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四十六章:我是中毒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四十六章:我是中毒了字體大小: A+
     

    “水來。”他開口。

    杜若兒撇撇嘴,倒了杯水過來,蕭景瑄慢條斯理地喝了,臉色雖然蒼白,但他卻自成一種病態的優雅,邪異蠱惑,輪廓優美的五官在光線中鋪開一幅畫。

    他放下茶杯,開口道:“杜叔早年應召入伍當兵,與我家人有些舊交,不過後來杜叔退伍回鄉,便再沒什麼來往,但小時候我是見過他的。”

    杜若兒瞳眸微眯,心中一驚,居然還有這種陳年舊事?

    她爹杜長友當年是當過兵,但杜家村的人沒人知道他做的什麼,回鄉後成親生子,也無什麼異常,除了平時狩獵些獵物功夫好些。

    “可我爹怎麼可能救下你?”

    “我被人所害,順着靈江飄流而下,醒來時因爲傷重,逃到山中,剛巧那時杜叔在山中狩獵,他認出了我身上的玉佩,得知了我的身份,此事也算意外,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見他。”

    杜若兒心中驚奇,這都能相識,他的命可真夠大!

    “那我爹那天晚上回來受傷又是怎麼回事?”

    “你爹幫我送了封信出去,被人盯上了,那天便是傷了人逃了回來。”

    蕭景瑄也不瞞她,直接說了。

    杜若兒瞳孔微縮,所以那天后山死的那個人就是探子!蕭景瑄出去就是解決後患殺人了?

    怪不得當時她爹回來託孤他是那種表現,原來他們早就認識!

    杜若兒臉色難看起來,杜長友居然親自去送信,如此危險,他到底考慮過兒女家人沒有?

    “那今天的探子呢?他們是一夥的嗎?都是你的敵人派來的?”

    “沒錯,他們是一夥人。那個賣貨郎就是探子,他們已經懷疑到我,所以我當時才如此行事引開了他們。”

    “那個貨郎就是探子?你怎麼會知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杜若兒心中驚訝,沒想到那個貨郎居然有問題。

    蕭景瑄好整以暇地道:“你應該記得當時杜衡拿了個小木車回來吧,說是貨郎給的,那種東西製作精美,要價並不便宜,我不覺得貨郎會爲了算命的幾文錢就送出更貴的禮物。況且他賣的東西極其便宜,不是自己的東西纔會如此不珍惜。”

    杜若兒有些訝異,沒想到他如此心細如髮,竟能從這些細節中看出問題,所以後來那麼做是爲了騙走探子吧?

    “但是你後來去哪了?昨天你回來時渾身發黑了,大夫說你是中毒了。”

    “中毒?”蕭景瑄搖搖頭,鳳目低垂,把玩着手中的粗瓷杯子,光線在他細密的睫毛上躍動,明暗不定,他揚起嘴角,笑容顯得漫不經心和輕嘲:“對,跟他們交手時中毒的。”

    “你都打算騙走他們了,爲何還要動手?”杜若兒百思不得其解。

    “引蛇出洞,一網打盡,順便死了更好。”蕭景瑄的神情帶着幾分慵懶,言笑晏晏,只是嘴裏說出來的話卻讓人頭皮發麻。

    “所以你動手殺了他們?你就不怕到時候惹來大批敵人?”

    “不,他們暫時不會死,還有別的用處,這些事就不能告訴你了。”蕭景瑄神祕的一句話頓時吊足了胃口。

    杜若兒撇撇嘴,忽然想起什麼,忙問道:“既然如此,我爹爲什麼要招你當上門女婿?”

    她對這件事一直覺得奇怪,當時就奇怪,招上門女婿好歹也該是能幹農活的,她爹怎麼會想起招個書生?

    “此事是權宜之策,當時怕人追殺過來,爲了遮掩身份,所以杜叔就編了個藉口,以上門女婿的身份留下我。”

    杜若兒一震,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怪不得,她就覺得奇怪,原來居然是爲了遮掩他的身份?

    杜若兒頓時臉色鐵青,氣道:“哈哈,真是好,之前一直瞞着我,還說什麼未婚妻之類的,真是好笑,原來這其實是在演戲?”

    之前她爹張羅着要他們成親,成天把這事兒掛在嘴上,結果今天他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爲了遮掩身份?

    王八蛋,他們把她杜若兒當成什麼了?

    蕭景瑄搖頭道:“不,你爹的確是打算把你嫁給我的,既然傳出這樣的消息,你如何還能嫁得出去?杜叔如此犧牲,我也不能不給他一個交代,之所以沒告訴你,也是不希望你操心這些。”

    杜若兒心中惱怒,怒笑道:“嫁?交代?哈哈,你們當我杜若兒是什麼,隨便愚弄的小丑白癡嗎?”

    蕭景瑄淡定地道:“那我問你,告訴你又能如何?”

    杜若兒頓時語塞,是的,告訴了她,她又能怎麼辦?

    “我不會嫁給你,你我既沒有訂婚也沒有明媒正娶,男未婚女未嫁,用不着委屈蕭公子娶我!何況,我也不想給人做小妾!”杜若兒冷笑一聲,鐵青着臉道。

    他們誰把她當回事了,隨隨便便決定她的婚姻,當她跟個傻子似的欺騙,她杜若兒真不稀罕這婚事!

    蕭景瑄挑眉:“做妾?”

    “難道不是嗎,像你這個年紀,家裏應該早有妻子了,不然你昨天騙他們走說得那麼順溜,肯定沒少幹這種事!”杜若兒冷笑一聲,咬牙怒道。

    蕭景瑄頓時笑出聲來,哭笑不得道:“誰說我有妻子了?昨日那不過是爲了騙他們離開,如何就成真的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