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四十四章:危在旦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四十四章:危在旦夕字體大小: A+
     

    杜若兒嚇了一跳,驚叫了一聲,手忙腳亂地扶住他,見他臉色烏黑,氣息衰微,眼看着像是不行了,頓時臉色大變,心中驚慌起來。

    他不會要死了吧?

    “杜衡,快來,幫我把他扶進去!”

    杜衡也嚇了一跳,忙跟她把他扶進房間,蕭景瑄臉色陣黑陣青,脣色也跟着發黑,十分可怕,眼看着氣若游絲,危在旦夕。

    “蕭景瑄——”她急切地喊着,但牀上的男人一直昏迷不醒,杜若兒忙道道:“杜衡你快去請大夫!”

    杜衡嚇得立刻跑了出去,不多時把大夫請來了。

    “這是——”來的人不是別人,還是趙郎中,見此情形嚇了一跳,探了探脈象,驚道:“這是中毒了!”

    “中毒?”杜若兒心中微驚,剛剛他出去到底做什麼了,難不成是跟人交手了?“莫非是被蛇咬了?”趙郎中擡起他手看到手指上的傷口,傷口還流着黑色的血。

    杜若兒心中也有些奇怪,跟着趙郎中幫忙,先按照蛇毒的方子治,布帶綁住手臂,把黑血放出,那黑色的血直放出小半碗來,血色才漸漸變得正常起來,但整個人面色還是青黑,昏迷不醒。

    趙郎中開了點方子,搖搖頭道:“這位公子的脈象老夫看不明白,盡人事聽天命吧。”

    杜若兒臉色微變,“他能保住性命嗎?”

    “不好說,看他命大不大了。”

    杜若兒心中一震,看着昏迷的蕭景瑄,第一次有了驚慌失措的感覺。

    他會死?

    趙郎中什麼時候走的她都沒注意到,直到杜衡死命推她,才讓她驚醒過來。

    “姐,怎麼辦啊,秀才哥會死嗎?”

    杜若兒冷着臉咬牙道:“不會的,這傢伙命大着呢!去熬藥給他灌下去,想死,姑奶奶還沒同意呢!”

    杜若兒發話,杜衡便忙碌起來。

    熬藥,灌藥,蕭景瑄身上的溫度極低,氣息衰弱得讓她都有些害怕他下一刻會死去。

    前一刻還活蹦亂跳強吻她的男人,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半死不活的,看着他俊美的臉龐像是變成了雕塑一般,美麗卻沒有生機,杜若兒心中悶得厲害。

    前一刻還怕他帶來危險,可是真見到他出事了,她卻根本做不到無動於衷。

    “姐,外面還有些人想算命的,我給打發了。”杜衡走進來,看蕭景瑄昏迷,擔心道:“秀才哥這是怎麼了?爲啥會中毒?”

    杜若兒被他這一問倒想起今天的一些事情來,蕭景瑄被人追殺,她爹是怎麼救了他的?

    她想起之前的事情,總覺得不對勁,杜長友爲人算是固執執着,但也不至於隨便救人回家,而且那天杜長友受傷回來,也很不對勁。

    “你在這守着,我去跟爹說一聲。”

    杜若兒轉身去了屋裏。

    杜長友此刻正醒着,蹙眉道:“外面剛剛鬧哄哄的,是怎麼的?”

    “蕭景瑄出事了,他中毒現在昏迷不醒。”杜若兒不動聲色地開口說道。

    “什麼!”杜長友頓時大驚失色,“怎麼回事,他人呢,快扶我過去看看!”

    他急着就要下牀,杜若兒上前攔住他,“您傷着,別動彈!今天有人跟蹤他,被他發現了,我不知道他後來追出去如何了,回來就渾身發黑,昏迷不醒了。爹,這個人身份很危險,我們杜家收留他,說不定要被牽連,我看是留不得了。”

    她故意說道。

    杜長友頓時急道:“胡說八道,他必須得留下,什麼牽連,快點救人要緊!”

    “爲什麼要留他,爹,你當初爲什麼要救個身份不明的陌生人?今天您要是不說清楚,我是絕對不會留他的!”杜若兒冷聲道。

    “你——”杜長友無奈地瞪着她,半晌才怒道:“放屁,我告訴你,他是你爹當初恩人的兒子,爹欠他家一條命,這孩子不管如何都得保住他!”

    “恩人?爹,你怎麼會認識他?”杜若兒心中一驚,頓時掀起滔天大浪。

    杜長友居然認識蕭景瑄,還有這層關係!

    “這些你別多問了,我只告訴你,景瑄的命必須保住,更不要想着把他趕走!”

    杜長友說着,便硬是要下牀去看蕭景瑄,不管不顧地拖着斷了的一條腿過去,杜若兒攔不住他,忙追了上去。杜若兒攔住他,“剛剛請了大夫看了,放了血,現在還昏着,您去看了也沒用!”

    “你別管!”杜長友犟着脾氣硬是擠進廂房去,見蕭景瑄的樣子,頓時緊張起來,“杜衡,去把我房裏大櫃第三格里面的瓷瓶拿來。”

    片刻後杜衡取了個瓷瓶來,杜長友打開,倒出一粒漆黑的藥丸,“快,這是解毒的,喂他吃下。”

    杜若兒心中驚訝,餵了蕭景瑄吃下去,半晌過後看他氣色竟像是有些好轉起來。

    “他到底是什麼人,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些事你不用知道,”杜長友始終不肯多說,“你只要記着,一定要保住他的命!”

    杜若兒心中疑惑,看向牀上的蕭景瑄,心中驚疑不定。

    蕭景瑄的狀態不怎麼好,到晚間,發起燒來,竟是渾身打擺子。

    杜若兒餵了退燒的藥湯,又用物理降溫的方法給他腋下等處用酒精降溫,但男人的情形一直不太好。

    到後來,竟是說起胡話來了。

    “娘……你別走……瑄兒乖……”他呢喃着皺着眉頭,脣上爆皮發乾,整個人痛苦無措地伸出手呼喊着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