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218章 壓制,王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218章 壓制,王女字體大小: A+
     

    當初葉雲服了仙血果,一共進入了兩個能量空間。

    一是雷霆,二是火焰。

    在這兩個空間之中,葉雲都是走到了藥力允許的極限。

    用現在的標準來說,就是二十八重天!

    這是什麼概念?

    靈我境強者,哪怕修到大圓滿狀態,也不過可以調用這個級別的特殊能量。

    之前的話,葉雲一直動用的便是雷能,因爲他被天劫劈了,意外獲得了天劫雷體,調動雷能會更加快捷和省力。

    但是,這並不意味着葉雲就無法調動二十八重天的火能了。

    可以的。

    能量有相剋,水當然是克火的,但是,這是建立在層次相同、量大致相當的情況下。

    就問,二十八重天的火能會被二十四、二十五重天的水能剋制嗎?

    呵呵。

    轟!

    葉雲揚動火能,頓時,一片紅色的火焰張揚,撐開了一個火焰的世界。

    寒意如潮水般退去,連半壁江山都無法佔據,而是退縮到只剩下四分之一的空間。

    在旁人看來,釋放火能的葉雲就彷彿一個巨人,將波麗莎給碾壓了。

    靠!

    邊上那男子目瞪口呆,那可是大成的聖體啊,你居然也能碾壓?

    怎麼可能呢?

    在靈我境之下讓體質大成的話,體質之威會遠超境界,但也正是如此,本身的境界若是提升了,體質之威卻不會變化——比如,金身境和地宮境甚至天海境,只要體質一樣,那大成之後,威力都是一樣的。

    只有邁上靈海境之後,體質之威纔會隨着境界的提升而提升。

    因此,理論上來說,波麗莎的寒冰聖體在天海境中應該就是最強的。

    ——除非,神體才能壓制她。

    嘶,葉雲竟是神體嗎?

    但是,不像啊!

    葉雲並非化身成了火焰,而只是在引動火能罷了。

    這就更加恐怖了。

    波麗莎是因爲體質的關係,她才能引動層次極高的寒冰能量,但是,葉雲憑的是什麼呢?

    他只是地宮境,甚至還沒有修煉靈魂,哪來這麼強的靈魂力去調動如此層次高的火能?

    他不解,波麗莎同樣如此。

    水與火天生相對,尤其是寒冰繫了,更是與火是死對頭。

    在葉雲的火能壓制下,她有一種本能的厭惡,更有一種……恐懼。

    對,水克火,但是,火太強大的時候,水、哪怕是寒冰都只有被蒸發的份!

    所以,波麗莎就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她會被葉雲生生焚燼。

    這樣的恐懼之下,她甚至生起一種莫名的情愫,想要跪伏在葉雲的身前,被他蹂躪。

    這樣的情愫讓她羞怒,卻是不可抑止地蔓延着,讓她俏臉如火。

    丟人!

    她可是四天王之一啊,在西土大陸的年輕一代中,她可是代表着最強,要是她向葉雲搖尾乞憐,那丟的可不止是自己的臉,還有整個西土大陸的。

    但明知這點又如何,她仍是無法壓制這樣的衝動。

    “啊!”她怒吼一聲,放空了頭腦,只是一戰。

    這固然讓她忘了恐懼,但是,也讓她的攻擊毫無章法。

    葉雲揚動火焰,頓時被她造成了巨大的打擊。

    不過幾招而已,波麗莎便受到了重創,被強行打退出了體質狀態,躺在地上,金髮披拂,宛如睡美人。

    其實,波麗莎不應該敗得這麼快,甚至,她不應該敗的。

    葉雲這火焰可不是特殊體質,所以,他要維護火焰的運轉,那消耗的星力、靈魂力都是驚人的,只要耗上一耗、拖上一拖,那他自然而然就無法再繼續了。

    到時候,波麗莎完全是可以取勝的。

    可是,她的情緒失控,爲了避免自己露出醜態,只能豁出去一戰,結果就是……她被重創。

    ——婆婆都評價說,葉雲在火、雷兩種能量的運用上,達到了二十八重天的高度,這甚至可以威脅到靈我境!

    所以,波麗莎非要硬剛,自然是找輸了。

    葉雲走了過去,居高臨下地俯視着波麗莎,心中則是充滿着疑惑,這女人在發什麼神經,居然故意以弱擊強,腦子糊塗了?

    波麗莎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便看到葉雲如天神般站在自己身前。

    仰視着對方,讓她所有的抵抗之心都是煙消雲散。

    她伸出雙手,抱住了葉雲一條大腿,仰着頭,喃喃道:“主人!”

    靠!

    葉雲不由打了一個哆嗦,這是什麼情況?

    真發神經了?

    “放手!”他撣了撣腿。

    “主人,你蹂躪我吧!”波麗莎媚眼如絲。

    神經,真是神經啊!

    邊上那男子也是目瞪口呆,這真是西土大陸四天王中的波麗莎嗎?

    三觀都是碎一地啊。

    葉雲一把將波麗莎拎了起來,目光一掃,這女人顯然處在不正常的狀態,雙眼都是迷離的。

    做爲一名丹師,同時也是出色的藥師,葉雲可以斷定,波麗莎在童年必然受過創傷,形成了嚴重的心理陰影,所以,哪怕她現在成了四王天,可心理創傷並沒有治癒,而只是被藏得更深。

    不知怎地,在之前的戰鬥中,她的心理創傷便被葉雲引爆了出來,直接讓她亂了方寸,被輕鬆擊敗,現在情緒也陷入了紊亂的狀態,直接管葉雲叫起了主人來。

    葉雲搖搖頭,引動寒冰能量,向着波麗莎臉上潑去。

    頓時,她一個激靈。

    發生什麼了?

    然後,之前發生的事情一幕幕劃過她的心頭。

    太丟人了!

    她居然向葉雲跪伏,甚至說出要葉雲蹂躪她的話。

    她俏臉如火,恨不得地上有道縫讓她鑽進去,可內心之中卻又有一種隱隱的渴望。

    “認識一下,在下聞超。”邊上那男子自我介紹道。

    原本,他自然不屑與一名地宮境論交,但是,葉雲真是太妖孽了,讓他都是歎爲觀止,驚爲天人。

    值得!

    聞超?

    葉雲恍然,這是年輕五大王者中的一員啊。

    他點點頭,拱手道:“原來是聞兄。”

    “葉兄真是大才,只是幾天而已,便已經掌握了真視之眼,在下佩服!”聞超由衷地說道。

    他知道葉雲比自己先到,但是,絕對不可能太多天。

    但是,他現在連古字都沒有認全,再加上參悟所需要的時間,那比之葉雲要差了多少?

    ——他自然不會知道,葉雲有兩位大能的記憶,本來就認識不少的古字,再加上還有萬古鐘的時間加速,自然在進度上要遠遠超過他了。

    再說了,葉雲的悟性也確實高。

    這麼多因素加起來,聞超比之葉雲的差距自然不是一星半點,可聞超又不知道,只以爲全是葉雲悟性太高,造成了誤會,讓他對於葉雲佩服得五體投地。

    葉雲自然不會說破,只是淡淡點頭。

    在聞超看來,這分明是葉雲虛懷若谷的表現,自然讓他更加佩服。

    如此年輕,就這麼不驕不躁,日後成就無限!

    他更生要與葉雲結交之意,不斷與葉雲說着話,一點也不擺天海境王者的架子。

    事實上,葉雲都能擊敗波麗莎——別管是不是波麗莎本身出了問題,能夠將一位西土大陸的天才逼到這樣的份上,那就是實力的體現。

    波麗莎則是在一邊療傷,看向葉雲的眼神依然充滿了畏懼,但也有一種說不出的狂熱。

    之前,葉雲如同天神般站在她跟前的一幕已經深刻於她的腦海之中,而她偏偏童年有過嚴重的心理創傷,只是後來發掘出了強大的武道天賦,一直高高在上,掩蓋了她內心深處的虛弱。

    現在,這份驕傲被葉雲打破,不但把童年時的心理陰影釋放出來,甚至還放大了許多倍。

    葉雲偶爾掃過,看到波麗莎那隱晦的狂熱目光時,他不由打了個激靈。

    算了,我還是走吧。

    “聞兄,我先告辭了。”他說道。

    “請。”聞超自然沒有挽留葉雲的理由,人家都已經修成了真視之眼,還留在這裏做什麼?

    葉雲離去,踏上了繼續尋找真王之血之路。

    他走出了這片迷宮山峯,前方現出了一片平原,但並非一望無垠的平坦,而且偶爾還會出現山丘。

    他在真視之眼那裏耽擱了好幾天,因此,現在進入這片平原的人已經很多了,時不時就可以看到有人在遠處掠行。

    但走着走着,人就又變得稀少起來。

    因爲這片平原太多了。

    雖然這次進來的人以數千計,可投進這麼大一個區域之中,便如萬里沙漠中丟進了幾粒沙而已,毫不起眼。

    之前還能看到人,那是因爲纔剛剛進入,人自然而然就集中了,可走着走着,各人都有各人的打算,自然漸行漸遠。

    三天之後。

    轟,葉雲猛地感應到遠處傳來了戰鬥的波動。

    好強!

    他感應一下衝蕩過來的餘波,明明相距極遠,可兀自帶着強烈的衝勁,要將他掀飛而起,甚至,還能看到隱約的雷光。

    葉雲想了想,便向着戰鬥發生的地方而去。

    他展開雷光遁,速度飛快。

    很快他就來到了地方,這是一個小土丘,而在土丘之上,則正盤坐着一名金髮女子,膚白勝雪,光滑如玉,哪怕盤坐着,也可以看出她修長的身材,如天鵝般的玉頸透着一股子的驕傲和尊貴感。

    咦,這不是雷王神廷的斯嘉麗嗎?

    剛纔便是她在與人戰鬥嗎?

    怎麼不見對手?

    難道是被她打跑了?

    葉雲發動真視之眼,在斯嘉麗的身上一掃,頓時,他的眸子猛地一緊。

    因爲,他看到在她的右手之中,有一團明顯無比的光亮。

    真視之眼看到的,其實是能量,越是明亮,說明能量越是濃郁、強大。

    而這一團光華之明亮,則是驚人之極。

    ——斯嘉麗本身的能量與之一比,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絕頂寶物!

    顯然,剛纔斯嘉麗與人戰鬥,爭奪的正是這件寶物。

    斯嘉麗自然也發現了葉雲,剛想站起來,她卻是悶哼一聲,嘴角邊流出了一道鮮血來。

    顯然,她雖然戰勝了對手,但本身也受了不輕的份。

    但是,她十分倔強,一撐地,頑強地站了起來。

    雖然嬌軀微微有些搖擺,但是,卻是倔強地站着,用那雙有若大海般碧藍的大眼看着葉雲。

    來戰!

    她彷彿在說。

    葉雲卻是搖搖頭,轉身離去。

    他缺寶物,也無懼爭鬥,但是,現在這場戰鬥顯然已經落下帷幕,他再搶的話,那便與強盜無異。

    當然了,如果斯嘉麗是那種他討厭的人,那管他呢,該搶還是要搶。

    斯嘉麗明顯一怔,沒想到葉雲居然會放棄了。

    ——他不知道自己手裏有寶物嗎?

    或者說,他並不知道這件寶物有多麼珍貴!

    “嘎嘎嘎,久聞斯嘉麗王女乃是天下有數的美人,果然名不虛傳!”咻,一道人影飄然而至。

    這是一名男子,滿頭黑髮亂披,顯得放蕩不羈,狂態十足。

    夜魔、嶽定!

    他盯着斯嘉麗,露出貪婪之色。

    正常情況下,他可不敢覬覦這位雷王神廷的王女,因爲,這位王女身邊總有一大堆的強者守護着。

    可現在不同。

    她就孤身一人,甚至,還受了重創。

    天助他也!

    得到這位王女的人,那麼,以雷王神廷的驕傲,會允許僅有的王女失貞嗎?

    爲了醜聞不會傳出去,他們也只有將自己收爲女婿這唯一的選擇。

    雷王神廷啊,西土大陸的第一勢力!

    他要是可以得到這個勢力的傾力培養,那麼以他的天賦,未來可以取得多高的成就?多大的權勢?

    這一切,現在唾手可得。

    葉雲?

    他根本沒有多看一眼,區區地宮境的小人物,隨手殺了就是。

    斯嘉麗不由俏臉一變。

    對上葉雲的話,她自信哪怕是重傷之身,也不是沒有轟殺對方的可能,但是,嶽定卻是天海境,她能夠殺得了嗎?

    怎麼辦?

    她內心焦急,之前爲了獲取手裏的寶物,她幾乎將底牌全部用掉,但還是落到了重創的地步。

    現在手裏無牌可打,這危機又要如何化解?

    葉雲已經走得很遠了,卻是突然停了下來。

    他很討厭嶽定這種人啊!

    再說了,他雖然放棄了寶物,但就這麼讓人撿了便宜,他自然也不肯答應了。

    於是,他又轉過了身來。

    嶽定掃了他一眼,但因爲葉雲已經恢復了本來模樣,他並沒有“認”出這就是殺死弟弟的兇手。

    “滾!”他冷冷說道。

    葉雲咧嘴一笑:“不會!要不,你給我演練一番?”

    嶽定先是一愣,然後失笑:“明明只是地宮境,怎地如此會作死?”

    他有點想不通,這種人也能修煉到地宮境?

    不早應該死了嗎?

    他看了斯嘉麗一眼,這絕色麗人受了重傷,應該難以動彈——哪怕勉強逃走,那也逃不了多遠,而自己解決一個地宮境又需要多久?

    好。

    他拿定主意,大步向着葉雲走去。

    他外號夜魔,那殺人放火,自然都是家常便飯。

    “你想怎麼死?”他問道,“是大卸八塊,還是簡單一點,直接撕成兩片?”

    葉雲點點頭:“你的口味挺重的。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要求了,那我還是會滿足你的。”

    “不知所謂。”嶽定嗤然說道,一掌向着葉雲拍了過去。

    轟,星力涌動,交織成一張網,向着葉雲劃了過去。

    這要被劃個正着的話,那豈止是大卸八塊,整個人都要化成幾百塊碎片了。

    他並沒有動用星技,因爲只是轟殺一名小小的地宮境罷了,需要這麼認真嗎?

    葉雲一笑,指尖有雷光閃動。

    嶽定對此毫無查覺,或者說,他根本不會在意一名地宮境動用什麼手段。

    可是,斯嘉麗不同。

    她出身雷王神廷,所修的功法、星技基本是偏向於雷屬性,所以,她第一時間感應到了,葉雲手上那雷光的可怕。

    不是量,而是質。

    嗞!

    葉雲彈指,一道不過尺長的雷光便打了出去。

    嶽定一見,立刻嗤然。

    這地宮境果然不知所謂,面對他的攻擊,居然只是打出這麼微不足道的反擊。

    是的,你確實動用了特殊能量,但是,相差了一個大境界,你哪怕動用了特殊能量又如何,依然只有被碾壓的份。

    更何況,你引動的特殊能量才這麼一丁點。

    啪、啪、啪,就在這時,雷光已經打到了星力網上,噼啪作響之中,星力網瞬間就被撕開了一個口子,雷光長驅直入,完全沒有受到阻礙,而這時,雷光的速度也開始飆了起來。

    快、奇快!

    嶽定完全沒有防備,更是壓根也沒有想到,待他渾身冒起冷汗,想要躲閃的時候,雷光已經劈到了他的身前。

    還怎麼躲?

    嶽定還是盡力躲了一下,同時,他也激發出了星力護盾——就這麼點時間,他哪還有時間去溝通特殊能量,形成更強的防禦?

    噗!

    他只覺身體一痛一麻,然後,渾身都是哆嗦起來,可以明顯地看到,身上有白色的雷霆在跳動。

    “破!”

    他大吼一聲,星力全面迸發,並抽取特殊能量,轟進體內的雷能終於被他驅退了出去。

    然而,嶽定驚愕地發現,自己的小腹處出現了一個窟窿。

    是的,窟窿。

    這一塊身體便消失了,從正面可以看透過去,差不多有一隻拳頭的大小。

    是剛纔那道雷光造成的。

    那破壞力太可怕了,哪怕他佈下了星力防禦又如何,依然被洞穿了身體。

    不幸中的大幸,他還是避開了要害,否則這一擊要是轟在心臟處的話……他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這個對手太陰險了!

    明明這道雷光如此可怕,對方卻故意僞裝成毫不起眼的模樣,甚至,一開始的速度還十分之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