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你叫我相公也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你叫我相公也行字體大小: A+
     

    天色向晚,飯桌擺開在院子裏,四菜一湯,三個人施施然地坐下大吃起來。

    杜若兒拿起從鎮上買的酒倒了幾杯,舉杯道:“來來,乾杯!”

    喝了幾杯,不知道是不是這身體沒有嘗過酒精,倒有點兒臉上泛起紅暈。

    杜衡只顧着吃菜,杜若兒懶得管他,轉頭看向蕭景瑄,道:“蕭景瑄,我敬你一杯,今兒個事情謝謝你。”

    蕭景瑄莞爾,把手中的杯子拿起,“以茶代酒,杜姑娘,這也是在下分內之事,何必道謝,不過,姑娘能不叫我全名嗎?”

    杜若兒一愣,“那叫你什麼,吳今安?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蕭景瑄把杯中茶喝完,“我姓蕭。吳今安是我在外面用的化名。姑娘喜歡叫什麼都行,但莫要叫全名,未免生疏。”

    杜若兒挑眉道:“那叫你什麼,秀才?”

    蕭景瑄勾脣,雙目閃爍,玩味地輕笑道:“隨你喜歡,當然若兒你願意叫我相公也行。”

    相公?

    杜若兒一愣,頓時就臉上爆紅,啐道:“呸呸,喊你相公?你做夢!還有你喊什麼若兒,我跟你很熟嗎?”

    蕭景瑄把玩着手中的杯子,好整以暇地道:“要做夫妻,怎麼不熟?”

    “誰要跟你做夫妻了,別沒事耍我了行嗎?”杜若兒哼了一聲,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沉聲道:“姓蕭的,我不知道你什麼來歷,但看得出你不是普通人,你我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蕭景瑄目光微斂,看着她,一時沒有說話。

    杜若兒自嘲道:“你能認識縣太爺,我可沒那本事,本來今天我是看出他們是找麻煩的,但是我卻沒有好辦法,差點就想着鬧大了。”

    她是農家女,無權無勢,她沒有可以逼退那些人的身份。

    他能把人逼退,還不是因爲人家忌憚他身份神祕,看他是個讀書人!

    要是她來說自己認識縣令,誰信呢?

    “那你本來打算怎麼做,給錢麼?”

    “給錢,不可能,那些人目的就是敲詐勒索,要是我今天服軟了,他們見我還有油水,不把我家鬧得家破人亡不算完!”

    蕭景瑄點頭,“沒錯,他們做得出來,但你又有什麼法子解決,難道要抗命?”

    杜若兒倒了杯米酒喝了,略泛紅的小臉揚起,帶着幾分不屑:“我有那麼蠢麼?我本來打算好了,不行就先給點,明天去縣城鬧事兒。”

    “去縣城鬧事,你?”蕭景瑄看着她搖搖頭,一臉不信。

    杜若兒挑眉道:“別小看人!我本來打算就去擊鼓鳴冤的,到時候就以杜家村名義告狀,這些衙役做的事兒是揹着縣令,有損縣令的名譽,只要那個知縣稍愛名聲的,恐怕都不能不做主。”

    “若他們狼狽爲奸呢?”

    “所以我打算先去趟縣學,那裏不是很多秀才麼閒着沒事兒幹,反正是爲民做主,清君側嘛,這種刷名聲的事兒,法不責衆,我不信他們不動心,鬧大了,我看那知縣能不處置那衙役。”

    蕭景瑄眸中有些驚訝,看着面前的少女,狹長的鳳目點點精光閃爍,微微眯起,深沉,探究,打量。

    她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想得出這種法子?

    這法子四兩撥千斤,大巧不工,縝密,乾脆,直接利用輿論,很有可能辦成,這如何是尋常女子想得出的!

    “不過這法子是迫不得已,只怕就得罪了不少人,但我也管不得了,好歹鬧大了,那他們就不敢隨便對我動手了,讓他們知道對付我要磕掉牙!我本來還想找個大腿抱下……不過,幸好沒到這一步,所以說,今天多謝你了!”

    “什麼大腿?”

    “唔,找個有錢有勢的合作啊,我告訴你,我可是有……賺大錢的法子,那塊石頭你看到沒,那可是寶貝。”

    杜若兒已經有了幾分醉意,此刻面色酡紅,說話也沒了禁忌,倒了杯酒對他道:“來,我,我敬你一杯。”

    蕭景瑄看着她潮紅的臉龐,挑眉,什麼石頭,那石頭看着沒什麼特別啊?

    看着她的酒杯,他搖頭道:“你醉了。”

    “醉,我纔沒醉呢。”杜若兒搖搖頭,挑眉把酒杯送到他面前,霸氣地道:“不行,你,一定要喝一杯。”

    蕭景瑄有些好笑,看她晚霞惜醉,美目流波,醉意酣然的樣子,這小丫頭分明醉了,下巴擡起,一副他不喝她就跟他沒完的模樣,嬌蠻可愛。

    蕭景瑄擡手把酒杯接了過來,“好,我喝。”

    見他喝了,杜若兒這才滿意,杏核眼兒彎成了月牙兒,“這還差不多,來來,再喝,什麼煩心事,明天再說。”

    說着她身子便有些歪斜,被蕭景瑄伸手扶住,沉聲道:“別喝了,你醉了。”

    “我纔沒醉呢。”杜若兒擺擺手,擡頭看着他,黃昏昏暗的燈光下,面前的男人俊美的臉越發美得像暗夜盛放的幽曇,白的發光,美得奪魄,狹長得鳳目那樣看着她,看得她忍不住心跳加快。

    “蕭景瑄……其實,你,你長得真挺好看的……”她喃喃自語道,伸手抓住他的衣襟,幾乎整個人倒在他身上去。

    蕭景瑄身體僵了下,卻沒推開她,垂眸看着她酡紅彷彿夕陽的臉龐,目光幽暗,問道:“你喜歡這張臉?”

    “長這麼好看哪個女人會討厭呢……這可是個看臉的世界。”杜若兒仰起頭調侃道,“所以你可是佔了大便宜的。”

    看臉的世界?

    蕭景瑄嗤笑一聲,貼近過來,扼住她的下頜,眸光幾分邪氣:“若是我這張臉毀了,你還會喜歡?肯定不會。”

    “若一個女人因爲你毀容就變心,我想那也不是真愛吧?美貌是上天賞賜,何必當成負擔?”

    蕭景瑄冷笑:“這美貌於我何用?能給我健康幸福?”

    “再慘你能慘過霍金嗎,人家得了一個罕見的絕症,身體萎縮,不能動彈,就這他還成了著名的科學家,受世人敬佩。你的條件比起他簡直是好一萬倍,就算要死,你也該發光發熱,翻雲覆雨,做出一番大事,名留世間再死吧?這樣也算死得值了!”

    蕭景瑄一怔,看着她激昂光彩奪目的小臉,這丫頭似乎總是那麼自信,似乎明天天塌下來還陽光燦爛,彷彿沒什麼能打倒她一般,堅強,永遠對生活充滿熱情。

    看着她的笑容,彷彿一束光照在滿是陰暗*的地窖,*散去,天光放亮,暖意融融,讓他心中一悸。

    這個女人——

    沉默許久,他忽然問道,“霍金是誰?”

    “霍金就是霍金啊,這都不知道……”杜若兒咕噥了一句,靠在他懷裏,搖搖頭,昏睡過去。

    蕭景瑄低頭看着她醉醺醺的小臉,眸光多了幾分異樣,軟玉溫香,第一次,莫名撩動心絃。

    他的指尖停在她的臉頰,輕輕拂過,若有所思,這世間竟有她這樣的女子,美好得像向日葵,灼烈,乾淨,執着,給人帶來溫暖。

    這種暖,讓人眷戀,讓他有種撕裂的衝動,毀滅,佔有。

    心絃顫動,他的指尖停在她脣上,眸光幽暗不定。

    “杜若兒……”他低低地念着她的名字,齒間迴盪。

    “姐姐醉了?”杜衡一邊啃着東西一邊道。

    “嗯。”他回過神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杜衡,扶你姐姐回去休息吧。”

    “哎!”杜衡起身把杜若兒扶回去了。

    失去了女子的溫柔懷抱,身體有瞬間的微涼,蕭景瑄倒了杯酒,自斟自飲。

    ------題外話------

    祝大家元旦快樂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