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228章 真視之眼 第二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228章 真視之眼 第二重字體大小: A+
     

    老者露出茫然之色:“少年郎,你在說什麼?”

    “哥哥,你不願娶我嗎?”少女則是向着葉雲問道,一臉楚楚可憐的模樣。

    葉雲微微沉吟,男人可以娶她,但女人呢?

    斯嘉麗和波麗莎也是神魂被奪,有若木偶,這又是因爲什麼呢?

    他再看了眼老者,最終,他看向少女:“他應該不是你爺爺吧?”

    “少年郎,你在胡說什麼!”老者立刻斥道。

    但是,少女卻是好奇地問道:“哥哥,你爲什麼這麼問?”

    “因爲,我在他的身上,隱約看到了一個空架子,還有,強大的靈魂。”葉雲說道,“這一切,都是你導演的吧?”

    少女看着葉雲,沒有說話,至少好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她格格格地笑了起來。

    “哥哥,你還真是與衆不同。”她說道,“之前那些個人吶,一聽到要他們娶我,立刻就翻臉了!還有這兩名女人,也不願意跟我做朋友,讓我很失望哩。”

    “你控制了他們的靈魂?”葉雲問道。

    “一個小把戲,只是讓他們暫時失去對於身體的控制能力。”少女淡淡說道,“反正,最終所有人都會離開,我只能孤零零地留在這裏,等上許多許多年,纔會等到新一批人到來。”

    “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葉雲沉聲問道。

    少女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歪着腦袋想,露出頑皮之色:“你猜!”

    這怎麼猜得着。

    葉雲笑了笑:“給點提示。”

    少女咬着手指,道:“我在這裏,應該超過五萬年了吧。”

    五萬年!

    哪怕是元胎境強者,壽元也不過六百年,在五萬年的悠長面前,那又是何等得微不足道。

    葉雲沉吟一下,道:“你是類似於器靈一般的存在嗎?”

    “聰明!”少女拍手。

    葉雲再想了一下,問道:“在我之前,有沒有人識破過你?”

    “有。”少女嫣然一笑,雖然這讓她看起來無比得古怪,“最近兩百年內,有一男一女,我還記得,那女的叫林初晗吧,先天道體哩,難得無比。”

    林初晗!

    葉雲心中一跳,那麼,這男的又是誰?

    “男的嘛,好像姓邊吧。”少女咬着手指,露出回憶之色。

    “邊道臨?”葉雲問。

    “對啦,就是這個名字。”少女拍手笑道。

    邊道臨果然牛逼,與他一樣,看破了虛妄。

    相比之下,聞超諸人則是差得遠哩。

    葉雲暗暗點頭,他對於邊道臨的認知必須調整。

    不能小看了這位天道宗的聖子!

    “那你的存在,應該不是隻爲了戲弄人吧?”葉雲問道。

    “怎麼能說是戲弄呢?”少女並不同意,她搖搖頭,“是他們先鄙視我的嘛,我只是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教訓罷了。”

    確實,她沒有殺人傷人,而只是讓斯嘉麗等暫時失去了對於自己的控制權。

    但是,等祕境關閉,他們自然而然就會恢復了。

    葉雲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而是問道:“那你的使命呢,是不是負責看守什麼寶物,等着送給有緣人?”

    少女對着葉雲做了個鬼臉。

    她的臉原本就夠像鬼了,現在又故意醜化,真是讓人毛骨悚然。

    葉雲卻是淡定自如,不爲所動。

    少女格格一笑:“不錯,我確實負責看守一樣東西,不過,還不能告訴你是什麼,你得先通過了考驗,我才能將這東西給你。”

    “如果我沒有通過呢?”葉雲問。

    少女想了想,笑道:“娶我唄。”

    “呵呵。”葉雲只是笑,他纔不信。

    “沒有通過的話,大不了與他們一樣嘛,我會控制你一些時日,免得你向別人泄密。”少女又說道。

    還可能有人過來嗎?

    那種特殊的樹木已經被伐完了,他能夠過來,那也因爲他的體魄太變態了,可以抗衡湖水的陰寒,但是,其他人又怎麼可能做到?

    葉雲沒有與她說這個,而是道:“好,說吧,是怎麼樣的考驗。”

    少女笑了笑:“很簡單啊,喏,這個球給你。”

    她向着葉雲遞過一隻鐵球,剛好一手可握。

    葉雲接過,只聽少女又道:“三天之內,將這隻球打開。”

    “成功,你就過關了,沒有的話,嘻嘻,那就不好意思了。”

    說着,她飄然離去。

    “少年郎,你想娶老夫的孫女嗎?”剛纔一直如同泥塑般的老者突然開口,向着葉雲問道。

    這就是一個牽線木偶,被少女控制的。

    或者說,這裏所有的景物都是幻象,是由少女衍化出來的。

    爲什麼如此真實?

    祕境之中,有什麼不是假的如真,真得又如假?

    葉雲沒有理會,他只是翻看着這個鐵球。

    很沉,如果他不是強大的體修,那麼,必須動用星力才能託得住,否則的話,手都要被壓壞了。

    強行破開?

    不行,這太硬實了,葉雲亦做不到。

    只能找機關了。

    葉雲翻來覆去地看,這鐵球渾然一體,怎麼也看不出來,哪有痕跡可以打開的。

    不過,鐵球上還繪着一些紋路。

    這就是關鍵嗎?

    葉雲仔細觀察,很快就瞭然於心。

    這些紋路組成了一個古字。

    葉雲細細味着這個古字,明悟叢生。

    咦?

    他訝然發現,當他領悟了這個古字之後,居然在鐵球上看到了更多的紋路,這可以組合,但是,有着極多的可能。

    沒辦法,葉雲只能一一嘗試。

    一個個古字被他拼湊了出來。

    古字,形即是意,不需要認識,看了自然而然就懂了,當然亦需要一些時間來參悟。

    “仙不仁、聖不賢。”

    最終,這些古字可以用這句話來概括其意。

    嘶,這可是十分得大逆不道,居然辱罵仙人、聖人!

    葉雲再看鐵球,不由呲牙,因爲更多細微的紋路浮現了出來,密密麻麻,讓他都是頭大。

    沒辦法,只好繼續了。

    葉雲在腦海中浮現着所有的紋路,然後試着將它們組合。

    這些紋路有多少?

    以千計。

    那麼,這有多少種組合方式?

    多得可怕。

    關鍵是,葉雲並沒有任何的提示,無法縮小範圍。

    “不,提示還是有的。”

    “古字。”

    “形即是意。”

    “所以,組合出來的字無法識別,那就不是古字,便是錯誤的。”

    以此爲依據,葉雲不斷地組合着紋路。

    理論上來說,哪怕有再多的組合方式,只要時間足夠,那總歸是可以成功的。

    問題是,葉雲只有三天時間。

    這就考驗葉雲的計算能力了。

    而這說白了,就是靈魂強度。

    換作之前,葉雲還真不一定可以成功,因爲他的靈魂雖然強大,那也只是相對於地宮境來說,比之大部份天海境只是有所超越,不見得就是最強的。

    現在不同,他的靈魂強度都是邁進了靈我境,那就碾壓天海境了。

    在這樣的靈魂強度支持下,他的腦海中翻動着無數的紋路組合,速度快得驚人。

    一天、兩天。

    兩天半過去,葉雲終於拼出了第一個古字。

    如此來看的話,只剩半天時間了,他應該來不及了吧?

    不然。

    這就好像一幅巨大的拼圖,最難的就是一開始的兩塊,若能成功找到,那以此爲基礎,接下來的進度就會加快,而且是越來越快。

    所以,不過一個時辰過去,葉雲就拼出了第二個古字。

    再半個時辰之後,他找到了第三個古字。

    距離三天之期還差半個時辰,葉雲拼出了所有的古字。

    這次的古字就要多多了,所以,葉雲需要組織一下,才拼出了其正確的排列順序,得悉了整個的意思。

    “偷天換日,挪轉乾坤,天不復天,地不復地,可笑可笑。”

    這是什麼意思?

    偷天換日,挪轉乾坤,這是字面上的意思,還是一種比喻?

    葉雲思索着,卻聽卡地一下,鐵球自行打開了。

    “咦,你居然成功了?”少女翩然而至,她訝然看着葉雲,“這麼多年下來,你是第一頭打開的人。”

    連婆婆和邊道臨都沒有做到嗎?

    “幾百年前,倒是有一個人差點做到了。”少女露出回憶之色,“不過,他還是差了一丁點,比規定的時間超過了一些些。”

    是誰?

    既然是幾百年前,那肯定不是婆婆或是邊道臨了。

    “這人是誰?”葉雲突然生起了好奇之意。

    “好像遲什麼飛吧。”少女想了想,“這個人很有意思的,不過,過去了太久,我都記不清楚了。”

    “遲雲飛?”葉雲試着道。

    “對,就是這個名字!”少女一拍雙手,“他是個很有名的人是不是?嘻嘻,這傢伙是唯一一個說要娶我的,好有意思的。”

    果然,天魔宗宗主遲雲飛!

    葉雲沉吟一下,道:“那人是天魔宗宗主,不過,百年前的時候,他被天道宗突襲,已經化道了。”

    “死了呀。”少女露出一抹失落之色,但隨即便淡淡一笑,“也是,是人都會死,這也沒有什麼了。”

    遲雲飛這麼牛逼的,不但識破了少女的真面目,甚至還差點打開了鐵球。

    ——葉雲可以成功,是因爲他得了許多的奇遇,讓靈魂強大到了靈我境級別,這纔可以在三天之內解開鐵球上的古字之迷。

    遲雲飛差點做到了,這說明對方在靈魂上的強度只是比葉雲稍遜吧。

    從這點來說,便是令西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可惜,這樣的超卓人物又如何,還是被陰死了。

    “我要送你的東西,便在鐵球之中,你自己取了吧。”少女淡淡說道,“我要去休息了。”

    一個器靈需要休息嗎?

    這自然不可能了,所以,少女應該是想到了遲雲飛,心中有些難受吧。

    咦,器靈還有情緒的?

    葉雲想到了萬古鐘的器靈,這就好像是一板一眼的,並沒有什麼情緒。

    少女飄然離去,葉雲想了想,收回了思緒,將注意力放在了心裏的鐵球上。

    鐵球是空心的,裏面放着的,乃是一塊玉石。

    玉石?

    葉雲不解,將玉石拿起,當他的手指觸到玉石的一瞬間,頓時,無數的畫面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真視之眼、第二重!

    什麼,真視之眼居然還有第二重?

    畫面交織,古字也一一浮現。

    葉雲心有明悟。

    他之前修煉的真視之眼只能看到能量,但是,若是掌握了真視之眼的第二重,卻可以看透更深層次的東西。

    比如,星體。

    一眼掃過去,就可以知道地脈在哪,又是什麼強度。

    還有……星石礦脈!

    這意義就太大了。

    而這,還不是真視之眼最終極的能力。

    將真視之眼修到大成,甚至可以追溯歲月之河,看到無數年前發生的事情!而再看向歲月之河的另一端,亦可以看到有限度的未來!

    這是多麼驚人的能力?

    葉雲卻是臉色凝重。

    從鐵球上的留言來看,這真視之眼的掌握者好像懷着無比的不甘。

    可要知道,真視之眼達到大成之後,這和神冥還有什麼區別?

    追溯時光、偷窺未來!

    擁有如此的能力,還有什麼辦不成?

    如果上一代真視之眼的擁有者是含憤而死的,那麼,他的對手又是何等的強大?

    葉雲深深地吸了口氣,他會因此而不修煉真視之眼嗎?

    當然不會了。

    無論未來會遇到多麼強大的敵人,又或是競爭對手,他都不會有絲毫的退怯。

    他開始修煉真視之眼的第二重功法。

    這太深奧了,隨便一句功法就晦澀無比,涉及到了天道運轉,無窮奧祕。

    若非如此,又如何可以看透一切呢?

    哪怕葉雲的靈魂力已經如此強大了,可他的進境也是奇慢無比。

    一晃,已是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

    葉雲在真視之眼第二重的領悟上不過達到了百分之一的程度,但是,這也讓他的真視之眼的效果比之前提升了至少十倍。

    恐怖!

    相比來說,真視之眼的第一重簡直就是小兒科,或者說,這是弱了幾百倍的真視之眼,根本不足以描繪其百分之一的能力。

    葉雲內視己身,真視之眼下,身體存在着什麼缺點,一目瞭然。

    這一個月的時間內,葉雲已經將身體上的這些小缺陷都是修復了。

    現在,他具備了開闢祕境的條件。

    這是奇難無比的事情,因爲,光是找到祕境的“門”都要花費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

    ——這是以前。

    掌握了真正的真視之眼,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水準,亦讓葉雲擁有了了不得的能力。

    第五個祕境,他打算開闢脾。

    所以,他以真視之眼觀察着自己的脾,“門”的所在,他只用了不到四天時間就看到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破”門了。

    葉雲揚動星力,向着“門”衝擊了過去。

    轟,星力倒捲回來,失敗。

    沒關係,開闢祕境怎可能是一蹴而就呢?

    再來。

    不斷地失敗之下,則是葉雲越來越精準地控制。

    他早已可以將星力拆分得十分細微,但是,星力越是細,單一份的力量勢必不足,所以,需要不斷地衝擊,纔可能將門推開。

    最重要的是,在此期間,葉雲沒有浪費一丁點的星力,衝擊在“門”之外的任何地方。

    這種控制能力,簡直就是可怕。

    不過三天而已,門豁然而出。

    脾之祕境,成。

    頓時,這好像也化成了丹田似的,吸收了大量的星力而入。

    第五個祕境了。

    葉雲露出笑容,哪怕是元胎境強者,又有幾個人開闢了五個祕境?

    少得可憐吧。

    而對於他來說,四次打破人體極限,更是掌握了真視之眼,那麼,開闢祕境就成了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真視之眼可以慢慢再修習,該去別的地方看看了。”葉雲喃喃道。

    他長身而起,在這個島嶼上到處行走着。

    這裏有許多巨型黑蜘蛛,但是,在葉雲面前,這根本就是小意思,不過是揮揮手的事情,就可以將之消滅。

    但是,葉雲將整個島嶼逛下來,也沒有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又或是資料。

    這裏,甚至連靈藥都沒有一株。

    唯一的收穫,就是真視之眼,真正的真視之眼。

    值嗎?

    太值了!

    葉雲認爲,就算是再多的真王之血,也比不上真視之眼的價值。

    光說可以尋找星石礦了,再配上萬古鐘,葉雲可以將天下礦脈盡收於手,然後瘋狂地開啓萬古鐘的加速,武道進境如飛。

    更何況,大成的真視之眼甚至還可以追溯歷史、窺看未來!

    “唉,又到了結束的時候。”只見那奇醜的少女翩翩而來,“少年郎,要說再見了。”

    葉雲點點頭:“有什麼心願需要我替你完成嗎?”

    少女眼睛一亮,但是,很快又黯淡下去。

    她揮揮手:“你一個小小的地宮境,讓你辦事不是讓你送命嗎?”

    頓時,葉雲只覺眼前一花,已是出現在了真王之島上。

    不止是他,所有人、只要還活着的,都是從真王祕境中出現。

    葉雲立刻開溜,去找林初晗。

    然而,只是一瞬間之後,可怕的氣息就沖天而起。

    “所有人都不準走!”咻,一道人影飛昇入空,以森然的目光俯視衆人。

    “桑譚,你這是什麼意思!”立刻有人問道,同樣飛昇入空,與那人平齊。

    第一個說話的人,名爲桑譚,乃是天道宗霸陽峯的峯主。

    元胎境強者。

    他目中無人,淡淡道:“天魔宗餘孽在此,本座要拿人,你有意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