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375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375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字體大小: A+
     

    中年男警察話一說完,這一男一女臉色剎那間變了變,眼睛瞪得滾圓,連忙搖頭,異口同聲道,“沒有,我沒有殺人。 ”

    “有沒有殺人不是你們說的算,就目前而言我們掌控的證據來看……”中年男警察掃了一眼兩人淡淡的開口,剛說完,這一男一女臉色已經漲成了豬肝色,恐懼的看着男警察,頓時開始叫屈。

    男警察沒有理會,瞥了一眼兩人,只是淡淡的揮了揮手,“先帶進去做筆錄。”

    說完,這鬧事的一男一女頓時被帶了進去,我站在一旁看的發懵,腦子裏面有點轉不過彎來,雖然我知道這一男一女不可能是殺人犯,頂多只是牽扯到一些罷了,畢竟如果真的是殺人犯,早就不是這幅場景了,說白了,這個男警察就是嚇唬嚇唬對方。

    只是這個男警察的態度讓我覺得很奇怪,我確定我並不認識這個男子,可是他似乎在幫我,只是沒那麼明顯罷了。

    況且,如果是別的警察,在接到這件事情之後第一件事應該是把我拘留了吧,之後纔回去調查這件事,但是這個人卻不同。

    想到這裏,我不禁疑惑的看着對方,禮貌道,“您好,之前的事情謝謝你了,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您怎麼稱呼。”

    “我姓程,二隊的隊長,謝就不用了,這本就是一個警察的職責。”中年男警察認真的開口,“待會我給你做個筆錄,做完筆錄你們就可以走了。”

    男警察的態度讓我一陣錯愕,心裏更是感覺怪怪的,不知道爲什麼,我有一種直覺,這個男警官似乎對我很瞭解,而且很是在意,雖然僅僅是一種直覺,但是我卻十分的肯定。

    “姓程?”我眉頭微微一皺,心裏多少有點疑惑,在腦海中搜索了一番,最終確定自己的確不認識這麼一個人,連忙回道,“好的,那真是麻煩您了。”

    隨即,我便跟着男警察帶來的人進去了,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僅僅讓我一個人進去,並沒有讓林詩詩也跟進去,我進去之後,便也沒什麼隱瞞,將我所知道的事情也都說了出來。

    “意思是你後來跟金碧輝煌的凌姍在一起的是麼,至於之前凌姍做了什麼,是否跟兇殺案有關,你也不清楚。”做筆錄的男子開口,聞言,我點點頭。

    “不錯,我當時只是聽珊姐的,去車庫取車,哦對了,我去取車的時候,王老闆的人也來到車庫了,應該是來堵我的,這個是有監控的,可以查證。”我將事情儘可能說的詳細一點。

    “就像以前那次一樣麼?”聞言,程隊長皺眉道,我頓時一愣,還沒來及反應,程隊長便是再次開口,“我知道了,不過查證可能有點難度,金碧輝煌當天所有的監控全都不見了。”

    “什麼?”聽着程隊長的話,我忍不住失聲驚呼出來,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這怎麼可能,金碧輝煌的監控系統一向是很全面的,覆蓋了整個金碧輝煌,除了廁所,車庫這種地方更是沒有放過,而且監控不僅僅傳到前臺,還會傳到專門的保安室裏面,所以說監控是雙份的。

    現在居然全部不見了?

    我激靈靈打了個顫,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念頭,有人在暗箱操作這件事情,我就算是白癡也能想得明白,如果沒有人操作,怎麼也不可能會這樣的。

    我忍不住揉了揉額頭,心裏頓時有點發涼,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是老男人麼,他跟珊姐之間到底有什麼事情水火不容的,居然會做的這麼絕。

    我有點想不明白,同時也不想想明白,畢竟我只想安安靜靜的生活,現在捲入這麼大的旋渦之中,已經有點超出我的預計了。

    這不是我想要的!

    “正是因爲所有監控都消失了,我們纔會暫時將您請過來做筆錄,因爲有些事,我們需要進一步調查。”程隊長說着說着,語氣忽然頓了頓,似乎有些事情是不想讓我知道的一樣。

    我茫然的點點頭,心裏十分的複雜,“程隊長,我已經將我所知道的都說了,我現在可以走了麼?”

    程隊長點點頭,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可以了,我送你出去。”

    說着,程隊長起身,將我帶出了審訊室,我的心裏有點沉重,低着腦袋跟隨着。

    “事發當天晚上,你在凌姍那裏過夜了?”剛走出審訊室沒多久,程隊長忽然再一次開口,讓我也不禁一愣。

    我大張着嘴巴,一時間有點糾結,甚至不知道該點頭還是搖頭了,程隊長也沒說什麼,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走吧。”

    “哦。”我應了一聲,心跳的厲害,更加不知所措了。

    他,到底想幹什麼?

    很快,我再一次被帶到了警察局大廳裏面,林詩詩正在那裏不安的等待着,因爲焦急,小妮子坐立不安的,貓眼兒裏滿是擔憂,一見到我出來,林詩詩立馬欣喜的迎了上來,拉着我看個不停,好像我進去一趟就會缺胳膊少腿似得,見到我沒事,方纔鬆了一口氣。

    “好了好了,我沒事,筆錄做完了,程隊長已經說了,咱們現在就可以走了。”我微笑道,寵溺的摸了摸林詩詩的小腦袋。

    “走?我倒要看看,誰有這麼大的權利私自放走一個殺人嫌疑犯的。”

    然而,我的話剛剛說完,一道極不和諧的聲音便是突然從外面穿了過來,異常的清晰,聲音落下,整個警察局大廳都瞬間變得安靜了下來。

    我跟林詩詩都不由一顫,朝着聲音落下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緩緩走了進來,男子身材臃腫,個頭也只有一米七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個水桶,走起路來一搖一擺很是滑稽,其貌不揚的,但是所有人在見到來者之後都忍不住臉色一變。

    男子大搖大擺的走進來,目光環視了一圈,臉上滿是桀驁之色,慢吞吞的走了過來,路過我的時候,目光特意注視了我一下,又看了看林詩詩,眼底掠過一絲驚豔,已經被臉上橫肉擠在一起的那雙綠豆眼眯起,隨即開口,“程隊長,你現在越來越狂了啊,是不是蘇城警察廳你最大?”

    聽着這道戲謔的聲音,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化起來,不少人都是憤怒的看着青年,但是卻都不敢開口,眼底滿是忌憚之色。

    就連程隊長的臉色也有點難看,看着對方道,“李少爺,你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程然,你現在越來越狂了啊,趁着我爸這段時間不在,你就在這裏胡作非爲,將整個蘇城警察局搞得烏煙瘴氣,案子不辦,犯人不抓,現在更好,直接開始包庇殺人兇手了,那下一步豈不是要取代我爸做這個警察局的局長?”青年冷聲諷刺道,冷冷的看着程隊長,絲毫不給面子。

    聽到這裏,我的心裏一沉,頓時明白了對方的身份,原來這傢伙就是蘇城警察局局長的兒子,難怪語氣這麼囂張。

    “李少爺,你這話似乎有點過了吧,我程然一向都是依法辦事,從來不會去包庇誰。”程隊長皺眉道,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

    “依法辦事?你還真好意思說,金碧輝煌殺人案的嫌犯就在這裏,你卻公然包庇,你還說依法辦事,我看你就是想造反。”這個李少爺再一次開口,明顯是在針對程隊長和我。

    “李少爺,我程然是什麼樣的人,整個蘇城警察局都知道,絕對不會做什麼有違法律的事情,楊志雖然有所牽連此次的殺人事件,但是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楊志就是殺人嫌犯,所以不足以判刑,至於你說的造反,我程然做事無愧於心,倒是你,你雖然是李局長的公子,但這是我們蘇城警察局的事情,你一個外人還沒資格插手!”程隊長一字一頓道,說到後面,絲毫不顧及青年的臉面,直接反擊。

    此話一出,青年臉色頓時僵硬住了,難看無比,“你,我插手怎麼了,你自己敢做還不許別人說了,況且,就算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他殺人,但既然是嫌犯,那就應該拘留了再說,你這樣就是在包庇,你等着,我爸就在這兩天要回來了,這件事我一定會告訴我爸,看你到時候還能不能這麼狂。”

    顯然,這個姓李的青年並沒有足夠的權利插手這件事,但是卻處處針對我,顯然有點不對勁。

    我楊志可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因爲這件事被牽扯進來,就算真的有罪,也輪不到這個傢伙來管吧,他只是局長的兒子,又不是警察。

    那麼唯一解釋的通的,那就是有人指使了,可是到底是誰這就讓我有點不確定了,勇哥麼,可是勇哥的面子應該沒這麼大吧……

    “嗯?”忽然間,我眉頭一皺,鼻子不由動了動,死死地盯着這個姓李的青年,這個傢伙的身上似乎有女人的香水味。

    我鼻子沒有徐嬌那麼靈敏,對味道十分的敏感,哪怕只有一絲絲的異味,她都能聞出來,但是這個青年身上的的確確帶着女人的香水味,我忍不住掃了幾眼,頓時眼前一亮,因爲我在男子的領口下面,脖頸上露出半個脣印。

    聽着青年囂張的話,程隊長冷冷的掃了對方一眼,“隨便你,這件事我自然會跟局長彙報。”

    說完,程隊長衝着我伸出手,“走吧。”

    我一怔,點點頭,掃了一眼臉色難看無比的青年,心裏不禁開始擔憂起來了。

    雖然這個胖子李少爺並沒有什麼實權,但是再怎麼說也是局長的兒子,程隊長這樣的罪對方,不會出事麼。

    “程隊長,這樣會不會給您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我有點擔憂的說道,我現在已經很肯定了,雖然不知道爲何,但是這個程隊長的確在幫我。

    “沒事,這件事我會處理,你先回去吧。”程隊長搖搖頭,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眉頭卻皺的有點緊。

    聞言,我點點頭,也沒有太過堅持,心裏卻是隱隱有種不妙的感覺,很是壓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