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215章 較量(新年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215章 較量(新年好)字體大小: A+
     

    嗡,劍身震響,而勁裝男也只覺虎口一震,長劍差點脫手。

    “哼!”紫衣男擡頭,向着勁裝男冷冷逼視而去。

    哪怕他知道勁裝男不是有意向自己出手,但自己差點被打到乃是事實,以他的心氣之高,難道可以白白嚥下這口氣?

    當然不行了。

    勁裝男只覺冷汗直流。

    紫衣男可是第一批上來的,而能夠第一時間上來,說明了什麼?

    實力的強大。

    ——除了葉雲,他只是地宮境,但其他人皆是天海境,實力高低如何,從到達的速度就可以看出來了。

    更關鍵的是,他認識這個紫衣男。

    左致遠,流星宗。

    此人雖然沒有五大王者那麼聲名顯赫,但是,他的實力也只是稍遜一些罷了,足以列入第二梯隊。

    而他自己呢?

    勉強排在第三梯隊。

    所以,他對上左致遠的話,必然是十戰十敗。

    關鍵是,他還理虧啊,確實是他的攻擊差點打到了左致遠。

    該死的小子,你一定是故意的。

    勁裝男連忙向左致遠道:“左兄,剛纔是我失誤了,還請原諒則個!”

    左致遠盯着他看了足有兩個呼吸的時間,這才低下頭來,不再理會對方。

    他也認識這個勁裝男,名爲屈文嶽,實力僅比他弱了一些。

    兩人若戰,他自然穩勝,但是,肯定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關鍵是,這並沒有絲毫的好處,只會白白浪費時間。

    所以,對方既然認慫了,那便沒有必要再咄咄逼人。

    見左致遠不再追究,屈文嶽鬆了口氣,但看向葉雲的時候,殺氣復又高熾。

    太可惡了,太可惡了啊。

    “你找死!”他惡狠狠地道,又是一劍刺過去。

    葉雲一笑,身形一側,將這一劍躲過去,然後一拳轟出,打在了劍身上,借力打力,頓時,長劍歪了方向……又向着左致遠劃了過去。

    我去!

    左致遠再次彈指,叮,長劍偏過去。

    他驀然站起,滿臉都是殺氣。

    屈文嶽則是呲牙,葉雲還真是陰險啊,總是將他的攻擊禍水東引。

    “你們,夠了沒有!”左致遠一字一字地道。

    你們是不是故意欺負人?

    哦,在場還有那麼多人,怎麼兩次攻擊都是打向我?

    屈文嶽自知理虧,而且更是實力稍遜,連忙再次抱拳道:“左兄,還請不要誤會,在下絕無與左兄爲敵之意。”

    這態度還可以。

    左致遠向着葉雲看去,目光冷然。

    你雖然是第一批上來的人,但是,不過小小的地宮境,居然如此膽大包天,將攻擊往我身上引?

    活得不耐煩了嗎?

    對屈文嶽,他還是有三分忌憚的,畢竟對方也是天海境,只比自己稍遜一籌,但是,對上葉雲的話,他有什麼好顧忌的?

    再強的地宮境,在他面前又算什麼呢?

    “跪下,向我道歉。”他冷冷說道。

    葉雲一笑:“道歉還需要跪下的?你是誰啊!”

    轟!

    左致遠沒有多說,一拳就向着葉雲轟去。

    葉雲身形一躍,將這一記攻擊讓過,頓時,拳力就向着他邊上的人打去。

    那是一名粉色宮裝女子,長得極美,她頓時揮掌一拂,將拳力一分爲二,從身側劃過,然後不悅地道:“左致遠,不要禍及旁人!”

    她叫林瀟瀟,也是第一次上來的人,自然不懼左致遠了。

    左致遠的臉皮皺了一下,有種說不出的憋屈。

    要知道,他也是被禍及到纔會出手的。

    他也是受害者啊。

    邊上,屈文嶽則有一種寬慰之感,因爲終於有人與他一樣了。

    “可惡!”左致遠冷哼一聲,沒有理會林瀟瀟,又是一拳向着葉雲打去。

    葉雲哈哈一笑,隨手一撥,借力打力,將一拳的力量再次旁引。

    轟!

    這一次,又有一人被禍及。

    此人就脾氣爆了,分別揮出雙手,一掌拍向葉雲,一掌則是拍向左致遠。

    如此一來,整個臺上就全亂了。

    “靠!”

    “該死!”

    “喂,你往哪裏打?”

    所有人都被捲了進去,引發了一場混戰。

    葉雲如魚得水,雷光遁展開,他的速度可絲毫不遜於這些天海境的天驕,而且,他的體魄太強橫了,哪怕餘波太過雜亂,他無法全部躲掉,被打上一兩道也無妨。

    天海境的攻擊餘波罷了,他生受又如何?

    “住手!住手!”有人大聲說道,一邊揮出兩道強大的攻擊,將所有人分成兩邊。

    “我們來這裏是尋求機緣的,現在這打得毫無意義,只是白白浪費時間罷了。”他說道。

    衆人都是怒火上了頭,纔會失去了理智,打得激烈,現在被人一勸,他們也漸漸冷靜下來。

    “這裏十人,卻只有九張蒲團,必須有一人等着。”又有人說道。

    衆人的目光一陣搜尋,然後齊齊停在了葉雲的身上。

    你天賦確實妖孽,可以第一批來到臺頂,但是,你終究只是地宮境,又如何與他們這些天海境並列?

    “小兄弟,你先退出去吧。”暫停戰鬥的那人向着葉雲說道。

    他身材魁梧,一張國字臉,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他叫張吾。

    葉雲搖搖頭:“武者說話,憑的不是拳頭嗎?”

    這意思就是,你們誰有實力將他趕走?

    “哼,我來!”屈文嶽身形一縱,向着葉雲殺去。

    之前太過憋屈了,出手總有顧忌,但現在的話,他終是可以放手而爲。

    一劍斬。

    他自然修出了意之境,這一劍明耀無比,那是劍身上包裹着金能,不但提升了力量,還大幅提升了破壞力。

    金,主攻。

    真當我不敢匹敵嗎?

    葉雲縱起身形,將這一劍先讓了過去,然後,他展開了還擊。

    好快!

    便是左致遠等人都是一驚,葉雲這一拳太快了,有若流星劃過,讓目力都要無法捕捉了。

    而且,這一拳轟入的角度也是巧妙之極,剛好是屈文嶽一劍揮出的薄弱之處。

    屈文嶽冷笑,左手化爪,向着葉雲的拳頭抓去。

    嘭!

    拳頭轟到爪子上,迸發出一道衝擊波。

    騰騰騰,兩人都是身形一顫,向後退去。

    什麼!

    看到這一幕,衆人都是大驚失色。

    葉雲,居然能夠與天海境角力。

    怎麼可能!

    從地宮境開始,每一個大境界之間的差距都是大如天的,幾乎不可能出現越大境界戰鬥的事情。

    ——上到靈我境之後,便是小境界的差距都是奇大,能夠越一個小境界戰鬥都能稱爲天才了。

    可是,葉雲居然在力量上不遜天海境,這也太恐怖了。

    你是什麼怪物啊!

    屈文嶽亦是目瞪口呆,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葉雲,他自然知道自己這一爪用了多麼大的力量,一點也沒有放水啊。

    難怪這傢伙這麼狂,確實妖孽啊。

    葉雲微微一笑,照理來說,他的力量哪怕可以越過天海境這道檻,但也不應該能夠匹敵屈文嶽這種級別的天才,畢竟,對方也是可以越一兩個小境界戰鬥的奇材。

    但是,他的體術在最近幾天提升的實在太快太多了。

    所以,星力加體力,讓他足以對抗。

    世人都說,從銅骨境開始,體術在戰力中所佔的比重就會大幅下跌,終是不再有什麼意義,所以,沒有人會在體術上花費太多的精力。

    但是,打破人體的第三極限之後,葉雲可以很負責任地說,體術擁有完全不輸於星力的成長空間。

    只是體術的提升遠比星力來得難。

    所以,世間幾乎沒有聽說過肉身成道的例子,只有一個個元胎境大能。

    咻!

    他身形一縱,向着屈文嶽殺了過去。

    一個個的,都以爲他好欺負嗎?

    他身形如電,出拳亦是如電,快得無法形容。

    不過,屈文嶽不但是天海境,而且還是頂尖級別的天才,長劍揮舞如龍,將葉雲的攻擊完全擋了下來,而且,守中帶攻,完全不遜於他。

    兩人頓時戰鬥激烈,一時之間,誰也佔不到上風。

    然而,這讓另外八人都是看得雙眼發直。

    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地宮境?

    要知道,屈文嶽雖然算不得天海境中的第一高手,但是,也是屬於頂尖級別的,只比他們稍遜罷了。

    林瀟瀟甚至美目生光,異彩連連。

    這樣的天才讓她怦然心動。

    這纔是配得上她的男人。

    屈文嶽露出了不耐之色,他可是天海境天才啊,居然收拾不了一個小小的地宮境?

    無論葉雲有多麼妖孽,別人聽說之後,肯定只會說他不行。

    他這樣的天才,又是何等的驕傲?

    轟,他的身上猛地釋放出強烈的銀光,整個人也好像渡了一層銀似的,顯得威風凜凜。

    “千銀靈體。”有人低聲說道。

    甭管是靈體、聖體還是神體,只要是特殊體質,那就是比普通人擁有優勢。

    屈文嶽一激發出特殊體質,戰力頓時暴漲。

    轟轟轟,他不止力量有了提升,而且,銀光更是提升了破壞力,哪怕葉雲的體魄強橫,但只是被銀光擦到一下,亦是皮開肉綻,有鮮血滲出。

    這就是特殊體質,總有特殊之處。

    特殊體質一出,屈文嶽自然就佔到了上風,而且優勢極大。

    衆人都是點頭,屈文嶽幾乎可以與他們並列,這特殊體質當然也是其中極重要的一環。

    甚至,如果屈文嶽是聖體而非靈體,那麼,他甚至可以超越諸人。

    林瀟瀟則是關切,她已經看上了葉雲,自然不希望葉雲敗了。

    哪怕地宮境對天海境,輸了也是正常的,但是,她看中的男人就應該沒有敗績。

    至少,不應該輸給了天海境。

    不過,哪怕葉雲敗了,衆人也不會看不起葉雲。

    相反,他們只有無比的重視。

    ——等葉雲邁進天海境時,那他們哪一個又是對手?

    哪怕是五大王者,如果那時候他們還是天海境,又能夠匹敵葉雲嗎?

    難說。

    葉雲搖搖頭,他的戰力終還是沒有達到逆天的地步。

    還是婆婆牛叉,哪怕越一個大境界戰鬥,她都不需要動用特殊體質。

    自己不如婆婆啊!

    他心中一嘆,嗞,雙臂上則是纏繞上了雷霆。

    啪,雷霆閃動,打到了屈文嶽的左臂上,便見銀質化的身體竟是融化了!

    “唔!”屈文嶽發出一聲痛哼,身形一顫,特殊體質消去,重化爲血肉之軀,左臂處鮮血淋漓。

    什麼!

    看到這一幕,衆人都是頭皮發麻。

    激發了千銀靈體後,屈文嶽的身體亦是堅不可摧,至少也能媲美五星級別的珍金,哪怕是他們想要轟傷,亦是打出好多道的攻擊。

    可是,葉雲只是一擊而已,就將屈文嶽打傷了。

    這是何等的破壞力?

    只有林瀟瀟欣喜若狂。

    這就是她看上的男人!

    好強!

    “這是什麼祕法,竟有如此之威?”左致遠喃喃。

    “哪怕是祕技,也不應該有如此之威!”張吾十分肯定地道。

    “難道……也是特殊體質?”有人說道。

    衆人都是眼睛一亮,不錯,在現階段的話,特殊體質絕對要比星技強大。

    如果葉雲這真是特殊體質,那麼,屈文嶽已經是靈體了,能夠一擊就傷到他,恐怕聖體都沒有這麼強的威力。

    神體!

    嘶……哪怕以天下之大,神體其實也不多見,即使將時間放寬到百年之內,那也就涌現出數十個神體罷了。

    比如他們,哪一個都不是神體。

    哪怕是五大王者,也只有一人擁有神體。

    屈文嶽當然不可能就麼這麼認敗,他再吼一聲,重新激活了特殊體質,身體再次化成了白銀一般。

    咻,他身形縱出,長劍揮出中,便是劍身也被一層銀光所包裹。

    他是將體質催發到了極致。

    葉雲雙臂一振,亦是完全得雷霆化。

    “果然是特殊體質!”衆人都是驚呼。

    沒有哪一種星技能夠讓肉身能量化的,所以只能是特殊體質一種解釋。

    “可是,爲什麼我卻有一種心驚膽的感覺。”左致遠皺眉道。

    “咦,你也有?”張吾道,“我還以爲是自己的錯覺!”

    “我也有。”

    “我也有。”

    結果,八人都是點頭。

    ——這很正常,葉雲的特殊體質得自天劫,而只要渡過天劫的人,哪一個會對天劫沒有心理陰影?

    強如婆婆,在沒有動用特殊體質的情況下,亦被天劫劈得吐血哩。

    屈文嶽能夠例外嗎?

    當然不能。

    天劫雷體一出,他本能地升起一種畏懼,不想與葉云爲敵。

    可是,他更不想認輸。

    天才皆驕傲。

    戰!

    他壓下恐懼,向着葉雲攻去。

    一劍刺到,葉雲則是直接伸出右手,向着劍尖抓去。

    雙方都沒有避讓的意思,因此,葉雲的右手很輕鬆就抓住了劍尖。

    “給我破!”屈文嶽大吼一聲,要將葉雲的手掌生生刺穿。

    噗,確實,劍尖直接從葉雲的掌背刺了出來,但是,葉雲的手已經完全得雷霆化了,這刺穿了雷霆,對於雷霆又能有什麼破壞嗎?

    半點都沒有。

    嗞,閃電順着劍身向着屈文嶽傳遞而去,而答答答,長劍也被恐怖的雷能迅速融化,鐵水嘀答而落。

    嘭,屈文嶽頓時被震飛了出去,銀質化的身體不但起不到保護的作用,相反,這是完全導電的,對他造成了翻倍的傷害。

    噗!

    屈文嶽已經退出了特殊體質狀態,狂噴鮮血。

    衆人都是搖頭,屈文嶽是很強,可是,在體質上他卻剛好被葉雲所克。

    “不過,你們看到沒有,他只是將雙臂雷霆化了。”

    “是故意如此,還是……他的體質還沒有大成?”

    “嘶,如果體質還沒有大成的話,那就太恐怖了!”

    “是啊,體質越是接近大成,引動的特殊能量越是層次高,那麼當他體質完全大成的話,威力又有多麼驚人?”

    衆人都是震驚得一塌糊塗,完全說不出話來。

    ——這卻是他們想得太左了。

    葉雲的體質太特殊了,得自天劫,其實已經是大成級別的威力,但是,卻不完善,只能讓雙臂這麼有限的部份雷霆化。

    哪怕他將體質完善了,那也只是能夠將全身雷霆化而已,引動的雷能等級卻不會變化。

    除非,他的靈魂強度再有提升,可以引動更強的雷能。

    屈文嶽露出無奈之色,道:“我輸了。”

    再打下去的話,他甚至會死。

    只爲了爭一張蒲團而已,不值得。

    葉雲淡淡一笑,回到原來的位置,盤膝坐下。

    衆人自然不敢再將他當作是地宮境來對待了,紛紛對着他注視了很久,然後一一落座,繼續去提純星力。

    祕境之行纔剛開始,他們有的是打交道的時間。

    再過一天,終有新人上臺。

    這是一名壯漢,他目光一掃,立刻盯在了葉雲身上。

    九人之中,只有葉雲一個是地宮境。

    其他八人他一個也惹不起,但是,地宮境嘛,呵呵。

    他剛想喝令葉雲起身,卻聽邊上有人道:“我要是你的話,就不會去招惹他。”

    說話的,正是屈文嶽。

    壯漢向着他看過去,先是露出思索之色,然後恍然。

    他認出了屈文嶽是誰。

    “屈兄!”他明明年紀更大,可在屈文嶽面前卻是十分客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