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章:縱火燒房(二更求首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六十章:縱火燒房(二更求首訂)字體大小: A+
     

    望着月下這張小臉,那樣驕傲的神態,他鳳目微眯,問道:“你想嫁誰?”

    蕭景瑄定睛看着她,神色不善,只要想到她可能嫁給別人,成爲別人的妻子,光只是想想便讓他產生了殺人的衝動。

    “嫁給誰那要看將來有沒有人能入我的眼。”杜若兒在池塘邊的大石頭上坐下,春末夏初的時節,池塘裏春草滋生,一些新長的荷葉生出,小荷微露。

    月光並不明亮,月夜下,她折了一隻荷葉把玩着,裙子在風中擺動,她轉頭看向他:“你早晚要走的,不是嗎?”

    蕭景瑄眸光微動,沉默片刻,在把外衣解下披在她身上,在她旁邊坐下。

    “既然如此,你今天爲什麼要當衆承認我們的關係?”他忽然說道。

    “不爲什麼,我做事但問己心,既然現在你我還是這樣的關係,那我就不能讓外人侮辱你!”杜若兒認真地道。

    “若是將來我走了,沒人敢娶你呢?”

    杜若兒嗤笑一聲:“難道我一定要嫁人嗎?又有什麼關係,若是這世間的男子都是這般庸俗,那麼不嫁也罷。”

    蕭景瑄一怔,這丫頭的想法好生奇特,“你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麼,不嫁人,那你以後怎麼辦?”

    杜若兒挑眉道:“什麼怎麼辦,不嫁人就不嫁,難道女子就非得把生命留在家庭裏,就不能做一番事業?”

    蕭景瑄啞然:“你真該生爲男兒身,也許大有可爲。”

    “別看不起人,誰說女子不如男,我會讓世人都看看,我們女子一樣能活得很精彩!”

    杜若兒信誓旦旦地說道。

    “小丫頭口氣還挺大。”蕭景瑄忍俊不禁,伸手牽住她的手,“所以你這麼拼命就是要證明自己比男人更強嗎?傻丫頭,何必如此逼迫自己?”

    “我只是要解決這個問題,我想讓他們知道我的規劃是可行的,更不要總因爲我是女子苛責我。”

    杜若兒嘆道:“這世間的事情對女子多不公平,同樣的事情女人若是不做到更好,總要惹人非議,我自然要做到最好,用事實讓他們閉嘴!”

    “我本來以爲你會受打擊呢。”

    “我是誰,越挫越勇,以前做實驗……咳咳,這個失敗的事情總是常有的,一次失敗就被打擊了,哪還有什麼成就。”

    “以前?”蕭景瑄眸光微眯,盯住這個字眼:“以前如何?”

    他總覺得杜若兒似乎隱瞞着很多事情,比如她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怎麼會如此博學,她也絕對不會是農家女子出身。

    “哈哈,今天星星好多啊,嘖嘖,好久沒看過這麼多星星了,還這麼清楚。”杜若兒顧左右而言他,擡頭指着天上的星星。

    漆黑如幕布的星子倒垂,繁星點點。

    遠處的村子也暗了下來,只有一些大戶人家燈光還亮着,跟上輩子那種城市炫目的燈光相比,這裏彷彿就是山野僻靜之地。

    “什麼時候都有許多星星。”蕭景瑄定睛看着她:“有什麼奇怪的嗎?”

    這丫頭轉移話題,明顯有問題。

    “你在大城中晚上也能看到這麼多星星,燈光不會照得都看不到星星嗎?”

    蕭景瑄一愣,失笑道:“那該要點多少燈纔夠?這樣的情形,總不過元宵燈會的時候纔可能,尋常哪可能這般強的燈光。”

    “京城就是這樣嗎?”

    “對,京城——你在套我的話,嗯?”

    杜若兒撇撇嘴,“有什麼好隱瞞的,我猜你多半是京城人士,家裏定是豪門大族,或者王孫公子,我又沒打算跟你回去佔你家的便宜。”

    蕭景瑄勾脣,眸光流轉,那笑容頓時有些邪氣:“歡迎你來佔我便宜。”

    “我纔不稀罕呢。”杜若兒翻了個白眼,仰頭看着頭頂的星子,躺在大石頭上,遼闊的星空在眼前舒展,讓人的心情也跟着莫名變好了起來。

    身邊的男人也半躺下來,單手枕着後腦勺,手中把玩着一支荷葉,眸光復雜。

    半晌,他起身把那荷葉放進了水中,看它順着水飄流下去,沉默不語。

    杜若兒見狀,不由好奇:“你在做什麼?”

    “讓它歸於自己的宿命,塵歸塵,土歸土。”

    “從沒聽說荷葉有什麼講究。”杜若兒奇怪道。

    蕭景瑄斂眉,晚風捲過他的髮絲,俊臉在月光下半明半暗,沉默許久才道:“以前我母親很愛荷花,每年夏天都要賞荷,做荷花餅,直到後來——”

    他的聲音陡然斷了,整個人頓時顯得壓抑起來。

    “後來怎麼了?”

    “後來有一天她死了。死在荷花池裏,人們都說她是淹死的。我父親便讓人把家裏的荷塘都填了,從此以後再沒看過荷花。”

    蕭景瑄的聲音平靜,淡淡的敘述,但是莫名帶着一種讓人心酸的淒涼。

    那些事在他說來很是風輕雲淡,但是背後隱藏的是什麼,只有自己知道。

    “對不起。”杜若兒忙安慰道:“你,節哀順變,我相信伯母現在在天上也看着你呢,你看天上的星星,我聽說,每個死去的親人都會化作星星,照亮地上的人,也許伯母現在就在看着你。”

    “星星?”蕭景瑄看着頭頂的天空,“真的會如此麼?”

    “會的,一定會的,你看那顆最亮的星,就一定是伯母。”杜若兒指着頭頂一顆星星說道。

    蕭景瑄看她一臉認真地指着那顆星星,心中不無觸動,又有些哭笑不得。

    傻丫頭,那是北斗七星啊。

    “放心吧,這麼多年了,再有多少哀也早就隱藏在記憶裏了。”他低聲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杜若兒見他情緒不佳,心中不由得也爲他的遭遇而心生憐惜。

    想起那天他中毒昏迷,夢中還一直喊着孃親,其實,這麼多年他從未忘記吧?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我也沒有孃親了,那時候我一樣很痛苦,不過再苦再難路還是要走下去,你還有父親呢,我想他也一定很痛苦,很愛你母親吧。”

    “愛,呵呵。”蕭景瑄冷笑一聲,那目光帶着幾分嘲諷,“愛死了,所以他很快就納了續絃呢。”

    杜若兒張張嘴,一時不知道說什麼爲好,忽然有些明白他的處境了。

    有了後孃就有了後爹,他恐怕還是前妻生的長子,自然是人家眼中釘。

    難道他受傷落難是因爲家族權勢爭鬥,還是爲了爭家產的狗血事兒?

    “改天我們做些荷花燈放生吧,我們這兒有個說法,說放生荷花燈能夠讓死去的親人得到我們的思念。”

    杜若兒認真地說道。

    蕭景瑄一怔,看着面前的少女,她小巧潔白的下巴揚起,烏黑的眼睛像黑水晶閃爍生輝,溫暖如初,讓他忽然生出一種渴望。

    忽然,他伸出手,將她擁入懷中。

    “你——”

    “就讓我抱一會兒,若兒。”他的聲音有些暗啞,摟着她不放。

    杜若兒猶豫了下,便沒再掙扎。

    耳邊是他的呼吸,和悶悶的心跳聲,他身上的氣息在周邊蔓延開來。

    兩人的呼吸清淺,一瞬間似乎心跳都漸漸得合成一個頻率。

    杜若兒本來還有些僵硬的身體漸漸軟了下來,微微閉上眼睛,靠在他肩上。

    沒有說話,彼此就靜靜地沉默着,然而此時無聲勝有聲,已無需什麼言語。

    靠在他肩膀上,杜若兒一時有些恍惚。

    一直以來,她總覺得自己很堅強,很能幹,自稱是女漢子,可以自己搞定一切。

    但是,直到此刻,她忽然發現,自己並沒有那麼的堅強。

    當她疲憊的時候也想要一個肩膀給她依靠,讓她可以暫時憩息,安眠。

    杜若兒有些恍惚,她竟是眷戀起了這個懷抱,不捨得離開。

    原來,她其實沒那麼堅強,就像曾經一個好友說的那樣,她外表女漢子,但其實反而最依賴朋友。

    可這個懷抱又怎麼是她該貪戀的?

    “蕭景瑄——”她開了口,正想說話,忽然卻聽蕭景瑄一噓了一聲。

    “別說話,有人。”蕭景瑄忽然拉着她往石頭後面躲了起來。

    杜若兒嚇了一跳,擡眼看去,果然見到遠處一個人影路過,腳步聲越發近了。

    那人在月光下越來越近,停在荷塘邊哼着小曲兒放起尿來。

    杜若兒皺起眉頭,暗罵了一句,但忽然想起什麼,定睛一瞧,頓時驚訝不已。

    杜長明,居然是他!

    杜長明放完尿,往四周看了看,把一個東西打開檢查了一遍,這才擡腳往遠處走去,看那方向,竟像是往大青山腳下那邊去的。

    “敢得罪老子——”

    風中傳來男人的聲音。

    杜若兒從大石頭後面鑽了出來,奇怪道:“那不是我三叔,他這會要去哪?”

    杜若兒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杜長明這會兒鬼鬼祟祟的,怎麼都看着像是要去做壞事。

    “跟上去看看。”蕭景瑄眸光微眯。

    “好,去看看他想做什麼,正好我想教訓教訓他,趁着黑給他來一招。”

    杜若兒哼了一聲,杜長明夫婦屢次三番跟她作對,今天正好教訓教訓他!

    月黑風高,杜若兒跟着蕭景瑄跟蹤了上去。

    杜長明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被人跟蹤了,他一路顛兒倒地往大青山腳下走去。

    杜若兒跟着跟着就覺得有哪裏不對勁。

    怎麼杜長明這方向,像是往礦場那邊去的?

    可是他去能幹嘛,難道想偷東西?

    可是那邊也沒什麼值錢物事啊。

    事有反常,更讓她覺得古怪,她更想看看杜長明想幹什麼了。

    過了片刻,杜長明居然真的到了礦場附近。

    礦場這裏除了錢木匠的一干徒弟住着,其他也就是守夜的人,但這裏沒有值錢物事,守夜的人也早早睡下了。

    杜長明鬼鬼祟祟地溜到了礦場裏面,停在外面草屋外面,眼珠子亂轉,見周圍沒人,才放下心來,嘿嘿笑了一聲,從懷裏抽出一樣東西,吹了吹,然後找了跟棍子包着布,不知道要做什麼。

    “他要幹嘛?”杜若兒疑惑道。

    這杜長明鬼鬼祟祟地跑過來,到底是爲什麼?

    杜若兒正奇怪,忽然看到杜長明手中的東西亮了起來,原來是個火摺子,他把火摺子往那木棍上一點,頓時木棍上包裹的油布就熊熊燃燒起來了。

    到了這時,即便是豬都知道他想幹什麼,他想放火!

    可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杜若兒一臉驚訝,看杜長明伸手拿着火把要點草屋,急忙道:“快,攔住他!”

    蕭景瑄沒等她說完,已經足尖一點竄了出去,在杜若兒反應不及時飛身上前迅捷如豹得撲了過去!

    腳尖一挑,火把頓時跌落在地,手上扼住杜長明的脖頸,膝蓋在他後腰一點,頓時杜長明渾身一軟便被蕭景瑄制服,壓倒在地。

    杜長明驚恐地想大叫,卻被扼住頸項發不出聲音,擡眼看到杜若兒,他頓時瞪大了眼睛。

    杜若兒臉色鐵青,看蕭景瑄把杜長明拽了過來,壓在山腳偏僻處,她擡腳走了過去,怒道:“你想幹什麼?放火,你好大的膽子!”

    杜長明被扼得差點斷氣,張着嘴發不出聲來,蕭景瑄略鬆開手,他頓時像快斷了氣的狗粗喘起來。

    “咳咳——”杜長明猛咳了幾聲,“你們放開老子,老子——”

    “啪”蕭景瑄一拳砸在他臉上,冷聲道:“再喊弄死你。”

    杜長明被這一拳砸的臉上陣青陣紅,驚恐地看着面前的蕭景瑄,沒想到平日看着文弱的書呆子居然如此武功高強,看走眼了!

    “說,你爲什麼要來放火!”杜若兒怒聲逼問道。

    “老子,我,我看那個趙公子不順眼不行嗎?”杜長明梗着脖子,目光閃爍。

    “他沒說實話。”蕭景瑄眸光微眯,“今天上午爆炸的事,是不是跟你有關!”

    什麼?

    杜若兒驚訝地看着他,“跟他有關?”

    怎麼可能?

    ------題外話------

    二更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