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爹回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爹回來了字體大小: A+
     

    夜深人靜,山村更是寧靜,今夜多雲,月亮時隱時現,只有夜梟的聲音不時傳來,杜若兒一家也都睡下了。

    一陣敲門聲打破了平靜。

    杜若兒睡得正香,正夢見分吃烤鴨,忽然被人狠狠推了一把,吵醒了,耳邊聽到杜衡在說話。

    “姐,外面有人在敲門!”

    杜若兒皺眉,頭腦還有些昏沉,不耐煩道:“這什麼時候了,大半夜的,誰啊——”

    “不知道,一直在敲,會不會是什麼壞人?”杜衡緊張地道。

    杜若兒一震,頓時清醒過來,心中頓時一緊,“走,我們出去看看,拿上棍子,小心點。”

    萬一是什麼歹人可就糟了。

    她披上衣服起來,跟杜衡打開房門,拿着棍子朝外面看去,有些昏暗的光線下院子外面隱隱能看到個男人在那裏敲門。

    杜若兒正奇怪這人是誰,她旁邊的杜衡已經瞪圓了眼睛叫了起來:“爹!”

    下一刻,這小子便飛奔了出去。

    什麼,是她爹?

    杜衡跑過去把門打開迎了出去,那人身形晃了晃,差點摔倒,被杜衡扶住了,杜衡驚道,“爹,爹你怎麼了!”

    杜若兒嚇了一跳,急忙跑過去,只見杜長友臉上帶着血跡,身上衣服也撕裂開來,整個人狼狽不堪,像是受了傷。

    “快,快扶我進去——”男人有氣無力地說道。

    “爹,怎麼回事?”杜衡着急地問道。

    這時候蕭景瑄也被這動靜鬧醒了,走了過來,見到這情形面色陰沉,說道:“先扶你爹進去再說!”

    “好!”杜衡慌忙扶着杜長友進院子,這時候才發現他的腿好像斷了,杜若兒臉色微變,怎麼回事,受了這麼重的傷?

    好不容易把杜長友扶進屋裏放在牀上,點上油燈,這纔看清情況。杜長友四十出頭年紀,身體高壯,國字臉,濃眉大眼,此刻面如金紙,臉上有幾處傷痕,像是被什麼野獸抓過,此刻還滲着血。

    “爹,不是去獵東西嗎,怎麼成這樣了——”杜衡六神無主,嚇得哭了起來。

    杜若兒臉色也陰沉起來,看這樣子,這傷不輕吶,這麼嚴重,說不定會死!

    蕭景瑄走到牀邊,低頭檢查着杜長友身上的傷勢,扯開衣服,他身上還有傷處,且傷勢不淺。

    “咳咳,蕭……”杜長友睜開眼睛,目光看向蕭景瑄,嘴巴張了張,伸出手,蕭景瑄靠近過去,似乎聽他說了什麼。

    “我知道了,杜叔,你安心養傷。”蕭景瑄握住他的手沉聲道。

    杜若兒蹙眉,他們說的什麼,隱約聽到什麼山上,薊州的……

    “咳咳,蕭公子……我恐怕不行了,要是我去了,若兒她就交給你了——”杜長友握住蕭景瑄的手,忽然把他的手壓在杜若兒手上,託孤一般地說道。

    兩人都是一愣,杜若兒吃驚地看着兩人交疊的雙手,只覺得心裏有些發麻,腦中轟轟。

    “爹!”她忙道:“別說喪氣話,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我們馬上就去請大夫!”

    她連忙想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然而蕭景瑄目光微動,卻忽然抓住了她的手,在她驚訝的目光中認真地對杜長友道:“杜叔,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她和杜衡。”

    杜若兒一愣,這男人在說什麼啊!

    照顧她,開什麼玩笑……

    “好,好——”杜長友劇烈咳嗽起來,面色更是越發慘白。

    杜若兒羞惱地把手抽了回來,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他們有關係嗎,她用得着他照顧!

    “爹,你別說話了,杜衡,你快去找趙郎中,馬上去!”

    “哎,我這就去!”杜衡慌忙爬起來跑了出去,跌跌撞撞地去請大夫去了。

    杜若兒看杜長友身上受了不少傷,去廚房燒點熱水備用,幸好下午她買了烈酒,本來是想買來給蕭景瑄清理傷口用的,這會正好備上用場。

    不一會兒趙郎中來了,進門一看,頓時臉色微變:“這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我爹進山狩獵,可能是遇見硬茬子了。”杜若兒蹙眉道,“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爹,錢不是問題,一定要救他!”

    “我試試看吧。”趙郎中搖搖頭,開了服方子抓了藥,杜衡忙去煎藥,杜若兒跟着清理傷口,忙得暈頭轉向。

    偏偏這時候,蕭景瑄卻從房內出來了,看了眼外面的月色,整個人隱約殺氣凜凜,悄無聲息地出了院子不見了。

    天上的月色隱去,烏雲堆聚,夜黑風高,隱約似乎要下起雨來的樣子。

    杜若兒忙着給她爹處理傷勢,先用涼開水衝,再用酒擦洗傷口,杜長友疼得臉色煞白,但卻意外地沒吭聲,杜若兒心中驚奇,這個杜長友倒真是個硬漢,居然能忍下這種痛。

    但她還是咬牙清洗了,在這種沒有抗生素的年代,隨便一個小傷口都能要人性命,她根本不敢大意。

    杜長友身上有箭傷,還有些刀劍傷,除此之外,腿似乎也骨折了,奇怪,他不是進山獵東西麼,怎麼會受這種傷?

    一番忙碌折騰,又給杜長友餵了熬好的藥,又把腿骨給正了位,因爲沒有石膏,杜若兒先用夾板夾了起來,用布條綁好,杜長友被疼痛折騰得昏了過去。

    “大夫,我爹怎麼樣了?”杜衡緊張地問道。

    趙郎中探了下他的脈,擦了擦頭上的汗,蹙眉道:“失血不少,這受了這麼重的傷,你爹身體壯實,也許撐得住,要是傷口不化膿,不發燒還好。能不能挺過去只能看老天爺了!”

    杜若兒心中一沉,杜衡已經哭了起來,撲在杜長友身邊哭叫着。

    “別哭了,爹不會有事的!”杜若兒咬牙看向趙郎中,沉聲道:“請您務必救救我爹!”

    “在下本事不濟,姑娘最好還是請鎮上回春堂的大夫看看,他們那也有上好的藥材和傷藥。”

    杜若兒蹙眉,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忙了半天,外面已經傳來雞鳴,快到拂曉時候了,趙郎中便起身告辭了,要了二錢銀子藥費。

    天上烏雲堆聚,眨眼間的功夫便落下雨來,杜若兒剛回身要進屋去,忽然眼角瞥見蕭景瑄從外面回來,頓時驚訝地看過去。

    “蕭景瑄?你這是去哪了?不對,我剛剛怎麼一直沒看到你?”

    她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這廝還有心思瞎溜達!

    蕭景瑄悶聲走到屋檐下,臉色有些蒼白,腳步更顯幾分虛乏,但雙目銳利,整個人隱隱有幾分殺氣,看到她,頓時渾身氣機收斂起來,彷彿無害。

    “你爹是被山賊襲擊了,我擔心有事,出去看看。”他若無其事地說道。

    “山賊?”杜若兒一愣,這個詞兒離她太遠了,驚訝地看向他,“那沒發現什麼吧?”

    “沒事。”

    他轉身進屋,杜若兒眼尖地瞧見他袖子上有血跡,忙問道:“你受傷了?”

    蕭景瑄把袖子往後藏了藏,淡淡道:“不是,是你爹的血。”

    說罷,他便進屋去了,留下一個背影給她。

    杜若兒瞳眸微縮,有些狐疑,總覺得今天的事不對勁,他剛剛出去到底幹什麼去了,她爹受的傷也很不對勁,難道真的遇到山賊?

    ------題外話------

    今天有事更新有點晚哦,抱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