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五十九章:你不會吃醋了吧?(求首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五十九章:你不會吃醋了吧?(求首訂)字體大小: A+
     

    ,爆炸的發生就像個可怕的噩夢,爐子裏燃燒地炭塊崩落開來,在地上一片片燒起來,旁邊還有哀嚎的人羣,此情此景,宛如噩夢。

    這樣的打擊讓杜若兒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腦中一片轟轟,眼前發黑。

    怎麼會爆炸?

    這些材料也並非什麼會產生爆炸的東西,爐體的設計也是這時代常用的,並沒有什麼問題。

    一切看着都很正常,但就是發生了這樣可怕的事情,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現在怎麼辦?

    杜若兒一時間心中混亂不已,直到旁邊傳來男子的聲音,帶着幾分擔心:“若兒姑娘,你沒事吧?”

    杜若兒這纔回過神來,眸光一轉,看到身邊的一身泥灰的趙彥,才反應過來,原來剛剛在緊急時分將她撲倒救了她的居然是他!

    看他一臉擔心,頭髮都被火苗燎去了些,杜若兒心中一陣感激,“我沒事,剛剛多謝三公子相救。”

    要不是他,她方纔真不知道是個什麼結果,只怕心中已經遭遇火吻了!

    “公子!”李沛慌忙過來把趙彥扶起來,“公子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快點讓人把火撲滅,先滅火救人!”趙彥很是冷靜地吩咐下去,李沛這才心神穩定下來,忙叫人去救人滅火。

    “彥兒!”趙德方本來離得遠,沒受什麼波及,但受了不小地驚嚇,見兒子沒事才微微鬆了口氣,看向旁邊的杜若兒,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杜姑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前你不是說沒問題嗎?”

    趙德方臉色很是不好,畢竟突然出了這樣的事情,高爐倒塌,還發生了爆炸,傷了人,可算是大事故了。

    杜若兒被趙德方如此質問,心中不由得有些愧疚難當,畢竟今天的事情無論如何都是她來主導的,出了事她自然要擔責任。

    “對不起,這件事無論如何我都有責任,材料方面配方不可能有問題,我自己就試過多次,爐體上剛剛也檢查過,我想待會再檢查一下爐膛看看是什麼情況。”

    趙德方哼了一聲,“你這意思是今天的問題是出在爐子上,是我們的錯?”

    “不,趙員外,我並非是這個意思,但現在出了問題自然需要排查,包括我之前用的材料,也需要排查,看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我負責,損壞的高爐修復錢我來出。”

    杜若兒沉聲道。

    趙德方臉色不太好看,畢竟今日就是想看杜若兒煉出第一爐磷肥的,但是結果卻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故,這讓趙德方開始懷疑杜若兒之前說的是不是都是大話,都是騙人的。

    “父親,事情已經這樣了,現在談責任還早,先救人處理下現在的情況再說吧。”趙彥開口道。

    趙德方這才板着臉哼了一聲,擡腳過去,叫人趕緊把受傷的人擡過去,另一邊請大夫過來。

    趙彥看向杜若兒,溫聲道:“杜姑娘,我信你肯定是有把握纔會這麼做,也許之前哪裏出了問題,現在先善後,待會我們再查是怎麼回事。”

    杜若兒心中一暖,忍不住心生感動,出了這樣的事情,趙彥沒怪罪她,反倒還安慰她,心中不由得愧疚,低頭啞聲道:“對不起,我沒想到會出問題,還讓那麼多人受傷了,都是我之前沒有做好——”

    “發生這種事誰都不想,別太介懷,先救人吧,待會再說這些事。”

    趙彥安慰了她幾句,杜若兒點頭,這才振作起精神來,到一邊安排救人。

    發生了這樣的事,附近的村民都嚇得不輕,幸好受傷的人不多,杜若兒上前幫忙,沒想到三嬸王貴娥也似乎受了傷,坐在那邊捂着腿哀嚎。

    杜若兒上前,蹙眉問道:“三嬸傷着哪兒了?”

    “傷着哪兒,你說我傷哪兒了,還不都是因爲你,你能耐啊,上躥下跳,一個丫頭片子你懂個屁,現在出了事兒我看你怎麼辦,這回把杜家賠上都賠不起!”王貴娥張開血盆大口,劈頭蓋臉地一頓罵。

    杜若兒臉色陰沉起來,這王貴娥分明是在沒事找事。

    “三嬸,出了事是我負責,你放心,不會牽扯到杜家,更不會牽扯到你了。”杜若兒冷聲道。

    “你還敢跟我頂嘴,我看你這次怎麼辦!”王貴娥嚷嚷着,把自己腿上剮蹭的一點小傷也伸出來,“賠,賠藥費!”

    看她又在撒潑,這邊杜長明也過來了,夫妻二人一起開始指責起了杜若兒。

    “死丫頭,你能耐啊,成天不敬長輩,不把長輩放在眼裏,現在得意了吧,你爹要知道還不被你氣死!”杜長明橫着眼,吐沫橫飛地指責着她。

    看起來,這是要報之前她沒答應他們來幹活兒的仇了。

    旁邊也有不少人指指點點,聽了他們的話,都覺得這事兒是因爲杜若兒引起的。

    “聽說這事兒是這個丫頭負責的,嘖嘖,她一個丫頭片子懂什麼,這不,出事了吧,差點出人命!”一個婆子誇張地說道。

    “可不是,剛剛真是嚇死人了,我可從沒見過這種情形,那跟打雷似的,震得我耳朵都聽不見了,幸虧沒再炸了,要不然咱們不都得賠命。”

    “就是啊,趙家怎麼敢用個丫頭幫忙,膽兒也太大了吧,真不怕出事麼?我看這事兒就不靠譜,他們這開的啥礦啊——”

    一羣人議論紛紛,指指點點,還有人因爲受傷對杜若兒冷眼相對,顯然他們都覺得今天的事情都是因爲杜若兒年幼無知,或者說是狂妄自大,趙家也傻纔會導致。

    杜若兒咬了咬牙,今天的事情是她的錯,她也不想跟他們辯解,不管是高爐的錯還是她的錯,總之之前沒有仔細檢查,太過自信,纔會導致事情的發生。

    不想辯解,她便轉身想離開,去看看高爐到底是怎麼回事,咬牙忍下這些指責。

    “無德無才的長輩用得着尊敬麼,我看該學學怎麼愛護小輩纔是,整日污言穢語,莫非剛剛吃了什麼髒東西?”一道熟悉低沉悅耳的聲音傳來,聲音不高不低,卻正好蓋住了那些聒噪的吵鬧。

    杜若兒一怔,回眸看去,便看到蕭景瑄從遠處走了過來,身後還跟着那個高個兒悶葫蘆鐵奴,他擡腳大步流星地走到她面前,額上還微微冒着汗,顯然是急忙趕過來的。

    “若兒,我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蕭景瑄伸出手拂過她凌亂地髮絲,深幽的鳳目帶着幾分憐愛之色,手指輕輕地撣去了她身上的灰塵。

    杜若兒鼻子猛然一酸,心中激盪,男人一句話就彷彿戳中了她軟弱地地方,讓她整個人都有些承受不住。

    明明上輩子也算見慣場面,怎麼會如此簡單就被他一句話打動?

    她本來以爲自己的心腸夠硬了,不會隨便被人感動,偏偏在她最無助的時候,他出現了。

    直到這時,她才發現,自己其實原來並沒有那麼堅強。

    她咬了咬嘴脣,低聲道:“我沒事的,今天的事本就是我的錯——”

    蕭景瑄搖頭,“不,這件事或許你有錯誤,或許是別人的錯誤,不要太早把責任都攬到你自己身上。而且,這不代表你應該承受某些人的污言穢語!”

    說罷,他的眸光看向王貴娥和杜長明,這二人剛剛已經反應過來被罵了,這會兒正跳腳呢。

    “你個臭小子敢罵俺們?呸,小白臉,不過是個贅婿,吃軟飯的也敢說話!”王貴娥立刻跳腳罵了起來。

    杜若兒眸光一沉,此刻,她忽然一點也不能忍受蕭景瑄被這樣的一個詞給侮辱。

    哪怕明知道他們的婚約是假的,明知道這個男人遲早要走,哪怕他不在意這種話,但她卻要站出來維護他的尊嚴!

    不待蕭景瑄開口,她忽然走到蕭景瑄面前,對着王貴娥高聲道:“他不是什麼贅婿,他是我杜若兒的未婚夫!辱罵他就等於辱罵我,我不想跟長輩爭吵不過是出於禮貌,若是有人一定要仗着我的禮貌鬧事,那就別怪我不給臉面!”

    他就是要維護她,她杜若兒就是護短,哪又如何。

    不是礙着長輩身份,她早就上去揍這對讓她看着不順眼的夫妻了!

    惹惱了她,等着瞧!

    杜若兒的話頓時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之前雖然一直以來杜若兒跟蕭景瑄的事情在外面有所傳言,但是一方面大家覺得蕭景瑄這樣的人不太像是能答應做贅婿的,另一方面,杜若兒也從來沒有公開承認過。

    這次,卻是她第一次承認,而且還是承認他們是未婚夫妻關係,且並非什麼贅婿。

    這一來,就坐實了他們的關係,而不是像之前那樣的模糊其事。

    蕭景瑄心中一震,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女,那麼嬌嬌小小的女子,就那麼護在他面前,倔強的背影像鳥兒纖細,卻又透着狠勁。

    這樣的情形,莫名讓他想起曾經也有個慈愛的身影擋在他面前過,只不過經年之後再也沒有遇到那樣讓他爲之震動的人了。

    那麼,溫暖,澄澈,美好,不帶任何目的,乾淨得像皎潔的露珠,讓他恨不得把她揉進懷中,禁錮起來。

    傻丫頭——

    他心中喟嘆,走上前來,問道:“這樣說,你再沒退路了。”

    他知道她之前一直迴避着這件事,甚至根本不想在外面承認,總之,兩人的關係其實一直是明明接近但又很疏離的奇怪。

    可是,她今天說了這樣的話,真的定下名分,回頭他離開,無論退婚與否,他跟杜若兒長期住在一個屋檐下,以後哪個男人還敢娶她?

    杜若兒看着他,“世界上哪會沒路,我自己選什麼也從不後悔!”

    身爲現代女性,她沒有什麼三從四德的是非觀,若是將來蕭景瑄離開了,沒人願意娶她,難道她就要要死要活的?

    “好,不後悔麼,記住你說的話。”蕭景瑄握住她的手,沉聲道:“我也不後悔!”

    四周的人都驚呆了。

    站在遠處的趙彥眸光微變。

    怎麼可能,一個是薊縣大族,一個是農女,哪怕杜若兒再能幹,也抵消不了身份的天差地別,如何可能嫁給對方做正妻?

    她到底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嗎,是不是被他給騙了,真以爲他是什麼窮書生?

    “杜姑娘。”趙彥走了過來,眸光掃過二人牽着的手,擔心道:“怎麼了,是有人爲難你麼?”

    說罷,他看向杜長明等人,冷聲道:“杜姑娘是我請的顧問,侮辱杜姑娘就等同侮辱我趙家,出了什麼事,都是由我趙家負責,諸位有什麼異議直接衝着趙家來就是!”

    他一番話說出來,再沒人敢非議什麼,一個個噤若寒蟬,嚇了一跳,沒想到趙家肯爲杜若兒做到如此地步,今天都出了這麼大的事,還要護着她。

    那目光讓王貴娥瑟縮了一下,小聲嘀咕幾句:“哼,也不知道給趙家吃了什麼*湯,難不成勾搭上了趙家公子哥兒?”

    “三公子,你何必——”杜若兒心中也很是驚訝,沒想到趙彥在出了事之後能如此表態,替她撐腰。

    他就不怕真的是她有問題,最後失敗了血本無歸麼?

    “杜姑娘,你是趙家的顧問,我們趙家從來不會讓自己人受委屈,我相信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今天不過是小小的事故,改天我們再來。”趙彥溫聲安慰着她,讓杜若兒很是感動。

    “謝謝你相信我,三公子,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杜若兒認真地點頭說道。

    旁邊蕭景瑄眸光微凝,他握住杜若兒的手,看着面前一副重情重義模樣的趙彥,哼了一聲。

    不過是上位者的心術罷了,何必裝得義正言辭?在這種時候打擊杜若兒纔會顯得涼薄無情,何況,對方怎麼會不知道杜若兒的能耐!

    也就是這個丫頭平時像是挺精明,可受不得別人對她好,心太軟。

    他銳利的眸光對上趙彥的,趙彥笑吟吟地看着他,禮貌地問道:“吳兄,我正要請杜姑娘去看看高爐,能不能借我一用?”

    “我陪她一起過去。”蕭景瑄卻不肯把杜若兒讓給他,不肯放開手。

    杜若兒卻是這會兒見周圍人偷看過來,覺得有些羞赧,忙掙開來:“我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蕭景瑄蹙眉,頓時不悅起來,“嗯?”俊臉冷了下來,威逼的氣勢頓時讓杜若兒有些喘不過氣來。

    “咳咳,你剛剛跑過來,身體纔好,在這邊休息吧。”杜若兒乾笑了一聲,轉身往高爐跑了過去。

    趙彥微笑着點了點頭致意,轉身朝杜若兒走了過去。

    蕭景瑄冷笑了起來,不屑一顧地擡腳走了過去。

    趙彥想爭什麼,憑什麼跟他爭,還是他覺得能跟他搶杜若兒?

    高爐倒塌在地,之前附近散落的煤炭已經被清理了,蓋子掀開,裏面還可以見到放進去的一些材料礦石。

    杜若兒跟負責安裝操作高爐的周師傅檢查了一遍,爐體都很正常,雖然摔了下來,但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大問題。

    而那些材料則全都焦黑了,杜若兒讓人取了出來,不知道爲什麼聞到一個奇怪的味道,有些熟悉,但想不起來是什麼。

    看着礦石焦黑的程度,也不像是煅燒造成的,真的像是爆炸造成的。

    “這怎麼可能呢,這些礦石在一起無論如何也不會產生爆炸的化學反應纔對。”杜若兒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這法子不行,那前世這法子怎麼可能推廣起來?

    “姑娘怎麼敢肯定就不會爆炸?這可說不準吧,你這什麼石塊誰也不知道是啥玩意。”旁邊周師傅嘀咕了一句。

    趙德方也在旁邊看着,聞言道:“這東西到底有沒有危險?”

    杜若兒昂頭,目光熠熠道:“若是不信,我可以再用他們試驗一次,若真有問題便炸死我。”

    幾人頓時驚愕起來,“這怎麼行,姑娘別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我相信這些礦石不可能有問題。我可以再試驗一次,不用這個高爐,換小點的工具少量試驗。”

    趙彥蹙眉道:“不行,杜姑娘,這樣太危險了。”

    “她願意就讓她試試。”旁邊蕭景瑄說道:“她既然說了可行,我相信就是能行。”

    杜若兒看了他一眼,這傢伙竟然如此相信她的能力,若是她到時候失敗了,那豈不是太讓他失望了?

    她放下大話,若是不行,哪還有臉見人?

    既然如此,她絕對不能失敗,她也自信自己不可能失敗!

    趙彥看了眼蕭景瑄,斂眉,想了想,嘆道:“這次少量用些,看下效果即可,我相信姑娘肯定能行,不必如此下注,若是出什麼問題,傷了就不好了。”

    “放心,只是少量試驗一次,不會有問題的。”

    趙彥點點頭,“那就等我讓人準備下。”說罷他便轉身離開了。

    “你都不擔心我失敗麼?對我這麼有信心?”杜若兒轉頭問蕭景瑄,有些好奇。

    “娘子說行就行,不行也行。”蕭景瑄打趣道。

    杜若兒啐了一口,沒好氣地剜了他一眼:“原來你就是哄我開心的,我還以爲你真對我那麼有信心呢,還有我不是你娘子。”

    蕭景瑄好整以暇道:“我自然信你,你這性子倔強,跟毛驢似的,既然你拿定注意了,說不讓你做肯定不行。既然如此,不如順着你的意好了。”

    杜若兒正想吐槽,便見到趙彥過來告知東西已經備好了,安排在山窩試驗一次。

    “好,我這就過去,還有另外一種法子可以使用,我已經讓人回去取工具了。”

    杜若兒話音才落,那邊鐵奴那高個兒便冒了頭,提着杜若兒之前爲了提取磷肥自己在家做的簡易鐵皮桶工具來了。

    “待會一起試驗。”杜若兒雙目散發着灼熱的光芒,她叫人把東西都帶上,到了試驗的窩子。

    這兒便是山窩處,到處都是亂石,在這試驗不用擔心會傷到什麼人。

    工具準備好,試驗的不過是普通的小爐子,杜若兒把隨身攜帶的炭筆和本子拿出來一項項認真地記載下來,過稱,量重,專業而穩定,精確到釐。

    這樣專業的態度也莫名讓本來心存懷疑的人多了幾分信心。

    衆人緊緊地盯着,炭火燃起,杜若兒把粉碎了的礦石等東西放進去蓋好,加大溫度開始煅燒。

    眼看火焰燃起,衆人頓時都遠遠地避開了,深懷戒備,生怕真的再發生爆炸,畢竟今天發生的事情太過讓人驚恐了。

    只是這次等了半天,杜若兒中間甚至還攪拌了幾次,卻沒有發生任何問題,這一顆提着的心才終於放到肚子裏去。

    衆人面面相覷,走了過來,看杜若兒停了火,把蓋子打開,取了些黑色的顆粒出來檢查了下,剛剛一直緊繃的臉龐終於露出了笑容。

    “煉成了。”杜若兒懸着的心終於放下,鬆了口氣,目光自信地掃過衆人:“你們可以過來看下。”

    旁邊趙老爺,趙彥都查看了一番,果然跟之前見過的一樣,的確是磷肥。

    “這麼說,並非是材料的問題?”趙彥點頭,笑道:“如此我就放心了,那應該是爐子的問題吧。”

    “那爐子也沒甚問題,總之這事兒很是危險,杜姑娘,你不是說還有別的法子,能否試一試?”趙老爺現在對煅燒的法子顯然心有餘悸,生怕出事。

    “您等等,這種法子其實倒也簡單。”杜若兒便把之前自己使用的鐵皮桶取來,用磷礦石和石灰一起中和,製取了磷肥,效果也還不錯。

    “這種法子不用火燒,倒是安全得多。”趙老爺滿意道,“那高爐還是暫且不用,就用這個吧。”

    杜若兒搖頭道:“這法子並不能完全得到純淨的磷肥,因爲不能完全中和,很是浪費。”

    “浪費就浪費吧,那些沒中和的再煅燒不就行了。”趙德方聞言不以爲然。

    杜若兒張了張嘴,終於還是沒說什麼,除非她能解決高爐的安全問題,否則顯然無法說服他人。

    既然如此,也不必囉嗦。

    既然試驗成功,證明杜若兒的確不是忽悠人,趙德方臉色也好看了些,高爐倒在那裏,還要安排人過來修理。

    礦上一片平靜,只有水車那裏因爲杜若兒的強烈要求繼續施工,但是衆人情緒都不甚高,顯然都因爲上午的失敗蒙上了陰影。

    杜若兒心中也頗不是滋味,暗自下定了決心,一定要一雪前恥,把高爐煅燒的方法完成!

    “杜姑娘,現下還沒找到問題,等高爐修理過再試一次吧,若是還不行——”趙彥話沒說完,杜若兒開口打斷他的話。

    “趙公子,我想試着把爐體改造一下,增加下防護,還有增加火力,現在的溫度還不夠高。”

    趙彥一愣,看她一臉認真冷靜,似乎並沒有受到這件事的影響,一般情況下,遇到這樣的事不該是自暴自棄麼,她這麼快就能從打擊中清醒過來,真是讓人驚訝。

    “你確定爐子沒有問題麼?”

    “爐子的問題是火力還不夠大,但這些不會是造成爆炸的原因,我想應該有別的原因。等重新改造過後我想再試一下。”

    趙彥勸了幾句,但杜若兒主意已定,她回家吃了點飯,就又到礦上來了。

    “那杜姑娘行不行啊,之前弄的水車看着也不行,師父還說這趙家不靠譜,找個姑娘來做什麼。”

    幾個錢木匠的徒弟在一邊議論。

    “可不是,在家繡繡花帶帶孩子就是了,跑來摻和老爺們的事——”

    杜若兒眸光微凝,斂眉站住,帶孩子繡花?

    她杜若兒上輩子在天工實驗室是首席科學家,這輩子也不願意呆在家裏當個繡花撲蝶的女人,男人的事又怎麼樣,她要跟他們證明,女人可以比男人更強!

    杜若兒冷哼一聲,擡腳從幾個學徒跟前走了過去,脊背挺直,自信,驕傲,帶着不服輸的倔強。

    她從來就不服輸,試驗失敗常用,難道就爲此一蹶不振了,她要跟他們證明她做的沒錯!

    幾個學徒見她居然出現了,頓時嚇了一跳,臉色頓時緊張起來,但杜若兒什麼也沒說,直接從他們身邊走了過去,目不直視。

    幾人張了張嘴,看杜若兒轉身到了倒塌的高爐面前,自己拿東西量了尺寸,在紙上畫好了立體平面圖,然後去了搭建好的草屋裏,坐在桌子邊改建。

    正好趙家安排的鐵匠過來,杜若兒過來討論如何改建,增加防護,提出了一些建議。

    把高爐裏面東西清理乾淨,在外面加上銅皮穩固住,底下加上防火圈,外面再加建個進風箱,杜若兒在圖紙上設計了一番,一直忙活到天色將黑,還沒畫完圖。

    趙彥下午去了趟隔壁鎮處理事情,回來時路過,見礦上還點着燈火,停下車下去看看。

    錢木匠等人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吃飯,見趙彥來了忙過來迎接。

    “錢師傅,水車造得如何了?”

    “自然是沒問題,這都是我拿手的活兒。”錢木匠臉膛上一片自信,“不過,三公子,俺也不知道這水車還用不用得着,那位杜姑娘下午折騰到現在,又要改那高爐,她一個女娃懂啥,再出什麼事怎麼辦?”

    “杜姑娘還在?”趙彥訝異道。

    “可不是,還在那屋裏畫什麼鬼圖呢,公子你可要三思,女人能幹什麼事——”

    趙彥回眸一看,見那草屋裏果然亮着燈,便擡腳走了過去。

    草屋裏堆放着一些雜物,杜若兒正坐在擺在角落的桌子面前低頭畫着什麼,桌面上擺放着一些紙張,杜若兒埋頭寫着什麼,昏黃的燈光下,她目光專注,哪怕他走進來都沒有發現。

    趙彥身後跟着黑臉膛侍衛正是黑雄,間的杜若兒,剛張口要喊人,蕭景瑄擡手示意他安靜,邁步走了過去。

    桌面上擺放着一張圖紙,畫着進風箱的草圖,杜若兒正在繪製,心無旁騖,並沒有發現他的靠近。

    趙彥低頭凝視着面前的少女,白淨的臉龐在燈光下靜謐如斯,她那雙烏黑的眼睛此刻專注熱烈,工作中的她,帶着一股不同於尋常女子的美,知性,自信,像整個世界都掌握在掌心。

    她還沒放棄麼?

    趙彥沒想到她竟然真的是要改造那個高爐,本來以爲她會一蹶不振,沒想到這女子卻越挫越勇,沒有半點氣餒。

    真是個奇女子,他所見過的女子中竟沒有她這樣的人。

    傍晚時分溫度有些低,趙彥見她穿得單薄,伸手把身上的披風解了下來,披在她身上,頓時把杜若兒驚醒了。

    “啊,三公子,你什麼時候來的?不好意思,我剛沒注意。”杜若兒驚訝地問道,回眸看到自己身上披着披風,忙伸手想還給他。

    “傍晚天涼,披着吧,我剛剛從趙家鎮回來,路過聽說你還在,就過來看看。”趙彥在旁邊坐了下來。

    “妹子,俺聽說今天的事了,俺相信你有能耐,肯定能行的!”身後的黑雄也走了過來,豪爽地給她鼓勁兒。

    “謝謝三公子,謝謝黑大哥。”杜若兒笑了起來,她也不是什麼矯情的人,這會兒的確覺得冷,便披着披風了,披風上還帶着男子的體溫,很是溫暖。

    “若兒姑娘,我聽人說,你下午一直忙到現在,這件事不急,你不必太過辛苦了,這圖明日再畫便是。”

    “沒事的,就剩一點就畫完了。”杜若兒揉了揉乾澀的眼睛,笑道:“這不算什麼的,時間就是生命,還是早點畫完把那個高爐改造好再說,不然我心裏放不下,都要睡不好覺了。”

    趙彥拿起上面的草圖,問道:“那姑娘是打算怎麼改造?”

    “這裏加上銅皮防護,爐子溫度不算高,我想在外面加個進風口,先在這裏讓外面的風加熱,吹進去溫度就會高很多,這些都很簡單。”杜若兒指着上面的圖紙給他一一解釋。

    趙彥問了幾個問題,點頭笑道:“感覺不錯,既然如此,明天就開始改造,給你找最好的工匠,不然姑娘睡不好覺,我可就罪過了。”

    杜若兒忍俊不禁,低笑道:“這事兒說到底也是我的疏忽,害公子你出了這許多錢,公子怎麼這麼相信我,不怕血本無歸麼?”

    “任何事情都有風險,只要冒風險能夠得到收益,那麼便沒什麼不好的。當然總有賠本的時候,只要賺的比賠得多那就值了。”

    杜若兒一怔,沒想到趙彥是個冒險主義者,怪不得他肯跟杜若兒合作,若是換個人,只怕沒他那麼大膽子敢放手讓她去做。

    她心中也不無慶幸遇見趙彥,否則換做別人,還不知道多少曲折。

    “看來我真是好運氣才碰見公子。”

    趙彥輕笑着調侃道:“我也覺得碰見姑娘是運氣呢,大抵我上輩子做了好事罷。”

    “我們這算是互相吹捧麼?”杜若兒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趙彥也笑了起來,看了看外面天色,說道:“天色不早了,正好我也要回鎮上,一道送姑娘回去,還是回去再畫圖吧。”

    “就是啊,俺再當車把式送妹子回去。”旁邊黑雄也跟着熱情地邀請。

    杜若兒這才注意外面天黑了下來,從這兒到村中並不算近,便點頭道:“那好,我就順路回去吧。”

    話音剛落,便聽到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接着便是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若兒,我來接你了。”

    蕭景瑄站在門前,手上提着燈籠,俊美的臉龐籠罩在燈光下,嘴角帶着笑容,越發迷人。

    “你怎麼來了?”杜若兒驚訝地問道。

    “來接你啊,我不是說了麼,以後你回來晚了都來接你。”蕭景瑄理所當然地道。

    杜若兒一愣,想起那天他說的話,本以爲是開玩笑的,沒想到他真的來接她了。

    杜若兒心中一暖,嗔道:“這村裏熟得很,能有什麼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不放心。”蕭景瑄擡腳走了過來,目光瞥見杜若兒身上竟然披着一件男子的披風,頓時瞳眸微縮。

    他看向旁邊的趙彥,鳳目微眯:“趙兄,就不麻煩你了,我接若兒回去就行。”

    趙彥的好心情頓時被破壞殆盡,他輕笑一聲,黑眸波光流轉,挑眉道:“何必麻煩,我正要回鎮上,同行便是,杜姑娘,你說呢?”

    “這個——”杜若兒也覺得坐馬車回去就好,可旁邊的蕭景瑄笑眯眯地盯着她,看得杜若兒寒氣直冒,好像她答應了就要吃了她似的。

    “這個,就不用了,反正也不遠,我權當鍛鍊身體了。”杜若兒乾笑了一聲,把身上的披風解下來還給趙彥。

    “謝謝公子的披風,有他送我就好。”

    蕭景瑄脣角揚起,伸出手把桌上的圖紙收了起來,拉住杜若兒的手,眸光溫柔:“走吧,我們回家。”

    “趙公子,告辭了!”杜若兒回頭喊了一聲。

    “路上小心。”趙彥臉上笑容淡了下來,看着蕭景瑄像佔有者一般牽着杜若兒的手離開,心中莫名覺得刺眼。

    披風還了回來,上面還帶着溫度,落在趙彥手中,彷彿還有女子淡淡的香氣。

    離開了身體的溫度,披風漸漸涼了下來,身邊沒了那個女子,一瞬間變得空落落,好像心裏空了一塊。

    他凝眉看着暮色中漸漸遠去的兩人,第一次,心中嫉妒起來,嫉妒那個男人光明正大地牽着她的手。

    一顆草種在心底滋生,蔓延開來,似乎要破土而出。

    “公子,咱們是不是也回去?”黑雄總覺得氣氛有點古怪,看自家公子站在那裏發呆,半天了終於忍不住提醒。

    “嗯,回去吧。”趙彥斂眉收起情緒,淡淡道:“走吧。”

    兩人走出草屋,上了馬車,駕車離開。

    這邊廂杜若兒跟蕭景瑄兩人走在路上,走了小道往村裏走去。

    天上掛着一輪彎月,星子低垂,村莊中傳來些狗吠,荒野裏一片安靜,蟲鳴蛙鳴陣陣。

    蕭景瑄提着燈籠,杜若兒跟在身邊,亦步亦趨,腦子裏還在想着圖紙的事兒。

    “以後不準披別的男人的衣服。”蕭景瑄忽然霸道地要求。

    杜若兒一愣,詫異得瞪大眼睛看向他,“什麼?”

    “要披只能是我的衣服。”蕭景瑄冷哼了一聲,俊臉俯下,“聽明白了沒有?”

    杜若兒心中好笑,翻了個白眼,“你管得真寬,人家趙公子是禮貌,又不是有什麼歪心思。”

    蕭景瑄冷笑一聲:“你知道什麼,反正以後少跟他來往。”

    身爲男人他很能看懂對方的眼神,顯然趙彥對杜若兒很有好感,可這丫頭卻懵然不知,她的神經是有多大?

    杜若兒蹙眉看着他,忽然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笑嘻嘻地打量着他。

    “喂,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不然幹嘛一副死盯趙彥的樣子,不過這真的可能嗎,這傢伙會因爲她吃醋?

    蕭景瑄臉上頓時有些異樣,他撇過頭,冷哼一聲,俊臉揚起,自傲道:“一貫只有別人吃我的醋,本公子還用不着吃醋!”

    “嘖嘖。”杜若兒見他一副自信傲然的樣子,忍不住想笑,“那你幹嘛針對人家趙彥?”

    “看他不順眼不行麼?”蕭景瑄冷哼一聲。

    “好吧,那我無話可說了,但我不想因爲你的私人情緒影響我的工作。你我現在是有婚約沒錯,不過你早晚還是要走的,就不要管得太寬了。”

    杜若兒說着,想起這個男人終究還是要離開,低頭踢了踢石子,石子飛起,落在旁邊的水塘裏,濺起一陣水花。

    蕭景瑄對她到底是個什麼心思,她從來都看不明白,說他在意,可他早晚是要走的人,說他不在意,偏偏屢屢糾纏。

    她不喜歡玩曖昧,既然如此,倒還不如早些說清楚。

    蕭景瑄一怔,眸光微動,也停了下來。

    “你今天公開了我們的關係,你我朝夕相處,將來難道還能再嫁給別人?”

    杜若兒嗤笑一聲,挑眉驕傲地道:“你要走走就是了,婚約解除了我怎麼不能嫁人了?如果對方介意這點,那他也不配做我的丈夫!”

    ------題外話------

    上架了,爲感謝大家支持,今天本文有訂閱活動,第一個訂閱的送388520小說幣。

    第8個訂閱的是288520小說幣,18,28是188520小說幣,38是108520小說幣。

    48,58,68,78,88,98這些是100520小說幣哦。

    108,168,188,288,388的話會有相同數字的520小說幣,不過我都不造會不會有那麼多訂閱,哭瞎,求首訂愛你們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