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261章 平清月宗,上蒼瀾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261章 平清月宗,上蒼瀾山字體大小: A+
     

    “寶衣!”

    “何等材料所制,竟有如此的防禦力!”

    “天哪!”

    這些出竅境、靈我境強者皆是震驚得叫出聲來,然後,紛紛露出了貪婪之色。

    若有這樣的寶衣護體,他們的戰力將提升多少倍?

    這個小子是來送寶物的!

    原本,大家跟葉雲沒什麼仇沒什麼怨的,但是,寶物動人心,立刻讓每個人的眼睛都是紅了起來。

    你說防禦無解,就無法將人拿下了?

    首先,剛纔只是靈我境在出手,換成出竅境的話,未必便沒有效果,第二,這寶衣也只能護住他的身體,又不能護着他的頭。

    打爆葉雲的腦袋,不就行了嗎?

    所以,這小子仗着有一件寶衣就敢來清月宗放肆?

    天真!

    別人看得出來,湯亦翔當然不會看不出來,他哼了一聲,再次出手,這次化成了一道劍光,向着葉雲的腦袋斬了過去。

    一擊致命。

    既然葉雲有這件寶衣,那生擒應該很難,所以,他也息了將葉雲拿下折磨到死的想法,而是要直接置葉雲於死地。

    葉雲微微一笑,仍是沒有出手。

    劍光襲到,但云兵在葉雲的意念控制下,化成了一面盾,擋在了他的身前。

    噗,劍光斬到,卻只是被生生震碎,化成了無數道碎光。

    就這麼簡單!

    衆大能一見,莫不震驚,然後更加貪婪。

    這寶衣居然還能變化,太不可思議了。

    “哪怕是寶甲,但是,必然也有承受的極限!”一名出竅境強者說道,“大家一起出手,連續轟擊之下,寶衣的承受力應該很快就會到達極限。”

    一到極限,那肯定便無法吸收力量,等於形同虛設。

    “好。”衆大能皆是點頭。

    如此寶衣,當然得留在清月宗了,日後他們若是去什麼古蹟冒險,藉此寶衣一穿,安全性可以提升多少倍?

    咻咻咻,衆人皆是躍了出來,將葉雲團團包圍,僅只有付雲聲例外。

    一來,人已經夠多了,不缺他一個,二來的話,他跟湯亦翔不對付,只要湯亦翔想幹的事情,他都會想着反過來。

    所以,他選擇了袖手旁觀。

    咻咻咻,更多的人影飛射過來,甚至,清月宗宗主都是到了。

    他叫滿離江,不但是出竅境,而且還是極星位的存在。

    理論上來說,這可是元胎境之下的最強者。

    “真有寶甲?”滿離江沉聲問道。

    他是接到神識傳音纔過來的,但是,天底下居然有如此寶甲嗎?他還真得不怎麼相信。

    “是。”衆長老、太上長老皆是點頭。

    “拿下。”滿離江立刻拿定了主意。

    強搶?

    這有什麼!

    這個世界便是以實力爲尊,你沒有應有的實力,卻是佔據了一件至寶,這不是自找取死之路嗎?

    就算我不搶你,別人也會搶你,所以,幹嘛不便宜我呢?

    於是,又是一堆人圍上了葉雲,變成了前後兩層。

    葉雲淡淡一笑:“不過一件寶衣而已,就把你們全部引了出來,真是人爲財死,鳥爲食亡。”

    聽到葉雲這樣的比喻,衆大佬都是不爽之極。

    他們幾乎站在了武道的巔峯,能是普通人、鳥獸可比的嗎?

    “原本嘛,你們只要將湯亦翔交出來,我也懶得大開殺戒。”葉雲又說道,“但你們非要貪心,那今日之後……再無清月宗!”

    何等霸氣!

    但是,滿離江等人皆只是冷笑,顯得不屑之極。

    一個年輕人,居然大言不慚地說要滅了他們清月宗?

    你腦袋被驢踢了吧?

    “少跟他廢話,宰了他!”湯亦翔沉聲說道,他已經不耐煩了。

    “嗯。”衆大佬亦是點頭。

    確實,和一個囂張小輩有什麼好說的?

    浪費時間浪費口舌。

    葉雲微微一笑,將自身的氣息釋放。

    轟!

    “什麼!”

    “怎麼可能!”

    “天!”

    頓時,衆大佬都是震驚得頭皮發麻,兩隻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

    出竅境!

    怎麼可能呢?

    這小子纔多大,怎麼就是出竅境了?

    最最不可思議的,自然當屬湯亦翔了。

    第一次見葉雲的時候,對方纔只是銅骨境啊,屬於他釋放一下氣勢,就可以將人生生碾死的小角色。

    但是,這纔過去了多久,這小子的修爲居然就在自己之上了?

    這下,便是滿離江都臉色肅然,點點頭道:“哈哈,道友真是年輕有爲,不過二十多歲,便已經修到了出竅境,簡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這是真牛逼,誰人可比?

    “不打了嗎?”葉雲淡淡問道。

    這話就有些打臉了,不過,清月宗的大佬們都是隻當沒有聽到。

    開玩笑了,一名出竅境,再加上那件寶物,葉雲的防禦力會多麼恐怖?

    哪怕可以將他轟殺,清月宗亦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絕對的。

    所以,這有什麼好打的?

    “不想死也行。”葉雲指了指湯亦翔,“把此人交給我,我可以考慮不大開殺戒。”

    只是考慮而已。

    這下,清月宗的大佬們都是怒了。

    湯亦翔可是聖子人選,而且,幾乎能夠確定,他會脫穎而出。

    若是將湯亦翔交出去,首先清月宗還有面子嗎?

    哦,準聖子都是被迫交出去,以後還有哪一個勢力會將清月宗放在眼裏?便是七星六星勢力都要造反了!

    第二,湯亦翔亦是天才中的天才,還沒有滿百歲,就已經修到了靈我境,這樣的天賦着實驚人,未來不是沒有希望突破元胎境的。

    到時候,清月宗在湯亦翔的帶領下,便將再邁一個臺階,成就前所未有的輝煌。

    所以,無論如何,湯亦翔都不可能交出去的。

    “道友,你殺了亦翔的兒子,已經佔盡了便宜。”滿離江決定調停一下,“所以,何不高擡貴手,放亦翔一條生路?”

    湯亦翔聽着,心中充滿了憋屈。

    他可是靈我境,可稱大能了啊,可兒子都爲人殺了,卻還要低聲下氣地乞命,讓他情何以堪?

    我忍!

    終有一天,我會成爲元胎境大能,到時候,誰也辱不了我,而欠我之人,終將連本帶利,將一切還給我。

    葉雲搖搖頭:“要麼交出湯亦翔,要麼你們跟他陪葬,隨便你們選吧。”

    太過份了啊。

    你雖然是出竅境,但只是區區一個人罷了。

    “掌教!”

    “掌教!”

    “掌教!”

    衆人都是向着滿離江叫道,神情激動。

    滿離江則是緩緩點頭,戰意也開始提升:“道友,我們清月宗不懼戰——”

    嘭!

    葉雲一拳頭轟了過去,便見滿離江整個人都是炸了。

    “戰就戰,這麼囉嗦幹嘛!”他緩緩收回拳頭,不屑地說道。

    尼瑪!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雙眼,一個個都是遍體生寒,恐懼得心臟都是緊縮。

    滿離江,清月宗第一強者,出竅境極星位,居然被一拳秒殺!

    怎麼相信?

    葉雲……真是出竅境嗎?

    這絕對是元胎境的戰力啊。

    完了,他們居然得罪了這樣的存在!

    找死啊。

    現在,他們一個個都是後悔之極,同時,對葉雲也是暗怨無比。

    你這麼強,爲什麼不早點展示出來?

    是吧,你一來就展現出元胎境的實力,我們敢動歪主意,更是敢反抗嗎?

    你這是在釣魚啊!

    湯亦翔則是臉如死灰,差點癱到地上。

    曾幾何時,葉雲居然如此之強了!

    “既然不懼戰,那就成全你們。”葉雲淡淡說道,目光掃過,拳頭也跟着動了起來。

    嘭!

    他看到誰,就是一拳打了過去,那人便只有爆碎的份,真是看誰誰死。

    衆大能都是怕得生抖,這實力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在葉雲面前,他們就如同嬰兒一般脆弱,所謂的尊嚴還有什麼意義?

    “饒命!”剩下的人紛紛跪服。

    “湯亦翔從此跟我們清月宗再無關點關係。”

    “對,大人想要如何處治他都行,與我們無關,我們是無辜的!”

    衆人紛紛背叛,湯亦翔也沒有感到奇怪,換作是他的話,他亦會如此自保。

    但是,他作爲當事人,怎麼也不可能置身於事外。

    他用怨恨的語氣道:“早知今日,當初便應該不顧一切,將你轟殺的!”

    當初葉雲不過銅骨境,只要他決心堅定一點,絕對是可以做到的。

    葉雲嗤然,當初他身邊可是有林初晗的存在,你過來只是送死罷了。

    “湯亦翔,在大人面前,你還不恭敬一點?”只聽清月宗的一名出竅境大能喝道。

    “對,你兒子得罪了人,你亦是,父子二人不反思反省,居然還想着謀害,真是十惡不赦!”

    “還不快跪下,向大人認罪!”

    清月宗的大能們紛紛喝道。

    這真是牆倒衆人推啊。

    湯亦翔露出悽然之色,但是,他卻是將戰意完全迸發。

    哪怕必死,他亦要一戰。

    葉雲點點頭:“湯亦翔,雖然我定要殺你,但是,不得不承認,你還是有讓我佩服的地方!可惜,你沒有教好你的兒子。”

    他伸指一點,湯亦翔亦是一拳轟出,向着葉雲迎去。

    嘭!

    湯亦翔的身形立頓,他的心臟處出現了一個血洞,然後一股殺機蔓延,瞬間涌遍了他的全身,讓他生機立絕。

    葉雲向着清月宗剩下的大能看去,目光森然。

    “大人饒命!”這些所謂的大能卻是毫無骨氣,紛紛跪下求饒。

    “雖然湯亦翔是我的敵人,但是,他至少還有骨氣。”葉雲淡淡說道,一拳轟出,嗞,狂暴的雷霆捲過,剩下的大能在一瞬間全部被劈死。

    只有一個人例外。

    付雲聲。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展露過敵意,亦沒有覬覦雲兵,所以,葉雲網開了一面。

    他看了眼付雲聲,然後縱身而起,咻,他瞬間就沒影了。

    付雲聲呆了一會,慢慢恢復過來。

    從今天開始,他要好好整治宗門風氣,再不允許誰胡作非爲,否則一不小心得罪了像葉雲這樣的人,將會給宗門帶來滅頂之災。

    當然了,如葉雲這麼妖孽的,估計幾千幾萬年才能出一個吧?

    ……

    葉雲離開清月宗,開始到處打探泰邦的下落。

    林初晗肯定不會曝露行蹤,這不是讓天道宗找過來嗎?

    ——天道宗不來,天魔宗來了,她也一樣不待見。

    所以,與其打探林初晗的下落,還不如打探泰邦的,這傢伙又不會隱藏行蹤。

    只要這傢伙沒有追丟了林初晗,那麼,只要找到他,林初晗肯定便在附近了。

    幾天之後,葉雲打探到了一個大消息。

    邊道臨牽頭,向星宇中許多傑出的天才發出邀請,打算進行一次論道會。

    有資格參與這場盛會,自然是與邊道臨一個級數的存在,屬於幾個星體都找不出一個來的絕頂天才。

    因爲天明星上有聖路,讓天明星也在星宇中擁有了特殊的地位,因此,好多天才收到邀請之後,都是表示願意參與。

    ——像他們這樣的存在,靠自己參悟其實很難再有什麼進步。

    也就是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衝上極星位,再牛逼一點,可能還可以開闢個祕境什麼的,但是,也就如此了。

    但是,若能與同級別的存在論道、切磋,說不到可以讓他們更進一步!

    正是如此,這些天驕纔會答應赴會。

    時間便在……九天之後。

    泰邦會參加嗎?

    九成會。

    此人不但有一個馳名星宇的老爹,自己也是天才中的天才,況且,他又正好來了天明星,抽空參加一下,根本沒有什麼影響。

    好,那我也去一下吧。

    不過,時間還有九天,那就再修煉一下。

    葉雲進入萬古鍾,百倍時間流之下,九天就是兩年多啊!

    在此期間,他主要煉體,反正每天只需要吸取星石修煉一下,而化身則是參悟域之境。

    半年之後,他突破了一瞬四十拳的極限。

    兩年之後,他就觸到了一瞬四十九拳的新高度。

    但是,想要打破五十拳的限制……卻是不可能。

    之前林初晗就說過,五十拳是人體的極限,無人可以打破。

    也許是境界不夠,也許是體修的層次還差了點。

    葉雲覺得,這絕非終點。

    但是,人體的第六個極限太難打破了,哪怕他不斷地完善着自身,可是,打破第六極限仍是遙不可及。

    這個不急,可以慢慢來。

    邁上出竅境之後,他的修爲進境也一下子慢了下來,但是,再慢再慢,近三年的時間下來,他也修到了小星位圓滿。

    他將手頭上的靈藥全部服下,一舉衝上了大星位。

    實力……沒有質變。

    沒辦法,他的戰力實在太強了,想要質變的話,小境界的提升已經不可能實現,必須靠大境界的突破。

    葉雲將主意打到了這次的“王者聚會”上。

    像邊道臨等人絕世天驕,身上會沒有點靈藥?

    不可能的。

    所以,這就是他大發橫財的機會,說不定可以一舉跨上元胎境呢。

    成就了元胎境,便是令西來又如何?

    葉雲有信心可勝之。

    他大步向着蒼瀾山而去,這就是邊道臨聚辦盛會地方。

    路上,他服了一顆易容丹,改變了形貌。

    “閣下,還請留步!”當葉雲飛進蒼瀾山區域時,立刻便有人攔了過來,“可有請帖?”

    葉雲怎麼可能有請帖呢?

    但是,他冷哼一聲,道:“我納蘭措要去什麼地方,還需要請帖嗎?”

    囂張、霸道。

    攔路之人不由一窒,他不過靈我境,放在外面去已經是一方強者了,可在這裏,他卻只能當一個維護秩序的人。

    “閣下,前方是我宗聖子邊道臨召開盛會、宴請星宇中各位最強年輕王者的所在,所以,沒有請帖的話,不方便參與這樣的盛會。”攔路之人說道,十分客氣。

    “沒有我的參與,也配冠上最強二字?”葉雲嗤然說道,一揮手,嘭,那攔路之人便被他掃飛了出去。

    那人一路被直接掃到了蒼瀾山上,這才停下了身形,只覺呼吸都是困難,臉色煞白無比。

    嘶,這是何等強者?

    至少也是出竅境!

    雖然說,出竅境根本不配參加這樣的盛會,但是,亦非他有資格阻路的。

    所以,他立刻傳出消息,讓更強之人前去阻攔。

    “閣下!”咻,一道人影出現,這次就是名出竅境強者了,亦是此地唯一的出竅境。

    ——如果連他都是阻擋不下,那麼,對方必然得是元胎境了。

    可是,這裏可是有好多年輕王者,你沒有請帖若是亂闖,那引起衆怒,保證讓你死翹翹。

    所以,一位出竅境就夠了。

    “滾!”葉雲伸手一按,擺出了囂張狂少的霸道風采來。

    嘭!

    那名出竅境頓時被生生按進了滄瀾山的山體之中,四肢張開,成了一個大字形。

    “本少沒有資格參與嗎?”葉雲一個跨步邁到了山上,向着那名出竅境淡淡問道。

    能夠如此輕易敗他,那肯定是元胎境強者,而葉雲又如何年輕,甚至不足百歲!

    而以這樣的年齡修成元胎境,這還不是絕頂的王者嗎?

    那名出竅境只有打落牙齒和血吞,勉強從山體中拔了出來,恭敬地道:“是敝宗疏忽了,沒有給大人發放請帖,請!”

    葉雲傲然一笑,雙手負於身後,向着山上緩緩而去。

    那出竅境也連忙發出消息。

    ——有一名陌生的年輕王者突然加入,名爲納蘭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