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189章 破丹爐,奇異空間(一萬五更新完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189章 破丹爐,奇異空間(一萬五更新完畢)字體大小: A+
     

    葉雲帶上寧喬三女,還有父親,一起離開了鐵鷹宗,前往明宵市。

    爲什麼連葉長觀也要帶上?

    自然是怕哪個勢力趁他不在的時候殺過來,那沒有他主持陣法,鐵鷹宗就是一個空殼子,又有多少實力?

    所以,父親當然是要帶上的,以免有意外發生。

    葉長觀跟着他們一起走,看看寧喬、再看看甘綺羅,又看看江安若,不由心中一嘆。

    這三個女孩兒都是各擅勝場,哪一個做兒媳婦都讓他滿意,所以,他也因此煩惱,到底要選哪一個呢?

    有時候,他也難免貪心,想着若是葉雲可以將三個一起娶了,那該多好!

    甚至,他想到了林初晗。

    那是何等的絕麗驚豔,如果也能做他的兒媳婦,他真是做夢都會笑醒的。

    可惜,林初晗去了天道宗。

    他了解兒子,知道葉雲絕對不會罷休,終有一天會殺去天道宗,將林初晗救出來。

    到時候英雄救美,會不會讓林初晗傾心相許呢?

    年齡?

    年齡是問題嗎?

    像他們這樣的強者,動不動就可以活幾百年,所以,相差一百多歲又算什麼呢?

    在葉長觀看來,林初晗做正妻,大氣、雍容,自然可以鎮得住後院,而寧喬清純,一心只爲葉雲,而甘綺羅嫵媚,江安若端莊,各有特色,如此的一家人,和和睦睦,真量再好不過。

    路上,他也不斷地試探着,看看甘綺羅和江安若都是怎麼個想法。

    ——寧喬?

    她需要考慮嗎?

    她是百分百老葉家的人!

    不過,甘綺羅和江安若都是厲害的主,一下子就看出了葉長觀的用意,跟他大打迷宮陣,反倒將葉長觀繞了進去。

    厲害,厲害,這兩個準兒媳真是太厲害了,他完全鬥不過。

    便這樣,他們來到了明宵城。

    夜市會在明天晚上在城東外的一片荒地中開啓,但是,這並沒有什麼安全保障。

    歷年來形成的慣例,就是在夜市上的時候,大家都必須明買明賣,絕不能仗勢欺人,因爲據說這個夜市背後有強者主持,不遵規矩的人會死得很慘。

    但是,一旦出了夜市,那再被人盯上、搶劫、甚至殺了,卻是誰也不會管的。

    因此,在參加夜市的時候,絕大多數人都會蒙着臉,不管是賣東西還是買東西,都不會讓人知道了身份。

    到時候,將僞裝一去,大大方方地離開,人那麼多,誰能一個個查得過來?

    這是保護自己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辦法。

    當然了,強者可以隨意,看誰敢搶嘍。

    葉長觀直言老了,明天就不去湊熱鬧了,只在城裏逛逛就行了。

    葉雲知道,葉長觀是怕自己成了負累。

    ——萬一葉雲他們淘到什麼好東西,那葉長觀修爲太弱,極可能讓葉雲他們曝露了身份。

    葉雲也沒有勉強,他現在還是太弱了,如果他成了絕世強者,那父親想去哪去就去哪裏,哪個敢打主意?

    第二天如約而來,但夜市夜市,自然是在晚上進行的。

    所以,熬到太陽落山,他們吃過晚飯之後,便向着城東而去。

    來到東城門,這裏已經人山人海,都在排隊出門。

    好不容易出了城,他們都是趕緊前進。

    不一會,他們便看到一座荒原。

    但現在,這片荒原卻是熱鬧無比。

    一個個攤位已經擺了起來,一盞盞華燈也是點燃,星羅密佈,哪像是什麼荒野,完全就像是元宵燈會。

    葉雲四人決定分頭行動,各逛各的,待會直接回城裏的客棧再匯合。

    當然了,寧喬肯定是跟着葉雲的。

    兩人也是入鄉隨俗,各戴了一頂竹笠,遮住了臉。

    這樣的裝扮在這裏太普通了,大部份人都是用帽子遮住了臉,只有少數人例外,是用布蒙的,極少一些人則是在臉上繪畫,顯得有些非主流。

    還有那麼一兩個人,就沒有做任何的僞裝,走的的姿勢十分囂張。

    這應該是什麼二世祖,而且是被寵壞了,否則的話,真正背景強大的二世祖反倒可能十分低調。

    葉雲一個個攤位轉着,以他的眼光,什麼好東西都是逃不過他的眼睛。

    但是,目前他還沒有發現什麼價值高的東西。

    唉,偌大一個夜市,名大於實啊。

    葉雲有些失望,但還是繼續看着,也許真有遺珠呢?

    前方突然傳來了嘈雜聲還有吵鬧聲,然後,葉雲便看到那幾個露出真面目的二世祖在橫衝直撞,看到有女眷蒙着臉,他們就去掀開,然後品頭論足一番。

    這自然讓人反感,更是憤怒,但是,這幾個二世祖身邊還真有一個強者跟隨,散發着可怕的氣息,讓人忌憚,只敢怒而不敢言。

    寧喬知道葉雲剛,肯定不會退讓,所以,她就拉了一下葉雲。

    呵呵,這丫頭膽子變大了。

    葉雲失笑,既然這是寧喬頭一次敢勸他,他自然要給個面子的。

    好吧。

    他向着後面退了幾步,站到了路邊去。

    那幾個二世祖走了過來,但因爲寧喬特意避着,所以,他們也沒有發現——都戴着斗笠,而且身上還籠着寬鬆的黑衣,根本不辯身材,所以,他們自然不會留意到寧喬了。

    二世祖們離去,葉雲與寧喬則是繼續轉了起來。

    別看這裏沒有什麼好貨,但是,攤主們個個都是敢喊,什麼千年人蔘,萬年大墓古葬,被拆穿也無所謂,就是一笑。

    在夜市淘東西,那拼的就是忽悠和眼力勁。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錢、貨易手,那就誰也不得反悔。

    慢慢地,月亮偏斜,東方也漸漸出現了蒙白。

    如果這是城裏的話,那肯定還能聽到雄雞之唱了。

    有些攤主已經準備收攤了,但也有些人在堅守,想要將剩下的東西都是賣出去。

    事實上,這也是成交量最大的時候,因爲許多攤主都是降價,只爲了甩賣。

    葉雲最想的,就是買到一隻丹爐,一隻合格的丹爐對於煉丹的成功率、良品率是有着極大影響的。

    不過,這一路他雖然看到了許多丹爐,有些甚至號稱是幾千年前某位丹道大能所用,但葉雲看看,這絕對是吹出來的,那根本就是幾年前的新款,用特殊手段使之看上去古老罷了。

    一句話,這裏的假貨是真多。

    嗯?

    他看到一名攤主正要收拾,準備離開了,但是,那裏有一隻丹爐,看上去像是古物。

    “老兄,且慢。”葉雲連忙道,“這隻爐子讓我看看如何?”

    攤主也是戴着一頂大帽子,將臉遮得嚴嚴實實的,聞言猶豫一下,道:“行吧。”

    他把收進包裹中的爐子拿了出來,交給了葉雲。

    葉雲仔細看,這丹爐算不得精品,但是,比他現在用的卻要好了許多。

    也罷,總算不虛此行吧。

    “我要了,多少錢?”他問道。

    攤主沉吟一下:“之前有人出十星石,我都沒有賣,不過,現在我快要收攤了……算了,就賣你十星石好了。”

    真的假的?

    葉雲也不在意,說到星石的話,自家有礦,真得財大氣粗。

    他取出十塊星石,向着攤主遞了過去。

    一般來說,所謂的一塊星石基本是重三兩,所以,十塊星石就是重三斤。

    那攤主掂了一下,又感應一下星石中的能量濃郁程度,然後點點頭:“丹爐歸你了。”

    葉雲一笑,正要將丹爐背起來,卻被寧喬搶了過去。

    這種事情,怎麼能讓師兄做呢?

    葉雲也不在意,既然寧喬想要替他拿,就由着他吧。

    他們剛要走,卻見一人風風火火地跑了過來。

    “老闆,你這裏的丹爐呢?”那人問道,雖然臉上蒙着,但是,一身丹師特有的服飾,已經明明白白地告訴別人,他是一名丹師。

    “賣了。”攤主頭也不擡地道。

    那丹師很自然地向着葉雲二人掃了一眼,然後盯在了寧喬手中的丹爐上。

    “兩位,將這隻丹爐轉讓於我如何?”他說道,“家師乃是五星丹師於洋於大師,他老人家最喜歡收集各種古代的丹爐,特別是某些大師用過的,所以,還請兩位割愛!”

    寧喬自然不可能做決定了,只是看着葉雲不說話。

    葉雲搖搖頭:“不好意思,我也是丹師,正缺一隻丹爐哩。”

    “這位大哥,你就行個方便吧。”那名丹師很是執着,“你多少錢買的,我翻倍行不行?”

    之前一來他帶的錢不夠,二來也不以爲然,結果碰到於洋,描述了一下丹爐的形狀後,卻讓於洋無比得感興趣,讓他一定要將這隻丹爐買下來。

    師父既然開了口,他當然不能讓於洋失望了。

    攤主不由嘶了一聲,但是,貨銀兩清,這買賣已經與他無關了。

    他收拾收拾,走嘍。

    葉雲搖搖頭:“抱歉,還有,別擋着我的路。”

    “大哥!大哥!”那丹師雖然讓開了路,卻還是跟着,“你再考慮一下?要不,我也有幾隻丹爐,你去挑挑,我跟你換好不?”

    葉雲想了想,道:“行吧,那就去看看。”

    反正,這隻丹爐也不是讓他很滿意。

    “好咧!”那丹師答應一聲,連忙帶路。

    他們並沒有直接回城,而是先去見了於洋。

    “小友,可否將這隻丹爐給老夫看看?”於洋很客氣,並沒有高階丹師的傲慢。

    ——放在這裏,五星丹師的地位真不低了。

    “行。”葉雲將丹爐遞了出去。

    於洋研究了一陣,不由露出感慨之色:“這真是辛康辛大師所煉製的丹爐!”

    他那名弟子也是激動:“師父,這真是辛康大師的作品?”

    “自然!”於洋點頭,“爲師曾經看過李大師、柳大師等人的丹爐,都是辛康大師的作品,那種紋路、那種質地,絕對是一脈相承的。”

    他頓了一下,看向葉雲:“小友,這樣吧,老夫也珍藏了一批丹爐,你看中哪個,就用來交換此物,如何?”

    “好。”葉雲答應,反正看看也無妨。

    於是,一衆人便回了城。

    於洋身爲五星丹師,在明霄城可以算是地位最高的人物之一了,所以,他的家佔地很廣,而且保證沒有人敢來騷擾。

    ——不怕其他勢力將來犯者撕了嗎?

    丹師本身是戰五渣,但是,交遊廣泛,能夠調動太多的人了。

    於洋親自將葉雲帶去了收藏寶,這裏全是一個個木架子,上面放着一口口丹爐。

    於洋目光掃過,眼神有些迷。

    只有真正喜歡煉丹的人,纔會沉迷於收集丹爐。

    這是他半生心血啊。

    葉雲目光掃過,這裏的丹爐還真有些不錯的,但說要比他手裏這隻好卻也不見得。

    嗯?

    他的目光停在了一口丹爐上。

    這隻丹爐很小,看上去灰不溜秋的,真個是其貌不揚,甚至都有些醜。

    這都能被於洋收藏?

    “哦,這口丹爐雖然普通,卻是真正的古物,存在的年代之久不可考。”於洋說道。

    他雖然年紀一大把,卻沒有什麼城府,直言坦白,絲毫沒有粉飾什麼。

    葉雲點點頭,將這隻丹爐仔細研究,越看,他的表情越是肅穆。

    “我就要這隻了。”他說道。

    “小友,這只是古老而已,但並非珍品。”於洋反倒勸了起來,“就這樣與你交換的話,那是老夫在佔你的便宜。”

    嘶,這年頭居然還有如此正直的人?

    “這樣吧,既然小友對這隻丹爐感興趣,你可以拿去,再加選一隻。”於洋又說道。

    葉雲看向於洋,點點頭:“那謝謝了。”

    他又選了一隻丹爐,敲定了這筆交易。

    婉拒了於洋吃飯的邀請,葉雲與寧喬離開了於府,去客棧與甘綺羅他們匯會。

    “嘖嘖嘖,你們徹夜未歸,有沒有幹什麼壞事?”甘綺羅用曖昧的目光掃着葉雲和寧喬。

    “妖女,就你話多!”葉雲沒理她,五人吃過了早飯之後,便返回鐵鷹宗。

    路上,葉雲則是研究着那口小丹爐。

    “噗!”甘綺羅看到了,不由笑噴了出來,“聖子,這就是你昨天晚上的收穫?”

    江安若也是莞爾,她雖然不會煉丹,但是,這口丹爐真得太醜了。

    啪!

    葉雲一擲,將丹爐砸在了路邊的石頭上,頓時,丹爐被打碎了。

    “咦,聖子,你這氣量也太小了,不過說了一句,你犯得着將它打破嗎?”甘綺羅都有些驚訝,按理,葉雲不應該是這樣的人啊。

    葉雲沒有理會,而是從丹爐碎片裏找出了一塊殘片。

    “寧喬,燒。”他說道。

    寧喬接過殘片,轟,體質發動,熊熊烈焰沸騰,瞬間就將這塊殘片融化。

    丹爐可以用金屬打造,也可以用石頭,這一隻便是用金屬所鑄,但是,年代過去太久了,一砸就碎了,可見腐朽得有多麼厲害。

    火紅色的鐵水不斷從寧喬的手中流下來,然後,便看到她手中只剩下了一顆黑色的珠子。

    便只有彈丸大小。

    但是,寧喬都已經激活了體質,那烈焰之威是何等恐怖?

    恐怕便是四星級別的靈金,那亦很快就會被燒融,可這顆鐵丸子卻是毫無反應,甚至連紅都沒紅一下。

    這什麼級別的靈金打造的?

    隔着丹爐,葉雲只能發現這裏面藏着一塊不同的金屬,卻無法判定其具體的等級,現在的話,他拿了過來,仔細研究。

    “咦,這是什麼金屬,連小喬兒的體質之威都能擋得下來?”甘綺羅好奇地道,一邊湊了過來,幽幽的體香頓時鑽到了葉雲的鼻子裏。

    妖女,你注意點啊,不知道小爺腎氣旺嗎?

    葉雲連忙暗念清心咒,強行按住。

    江安若沒有她這麼大膽,但也很是好奇。

    畢竟,寧喬的體質之威大家都是見識過的。

    葉雲想了想,將玄龜放了出來。

    “認得這是什麼材料嗎?”他問道。

    “咦?”玄龜也是瞪大着小眼睛,“龜爺居然不認得!不過沒事,讓龜父咬上一口就知道了。”

    咔嚓一口,沒等葉雲阻止,它已經一口咬了上去。

    “靠,誰讓你咬的?快給我吐出來!”葉雲連忙叫道。

    “呸!”其實不用他說,玄龜也將鐵珠子吐了出來,“好硬!差點將龜爺的牙齒都是震碎了!人寵,你是從哪裏弄來的這玩意?古怪,龜爺不認得倒也算了,居然還咬不動?真是怪了!”

    葉雲滿臉的嫌惡之色,現在這珠子上已經沾滿了口水。

    “你這隻賤龜,遲早將你燉成王八湯!”他呲着牙,用一塊布將鐵珠子用力擦拭起來。

    擦啊擦,轟地一下,葉雲驀然發現,眼前景物突變,他進入了一個陌生的空間之中。

    這、這是哪裏?

    做爲一名實質上的九星陣師,葉雲可以斷定,這絕非什麼幻陣。

    可是,他明明正站在官道之上,怎麼突然就來到了這裏?

    葉雲揮手,轟,星力打出,擠壓着前方的空氣,直轟出十丈遠,威力才告消失,但是,他再想運轉星技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溝通不了特殊能量了。

    他想要靈魂進入雷霆世界,同樣,他發現進不了。

    好像,他被某種力量隔絕在外了。

    嘶,便因爲他出現在了這個地方嗎?

    “讓我出去。”他輕聲說道,試探着。

    毫無反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