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482章 奇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482章 奇蹟字體大小: A+
     

    咕嚕……

    看着那揮落的扳手,我艱難的吞了一口吐沫,本能的伸手去阻擋,心裏卻出奇的沒有絲毫的害怕,甚至還出手還擊,將手裏的扳手也朝着樑凱砸了過去。

    但是終究還是晚了一步,我還沒碰到樑凱,就感覺手臂猛地一顫,似乎骨頭折斷的聲音都清晰入耳,但是我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因爲這一切都太快了,只是感覺自己的世界都被人狠狠的錘擊了一下,天旋地轉。

    我的雙腿本能的一彎,都在顫抖着,一條腿跪在了地上,雖然天旋地轉,但是我卻還是保留着意思意識,只是那絲意識卻是越發的薄弱起來,在意識徹底消失之前,我看到了自己軟綿綿的垂落下來的胳膊,已經成仙了烏紫色,手臂似乎成了三截……

    當然,還有熟悉的聲音在耳畔迴盪着,十分的焦急,但是我努力想去聽卻發現自己怎麼也聽不清楚。

    撲通……

    這是我耳畔最後迴盪着的聲音,也是我栽倒在地的聲音,意識也一點一滴的漸漸消失,這一刻,我的心裏滿滿的都是苦澀,看來這次想做個英雄,又弄成了狗熊了。

    樑凱,這個蘇城的一霸,我僅僅見過兩面的人,卻是差點要了我的命。

    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卻是很久之後了。

    這段時間,我似乎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我的夢裏,珊姐跟着陳勇離開了,我沒能阻止的了,我想要去找她,卻根本毫無線索。

    我想跟雪姐說我都知道一切了,我不會再放手,不會再讓她一個人面對,我一定會將老男人打敗的,可是回過頭來,卻發現老男人摟着雪姐,似乎回到了那年的夏天,當着我的面將雪姐推倒在沙發上……

    我痛哭着,奔跑着,離開了那間讓我傷心的屋子,我跟個懦夫一樣衝上了天台想要發泄自己心中的憋屈,可是卻發現自己走進了一個屋子,林詩詩跪在地上,林叔耳光抽在林詩詩的臉上,指着她破口大罵,罵她是不孝女,下賤,作踐自己,讓她把孩子打掉,林詩詩擡起了倔強的笑臉說不,將林叔氣得臉色難看,死死地捂着胸口摔倒在地……

    還有徐嬌,一個人坐在屋裏看着時間,在她的面前擺放着兩碗熱氣疼疼的餛飩,她一直盯着一直盯着,直到兩碗餛飩的熱氣漸漸消失……

    這個夢太長了,長到似乎貫穿了自己的一生,我不想不甘不願,卻不能阻止這一切在我的面前發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跟個懦夫一樣。

    也或許是自己虧欠的太多了,哪怕是重傷昏迷的時候,做的夢都是如此的辛酸。

    我發了瘋的想要去將珊姐追回,卻終究沒有做到。

    我想鼓起勇氣衝進屋裏,那個時候就像雪姐保護我一樣,保護雪姐,但是我沒有做到,當我再次衝進屋裏,卻什麼也不見了,沒有雪姐,沒有老男人。

    我站在林詩詩的面前,想要將一切都說出來,我要告訴林叔我喜歡詩詩,我會照顧她一輩子,照顧這個有什麼都藏在心裏的傻丫頭一輩子,卻沒有人理會我,就像是看不見我。

    我眼睜睜的看着徐嬌將冷了的餛飩吃進嘴裏,眼淚水卻止不住的落了下來……

    這個夢沒有恐怖的事物,只是一些日常,卻讓我心痛的撕裂一般,想要大吼,痛的無法呼吸。

    “啊……”

    我嘶吼着,猛然間驚醒,睜開眼睛,心跳的厲害,腦袋裏面也是一片滾.燙。

    吧嗒。

    伴隨着開關的輕微聲響,我感覺一陣刺目的燈光直射進我的眼睛裏面,緊接着便關掉了,我的視線方纔漸漸恢復,這才發現自己的眼前全是人。

    “咦,居然醒了。”

    一個帶着口罩的醫生詫異的看着我,周圍幾名醫生也都一個個露出錯愕之色,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樣看着我。

    “怎麼會這樣,毫無徵兆。”

    “檢查的時候醒來,這還是第一起,以前那些植物人從來沒有這樣的。”

    ……

    這些醫生一個個圍着我議論紛紛,我呆呆的聽着,跟傻了一樣,“珊姐、雪姐、詩詩、徐嬌……”

    我念叨着這些名字,猛地想起來那個很漫長很酸楚的夢,整個人發了瘋一樣想要下牀,但是我的腳卻完全不聽使喚,整個人摔下了牀。

    摔倒在地,我想要爬起來,卻發現連手都提不起力氣似得,剛纔那股力量似乎只是一瞬間,這一刻,整個屋子裏都亂了。

    這些醫生將我扶到了牀上再一次對我檢查了一遍,最後確認沒有事情之後方纔放鬆了下來,問了我很多的事情,我這才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一直都昏迷着,按照他們的說法,我已經成了植物人了,原本應該很可能醒不過來了,就連做檢查,我的反應都比別人要差,幾乎所有人都認爲我醒不過來了,歸根究底,我的甦醒只是兩個字,奇蹟。

    “植物人……”

    我喃喃自語,有種不真實的感覺,難怪我醒來之後居然一絲痛楚都沒有,原來時間已經過去痕跡很久了,我的傷勢都徹底的恢復了,只是我卻跟個死人一樣躺在牀上,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感覺不到。

    “有感覺了麼?”

    這時候,一個醫生捧着我的四肢問我有沒有感覺,漸漸地,我感覺自己恢復了一點力氣,點點頭。

    “醫生,你知不知道我送來的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猛地想起來當時的一切,我倒了下去,最後看到的是樑凱那猙獰殘忍的笑容。

    後來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我很擔心,樑凱那個喪心病狂的傢伙後來到底做了什麼。

    珊姐雪姐他們沒事吧……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你送來那天腦袋上全是血,手也斷了,警察也來了,對了,你朋友在的,有個小姑娘一直在這裏照顧你,你可以問她。”醫生衝我笑了笑,隨即提出要將我送回去。

    我擺擺手說不必了,我要自己走,隨即艱難的走下了牀,那些醫生不放心我一路跟隨着,我已開始走路的確有點不穩,好幾次都差點摔倒,這段時間的昏迷讓我連走路都變得困難了。

    最終我走到了病房門口,透過微微打開的房門,看到一道俏生生的身影正在整理着潔白的牀單,而牀頭,擺放着一盆漂亮的綠蘿……

    “詩詩。”我呆呆的看着這道熟悉的身影,似乎比以前長高了,也漂亮的,更加具有女人味了,讓我眼眶不禁酸澀。

    我剛要走進去,忽然間一道陌生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視野之中,讓我的腳步猛地頓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