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203章 試探,出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203章 試探,出頭字體大小: A+
     

    火蛇古蹟試練結束。

    誰也沒有想到,完成任務的居然是冒炎。

    居然連四大天才都是比不過他?

    肯定有人不服,質疑葉雲是不是作弊了,比如,勾結了某位長老,讓對方直接指明古心樹所在之處,還被賜予了某些強大的靈器,才讓他可以在蛇窟之中都是如履平地。

    “嶽師兄,我們表示懷疑,冒炎的實力有目皆睹,連嚴師兄、魏師姐他們都沒有能夠完成任務,怎可能讓他完成了?”

    “對,還請嶽師兄嚴查!”

    他們可以輸給嚴楓或是這裏面任何一個人,但唯有冒炎例外。

    ——以後還擡得起頭來嗎?

    便是伏同濟、羊明興都是微微點頭,他們當然也不覺得冒炎能夠比自己優秀。

    “怎麼不可能?”魏聞溪第一個站出來,滿臉的憤慨,“冒師兄實力強大,只是之前一直虛懷若谷,無比低調罷了。現在,冒師兄稍露頭角,你們居然還懷疑起來了?”

    “不錯,冒師兄的實力之強,讓我欽佩不已。”嚴楓亦是肅然說道,臉上適時浮起欽佩之色。

    這!

    衆人都是訝然,魏聞溪和嚴楓可同是四大天才啊,怎麼他們兩人會齊口稱讚冒炎的?

    嘶,那位長老爲了冒炎也太捨得了,連魏聞溪和嚴楓都是收買了?

    嶽聞,便是帶領衆人過來的天海境師兄了,他不由露出遲疑之色。

    相信哪一邊?

    關鍵是,他也知道冒炎乃是一位長老的徒孫輩,雖然之前好像並沒有聽說有什麼來往,但是,萬一這位大人物心血來潮,突然就要關心一下呢?

    那麼,這位主想要讓冒炎成爲此次的第一,自己若是敢去揭穿,那不等於是在與一位長老爲敵了?

    傻了吧!

    “哼,這是宗門制訂的規矩,豈容你們質疑!”嶽聞沉聲說道,“冒炎乃是此次的第一,也是唯一完成任務的人!你們若是不服,儘管向宗門申訴好了。”

    他一言定論。

    伏同濟和羊明興都是露出森然之色。

    他們不介意冒炎去危險、普通等評級的古蹟拿第一,這與他們毫無關係。

    但是,你這作弊都騎到了他們的頭上,這讓他們不能忍。

    找死!

    兩人都是決定,待回了宗門之後,定要找個機會向葉雲挑戰,讓他當衆大敗,原形畢露。

    “咦,解悅呢?”嶽聞目光掃了一圈,發現少了一人時,不由眉頭一皺。

    雖然說,“極危險”的古蹟很可能出現人員傷亡,但是,解悅哪怕不如嚴楓等四大天才,可也實力非凡,而他的叔叔解東則是與他一樣,同爲天海境的弟子,再進一步的話,就可以升格爲堂主,擁有極大的實權。

    來之前,解東還特意找他,請他對解悅關注一二,可解悅要是折在了古蹟之中,他怎麼向解東交代?

    “大概遇到點麻煩,還在古蹟之中吧。”衆人都是猜到。

    嶽聞搖搖頭:“你們在這裏等我,我去將他接出來。”

    “嶽師兄,不用麻煩了。”魏聞溪立刻說道。

    “爲什麼這麼說?”嶽聞問。

    “此人慾對我不軌,卻被冒師兄撞見,已是將他正法了。”魏聞溪臉如寒霜,若非葉雲的出現,她肯定要被解悅污辱,事後還要被滅口,每每想起,她都是對解悅恨之入骨,恨不得對方沒死,由她親手千刀萬剮。

    什麼!

    聽到這話,衆人都要暈掉了。

    如果魏聞溪所言爲真,那麼,解悅的膽子也太大了。

    哪怕他有一個天海境的叔叔,但是,對門中的女弟子不軌,尤其還是魏聞溪這樣的天之嬌女,那便是解東也不可能保得住他。

    他怎麼就敢的?

    ——他們並不知道,解悅開始只是想要扮演一個在正確時間、正確地點出現的救星,到時候木已成舟,魏聞溪不嫁他又能嫁誰?

    沒想到他的陰謀被魏聞溪識破,沒辦法,他只好先逞獸慾,再殺人滅口了。

    只是他連這點都沒有做到,正好被葉雲撞見,直接轟殺。

    “冒炎居然殺得了解悅?”然後,衆人都是被另一個事實震驚。

    雖然解悅並非四大天才,但是,他也是極不凡的存在啊,葉雲能夠殺他,這實力……很強、很強。

    難道,葉雲真得是憑自己的實力完成的任務?

    嶽聞的眉頭頓時皺得緊緊的。

    死人,出大事了!

    不管解悅是不是因爲欲圖對魏聞溪不軌,才被冒炎轟殺的,但是,做爲帶隊人,他肯定難辭其綹。

    他不由向着葉雲看去,露出一抹責怪之色。

    ——你就不能只是將人拿下嗎?

    可是,事已至此,他還能再說什麼呢?

    責罵有用嗎?

    “走,回宗門!”他大手一揮。

    衆人登上飛天蓮花,返回宗門。

    消息傳出,衆人皆驚。

    什麼,一向墊底的冒炎居然成了此次極危險古蹟冒險的第一名,也是唯一完成任務的?

    怎麼想,這都是匪夷所思啊。

    還有,解悅居然被冒炎擊殺了!

    執法堂很快就派出了一個調查小組,查明解悅死亡的真相。

    葉雲和魏聞溪被隔離審查,然而,他們又沒有說謊,解悅就是這麼一個小人,事實不容狡辯。

    於是,蓋棺定論。

    消息傳到解東的耳朵裏,據說他當場拍爛了桌子。

    ——有小道消息說,解悅並非解東的侄子,而是他私通大嫂的私生子!

    現在兒子死了葉雲手裏,他自然對葉雲恨之入骨了。

    可是,解悅的死乃是活該,他即使是天海境強者,要是敢對葉雲下手的話,自然也難逃門規的處罰。

    他不得不忍耐下來。

    葉雲抓緊時間修煉,沒幾天,他就來到了大星位巔峯。

    不得不說,做爲九星大宗,天道宗在培養門人上真是捨得,投入極大,哪怕冒炎還是普通級別的弟子,但得到的修煉資源亦是相當驚人。

    這愈發讓葉雲堅定要當天道宗的聖子了。

    他開始衝擊極星位。

    他仔細體悟着,然後一蹴而就,邁進了新的境界。

    金身境極星位。

    另外的話,他的體力也一直被困在百萬斤的極限。

    達到這一步之後,葉雲發現自己的力量被桎梏了,無法再提升哪怕一丁點。

    這是第三極限,便是丹帝、陣皇都沒能邁過去。

    而在兩位大能的記憶中,也沒有誰能夠邁得過去。

    這是真正的天塹。

    葉雲當然不會知難而退,但是,他現在確實沒有絲毫的經驗,如何邁過這道坎,因此,他將許多時間都是泡在了鍾內世界,以三倍流加速,感悟着身體每一個細節,試圖找到突破之法。

    這絕非短時間內可以突破的,所以,葉雲很有耐心。

    另一方面,他完成了極危險古蹟的任務,身份也從普通弟子升到了精英弟子,待遇自然也提升了一大截,不但居住的地方變大了,獲得的修煉資源也是大增。

    但是,柳隨雨的事件還沒有徹底解決。

    爲什麼這位柳鵬雲堂主要殺冒炎呢?

    他現在取冒炎而代之,自然也要替對方擋下這一災了。

    他多方打探這位柳鵬雲的底細,得到的資料不多,僅知道對方在六十年前才突破的靈我境,還有,他是邊道臨的忠實走狗。

    邊道臨?

    這件事情裏面,還有邊道臨的影子嗎?

    不至於,冒炎怎麼可能跟邊道臨結仇呢,兩邊的實力、身份相差實在太多了,冒炎得燒了多少柱高香,才能讓邊道臨對他關注一下?

    奇怪!

    葉雲把這件事情先放在一邊,只是自己勤加苦修。

    他擁有天魔聖典,又是在天道宗這樣的修煉聖地,獲得的資源極爲豐富,修爲進境可以說是插了翅膀一般,快得驚人。

    沒過幾天,伏同濟就過來找他,要與他切磋一下。

    葉雲想要當天道宗聖子,那必然要充分展現自己的強大,欣然答應下來。

    消息傳出,在金身境弟子中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伏同濟啊,四大天才之一!

    衆人都是紛紛過來觀戰,結果卻是讓大家大吃一驚。

    伏同濟居然被葉雲一拳轟敗。

    就一拳。

    葉雲這一拳實在太快了,快到伏同濟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然後就捱了一拳,直接飛了出去。

    雖然這只是金身境層次的切磋,卻還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而冒炎的名字也終於在高層中留下了印象。

    ……

    柳鵬雲,靈我境強者,掌橫廣堂,現年兩百六十歲。

    天道宗共分三十六堂,但是天道宗的靈我境絕對不止這個數,所以,大多數靈我境只能當個副堂主,掛個虛名,並沒有多少實權。

    可柳鵬雲不同,他是正堂主,正兒八經的實權人物。

    要說實力吧,其實他也不算太突出,爲什麼他可以坐上這個位置呢?

    簡單,他從很早之前就開始拍邊道臨的馬屁,所以,有邊道臨罩着他,他自然很輕鬆坐上了正堂主的位置。

    此刻,這位柳堂主正在沉吟。

    孫子失蹤了。

    怎麼可能呢?

    不過是擊殺一名小小的金身境,怎麼就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呢?

    難道跑出去玩耍了?

    絕不可能。

    柳鵬雲立刻搖頭,孫子雖然玩性大,但絕不可能如此不知輕重。

    難道!

    他猛地一驚,孫子不會死在冒炎手裏吧?

    這雖然荒謬,但是,排除一切不可能,那再荒謬都是事實。

    “區區金身境,竟可以擊殺地宮境?”柳鵬雲沉吟,“難道,這是冒延明留給那小子的遺寶?冒延明當初可是能夠與聖子爭鋒的天才,本身亦修到了出竅境,所以,他留下一些強大的手段並不稀奇。”

    “畢竟,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先試探一下此子的深淺。”

    ……

    葉雲突然收到了一個通知。

    橫廣堂堂主柳鵬雲傳他過去,說有話要問。

    靈我境強者傳召,如果葉雲不聽從的話,那可是大罪。

    要來了嗎?

    葉雲無懼,在宗門之中,諒柳鵬雲也不敢亂來。

    他立刻動身,來到了橫廣堂。

    “冒炎?”守衛看了他一眼,點點頭,“進去吧,堂主正在練武場等你。”

    葉雲來到練武者,只見這裏的人不少,基本是年輕人,只有一位老者,他正在指點着衆人。

    “冒炎?”老者掃了他一眼,點點頭,“你來得正好,聽說你最近打敗了伏同濟,實力不凡,老夫便來考較一下你。”

    宗門長輩要考較晚輩,怎麼能夠拒絕?

    因此,葉雲抱了抱拳:“請前輩指點。”

    柳鵬雲隨手一按,頓時,星力化成一隻大手,向着葉雲鎮壓而去。

    轟!

    這氣勢太可怕了,彷彿一座大山鎮壓過來,要將葉雲生生鎮死。

    這是在考校嗎?不是殺人?

    衆人都是露出駭然之色,如果是他們面對這一擊,那他們現在的腿肯定都軟了。

    柳堂主也太認真了吧。

    葉雲臉色肅然,凝拳、揮出。

    嘭!

    一擊之下,星力大手便生生崩碎。

    衆人頓時驚呼,柳堂主這麼強的一擊居然被葉雲一拳就化解了?

    不愧是最近強勢崛起的超天才,便是嚴楓等四大天驕都得避其鋒芒。

    柳鵬雲眉頭微皺,葉雲這一擊確實很強,但是,遠還沒有達到殺死地宮境的地步。

    壓力還不夠。

    他再次出手,將力量進一步提升。

    這一擊,絕對是地宮境級別了。

    葉雲心中電閃。

    這老頭是在懷疑自己殺了柳隨雨。

    正常來說,沒有人會生起如此的懷疑。

    金身境殺地宮境,這不是搞笑嗎?

    可是,柳鵬雲卻就這麼猜了。

    一旦讓對方證實自己有轟殺地宮境的實力,老傢伙肯定會想盡辦法弄死自己吧?

    這麼一想,葉雲雖然拼盡全力對抗,但是,他並沒有動用靈魂力。

    ——這是他最大的殺招,也是可以秒殺地宮境的關鍵。

    轟,一擊之下,葉雲頓時橫飛了出去,吐血連連。

    這自然是葉雲裝出來的。

    因爲柳鵬雲又怎麼敢在宗內殺害同宗弟子?自然立刻將力量收了回去,可葉雲卻是強行逼出了一口血來,一是不想讓自己體魄太過強橫的祕密曝光,二是要賴柳鵬雲一把。

    對於這樣的結果,衆人自然毫不奇怪。

    靈我境出手,難道還鎮壓不了一名金身境?

    可是,柳堂主這很像是公報私仇啊,居然將人都是打得吐血了!

    面對一雙雙質疑的目光,柳鵬雲其實很冤枉。

    他及時收力了啊,雖然還是會對葉雲造成傷害,但絕不至於吐血。

    ——他就是想要讓葉雲吃個悶虧,表面看上去無事,可實際上卻是留下了暗傷。

    這就是他的陰險之處。

    可萬萬沒有想到,葉雲居然會那麼得“配合”,狂噴一大口鮮血,這下,他就不好收場了。

    過份了啊。

    這不是明擺着欺負人嗎?

    柳鵬雲倒抽一口涼氣,瞬間就明白了葉雲的用意。

    這小子好不陰險!

    給自己挖坑吶。

    “扶冒炎回去療傷。”他沉聲說道,現在這場合,難道他還能對葉雲繼續壓迫嗎?

    那真要激起公憤了。

    好幾人站出來,將葉雲擡了起來,送回了他的住處。

    ……

    陳皓,天道宗的八長老,也是冒延明的師父,元胎境大能。

    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雖然說,冒延明死了之後,他見冒炎天賦平平,也就失去了培養冒炎的想法,時間一久,他也漸漸將冒炎忘了個乾淨。

    可現在,他居然聽說有人欺負冒炎,而且還是靈我境!

    他就怒了。

    當他死了嗎?

    如果是同境界之間的切磋,那輸了就輸了,哪怕冒炎被打得再慘,他也不會加以關注。

    但是,靈我境也敢出手?

    “讓柳鵬雲過來負荊請罪!”他沉聲說道。

    於是,天道宗的弟子皆看到,柳鵬雲柳堂主、堂堂靈我境大能,居然一路跪上了化天峯,向八長老負荊請罪。

    嘶,這是陳長老在表明態度啊。

    冒炎是他罩着的人!

    衆人都是感慨,之前冒炎平平無奇,到處被人欺負,可一旦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不但吐氣揚眉,便是像八長老這樣的大人物也是伸出橄欖枝。

    陳皓幫葉雲出了口氣,那葉雲可以當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嗎?

    收到消息之後,他就來到了化天峯,求見陳皓。

    峯下,一名少女對着葉雲上上下下地打量,然後皺了皺小鼻子,道:“看你也不過如此,居然讓爺爺都是爲你出頭!”

    這是陳皓的孫女?

    葉雲微微一笑:“在下冒炎,敢問姑娘芳名?”

    “陳珏。”少女說道,“跟我來吧。”

    葉雲跟着少女上山。

    天道宗的每一位長老都是獨享一峯,畢竟是元胎境大能,一人佔一峯並不過份,而這位長老所有的弟子、後人,也都是居住在這座峯上,由這位長老親自施教,相當是宗內之宗。

    之前冒延明也是住在這裏的,但他被廢了武道根基之後,便主動搬離了這裏,而冒炎出生之後,並沒有得到陳皓開口,自然也不可能回來了。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山頂。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