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田園妃 » 夜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最強田園妃 - 夜探字體大小: A+
     

    吃完了飯,早早歇了。

    天上有月亮,淡淡的月光灑在窗櫺,蟲鳴,蛙鳴此起彼伏響起。

    杜若兒躺在牀上,一時睡不着胡思亂想,好久之後,也許是太累了,才漸漸睡着了。

    夜色漸漸深沉。

    門輕響,暗影潛入,如獵豹,鑽入內室,點穴。

    一點光在黑暗的屋子裏亮了起來,俊美的臉在燈光下明暗不定。

    他手中拿着火摺子,把油燈點亮放在牀頭,低頭掀開破舊的帳子。

    碎花舊被子,青黑色的枕頭,少女烏髮鋪開,睡顏香甜,被子滑落肩下。

    滑落——

    香肩微露,藕臂如雪,雪膚花顏,大紅的一個鴛鴦肚兜兒,繡着並蒂蓮花開兩朵,顫巍巍,嫩生生……

    蕭景瑄瞳眸收縮。

    這女人!

    竟然只穿了個兜兒,太不像話了!

    大紅色的調子,並蒂蓮,鴛鴦,旖旎,勾魂,睡顏甜美,羽睫低垂,清麗嬌憨。

    燈下看美人兒,昏黃,朦朧,似夢非夢,迷心,惑神,越發美到心尖兒去。

    眸色暗下,下一刻他出手,猛地把被子拉到了她肩上去,遮掩了美景如畫。

    穿成這樣,使美人計麼,只她這般姿色,使美人計也太糟糕了罷!

    他見過美人無數,清粥小菜也想勾引他,異想天開!

    不對,蕭景瑄鳳目微眯,冷靜下來,今天他可不是來看她睡覺的!

    探脈,虛浮,無內力,身體空空如也。

    低頭,彎腰他的手在她臉上摸索,下巴,腮邊,耳後,是真人,不是面具。

    難道他一直猜錯了?

    他敢肯定,她絕不是以前的杜若兒,那又是怎麼回事?

    想來想去想不出結果,先回去好了。

    他低頭給她解了穴,身體微傾,半俯身在她身上,正準備離開,異變突生。

    “唔,蘭蘭,別吵我……”杜若兒忽然低叫了一聲,手臂一擡,竟抱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拉倒在了牀上。

    猝不及防,男人悶哼了一聲,倒了下來,面對面,脣對脣,頓時雙脣貼合,吻了個十足十!

    呼吸相聞,氣息相合,脣上是少女溫軟的脣,香、甜,柔,馥郁馨香,她還把他當成果凍啃了啃,脣上一麻。

    蕭景瑄腦中一蒙,一時竟沒反應過來。

    該死的!

    他竟然被這個小丫頭給吻了去!

    蕭景瑄立刻分開脣,有些懊惱,盯着面前昏睡的女人,神色幽暗不定,黑眸火光直冒。

    雖說是個意外,但這意外也讓他格外光火。

    這個女人,睡個覺還不老實!竟然吻了他!

    那個蘭蘭又是誰?

    蕭景瑄黑着臉撥開她的手臂想起身離開,但杜若兒卻又抱住了他的身體,像抱個抱枕似的不肯放鬆。

    鍥而不捨,撥開了手又纏上來,甚至乾脆擡起腿纏着他的,整個身體像個無尾熊似的緊緊地貼在了他身上。

    軟玉溫香抱滿懷,被子早就滑落,雪背纖腰,蹭來蹭去火氣上升,男人臉上不由得滲出些密密的汗珠,眸光一暗。

    這個小丫頭故意的麼?

    “杜若兒你給我老實點!”他低喝一聲,惱道。

    偏偏杜若兒睡得香,根本毫無知覺,還在他懷中蹭了蹭。

    身上有傷,被這麼一折騰,傷口有些疼,到底傷了元氣,昨天又對那王氏出手,再折騰小命不保!

    他不悅地想把她劈開,只是望着懷中嬌憨迷糊,像個小貓兒的女人,到底下不了手,只得點了她的穴。

    這下杜若兒終於安靜下來,蕭景瑄這才掙脫,從牀上起來,身上已經是汗津津了,蒼白的臉龐多了幾分血色。

    他喘了口氣,伸手把被子給她拉上,裹得嚴嚴實實,免得她再暴露。

    這個女人!

    看她睡得香甜,小嘴咕噥着,蕭景瑄只覺得哭笑不得。

    虧他懷疑她是誰派來的,就她睡着了這迷糊的樣子,就知道她不是什麼探子。

    白天看着也挺精明能幹的,睡着了收了爪子倒個貓兒似的,沒一點防備,這樣想對付他,做夢吧!

    她的底細,回頭再探吧,管她是誰,逃不出他手掌心!

    男人起身吹滅燈火,轉身離開。

    天光泛亮,東方既白。

    杜若兒根本不記得昨晚的事,只是一早醒來,覺得奇怪,她昨晚莫名睡得很熟,而且還做了個春夢!

    做夢就罷了,男主角居然是蕭景瑄,兩人摟摟抱抱,還玩親親,做些羞人的事兒。

    “你妹,這都什麼鬼夢,我怎麼會夢到他?”

    杜若兒沒好氣地拍了拍臉,不由得有些羞惱,她怎麼會做這種夢!

    難不成昨天老是對着那廝的俊臉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杜若兒糾結了一下,聽到外面的動靜,這纔出來,洗漱了一下。

    堂屋裏杜衡剛熬好了藥,正把藥罐子裏的藥倒出來,春夢的男主角蕭景瑄正坐在旁邊。

    “給他熬的藥?”

    杜若兒眼角朝蕭景瑄瞥了瞥,蕭景瑄也看了過來,二人目光一觸即分,都莫名有些不自在。

    “是啊,給蕭大哥的。”

    蕭景瑄輕咳了兩聲,看着她,腦子裏莫名閃過昨晚的影像。

    那雪背,那纖腰,那大紅兜兒……

    他眸光一暗,“杜姑娘,昨晚你睡得好嗎?”

    杜若兒頓時一愣,瞪圓了眼睛,乾巴巴地問道:“還好,你,你問這個幹嘛?”

    難不成他能知道昨晚她做了春夢不成?

    “睡得好就好。”蕭景瑄轉開視線,眸光不定,端起藥碗把那碗黑乎乎的藥給喝了。

    看來這丫頭是不記得了。

    偷了他的吻,她卻不記得了,沒知沒覺地就丟了個吻,蕭景瑄鳳目微眯,這算什麼事?

    “……”

    莫名其妙!

    沒事問這個幹什麼,還以爲他知道什麼,嚇她一跳!

    杜若兒有些羞惱,哼了一聲,轉頭出去到廚房煮了鍋高粱粥,把昨晚的剩菜熱了,又把衣服洗了,這才吃早飯。

    “杜衡,趕緊吃飯,一會還得去修竈臺,至於你——”

    她看了看蕭景瑄略有些蒼白的臉色,有些不自在地撇撇嘴道:“老實家裏呆着吧,今天飯錢欠着,反正你這麼弱也幫不了什麼忙。”

    蕭景瑄看她嘴硬的樣兒,輕笑起來:“多謝姑娘恩典,小可感激不盡。”

    這丫頭,明明心軟,偏偏嘴上不饒人,這彆扭勁兒還真是有趣。

    他莫名心情好了起來,算了,他就不計較昨晚那個意外了,就當是野貓兒撓了。

    吃完早飯,姐弟二人便出門到莊子西邊的靠山兩戶人家修竈臺。

    這活兒本就不輕鬆,況且又是體力活,杜若兒這小身板,幹完這個就感覺體力不支了,累得夠嗆。

    “不行,這活兒不能幹了!累死我了!”杜若兒擦了擦汗,“待會你去請王竈匠來家裏,我有事請他過來商量。”

    杜衡問她幹啥,她搖頭不肯說,回頭看到山上鬱鬱蔥蔥,便上山搜尋,想看看有沒有些草藥山珍能賣的。

    可惜她找了會兒,雖然也看到了一些金銀花,苦桔梗等等,但這些都不是什麼名貴藥草,不值錢。

    偶爾還看到山間有些野蘑菇和山珍,採了些回去,倒是在山上她偶然瞧見了一些石頭,很是不同。

    “咦,這石頭……”杜若兒目光一凝,撿起一塊看了起來。

    ------題外話------

    修改了下,更精彩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