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雲天帝 » 第8章 保護?羞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雲天帝 - 第8章 保護?羞辱?字體大小: A+
     

    全場一片死寂。

    誰不知道,葉長觀的兒子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可現在呢?

    一棍秒殺葉有成!

    “老、老四!”葉無庸三人都是顫聲叫道,甚至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成兒!”葉梓軍也發出撕心裂肺的吼聲,葉有成是他最最喜愛的兒子,也最得他的器重,纔會想要將他推上大管事之位,以後更是繼承葉家家主之位。

    可才一眨眼而已,活蹦亂跳的兒子就變成了一具屍體。

    “小畜牲,我要殺了你!”葉梓軍目眥欲裂,向着葉雲殺去。

    葉長觀又怎麼可能由他,通天棍法重新展開,他瞬間又壓制了葉梓軍。

    葉梓軍畢竟老謀深算,立刻明白過來,道:“葉長觀,原來你們是故意的!”

    葉長觀早知道葉雲的實力,卻故意裝作受到威脅,讓四個兒子進一步逼迫,給了葉雲出手的理由。

    現在,葉雲實力一顯,葉長觀自然也重新發威了。

    這變化太快了,讓衆人都是目不睱接。

    優劣勢的轉換如此突兀,不斷的反轉簡直在考驗他們的心臟承受力。

    葉雲可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既然出手,那就絕不留情。

    殺!

    他揮棍橫掃,近四千斤的巨力激盪,可怕無比。

    葉家三兄弟連忙聯手相抗,但是,足足有一千多斤的碾壓啊,三人聯手亦是被葉雲壓制。

    葉雲目光冷然,父親被葉家掃地出門,只能躺在大街上等死,這樣的羞辱、這樣的仇恨讓他殺機如沸。

    嘭!

    又是一棍,葉家三兄弟雖然聯手擋下,可還是沒有化盡力量,葉無庸被一棍掃在左臂上,小臂被硬生生撕裂了下來,露出血淋淋的傷口,痛得他慘叫不絕。

    “住手!”葉梓軍吼道,再這樣下去,他要死,而他剩下的三個兒子也要沒命!

    可葉長觀又怎麼會理他?

    都到了這份上,他要還有婦人之仁,那就真是在害自己、在害兒子了。

    “李鎮長,你還要眼睜睜地看着葉雲繼續行兇嗎?”葉梓軍只能向鎮長吼道,“快點阻止他!阻止他!”

    葉雲卻是淡淡一笑:“我是在自衛,我纔是受害者,你可不要血口噴人!”

    你這也叫自衛?

    你都把我兒子殺了、殘了,還是受害者?

    葉梓軍氣得哆嗦,但此時此刻,他也只有指望鎮長可以阻止葉雲了。

    可是,現在形勢逆轉,葉長觀父子全面佔據了上風,葉梓軍的敗亡只是時間問題,葉無庸四兄弟威脅葉雲,葉雲自衛殺人,亦是合情合理,所以,這時候還指望鎮長站在葉梓軍這一邊?

    不可能的事情!

    再說了,這不還有龐通嗎?

    他向着鎮長搖搖頭,示意對方不要管。

    一星丹師,又是萬和興的話事人,鎮長都要給足了面子,所以龐通這麼一示意,別說鎮長本來就不想插手,就是想,現在也得重新考慮了。

    葉梓軍急得眼中流血,眼睜睜地看着兒子死亡、身殘,他卻無能爲力,自然讓他心如刀絞。

    “葉長觀,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父子!”他詛咒道,“你們太陰險了,太卑鄙了,太無恥了!”

    饒是在戰鬥之中,葉長觀都是差點氣得笑出來。

    這樣的評語,居然用在他們父子身上?

    你、你們父子五人做了什麼勾當,心裏就沒有點逼數?

    果然,指責別人多麼簡單。

    他冷然,矛矛追命。

    “爹——”葉無庸發出慘叫,他亦被葉雲一棍砸死,只來得叫上一聲,便一命歸西。

    再死一人,葉家那兩兄弟自然更加不是葉雲的對手,他們嚇得膽寒,再不敢戰,連忙掉頭就跑。

    他們若是齊心聯手,那還能擋葉雲幾招,可是,他們現在落荒而逃,卻只是讓他們死得更快。

    葉雲是體修,爆發力更強,一個箭步便追上一人,直接一棍子打死,再追五步,已是趕上了最後一人,再一棍砸過去,葉家四兄弟便沒有一個還活着了。

    “老夫與你拼了!”葉梓軍流着血淚,表情淒厲之極,他不顧一切地衝向葉長觀,想要與對方同歸於盡。

    但,他又怎麼可能得逞?

    葉長觀一矛橫掃,葉梓軍便被直接打飛了出去,啪,他摔在地上,卻已經氣若游絲,然後不甘心地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可雙眼兀自死死地瞪着葉長觀,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這樣的結局,事先誰又能夠想到呢?

    鎮民們議論紛紛,皆是震驚於葉長觀父子的實力,尤其是對於葉雲,他不是昏睡了十年嗎,怎麼一下子擁有了這麼強的戰力,便是葉家四兄弟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長觀啊,前些日子真是苦了你了!”葉有民立刻站了出來,“你不要怪我們沒有爲你出頭,但葉梓軍乃是家主,而且是我們這一脈的族長,所以,我們雖然爲你感到不平,可也無能爲力啊!”

    他搖搖頭,一副惋惜的模樣。

    “是啊,長觀兄,我們真是愛莫能助。”

    “我們可以奉你爲家主,只要你不牽怒我等。”

    “一切維持原樣就好。”

    葉家的其他人也紛紛說道,對他們來說,只要能夠維持目前的待遇,那葉梓軍又或是葉長觀當這個家主又有什麼區別嗎?

    葉長觀目光冷然,你們還真是想得美!

    這些人好吃懶做,只想着拿家族的好處,卻一點付出都沒有,之前他就想整頓一番,卻被葉梓軍堅決反對,待他掌握家族大權之後,將會徹底整治風氣,把好吃懶做之人全部踢出家門去!

    ——現在葉家已經完全屬於他這一脈,也就是他和葉雲兩個人的,自然想怎麼做都行。

    當天,葉長觀就帶着兒子重回葉家。

    他立刻大刀闊斧地開始整頓,將品性不良、好吃懶做的人全部趕出家門。

    這些人的數量佔了葉家族人的大半,有六十多個,他們自然不甘心了,開始到處蠱動,遊說其他族人跟着他們一起抗議。

    葉長觀立刻以雷霆手段殺死了幾個領頭的人,這下,所有人都是乖了。

    留下來的人老老實實地幹活,而被驅逐的人也是乖乖地離開,不敢再有半點異動,畢竟,又有什麼能夠比性命更加重要呢?

    這下,葉家便完全掌握在了葉長觀的手裏,再加上有龐通的偏幫,葉家的生意自然是蒸蒸日上,一天比一天好。

    但僅僅只是兩天之後,有客人來訪。

    葉雲本在修煉,卻被葉長觀特意叫了過來。

    “爹,什麼事?”他走到大廳,向着父親問道。

    不過,他目光一掃,便發現這裏多了三名客人。

    一人是四十歲出頭的中年男子,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第二個也是個男人,二十剛出頭的模樣,身材修長,一臉傲氣,好像眼睛都長在了額頭上。

    最後則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女,體態婀娜,容顏動人,哪怕還沒有完全長開,卻已經有了顛倒人間的絕麗姿容。

    “雲兒,你還記得你心悠妹妹嗎?”葉長觀哈哈大笑,“她可是你指腹爲婚的未來媳婦!還有這位,便是爲父的好友,唐信遠,亦是心悠的父親。”他先是介紹了一下那絕色少女,然後又指了指中年男子。

    咦,還有這事?

    葉雲一臉茫然,他怎麼可能還記得五歲時的事情?

    唐信遠則是有些尷尬,道:“長觀兄,我這次來,就是爲了這樁婚事。”

    什麼意思?

    葉長觀的心猛地格登一下,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爹,讓我同葉雲說幾句!”這時,唐心悠突然開口,攔下了唐信遠的話。

    唐信遠一愣,然後點點頭:“行。”

    唐心悠走上前幾步:“葉雲,我們單獨聊聊。”

    搞什麼鬼?

    看你們這架勢就知道了,不就是想要退婚嗎?

    退就退,說實話,以葉雲現在的眼界,還真沒有將唐心悠放在心上——雖然她很漂亮,嗯,是非常漂亮。

    葉雲無所謂地與唐心悠走到邊上,他倒是想聽聽,唐心悠會用上什麼藉口,明明是來退婚的,卻還要裝出無辜的樣子來。

    “你猜得沒錯,今天,我們是來退婚的。”唐心悠直接承認了,“不過,原因不是你想得那樣。”

    她頓了一下,複道:“前幾天,我覺醒了冰凰神體,這驚動了天星宗,直接派人過來,收我進宗門,成爲嫡傳弟子。”

    “你應該不知道,天星宗是東華國三大宗門之一,可以與皇室平起平坐,宗門最強者甚至是靈我境的大能!”她又停了下來,看了看葉雲的表情,好像要從他的臉上看到震驚。

    可惜的是,葉雲的神情十分平靜。

    唐心悠微顯訝然,這是因爲葉雲從五歲時就昏迷了,所以他完全不知道天星宗、皇室、靈我境都代表了什麼吧?

    “說實話,你五歲就昏迷了,我後來見過你的次數屈指可數,所以,要說我們之間有什麼感情,這顯然不可能。”她繼續說道,“但我唐心悠也不是薄情寡義之人,如果我沒有覺醒冰凰神體,那縱使你這輩子都醒不過來,我亦會嫁進你們葉家!”

    “可是,我覺醒了冰凰神體,這是一種極強大的體質,我未來……至少也可以達到靈我境,所以,天星宗對我重視無比,而我進了天星宗,也必然會有許多人追求我,到時候,你就是他們的絆腳石。”

    “我選擇退婚,是爲了保護你!事實上,我可以什麼都不做,讓你稀裏糊塗地死去,還不用揹負惡名,但是,父親和葉伯伯乃是多年好友,所以,我們皆不忍看到葉伯伯傷心,纔會寧願被你們憎恨,也一定要來退婚。”

    說完,她用真誠的目光看着葉雲,這確實是她的肺腑之言。

    葉雲表情淡然,心潮則是起伏不定。

    他知道,唐心悠一點也沒有誇張,甚至,冰凰神體的極限可不是靈我境,而是有機會衝擊元胎的!

    他也知道,唐心悠真得別無選擇,正如對方所說,不管是因爲冰凰神體又或是她的絕色容顏,天星宗必然有無數人會追求她,到時候,葉雲就是眼中釘,不得不除,而對於天星宗這樣的龐然大物來說,殺死葉雲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似的,無比容易,也絕沒有人會替葉雲主持公道。

    從這點來說,唐心悠的退婚真得是在保護葉雲。

    可明明知道這些,葉雲還是心裏不舒服。

    因爲,少年的自尊受到了赤裸裸的羞辱。

    ——唐心悠太看不起他了,認定他不可能走到與她相當的高度,否則的話,她至少也要給葉雲一個機會,比如三年、五年,看看葉雲可以取得什麼成就再說,而不是居高臨下,單方面地來解除婚約,這對於葉雲、對於葉長觀難道不是極大的傷害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