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410章 東窗事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410章 東窗事發字體大小: A+
     

    “媽蛋的!”

    儘管離開了月牙灣,但是我一路上還是有點不爽的唸叨着,無比的怨念,畢竟那種關鍵時刻強行打住的感覺真的是糟糕透了,何況我這種本來就有點想的人,更別提多憋屈了,不知不覺心裏憋了不少怨氣,就連我自己都沒有發現。

    不過這一切也怨我,如果我一開始就把手機關了,也就接不到電話了,也不至於整出這麼些事情來,到時候再找個理由敷衍一下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我的心裏想着,很多念頭,最終還是開着車回到了家裏。

    上了樓,掏出鑰匙開門,剛打開一道縫,屋裏的燈光便是投射了過來,看來她們還在等我沒睡呢。

    屋裏有點靜謐,我走進去方纔發現,林詩詩正坐在桌子前面,桌上擺放了不少的課本,小妮子似乎有點困了,正趴在那邊睡覺呢,只不過聽到聲音立馬擡起頭,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回來了。”

    “嗯。”我應了一聲,雖然心裏不少怨念,可是看到林詩詩揉着惺忪的睡眼在等我,我的心裏怨氣一下子都消散了,忙走過去摸了摸林詩詩的腦袋,柔聲道,“傻丫頭,怎麼等到現在,不知道早點睡覺吧,都要考試了。”

    聞言,林詩詩搖搖頭,“還好吧,你都還沒回來呢,對了,趕緊去洗洗吧,早點休息。”

    “啊?哦。”我錯愕的應了一聲,看着已經開始收拾書本的林詩詩,不禁有點兒失望,這就結束了麼,我大老遠急匆匆的跑回來,放着珊姐不管,只是因爲想到了林詩詩一個人苦兮兮的在等我,可是回來之後連話都沒說得上兩句,就要去洗漱睡覺了。

    苦笑着搖搖頭,我深吸了一口氣,也沒說什麼,只是心裏多少有點不滿吧,早知道是這個結果,我可能真的不會回來,如果留下來的話,這時候估計正嗨呢,晚上還能上演個帽子戲法。

    我有點鬱悶的朝着衛生間走去,路過主臥室的時候,我朝着房間掃了一眼,門緊鎖着,屋裏的燈已經熄滅了,徐嬌顯然也已經睡下了,連電視都沒有看。

    我無奈的搖搖頭,心裏的怨念不知不覺的更大了,總覺得回來之後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我洗漱了一番,過了一會便朝着自己房間走去,但是當我打開燈準備上牀睡覺的時候,我整個人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盯着牀上。

    被子鼓起來一塊,烏黑髮亮的長髮延伸到了被子外面,正背對着我呢,牀邊還擺放着一雙可愛的卡通拖鞋,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是誰的,林詩詩,除了這個小妮子,不會有別人了。

    “詩詩?”我一愣,這才意識到小妮子等我這麼久,卻沒有跟我多說幾句話,並不是不理我去睡覺了,而是來到了我的房間等我,想到這裏,我的心裏不禁活絡起來了,剛剛熄滅下去的欲.火,這一刻再一次升騰起來,我感覺渾身都開始發燙了。

    聽着我的聲音,林詩詩嬌軀不禁一顫,轉過頭來露出一張可愛的俏臉,貓眼兒裏帶着羞澀,小嘴微微上揚起一個弧度,哼聲道:“還站着幹嘛呢?傻。”

    聽着林詩詩的話,我的心裏頓時火熱起來,忙不迭的朝着牀邊走去,將外套脫了就往被子裏面鑽,我把被子掀開一角,林詩詩頓時驚呼起來,“冷。”

    我這才發現,小妮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只剩下棉毛衫了,緊緊地包裹在自己曼妙的酮體上,不得不說,林詩詩現在發育的挺快,比起之前又豐滿了不少。

    我有點猴急的鑽了進去,一把摟住了林詩詩的嬌軀,林詩詩那沁人心脾的體香便是幽幽傳來,讓我舒服的忍不住一顫,更加愛不釋手起來。

    當摟住林詩詩的時候,我心中所有的怨氣都消了,覺得特別的爽,對着林詩詩的脖頸便是一陣狂啃,種了很多的小草莓,雙手更是很不老實的在林詩詩的身上摸索着。

    林詩詩的身體特別的敏感,被我輕輕一碰,便是有點不行不行的了,開始求饒起來。

    見到這一幕,我的心裏忍不住有點得意,親吻在林詩詩的身上,從脖頸往下,延伸到鎖骨,漸漸地,我每一次侵略過林詩詩的身子,林詩詩都會忍不住顫抖着,雙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腦袋,五指插進了我的頭髮裏面,因爲興奮,身子不安的纏在我的身上。

    “詩詩,今天怎麼想起來陪我啊。”我親完一遍,又吻了吻林詩詩的額頭,笑着開口。

    聞言,林詩詩方纔睜開貓眼兒,臉頰上滿是緋紅之色,哼哼唧唧道,“哼,還不是看你可憐,我也不理你,徐嬌姐姐也不要你。”

    聽着小妮子開玩笑的口吻,我嘿嘿一笑,伸手在林詩詩身上狠狠抹了一把,小妮子頓時驚呼出聲,臉蛋紅的都快要滴血了,媚眼如絲道,“你要死啊,看我今天不修理你。”

    說着,林詩詩張牙舞爪的將我撲倒,跟我糾纏在一起,我也不甘示弱,跟林詩詩嬉鬧起來,原本一場曖昧的接觸,不小心竟然變得十分趣味了。

    不過林詩詩終究是女孩子,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我一把將林詩詩放到,衝着他的小屁股蛋兒拍了兩下,咧嘴一笑,“讓你不乖,看我今天怎麼修理你。”

    說着,我又衝着林詩詩的脖頸啃了兩下,種下了草莓,得意道,“看你明天怎麼見人。”

    被我這麼一整,林詩詩頓時不幹了,瞪着貓眼兒,“死楊志壞楊志,你死定了。”

    林詩詩瞪着眼,也將我撲到,露出兩顆鋒利的小虎牙,跟個小殭屍似得要咬我。

    見到這一幕,我連忙做出害怕的樣子,但是心裏卻是很開心,雖然原本好好地親熱莫名其妙變成了嬉鬧,雖然好多天沒有跟林詩詩在一起纏.綿,但是這一刻,我的心裏真的特別滿足,這種感覺跟與珊姐在一起的時候是完全不同的,跟珊姐在一起,有一種偷的刺激,還帶着征服的快.感,就感覺自己是王者,征戰了一塊土地,掠奪屬於自己的資源,每一個男人都喜歡這種征服的快.感,我也不例外。

    但是跟林詩詩則不然,是溫暖,跟林詩詩在一起就感覺擁有了全世界一般,不知不覺的就陷了進去。

    我被林詩詩撲到,林詩詩氣呼呼的要咬我,我也十分配合的閉上眼,笑道,“吃人啦。”

    說着,我的手在林詩詩光滑的背上撫摸了兩下,漸漸往下,朝着林詩詩的屁股蛋兒掐了一把,那種驚人的手感讓我好一陣激動。

    我閉着眼,等待着林詩詩的“虎牙”降臨,可是讓我錯愕的是,我等了好幾秒,林詩詩的牙齒都沒有落下,我也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我疑惑地不行,正打算睜開眼,忽然感覺脖子上面有溫熱的**滑落,滴落在牀上。

    “這是……水?”

    我一陣錯愕,有點納悶的睜開眼,可是我剛剛睜眼,視線之中便是陡然模糊起來,一滴溫熱的**滴落在我的眼睛上,讓我不由閉上眼,伸手抹了一把,這才更加肯定,這是淚水。

    “詩詩。”我再次睜眼,方纔發現林詩詩已經不再是那副嬉鬧的神情,俏臉上有點呆滯,小嘴噘着,淚水不斷地在她的眼角滑落。

    “詩詩,你怎麼了,對不起,我剛纔過分了。”我頓時慌了,腦袋裏面跟漿糊一樣,根本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了,“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我慌亂的不行,仔細的檢查着林詩詩,但是我卻什麼都沒發現,林詩詩的脖子上面雖然有點紅,留下了不少印子,但是不至於這樣啊。

    這時候,林詩詩終於有了動作,慢慢的起身,一邊抹着自己眼角的淚水,準備離開。

    “詩詩,你到底怎麼了?”我滿腦子疑惑,聲音都不禁提高了幾分,有點不耐煩的拉着林詩詩。

    “別碰我!”

    可是誰知道,我剛碰到林詩詩,林詩詩便是狠狠地將我的手臂甩開,聲音很冷,讓我猛地愣在那裏,怎麼也不敢相信。

    “詩詩,你怎麼了。”我嚥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道。

    “我怎麼都跟你沒關係,你只需要管好你在外面的女人就行了。”

    說完,林詩詩自嘲一笑,直接離開了房間,留我一個人呆在那裏,一股涼風從後腦勺鑽了進來,一直涼到了菊.花。

    “怎麼會,這樣……”我喃喃自語,怎麼也無法接受這個結果,林詩詩怎麼會發現,那現在怎麼辦。

    我的腦袋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所有的念頭糅雜在一起,將我撐得快要爆炸了,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去處理了。

    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我跟珊姐的事情顯然被發現了,可是她是怎麼發現的。

    我正胡思亂想着,門再一次開了,徐嬌穿着睡衣走了進來,坐在牀邊盯着我,目光漸漸變得有點複雜。

    “小志,我不是告訴過你,一定要小心點別被詩詩發現了麼,你脖子上弄這麼清楚的印子,怎麼也不知道處理下。”徐嬌嘆了一口氣,搖搖頭。

    我一怔,這才意識到問題的所在,我之前跟珊姐在纏.綿的時候,也互相啃過,應該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難怪林詩詩在跟我嬉鬧的時候會突然的不對勁。

    我把鏡子拿過來,一照,果不其然,上面的痕跡特別特別的清晰。

    “哎,你呀,總是這麼不小心,詩詩畢竟是小女生,我跟你的事已經讓她很難受的,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接受,何況又多了別人,你……”徐嬌談了一口氣,在那邊數落我。

    不知道怎麼的,明明她說的都很在理,但是我聽在耳中卻是覺得特別的諷刺,我的心裏也猛地涌出怒火,“夠了。”

    我冷冷的開口,直接打算了徐嬌的話,“還不是你,非要打電話讓我回來,否則哪來的這麼多的事,現在你滿意了吧?”

    我說完,徐嬌楞了一下,顯然沒料到我會這麼說,隨即低下了頭。

    “對不起。”徐嬌弱弱的說道,什麼也沒有解釋,便是走出了房間。

    砰。

    我聽到隔壁傳來了關門的聲音,我的心裏一顫,一股愧疚的感覺油然而生,我剛纔好像有點過分了,這件事徐嬌並沒有任何錯誤啊,一切錯誤都是我引起的,我還兇徐嬌,真的太不應該了。

    想着,我立馬下了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