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264章 真正的王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264章 真正的王者字體大小: A+
     

    什麼,雲兵居然在被吸收?

    葉雲都是發愣了,雲兵是什麼?

    金鋒重水!

    這可是凡俗界最強大的珍金,因爲是由液體凝成,而且奇重無比,同時具備了至柔、至剛的特性,最適合用來煉製神兵。

    進可攻、退可守,簡直完美。

    而每一滴金鋒重水都是由至少百種珍金融合而成,可以說是達到了“金”所能達到的極限。

    像雲兵可以被打崩碎,但是,組成雲兵最基本的單位,也就是一滴金鋒重水,那是絕對的堅不可摧。

    若沒有這樣的特性,能夠被元胎境大佬都看重嗎?

    哦,一打就碎了,那還要了幹嘛?

    可現在呢?

    這本應無堅可摧的存在,卻在被他吸收!

    吸收!

    對,不是摧毀,而是吸收。

    打破了人體第六道極限,居然會出現如此變化?

    對於葉雲來說,或者說,對於任何人來說,這都是未知的領域,因爲絕大部份人都只能打破兩次人體極限,六次?

    呵呵,如同天方夜譚。

    一瞬間,葉雲心中閃過一絲遲疑。

    要不要繼續?

    把金鋒重水融進體內,會不會產生什麼不良反應?

    他會不會變成金屬人啊!

    他雖然一直沒有談情說愛,但那是因爲他現在要將精力撲在修煉上,並不代表他想一輩子都如此啊。

    萬一變成金屬人,他還能娶婆婆嗎?

    但是,他立刻就做出了決定。

    吸收。

    他就不信了,自己還降不了區區一件兵器。

    當初他可以將雲兵煉化,現在肯定也可以。

    來。

    他放開抵制,開始瘋狂吸取着金鋒重水。

    這件神兵本就被他煉化了,所以,在被葉雲煉化的時候,也出奇得順暢,沒有遇到了一絲障礙。

    慢慢地,雲兵的尺寸開始縮小。

    這原本可以覆蓋他的全身,漸漸,變成了只能覆蓋他的上身,再到只是心口,最後化成了拇指大小,然後就沒了。

    完全消失。

    而反觀葉雲,身上各種光芒齊綻,五顏六色,然後,在釋放出無比強烈的光芒之後,一下子就黯淡了下來。

    通體如玉。

    這不是形容詞,他現在的皮膚就跟美玉一般,泛動着微微的光芒。

    葉雲長身而起,瑟瑟瑟,頓時有許多碎屑掉落下來。

    這可不是他身上的污垢,而是雲兵煉化之後,留下的渣渣。

    ——精華部份被他完全吸收了,融進了體內,與每一顆細胞結合了起來。

    “我現在的體魄強到了什麼地步?”

    葉雲自己都要呲牙了,之前他的體魄就很強很強,甚至,出竅境的攻擊他都可以無視,現在再融合了金鋒重水,一下子又邁升了一大步。

    “這相當於將雲兵與我的體魄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防禦力甚至不是一加一這麼簡單地提升,而是還要暴漲一截。”

    “我現在出去,就是任那些人轟擊,他們又能傷得了我分毫嗎?”

    葉雲想道,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容。

    可惜的是,他還是沒有突破元胎境,否則的話,攻擊力亦能暴漲到讓人絕望的地步。

    “開闢了第八人體祕境,我的戰力提升也不小。”

    “可惜的是,聖力都變成了星力,這是一個稍弱。”

    “但是,提升的遠要比削弱的大。”

    “再戰!”

    葉雲心念一動,從萬古鍾內走了出來。

    出現了!

    邊道臨等人都已經找到了很遠的地方去,但是,當葉雲的氣息一顯,他們立刻就殺了回來。

    三十一人,一個不少。

    不過,之前只是十二名年輕王者向葉雲出手,現在亦是一樣,如雲想裳等有限幾人,依然是坐壁上觀,既沒有出手相助,也沒有反手相害。

    葉雲這一消失,就是兩刻鐘的時間。

    他去了哪裏?

    邊道臨已經不止一次見過葉雲這樣的手段了,他眉頭一挑:“難道你也是虛靈神體?”

    只有這樣的神體,才能匿入另一個空間,只要他不主動出手,誰也休想找到他。

    但是,這種體質是屬於林初晗的。

    雖然說,世間可能同時出現兩個人擁有相同的體質,但是,這個機率很小,而神體本來就不多,那幾率自然更小了。

    再說了,葉雲不是雷體嗎?

    葉雲微微一笑:“你管我!”

    轟!

    他直接向着邊道臨衝去。

    你一直站在邊上看戲,讓我很不爽哩!

    “哼!”十二名年輕王者齊齊出手,向着葉雲轟去。

    被我們圍上了,你還想去打別人?

    這是自信心是暴棚了,還是看不起我們?

    葉雲完全不顧,就是橫衝直撞。

    嘭嘭嘭,一道道攻擊打在葉雲的身上,然而,只見布片紛飛,葉雲身上的衣物被瞬間打爆,但是,他整個人卻是完全不受阻攔,繼續往前衝。

    “流氓!”葉雲罵了一句,心念一動,精神力化成虛擬的衣物,將他包裹了起來。

    尼瑪!

    其他人則是瞠目結舌,這是人是鬼啊!

    天底下,誰能生受他們十二人的聯手一擊?

    沒有,絕對沒有!

    哪怕是令西來這種最強者,那怎麼也得張開護盾,才能承受他們的聯手之威。

    否則的話,絕對是瞬斃的份。

    但是,葉雲剛纔絕對沒有張開什麼護盾啊,他們的攻擊都是實打打地轟在了他的身上。

    要是連這點都不能確定的話,他們還有臉稱王者嗎?

    可就是因爲無比肯定,他們才慌得一比。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在這樣的震驚之中,沒有一個人再去攔截葉雲,讓他直接殺到了邊道臨跟前。

    “哼!”邊道臨出手,一掌向着葉雲拍去。

    掌心之中,有一個微小無比的光團。

    葉雲揮拳,向着邊道臨轟去。

    嘭!

    一聲重響,只見無盡璀璨的光芒炸開,葉雲和邊道臨同時身形劇顫,向着後方滑退。

    這一擊,兩人在力量上平色秋色。

    不過,葉雲的體魄太強橫了,這樣的硬碰硬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而邊道臨呢?

    掌心已是裂開,有鮮血滲出。

    不敵!

    至少在這一擊上,葉雲明顯佔據了上風。

    嘶,那可是邊道臨啊,被譽爲令西來第二的男人,居然在正面對抗中,輸給了一個出竅境。

    劃重點,出竅境!

    這樣的力量、這樣的防禦,太讓人絕望了。

    衆人都是震驚又不解,葉雲只是消失了兩刻鐘罷了,就這麼點時間,他的攻、防怎麼都出現瞭如此巨大的變化?

    他們自然不會知道,於他們來說只是兩刻鐘,於葉雲卻是十五年的苦修啊,進步能不大嗎?

    “邊道臨,你也不過如此!”葉雲淡淡說道,顯得不屑之極。

    不過,在內心之中,他還是有些震驚於邊道臨的實力。

    因爲,對方明顯進步了一大截。

    之前邊道臨的戰力不過與林初晗相當,頂多就是強那麼一點,而葉雲呢?他現在比之林初晗至少強出了三四個檔次,可居然仍只是輕創了邊道臨。

    ——這還是因爲他的體魄一下子拔升了,不然的話,他也會受點傷,形成平分秋色之局。

    也就幾年而已,邊道臨的實力怎地出現了這麼大的變化?

    邊道臨森然盯着葉雲,眼神中全是殺氣。

    這個昔年不過是銅骨境的小人物,如今居然能夠與自己平起平坐,甚至還要稍微強了一丁點,讓他真是接受不能。

    落差太大了。

    但是,事情已經至此,再要去後悔又有什麼意義?

    唯有一戰。

    他緩緩抽劍,長劍一寸寸地出鞘,而每拔出一些,他的氣勢就暴漲一大截,彷彿整個天地都在爲他加持。

    衆年輕王者都是大驚,他們知道邊道臨很強,但絕對沒有想到會強到如此的地步。

    第二個令西來嗎?

    真有如此風采了。

    只有寥寥三人沒有震驚,只是眼神中微微散發出戰意,這三人分別是雲想裳、石樂池、許業。

    而這三人,便是邊道臨真正看重、放在眼裏的人。

    葉雲咧嘴一笑,向着泰邦、司徒飛等人看去:“除了泰邦這個白癡,我自問沒有得罪你們中的任何一個,可你們因爲嫉妒,卻要置我於死地?”

    “現在,我就讓你們知道後悔!”

    他換了一個目標,改向泰邦殺了過去。

    這是他一直想要轟殺的目標。

    泰邦不由自主地往後退。

    現在的葉雲太強大了,防禦無解,攻擊力又可怕無比,哪是他可以抗衡的?

    單打獨鬥,他不說被秒殺,但是,絕對撐不過百招。

    現在,他當然不願對敵了。

    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他年紀輕輕就邁進了元胎境,甚至,不輸他父親當年,這讓他自視極高,認爲自己的天賦不弱於泰古誠,然後,泰古誠卻一直不看好他。

    他自然不服氣了,認爲父親並不公平,但是,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父親是對的。

    他確實可稱天才,但是,與真正的王者一比,他卻要差了一大截。

    比如葉雲,比如邊道臨,都要比他優秀。

    這一刻,他真得是服氣了。

    他決定,渡過這次危機之後,他就回到父親的身邊,老老實實地,待父親凡界成聖,他自然也能跟着前去聖地。

    待進了聖地之後,以他的天賦之高,難道還無法成聖嗎?

    管你葉雲還是邊道臨,都只能在凡界稱稱尊罷了,以後他們便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了。

    撤。

    泰邦再無任何爭強好勝之心,立刻轉身,急掠而去。

    想跑?

    葉雲一笑,天劫雷體激活,他頓時化成了一道閃電,向着泰邦追了過去。

    這是何等急速?

    嗞,葉雲重新化爲人形,擋在了泰邦身前。

    嘶,自己先跑,可居然還被葉雲追上了?

    泰邦倒抽一口涼氣,然後強行鎮定下來。

    顯然,不將葉雲殺死,或是拖住,他是不可能逃走的。

    他亦是年輕王者,又豈會缺乏勇氣和決心?

    “諸位,今日不將此人殺死,我們將永無寧日。”他沉聲說道,“我等只有團結一心,將此人殺死,永絕後患。”

    “不錯!”邊道臨已經馳援而來,一劍斬出,千丈長的劍氣就削了過來。

    葉雲只是伸出手指一按,啪,劍氣就被生生掐滅。

    他現在就是一具人形神兵——不,比神兵還要神兵,真不知道凡俗之中,還有什麼力量能夠傷到他。

    衆王者紛紛點頭,再次齊齊殺來。

    他們可不想以後這一生都在惶惶之中度日。

    元胎境啊,而且還是其中的佼佼者,要是淪落到出門都要看黃曆,那還有什麼意思?

    現在,只剩下三個人還置身事外,其他所有人都在圍攻葉雲。

    但是,沒有出手的三人卻都是最強級別。

    雲想裳、石樂池、許業。

    這時,連雲想裳都是沒有再吃吃喝喝,而是關注起了戰鬥來。

    因爲,這一次有邊道臨的加入。

    ——沒有邊道臨的加入,之前的戰鬥雖然激烈,可在他們看來也不過如此,但是,有了邊道臨的加入,那就不同了。

    邊道臨可是與他們一個級數的存在。

    所以,他們自然而然就會想,如果將自己換作葉雲的話,那麼,自己又要如何應對呢?

    他們滿滿的都是好奇。

    葉雲怎麼應付?

    太簡單了。

    橫衝直撞,肆無忌憚。

    他現在的體魄比雲兵還要強橫,而且,雲兵還有承受的極限,被轟擊到一定程度就會分裂,以消去實在太恐怖的力量,然後再重組回來。

    葉雲不需要。

    他更強。

    事實上,他吸收雲兵只是表面形象,真正吸收的,卻是金鋒重水化解力量衝擊的方式。

    在受到攻擊的時候,他的細胞互相擠壓、碰撞,將受到的攻擊力化解,然後,這些攻擊力皆是化成了純粹的能量,可以被他吸收。

    所以,這麼多人攻擊他,其實相當於在用自己的星力在爲葉雲提供能量。

    可惜,不是聖力。

    葉雲有些惋惜,不然的話,他的戰力還能再上一個臺階。

    刷!

    邊道臨強勢突進,一劍斬過來,這一次,劍氣不過百丈長。

    葉雲沒有理會,嘭,這道劍氣斬在他的身上,直接被他的身體吸收,但是,葉雲卻是訝然發現,玉石般的皮膚上居然出現了一條淺淺的白線。

    咦?

    劍氣變短了,威力反倒變強了?

    葉雲訝然,有些小瞧了邊道臨啊。

    他沒有理會,就是盯着泰邦下手。

    這一次,泰邦一定要死!

    邊道臨冷笑,再出一劍,刷,這次,劍氣變成了十丈長。

    葉雲揮拳打了上去,噗,劍氣崩碎,但是,他的拳頭上也出現了一道血線。

    劍氣進一步壓縮了,威力更增。

    衆王者見狀,都是露出興奮之色。

    葉雲的防禦……終是被破了!

    好,只要再進一步,就可以真正對葉雲造成威脅了。

    然而,邊道臨卻是臉色蒼白,難看無比。

    這就是一年特訓的結果,讓他的戰力脫胎換骨,但是,他還沒有真正修到大成,還是有許多不足的地方,這也是他爲什麼要舉辦這場盛會。

    集思廣益,助他突破障礙。

    所以,十丈劍氣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然而,這隻能將葉雲的皮膚劃破,連輕傷都是算不上。

    這樣不行,仍不足以打敗更何況是殺死葉雲了。

    他露出狠厲之色,既然如此,那就借這樣的壓力來助他突破吧。

    他是天才,絕頂天才,雖然沒有特殊體質,但是,令西來都說了,自己的天賦甚至不輸他!

    所以,他一定可以的。

    “你們先拖着他!”邊道臨說道。

    他開始凝聚劍氣,這一次,他要將劍氣壓縮到一丈長,真正具有對葉雲的傷害能力。

    泰邦等人都是答應一聲,邊道臨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所以,他們怎麼也要拖住葉雲,爲邊道臨創造機會。

    葉雲一笑,並沒有強行突破重圍,而是與泰邦等人激戰。

    真視之眼運轉,他輕易就洞破了諸人聯手中的破綻,強勢突破,盯着泰邦猛攻。

    二十六人的攻擊打上來,葉雲全盤吸收,達不到邊道臨這種級數的攻擊威力,那數量再多也只是爲他做嫁衣罷了。

    一瞬間,葉雲就殺到了泰邦面前。

    “可有遺言?”葉雲淡淡問道。

    “去死!”泰邦咬牙吼道,轟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

    嘭!

    然而,這根本就是螳臂擋車,完全無濟於事。

    葉雲的鐵拳長驅直入,轟在了泰邦的臉上。

    這一擊之下,肯定讓泰邦魂飛魄散。

    然而,就在這時,只見泰邦的身上居然有一道金光迸發,無窮的力量綻放,化成了一道人形,竟是擋下了葉雲這一擊。

    “爹!”泰邦見狀,頓時脫口而出。

    這人形,正是他的父親泰古誠。

    不,這自然不可能是真的泰古誠,而是他封在自己兒子身上的一道力量,在泰邦遇到生死危機的時候纔會顯化。

    這便是泰邦自己也不知道。

    “小友,不管你與吾兒有什麼恩怨,看在吾的面子上,饒他一次,吾欠你一個人情,如何?”泰古誠所化的人影說道。

    衆人一聽,皆是嘶聲不絕。

    泰古誠的人情啊,這是何等珍貴。

    而且,這樣的大人物絕對說一不二,哪怕讓他去和令西來幹一場,他亦不會推辭,否則的話,道心就會出現破綻,也就不可能再那麼強了。

    葉雲盯着泰古誠的人形看了一眼,淡淡道:“抱歉,這個面子我不能給,也不想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