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第二十八章:還沒成親注意?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第二十八章:還沒成親注意?點字體大小: A+
     

    兩姐弟剛趕回杜家村,才進了村口,就聽到那平日最愛八卦的劉三娘在跟人嘮嗑。

    “哎呀,這可嚇死人了,不知道是哪家的人死在山上,被狼給咬得就剩骨頭了!”

    “可不是嘛,但也沒聽說附近村裏有人失蹤吶,不知道是不是外鄉人,現在里正讓人把屍骨收斂報官了。”

    杜若兒頓時停住腳步,大青山上有人死了?

    她心中一震,今天接連聽到兩起死人的事情,而且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就想起她爹杜長友回來那天,蕭景瑄出去了一會,回來的時候明顯有些不對勁。

    不可能,難道又是他?

    “姐,怎麼了?”

    杜若兒咬牙道:“趕緊回家。”

    她快步往家裏走去。

    片刻之後終於回到家裏,推開院門進去,院子裏沒看到蕭景瑄,廂房也沒人,她轉身進了堂屋,往臥室走去,剛掀開高粱珠兒串的簾子,她陡然瞳眸微縮停了下來。

    蕭景瑄衣衫半敞開,露出賁起的胸膛,正拿着棉花用烈酒清理着傷口,彷彿不知疼痛一般面色如常,那傷口猙獰地橫亙在他胸口,可怕極了,男人俊美的臉龐此刻莫名顯出幾分妖異。

    聽到腳步聲,他擡起頭來,那雙眼睛像深幽的海,異光一閃,妖異,邪氣。

    杜若兒心中一跳,只覺得面前的男人忽然變得極其危險起來,讓她心悸。

    “若兒你回來了啊。”下一刻他眸光收斂,輕咳一聲,又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杜若兒握拳,驚疑不定地看着他,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問。

    “你,你怎麼自己換藥了,我不是讓杜衡幫你嗎?”半天,她幹着嗓子問道。

    “這種事我自己來就好了,不必勞煩他。”說着他拿起棉花繼續沾着烈酒清理。

    “我來吧。”杜若兒忽然開口說道,她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問他,便想借機靠近試探一下。

    “那就有勞了。”

    杜若兒上前接過棉花蘸了酒精認真清理起來,見他傷勢似乎並沒有好轉很多,不由得懷疑。

    兩次,他的消失都很突然,回來之後臉色都更蒼白,這不能不讓人懷疑。

    要給他清理傷口就要靠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可謂極近,蕭景瑄半靠在牀欄上,問道:“今天你去跟趙小姐談得順利麼?”

    “順利。”杜若兒看向他,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對了,我從鎮上回來的時候,聽到一個消息,那個之前來收稅的李衙役——死了,你說,是不是很巧?”

    說着她黑眸凝視着他的眼睛。

    蕭景瑄挑眉,有些訝異的樣子:“你說那個衙役死了,怎麼死的?”

    杜若兒眸光微眯:“聽說是腹痛而死,有人說是被毒蟲咬了,渾身青黑,仵作也查不出原因,真奇怪,我還擔心他來報復我們呢,他居然就死了?”

    “居然有這種事麼,我看也許是上天看不慣他,報應吧,這樣的人死了也少禍害人。”蕭景瑄慨嘆道。

    “呵呵,是麼,你不覺得蹊蹺嗎?”杜若兒哼了一聲,眸光閃爍,這時她忽然瞧見他垂下的左手臂隱隱有幾道抓痕,像什麼東西劃破的。

    她頓時心生懷疑,明明前幾天沒有這傷痕的!

    她爹回來那天,蕭景瑄出去了那麼久,她記得沒錯的話,她當時看到他袖子上有血跡,還問他怎麼回事,他跟她說是她爹的血……

    她頓時瞳眸微變,難道那天他出去殺人了?

    她爹受傷回來,說是被山賊殺傷的,然後這男人就出去了,到底他幹了什麼!

    “蹊蹺?人死是常事,你管他如何死的,對我們豈不是好事?”蕭景瑄淡淡道。

    杜若兒深吸口氣,臉色一沉,“好事?蕭景瑄,你告訴我,那個衙役是不是你弄死的!”

    蕭景瑄鳳目微眯,勾脣,似笑非笑:“我弄死的?在下手無縛雞之力,沒那個本事。”

    “那天衙役走了之後你就追出去了,回來你氣色蒼白很多,然後這才幾天,衙役就死了,除了跟他有仇的人,誰會巴不得他死?我不信這麼巧他就被毒蟲咬死,這件事跟你脫不了關係,你給我說清楚!”

    杜若兒咬牙怒道。

    蕭景瑄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黑黝黝的眼睛淡定無比,“若兒姑娘,你想多了,也許真是巧合呢?”

    “你當我是白癡麼?”杜若兒冷笑一聲,“大青山上今兒發現死了個人,被狼咬得屍骨無存,你說,你敢說不是你做的?”

    蕭景瑄輕笑起來,勾脣:“這都能跟我扯上關係麼?若兒你累了,別胡思亂想了。”

    杜若兒見他死鴨子嘴硬,忽然伸出手抓住她的左手擡起來,袖子掀起,頓時上面幾道血痕,像是利器滑過留下的,也不過才結痂而已。

    “還想騙我,你倒跟我說說這傷是怎麼回事?那天我看到你袖子上就有血跡,那個人是不是你殺的?”

    蕭景瑄看了眼自己的手臂,眸光流轉,卻還是慢條斯理的樣子,“你說這傷,是那天出去查看情況不小心刮傷的。”

    “刮傷,哼,這分明是武器傷的,你當我眼瞎麼?姓蕭的,你給我說清楚,那個衙役跟那山上的人死跟你有沒有關係?別死不承認了!”杜若兒冷聲道。

    蕭景瑄聽完她的話,搖頭嘆了口氣,懶洋洋地看着她,“說完了?那就繼續敷藥吧。”

    看他一副無所謂得樣子,頓時惹怒了杜若兒。

    “敷你妹!”杜若兒氣得傾身揪住他的衣領,沉聲威脅道:“別想糊弄我,說清楚,否則你馬上給我走人,我——”

    “我要說什麼?”蕭景瑄勾脣,似笑非笑,無賴一般地半靠在牀欄上,伸出手撥開她的手,“乖,少說胡話。”

    “該死的,我跟你——”

    “咳咳——”忽然一陣咳嗽聲打破了平靜,杜長友睜開眼睛,略有些尷尬地道:“你們還沒成親呢,注意着點。”

    “……”

    ------題外話------

    o(∩_∩)o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