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66章 得道多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66章 得道多助字體大小: A+
     

    這幾天葉雲閉關,寧喬和卞倚月自然沒有過來,而當他出關之後,卻是聽到了一個消息。

    ——元承海放出話來,寧喬是他看上的人,任何人都不得與她接近,否則的話,便是跟他元承海爲敵!

    正是他這麼一句話,哪怕是八大家族的後代,對寧喬也是避如蛇蠍。

    那可是元承海啊!

    先不說元家的勢大,乃是三大門閥之一,且說元承海本身吧,他曾經是鐵肉境第一人,現在又邁進了銅骨境,實力強得無以復加。

    光是如此倒也罷了,關鍵是,此人行事太邪,簡直無所顧忌,在學院也敢出手!

    這就讓人遭不住了啊。

    還有什麼?

    他的哥哥元紫山,那可是帝都某位王爺的孫女婿,真正得皇親國戚啊,有這麼一位哥哥撐腰,就問誰敢治元承海吧。

    而且元承海也很聰明啊,只是揍揍人而已,誰能因爲這種“小事”而得罪他?

    一夜之間,寧喬就成了禁忌。

    葉雲聽說之後,自然冷笑了。

    這明顯是針對自己嘛。

    誰不知道,寧喬每晚都要跑他那裏去?

    雖然大家都不明白,其實寧喬是去聽他的指點——誰又能夠相信呢?肯定是認爲兩人有私情,這是在葉雲的住處幽會呢。

    所以,元承海發出這樣的宣告,就等於在跟葉雲說,不要再和寧喬有什麼牽連的。

    巧的是,前幾天葉雲宣佈閉關,好像在應和似的,直承怕了元承海,以閉關的方式拒絕與寧喬見面。

    葉雲不由失笑,元承海還真是好大的臉!

    他派僕從去寧喬和卞倚月那裏,告訴兩女,自己已經出關,指點照舊。

    這天晚上,寧喬和卞倚月都是過來聆聽他的指點。

    卞倚月倒也算了,雖然以不足二十歲之齡突破銅骨境,這是很不錯的成績,但是,郡城其實不乏這樣的天才,所以,她得到了很大的關注,但是,跟寧喬一比,那就差遠了。

    聖體吶!

    而且,元承海可是說得明明白白,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寧喬的。

    葉雲明知而故犯,這是在公然向元承海挑釁。

    好大的膽子!

    衆人都是奇怪,之前葉雲不是借閉關之名避開了元承海的鋒芒,怎地現在又對上了?

    難道,他之前其實真在閉關?

    不過,不管真相如何,葉雲顯然是和元承海對了。

    元二少啊,那可是真正的惡魔,絕不會饒過葉雲的。

    等着看熱鬧吧。

    第二天早上,葉雲便迎來了一位客人。

    不是元承海,而是司徒雄。

    “好久沒有與你切磋論道了。”司徒雄笑道,“怎麼樣,探討一下?”

    “來。”葉雲答應。

    兩人開戰,但是,邁進銅骨境,而且已經穩定住了境界,司徒雄的提升太大太大了,哪怕葉雲亦是從大星位來到了極星位,但是,小層次的躍升怎麼能夠和大境界的突破相比?

    不過三十來招,葉雲就不得不認輸。

    當然了,有些絕招葉雲並沒有動用,比如雷光遁,打不過他可以跑嘛,還有爆火丹,這一用就要出人命的,只是切磋罷了,他自然不會動用,陣法就更不用說了,他要是佈下四象雷光陣,那麼現在司徒雄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切磋嘛,看的是本身的實力,又不是拼生死,那什麼手段都會用出來。

    “葉雲,昨天我以切磋的名義與元承海戰了一次。”司徒雄突然說道,“我輸了。”

    咦?

    葉雲眉毛一挑,他這麼說的意思是?

    “元承海此人,行事無所顧忌,什麼都幹得出來。”司徒雄正容道,“所以,他一定會找你麻煩。而你,現在遠不是他的對手。”

    這是很中肯的評價。

    而司徒雄之所以現在才說,就是要以事實向葉雲說明,元承海確實要強得多。

    “多謝司徒兄!”葉雲點點頭。

    司徒雄確實很夠意思,還特意與元承海切磋了一下。

    要知道元承海這麼驕傲,豈會輕易答應與一名“鄉巴佬”切磋的?

    用心良苦!

    所以,這聲道謝葉雲是真心實意的。

    司徒雄搖了搖手:“葉兄,我非常欣賞你!我的未來不在東華國,相信,你也不是!”

    葉雲哈哈大笑:“司徒兄好志向!”

    就在這時,只聽僕從來報:“雲少,元承海元二少求、求見。”

    他明顯對元承海充滿了畏懼,說到“求見”二字時,聲音都在顫抖。

    這就來了?

    很快嘛。

    嘭!

    還沒有等葉雲回答,只聽一聲重響,大門便被人踹開了。

    元承海長驅直入,他雙手負在身後,臉上還是帶着邪氣的笑容,目光掃過葉雲時,這笑容更盛,也更加邪氣十足。

    “你的膽子很大,連本少的話都敢不聽!”他說道。

    “你說什麼關我屁事?”葉雲失笑道,“真有意思,你以爲自己是誰?”

    司徒雄眉頭一皺,他特意來這麼一趟,就是希望葉雲可以暫時隱忍,不要與元承海爲敵,以他們的潛力,未來別說是郡城了,就是東華國都無法束縛!

    可是,葉雲這就已經剛上去了。

    然後他就失笑,若非如此的話,那葉雲還是葉雲嗎?

    也罷。

    元承海不由露出怒容,森然道:“前幾日是在師大師的府第之中,我纔沒有動手,那是尊敬師大師。不過,你以爲,現在在學院之中,本少就不敢動手了?”

    葉雲搖搖頭:“你一個銅骨境公然欺凌我一個鐵肉境,學院要是不管不問,那還有誰能安心修煉?不管是哪個勢力之中,最重要的就是秩序,要是人人都不能安心,那這個勢力離完蛋便不遠了。”

    “說得好!”鼓掌聲響起,只見一名青年大步走了過來。

    “黨天!”

    “嘶,黨家年輕一代中的翹楚!”

    “雖然不如元家兩兄弟,但亦是天才級別,接掌黨家的呼聲很高。”

    “他居然會插手?”

    “稀奇!”

    已經有好多人跑過來看熱鬧了,皆是發出了不可思議的呼聲。

    葉雲目光一掃,便見黨天的身邊還跟着一名嬌俏少女,衝着他眨了一下眼睛,很是俏皮。

    黨苒。

    他就明白了,肯定是黨苒請動了黨天,特意過來的。

    而黨苒爲什麼要這麼做呢?

    看到了師令魁對葉雲的態度,還難以理解嗎?

    元承海亦是一愣,沒想到黨家居然會插手。

    他眉頭微皺,黨天的武道天賦雖然不如他,但是,對方勝在比他年長,所以境界也要比他高,已經達到了銅骨境極星位,所以,兩人若是交手的話,他不可能佔到便宜。

    “黨天,你何必插手?”他淡淡說道,自然也不會怕了黨天。

    黨天聳聳肩:“做爲雷院的師兄,我有義務維持學院的秩序,你同樣是雷院的人,卻來這裏欺負一個火院的師弟,我當然要管了!”

    元承海無懼,黨天不比他弱,但是,他也不輸!

    這個學院,還沒有他怕的人!

    “好,那我就先打爆你,再來收拾他!”他嘴角上勾,又露出招牌式的邪氣笑容。

    “元承海,你好大的膽子,連我獸院的人也敢欺負了?”沖人的聲音響起,只見段溫書也衝了過來,明明個頭嬌小,卻如同一頭豹子似的,張牙舞爪,兇悍無比。

    元承海頓時眉頭一皺。

    他不怕黨天,但是,對這個段溫書卻是有些忌憚。

    第一,這個少女就是一根筋,根本不知道怕,第二,人家是馴獸師,本身擁有銅骨境戰力不算,獸寵也同樣是銅骨境的,跟她打,就要一挑二。

    原本,他也不怕,以他的天才,一對二,打兩個同階就跟玩兒似的。

    問題是,段溫書也是天才,而獸寵獨角馬亦是三星妖獸中的佼佼者,所以,他們兩個聯手,哪怕元承海亦不得不承認,自己完全沒有勝算。

    ——當然了,主要還是他才小星位,而段溫書卻已經是極星位了。

    “他什麼時候成獸院的人了?”元承海忍不住吐槽道。

    “我說是,他就是,你有意見嗎?”段溫書十分霸道地道。

    我就是不講理了,你能咋地?

    元承海心中念頭飛轉,果斷放棄了今天找葉雲麻煩的想法。

    “好,本少給你面子!”他很痛快地說道,“但是,只限這一次,下次誰再敢阻本少,呵呵,本少將你們全部收拾了!”

    他現在是小星位巔峯,不用多久就可以突破大星位,而他只要穩固了境界,無論黨天還是段溫書,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所以,現在沒必要爭一時之氣。

    他狂,但是,他一點也不傻。

    然後,元承海又看向葉雲,道:“記住我的話,再敢接近寧喬,我會斬了你的四肢,讓你做個廢人。”

    武者若是失去了四肢,那任你天賦再高,跟廢物又有什麼區別?

    也只有他了,在學院之中都敢如此威脅。

    狂、邪,這就是元承海身上的標籤。

    說罷,他轉身便走。

    牛不牛逼?

    跑到火院,公然威脅一名師弟,在整個過程中,學院教頭居然沒有一個出面。

    元家的淫威之盛,可見一斑。

    “三個月後,我會打得你跪在地上叫爺爺。”葉雲突然開口。

    石破天驚!

    衆人都是隻覺腦袋一陣嗡,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瘋了嗎?

    元承海肯這麼離去,你應該自求多福了,接下來得與寧喬保持距離,讓元承海從此忘了自己。

    你以爲他說要打殘你,只是嚇唬你的嗎?

    是真的!

    在一年前的時候,元承海引誘了一名師妹,將人給睡了,可那名師妹是有未婚夫的,也是學院的弟子,自然怒火沖沖地去找元承海算賬。

    結果呢?

    這未婚夫被元承海生生削斷了三條腿!

    沒錯,就是三條腿。

    學院怎麼做的?

    關了元承海七天禁閉而已,不痛不癢。

    這其中,自然有元家在運作,但是,遠在帝都的元紫山也派人送來了一封信,是那位王爺寫的,直接送到了郡王鄭風嘯那裏,給元承海說情。

    所以,元承海被關了七天之後就恢復了自由身。

    而那對未婚夫妻因爲不堪非議,很快便雙雙自殺。

    元承海變得人人畏懼,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你居然還敢主動招惹?

    瘋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