蕭景瑄不許,霸道地把圖紙收起來,命令道:“去睡,明日在做。”

    杜若兒撇撇嘴,但終究還是乖乖地聽了他的意見,洗漱了之後睡下了。

    也着實是累了,這一夜她連夢也沒做,一夜睡到天明。

    第二天起來精神勃發,杜若兒去外面跑了個圈兒,回來做了早點,去河邊把衣服洗了。

    這村中的村婦三五成羣聚在一起,正閒聊着,看杜若兒過來了,氣氛就有些不對。

    “哎呦,是咱們的大能人若兒啊,若兒你怎麼沒去礦上?”一個婦人嬉笑着問道。

    杜若兒蹙眉,這話分明帶着點諷刺,看來這些人似乎是覺得她杜若兒出了這樣的事情,是別想在幹下去了。

    “還去什麼,我家那口子傷了腿,現在還在家躺着呢。”另一個婦人杜李氏撇撇嘴冷笑道。

    “趙家不是讓人給了錢養傷嗎,你知足吧。”

    “那是,人家趙家是大善人呢,也是倒黴碰到這種事,趙老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哎,人吶,一輩子總得做點蠢事不是。”

    杜李氏冷笑一聲,棒槌在石頭上狠狠敲着衣服,濺起的水花差點噴到杜若兒臉上。

    杜若兒冷着臉退後了一步,心中一沉。

    這些人有的人是看笑話,有的是因爲男人受傷遷怒她,總之態度都很不友好。

    杜若兒只覺得可笑,就是這個杜李氏,前幾天還熱情地去她家推薦男人去幹活,滿嘴的大妹子能幹,漂亮,杜家村都找不到。

    結果,今天一轉眼就換了副嘴臉。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不過就是覺得她杜若兒要完了是嗎?

    杜若兒揚起笑容,笑吟吟地打了招呼,問道:“我想問下,在場地幾位嫂子,以後還打算讓家裏人去礦上幹活嗎?”

    “誰想去,指不定哪天小命都沒了。”杜李氏尖酸地譏諷道。

    “你們也是這樣想?”

    “這個,俺們家裏活兒多呢,地多,想去也沒空啊。”

    “是啊,俺去鎮上做活呢。”

    “呵呵,那好啊,我都記下了,既然都這麼忙,以後礦上做活就不麻煩你們了。”杜若兒笑眯眯地道。

    說罷端着衣服轉身離開了。

    這七八個婦人面面相覷。

    “呸,說得好像她還能回礦上似的,出了這樣的事兒,趙家還能用她?指不定她馬上還得賠錢,這丫頭那不知羞的,還沒成親呢,家裏藏着個男人,真不要臉!”

    杜李氏嘴最賤,說出的話更是刻薄極了。

    旁邊幾個婦人乾笑了幾聲,隨手把話題轉開了,但有人已經覺得不對勁了,總覺得杜若兒太過平靜了。

    是的,杜若兒此刻很是平靜。

    她換了個地方洗了衣服,平靜地回去了。

    生氣,沒必要,旁人越是如此,她越是要證明給他們看,讓他們到時候後悔,哭着喊着來道歉,求情!

    她杜若兒就是記仇!

    杜若兒端着衣服回去,路上又碰見張嬸,張嬸關切地問她怎麼樣了。

    “丫頭你別太窩心,這事兒我想肯定能解決的,昨天也就是個意外嘛,誰也想不到會這樣。”

    杜若兒心情好了許多,有人落井下石,也有人雪中送炭,這種時候往往才能見到人心。

    “常貴叔那邊,礦上房子還要建的,他還是繼續去幹活兒,趙家不會少這點錢,你們放心。”

    “嗨,你放心,這活兒咱們肯定幹完,嬸子相信你,要是有人說什麼,你別往心裏去。”

    杜若兒點頭,“我不會計較那些人說什麼的,你放心,礦還要繼續開採的,常貴叔要是願意,以後可以常來。”

    她分得清是非好歹,對她好的人,她會加倍償還。

    張嬸笑着答應了,杜若兒又說了幾句這纔回家。

    纔剛走到家門口,結果又瞧見了李氏。

    “若兒啊,你去洗衣服了?”李氏沒話找話地上前搭訕。

    “大伯孃有事?”

    李氏笑着道:“這不是昨兒出事,我想問問,這礦上現在趙家是怎麼打算的,繼續開工嗎?那爐子不是壞了嗎?不會要你賠錢吧?”

    杜若兒眸光微眯,說道:“建房子之類的肯定還要繼續的,至於爐子,這個高爐先修理下,現在該換另一種法子,不用火燒的來造,賠錢的事情,大伯孃你不用擔心,反正,也不會讓你賠。”

    “是嗎?”李氏眸光閃爍,聽她這麼一說,便笑道:“原來是這樣,那現在是用不了什麼人了吧?你姑姑那現在店裏忙,讓你大哥去幫忙幾日,你看——”

    杜若兒斂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氏,心中冷笑。

    這李氏不也是怕她連累到他們家嗎?

    她這是怕她杜若兒要賠錢,到時候杜家都跟着倒黴?

    現在這就要撇清關係了。

    “好啊。”她笑容燦爛地道:“既然杜威哥要去姑父那做事,跟姑父學做生意倒是不錯,可是比去礦上做事強多了,我看以後就沒必要去了,免得耽誤大哥的大好前程。”

    “哎呀,你這話說的,呵呵,那你大哥就去鎮上幾天,暫時不去礦上了。”

    李氏說着又道:“丫頭你可得注意啊,趙家那邊要是讓你賠錢,這可不是小錢,唉,那大門大戶的,咱們怎麼惹得起,不行還得靠你姑父幫忙轉圜呢。”

    “呵呵,多謝您關心。”杜若兒皮笑肉不笑地笑着,“我先回家晾衣服了,反正現在礦上沒事做。”

    說罷,她轉身進了家裏,看李氏離開了,冷笑了起來。

    本來她還打算提契下杜威的,畢竟杜威爲人不錯,以後在礦上也算她安插的人,但是既然他們家在這時候要避嫌怕她連累他們,那就別怪她無情了。

    落井下石的東西,狗改不了吃屎,浪費她給的機會。

    “怎麼了?”蕭景瑄從屋裏出來,看她神色不好,問道。

    “沒什麼,見到幾隻野狗,很討厭。”杜若兒哼了一聲。

    蕭景瑄往外看去,遠遠地瞧見李氏的身影,頓時明瞭,問道:“是不是有人給你臉色看了?”

    “沒有,只是通知我讓杜威去鎮上做事了,那我就順他們的意好了。”杜若兒笑着說道。

    “那是他們目光短淺,既然如此,就隨他們的意,別爲這種人生氣。”

    “我纔不生氣呢,我要把礦辦起來,回頭用事實狠狠打他們的臉,想想就好看。”杜若兒揚眉說道。

    想起那情形,杜若兒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她去廚房把早飯盛出來,拿出草圖畫了起來。

    這邊廂朝陽也纔剛剛升起,礦上那邊因爲昨天地事情暫時還很安靜,杜長明被關押着,杜若兒心中也惦記着這事情,便想着是不是去鎮上跟趙家解釋一下。

    沒想到說曹操曹操到,這邊趙彥就來了。

    趙彥地馬車停在杜家門前,駕車地還是黑臉膛黑雄,黑雄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聲音如雷般響起:“杜家妹子,俺老黑和公子來了!”

    杜若兒嚇了一跳,從屋裏出來,便看到趙彥從馬車上下來了。

    鐵奴從院子外走了過來,目光盯着黑雄,見他沒甚危險,才停下在一旁守着。

    “趙三公子,你這麼早就來了,我正打算去鎮上找你。”

    趙彥說道:“我昨天聽趙忠說了情況,我就覺得有問題,今早就過來問問情況。”

    杜若兒有些慚愧,“這事兒其實跟我也有關係,公子先進來再說吧。”

    她把趙彥迎了進來,在客廳坐下,蕭景瑄見趙彥來了,眸光微眯,也坐了過來。

    “昨天只是讓趙忠傳了個話,實際上,我那個三叔做的還不只是放火,昨天爆炸的事情也是他乾的。”

    “哦?”趙彥似乎並不意外,點頭道:“我也奇怪他爲什麼要縱火,不過,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杜若兒苦笑道:“事情可以說因我而起,之前他想去礦上幹活,但是他們爲人很是不堪,我怕去了反倒惹出事端,便沒答應,沒想到他便懷恨在心……”

    杜若兒把昨天的事情解釋了一番,趙彥也有些驚訝,倒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緣故。

    他讓人查過杜若兒的情況,也知道杜若兒的三叔一家是無賴混子,偷搶爬拿的事兒沒少幹,這種人最是難纏。

    這次杜若兒得罪了他,對方報復,沒想那個無賴膽子倒不小,居然敢在趙家的礦上動手腳,還想放火燒房。

    “出了這樣的事,他肯定要嚴懲,現在他關在礦上,就看公子你怎麼處置了。”杜若兒蹙眉道:“這件事我也有責任,對不起,如果不是我——”

    趙彥搖頭道:“這件事那人肯定是要懲處,不過若兒姑娘,此事你也是受害者,就不必太過自責,本來你是因爲爲礦上找人才得罪了你三叔,也只是爲了負責纔不用他們,此事怪不得你。”

    杜若兒苦笑道:“就別安慰我,其實當時我能做得更好的,我也沒想到他會這麼喪心病狂,差點把礦都毀了,而且我當時沒有仔細檢查,也是我太過自信了。這樣,這次傷者的錢我來出,修理的錢也是我出,不能讓你們掏錢。”

    “姑娘如此說就生分了,既然你我是合夥人,何必分的清楚,這樣,你若是一定要出錢,那麼這錢便算作本錢,回頭從紅利中扣除如何?”

    趙彥提出了一個辦法,杜若兒一聽覺得不錯,便答應了,不然的話她心裏總覺得對不起趙家。

    “好,就這麼辦,那我們現在去礦上,杜長明那邊,該如何處置便如何處置。”

    “別急。”趙彥笑道,“此事也不急在一時,既然是他所爲,那爐體和開礦的事顯然沒問題,等高爐修好了,再開一爐便是,我相信姑娘一定能做好的。”

    “多謝。”杜若兒心中很感激趙彥,從始至終,趙彥都沒有對她說什麼難聽的話,反而一直鼓勵她,這也讓她堅信了以後跟趙家合作的意向。

    蕭景瑄這時忽然開口道:“趙兄,關於處置杜長明的事情,我有話跟你說。”

    “哦,吳兄請說。”

    “你我出去談談吧。”蕭景瑄起身,走了出去。

    趙彥眸光不明,笑吟吟地跟了出來,二人在院中聊了起來。

    “趙公子,我希望你們處置杜長明時,只追究他縱火之罪,焚燬了貴重物品,不要提跟若兒的恩怨。”

    “哦?”趙彥看向他,瞭然道:“你怕杜姑娘被人非議?不過,如此治罪,未免太輕,那人傷了許多人,該如何計較?”

    “傳出去對她不是什麼好事。”蕭景瑄挑眉,目光炯炯:“以趙家的能力,打通官司,讓他進牢裏,或者吃些苦頭又有什麼難處?”

    趙彥輕嘆一聲,若有所指道:“吳兄真是用心良苦呢。”

    對方如此煞費苦心,不過就是爲了杜若兒考慮。

    “她是我的未婚妻,我爲她考慮又爲誰考慮?”

    “呵,吳兄家裏真會同意這門親事?”趙彥瞳眸微眯,逼問道。

    蕭景瑄目中精光一閃,好整以暇地道:“趙公子,這與你無關吧?”

    “杜姑娘是個好女子,我不希望她受騙。”趙彥冷聲說道,挑眉道:“不知道吳兄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我從不喜歡欺騙女人的感情,杜若兒對我的情況很清楚。”蕭景瑄淡淡道,“心中我們討論的不是此事,趙三公子,你想好了嗎,今天的事怎麼處理?”

    杜若兒呆在屋裏,見他們二人在外面呆了許久,也不知道是說了什麼,正等得不耐煩,便見他們回來了。

    蕭景瑄臉上帶着笑容,“若兒,你先呆在家裏,我跟趙兄去礦上一趟,處理下你三叔的事情。”

    “啊,那怎麼處理?”

    “放心,一定會讓他受到懲罰。”趙彥也跟着笑道,“姑娘先想想怎麼把高爐改好,我找了上好的工匠,下午就重新修理,儘快恢復起來,現下先用你第二種法子先造點磷肥將就用着。”

    “呃,那好吧。”杜若兒看向蕭景瑄,蕭景瑄對她使了個放心的眼神,便和趙彥一起坐了馬車離開了。

    “怎麼回事啊,神神祕祕的。”杜若兒心中好奇,搖搖頭道:“算了,我還是先把磷肥弄起來再說,那些煩人的事兒就讓那些能人操心去好了。”

    她拿出草圖繼續畫着,讓杜衡去盯着外面的消息,不過一個時辰,村裏一個消息就瘋傳了起來。

    外面傳說杜長明昨晚因爲跟礦上的人吵架就夜間懷恨在心,故意縱火,燒燬了趙家準備的名貴木材,價值幾百兩銀子,現下被趙家押走去了縣衙,要告他縱火之罪。

    杜若兒聽了這消息,這才明白了之前蕭景瑄說的讓他處理的辦法。

    沒想到他們根本沒提杜若兒引起的事情,只是說了縱火的事,這一來對杜若兒來說倒是少了很多麻煩。

    杜若兒心知這是兩人爲了她才如此解決的,心知很是感動。

    而杜長明去了縣衙也絕對落不着好,他們可賠不起錢,到時候指不定要坐牢的。

    而縣令可是林秋白啊,蕭景瑄的好基友,落到他手上,有的是手段折騰杜長明,這次差點毀了杜若兒的事業,杜若兒如何不恨,不好好折騰她,難解她心頭之恨。

    黑雄過來喊她去礦上,杜若兒忙帶着圖紙過去了。

    趙彥不在,只有蕭景瑄在場,錢木匠等人在做水車。

    “趙公子呢?”她問道。

    “他親自押着杜長明去了縣裏,我讓鐵奴也去了。”蕭景瑄說道。

    “你是讓林秋白對付他呢?”杜若兒好笑道,“那廝平日看着不靠譜,判案不會亂判吧?”

    “那可說不好。”蕭景瑄低笑起來,“指不定罰個去鹽礦做苦工的活兒呢。不說他,那邊的高爐,閥門出了問題,鐵匠說是因此才發生爆炸的,你懂了嗎?”

    杜若兒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這是要爲她開脫啊。

    她心中一軟,嘴硬地嗔道:“你這傢伙臉皮就是厚,睜着眼睛說瞎話。”

    “女人,我是在爲誰操心,不該給點感謝嗎?”蕭景瑄調侃道。

    杜若兒哼了一聲,好笑道:“好了,今兒的事情我謝謝你,這樣總行了吧。”

    “就這樣算了?這感謝太隨便了。”蕭景瑄很是不滿。

    “那你想怎樣?”

    蕭景瑄眸光一閃,俯身在她耳畔說了幾個字,剎那,杜若兒的臉上紅霞染暈,眸分彩雲,她羞惱地瞪着他,吼道:“滾!”

    ------題外話------

    昨天的首訂活動結束,謝謝大家支持,現在公佈下獲獎的親,得獎的親發下書評,我獎勵給你們520小說幣麼麼噠,第一名已給獎勵。

    1,340621夜墨雪xy388520小說幣

    8,qf179125,288520小說幣

    18,洛凝兒188520小說幣

    28,jjjifo,188520小說幣

    38,一春雪,108

    48,花香檸檬100520小說幣

    58,wyc881689,100

    68,369281704,100520小說幣

    78,51446785,100

    88,zs230,100

    98,xian1545,100

    108,niddxzmy,108520小說幣

    118,牧歌雪118520小說幣

    168,13428313614,168520小說幣

    188,shunxuy,188520小說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