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殺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殺人字體大小: A+
     

    杜若兒臉色一變,“五錢銀子?我家的稅錢是二兩,哪裏又多五錢?”

    “你爹去年沒服徭役,這不去服徭役可是要花錢的,還有,最近大老爺正要新修府庫,修河堤,這都不要錢的嗎?全都攤派下來,加起來大概五錢銀子,拿來!”

    杜若兒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果然是來者不善,什麼修府庫河堤,關她們什麼事?

    她問道:“我爹去年明明服了徭役,您記錯了吧?再有民女未曾聽說修河堤的事,民女家貧,也拿不出這麼多錢。”

    “說你爹沒去就沒去,怎麼,想抗稅嗎?再廢話,直接抓你們回衙門處置!”

    那衙役惡聲惡氣地叫囂,旁邊那兩個幫閒也跟着鼓譟,說什麼不給錢就進去搶。

    杜若兒臉色鐵青,咬牙看着這羣混蛋,這些人是想撈錢沒錯,但她總覺得今天的事情有些奇怪,爲什麼他們知道她家的情況,直奔過來?

    杜若兒眸光一閃,問道:“這位差爺,不知道能不能寬限一下,等明天再給?一時間家中也拿不出這些錢。”

    那衙役冷笑道,“寬限什麼,沒錢就去借,你手藝不是很好嗎,老子不信你借不到錢。縣尊催的緊,我告訴你,這錢你們全都得給,今兒爺們就是來收錢的,欠稅的給,不欠稅的也得給!”

    杜若兒眸光微變,看來這些人今天就是有意針對她家,沒人告知,他們哪能這麼快知道修竈的事兒!

    而她杜若兒又能得罪誰?目光在人羣中一掃,除了圍觀的鄰居,影影綽綽瞧見個像是家丁打扮的男人,她仔細一看,頓時怒不可遏。

    杜紹祖!

    一定是他們家招來的這些人,否則怎麼這麼巧這些衙役會過來找她麻煩。而且除了她,其他人恐怕也有不少人拿不出錢的,到時候可不都要借錢!

    早就聽說那杜紹祖家有親戚在縣衙縣衙做事,互相勾結,招來幾個衙役根本不算難事。

    想明白此事,杜若兒頓時大怒,該死的杜肥豬,如此陰險,居然用這種法子對付她,逼她低頭去借錢!

    雖說她家中拿得出這筆錢,但若她服軟,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們又來敲詐,一定要逼她家破產不可!

    杜若兒心中不甘,這個虧她不能忍,杜紹祖想對付她,她杜若兒也不是吃素的,不行的話,她把事情鬧大,看他們怎麼辦!

    雖說事後危害不小,但她現在也顧不得了!

    杜若兒眸光一沉,正要說話,卻聽蕭景瑄忽然開口道:“等等。”

    杜若兒轉過頭去,見他從門前走了過來,粗布白衫,淡然自若,不見半點緊張,從容淡定。

    他出來幹什麼?

    “秀才,你……”

    蕭景瑄擡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回眸看向幾個小吏,開口道:“這位公差,你剛剛說,是林知縣要修河堤修府庫,所以要攤派稅錢?”

    那衙役有些訝異,見蕭景瑄氣質不凡,頓時有些警惕,問道:“閣下是何人?”

    蕭景瑄勾脣一笑,“在下外地書生,遊學在此。既是縣尊吩咐,想必有公文,煩請拿出來看看!”

    衙役面色微變,眸光一閃,呵斥道:“有公文也不是給你看的,你一個外地人少摻和這些事!”

    蕭景瑄黑眸微眯,忽然冷笑一聲,目光瞬間銳利起來,如鷹凖,如刀鋒,氣勢逼人,“我看你們是根本沒有公文吧!好大的膽子,可知按照大周律,僞造公令是要流放的麼!”

    什麼?原來他們根本沒公文嗎?

    “你,你胡說!”衙役也吃了一驚,急道:“休得胡言亂語,此事尚來不及發公文……”

    蕭景瑄看向他們,搖頭道:“一向聽聞林知縣爲官清廉愛民如子,如何可能攤派百姓修府庫?夏稅在即,怎麼可能現在來催繳欠稅?我看是你們公飽私囊,藉機下來撈錢纔是。在下跟知縣大人過去倒也是舊識,正打算去拜訪,倒要問問他此舉該如何處置!”

    杜若兒吃了一驚,他認識縣令?真的假的?

    此刻的蕭景瑄寶玉生輝,鋒芒展露,淡定從容的姿態透着一股說不清的威勢,一瞬間竟讓她有些陌生。

    這種上位者的姿態,洞察內情的敏銳,都讓他顯得深不可測,透着一種神祕的可怕。

    那幾個衙役臉色頓時都變了,只因爲蕭景瑄這次真的是戳中了他們的心事。

    一個幫閒臉色難看地道,“李哥,跟這秀才廢什麼話,上去鎖拿了帶走,再讓他鬧事今天便完了!”

    李衙役打量着蕭景瑄,如他這種人也算見多識廣,蕭景瑄雖然穿着寒酸,但是那種氣質,一看就不像什麼普通人,想起自家縣令的家世,頓時投鼠忌器。

    他咬牙上前低聲道:“這位公子,異鄉之人,身在本縣,你還是少管閒事爲好!”

    蕭景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在下也不想多管閒事,只要你們現在離開,不再徵收多餘的稅錢,在下自然不會跟林知縣提起此事。”

    李衙役鬆了口氣,臉色好看了點,但就這麼離去,今天這撈錢的計劃便是一場空,不由得心中怨懟,看向蕭景瑄的目光便有些不善。

    “不知道公子何方人士,也好叫小人回去稟報縣尊有故交來訪。”

    蕭景瑄看了他一眼,那目光像是看穿了這李衙役的小心思一般,鳳目微眯,眸中精光一閃:“薊縣,吳今安。”

    薊縣?離此地尚有三百里地,早就出了安源府了,也不知道此人是什麼身份。

    李衙役把這名字唸了一遍,那雙綠豆眼在蕭景瑄身上掃了一圈,像是要把他記住似的,“吳公子是吧,在下記下了!”

    說罷,他冷着臉招呼自己的手下離開,連杜若兒的稅銀都沒拿,只是臨走前,那陰冷的目光卻看了蕭景瑄一眼。

    就這麼走了?

    杜若兒一時有些反應不過,看向蕭景瑄更是滿心疑惑,吳今安,難不成這纔是他的名字?

    他到底是誰?

    一羣鄰居七嘴八舌地過來詢問,蕭景瑄噙着笑回了幾句,看似溫和,但實際上疏離,不多時一羣人得到滿意的答覆這便散了去,還紛紛對他表示感謝,看來很快他就會成爲村中受歡迎的人。

    杜若兒一直沉默着,此刻見人羣散去,才擡頭看着他,問道:“你叫吳今安?薊縣人?”

    蕭景瑄看了她一眼道:“以後在外面就叫我吳今安。”

    什麼意思,他想隱瞞自己的身份麼?

    杜若兒蹙眉:“你真認識縣令?”

    蕭景瑄神色淡定地道:“騙他們的。”

    “……”

    “你開什麼玩笑,他們回去要是查到是假的,那可就糟糕了!”杜若兒頓時有些焦急。

    蕭景瑄勾脣一笑,“你覺得他做了這種事,真敢去找縣令詢問麼?”

    杜若兒一怔,一想也是,那人只要不傻,想必不敢跟縣令提起此事,若不然縣令查問之下知道今天的事,那豈不是一頓責問,說不定吃不了兜着走!

    杜若兒沒好氣地道:“你膽子可真夠大的,這也敢說!”她看了看自己的錢袋子:“那這欠稅怎麼辦?”

    “等夏稅一起交便是,他們不會再過來。”蕭景瑄淡淡道,忽然擡腳朝外走去。

    “喂,你去哪兒?”

    “如廁。”

    杜若兒啐了一口,見杜衡臉上的巴掌印兒,忙拉着他回去冷敷去了。

    通往村外的路上,李衙役三人一臉陰沉,李衙役冷聲道:“王二,你去趟杜燒豬家,就說事兒辦砸了,讓他們自己看着辦。”

    那叫王二的幫閒應了一聲轉了一條道往村裏去了。

    路過一片樹林子,李衙役停下撒尿,幫閒王三問道:“李哥,這事兒就這麼完了?”

    李衙役咬牙怒道:“完,怎麼算完?回頭給我打聽清楚這廝何方神聖,要是隻是個過路神仙,沒權沒勢,就給我綁了沉河!反正他是外鄉人,死了也沒人知道。”

    李衙役剛說完,忽然感覺腹部猛地針扎似的疼痛,疼得他頓時嗷地叫了一聲。

    “李哥,你怎麼了!”王三嚇了一跳。

    李衙役只覺得腹部疼得要命,冷汗直冒,然而片刻之後疼痛漸消,竟然不疼了。

    “怎麼回事?”李衙役只覺得莫名其妙,掀開衣服一看,肚子上像被什麼叮了一口有個紅點。

    “怕不是什麼毒蟲咬的吧?”

    “晦氣!”李衙役惱怒地轉身離開,“趕緊離開這破地方!”

    二人罵罵咧咧地走遠了。

    樹林中,一個白衣男子緩緩走了出來,俊美的臉龐此刻極其蒼白,他咳嗽了一聲,一道血跡順着脣角滑落,莫名的血腥陰森。

    男人伸出手,修長的指尖抹去血跡,眉心硃砂越發鮮紅得妖異起來,俊美得讓人心悸,邪氣,他幽深的眼瞳透着殺氣,冷冷看着那遠去的二人。

    不多時,他轉身走出林子,往村子裏走去。

    回到杜家,杜若兒剛給杜衡處理好臉,見他這半天才回來,奇怪道:“你去哪了?”

    “出去散步。”男人勾起脣角,笑容如竹如月,周遭殺氣盡斂,若無其事地道。

    ------題外話------

    麼麼噠,求收藏好,以後偶每天儘量上午固定更新,大家多多支持,不要老屯文啦,這篇文後面更精彩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