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256章 一個巴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256章 一個巴掌!字體大小: A+
     

    憤怒已經讓我昏了頭腦,不顧徐嬌的勸阻,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不過我剛說完,蔣蕭突然衝上來一腳,這一腳太突然了,儘管我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可是已經疲憊不堪的身子根本來不及躲閃,只感覺胸前一悶,整個人就倒飛了出去,風在耳邊呼呼的吹。

    這一腳很重,再加上我本就受了傷,頓時劇烈咳嗽起來,胸口發悶,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死死地盯着滿臉戲謔的蔣蕭,額頭上汗水不住的往下落,心裏一陣一陣的抽痛。

    “楊志,楊志。”徐嬌嚇得花容失色,蹲在我身邊叫我的名字,可是我停在耳中卻有點不真實的感覺,似乎連五感都變得遲鈍了,只是心跳的聲音在腦海中迴盪。

    我咬着牙,心中的怒火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可是我卻渾身痠痛的根本使不出一分力氣,徐嬌緊張的抓着我,漂亮的大眼裏面有淚光在打着轉。

    她說的什麼我聽得不是很清楚,腦袋裏面嗡嗡的,視線都開始有點模糊了,我看到保安頭子跟蔣蕭走到了我跟徐嬌的面前,一個個嬉皮笑臉的說着什麼,甚至保安頭子還露出猥瑣之色,一邊說着一邊想對徐嬌動手動腳。

    徐嬌憤怒的盯着他們,怒斥着什麼,死命的護着我。

    該死!

    我咬着牙,想要使出一份力氣,可是腦袋裏面卻嗡嗡的亂叫,燙的厲害,對身體的控制也越來越薄弱,意識也開始有點模糊起來……

    這一刻,不知道爲什麼我卻十分的想笑,不過卻是苦笑,我的腦海裏面出現了很多很多的人和事,就像是一部電影,要將我曾經經歷過的都放映出來。

    我看到了我爸因爲賭博而變得暴躁,將這個家庭生生的毀掉,逼走我媽,將我打的遍體鱗傷,甚至將保護我的雪姐給糟蹋了,造就了我悲劇的童年。

    我離家出走的時候被雪姐收留,發生的一件件事情,有喜有悲,再到最後雪姐的突然離去。

    我還看到了我跟林詩詩從不對眼,一直被她欺負再到走到一起,再到鬧矛盾,一次次,還有那幾個夜晚的纏.綿,林詩詩羞澀的說要給我生孩子,甚至這一次的分手。

    可也是這樣,我的心裏就越是難受,我怎麼也沒想到,在我這最痛苦的時候,陪在我身邊的不是我爸媽,不是雪姐,不是林詩詩,居然是徐嬌……

    我不知道自己該慶幸還是該難過,慶幸的是自己至少還是有人關心的,可是難受的卻有很多很多。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也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因爲我已經失去了意識,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一張白色的大牀上了,刺鼻的消毒酒精的味道讓我一陣難受。

    我一下子就明白過來自己在哪裏了,醫院,這個我最第二不願意到的地方,最不願意去的地方是警察局。

    病房裏面有三張牀位,可是卻只有我一個人,顯得有些冷清,陽光透過窗子灑落到屋裏,有些刺眼,我吃力的支起身子,靠在牀頭,深吸了兩口氣,胸口都是一陣一陣的疼。

    我不禁捏緊了拳頭,但是卻沒有叫喊,只是呆呆的盯着前方,我以爲我已經不一樣了,不再是以前那個遇到事只知道委曲求全的慫逼,敢於按照自己的思想去做事,明知道打不過卻依舊不肯退縮。

    可是到頭來,卻依舊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被學校退學,跟林詩詩分手,甚至跟我媽鬧得不愉快,我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不甘心又有什麼用,我楊志憑什麼去跟別人抗衡,明明是被冤枉的,卻只能老老實實的揹着罪名!

    媽的,這操蛋的青春!

    難道我的一生真的就只能這樣碌碌無爲的過去麼,被人欺凌,卻不能啃聲,永遠的被人踩在腳下,做一個失敗者,一無所有?

    難道,這就是命麼……

    “楊志,你終於醒啦。”

    正當我悲觀的想着的時候,門口忽然傳來了徐嬌的驚呼,徐嬌正驚喜的看着我,飛快的跑了過來,一把摟住我,居然嚶嚶的哭泣起來。

    我被摟的有點喘不過氣來,咳嗽了兩聲,徐嬌頓時惶恐的看着我,“對不起啊楊志,我太激動了,你都昏迷了一天了,我都快擔心死了。”

    看着徐嬌漂亮臉蛋上的關心,我心裏五味陳雜,衝着徐嬌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

    “徐老師,我的手機呢。”我忽的想起來,開始找我的手機,不知道爲什麼,我竟然有點期望。

    徐嬌將手機拿給我,狐疑的看着我,我翻開通話記錄,心裏頓時一陣失望,通話記錄還保持在昨天跟我媽打電話的時候,也就是林詩詩他們離開的時候,除此之外別無所有。

    我苦笑一聲,心裏一陣悲哀,不知道自己還在奢望什麼,難道奢望林詩詩打電話過來關心我麼,她應該還不知道這件事吧,又或者是其他?

    “怎麼了?”徐嬌不解的問我。

    我搖搖頭,露出苦笑,“沒什麼。”

    “你一定餓了吧,都昏迷這麼久了。”徐嬌忽的想起來什麼,跟我說了一聲就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徐嬌就弄了一份盒飯進來了,小心翼翼的將我扶起來,甚至要餵我吃飯,就像是照顧一個孩子一般,我一陣尷尬,跟徐嬌說我沒事,然後自己端着盒飯吃了起來。

    我吃了多久,徐嬌就看了多久。

    吃飽喝足,我一個人坐在牀上發呆,徐嬌將一聲找過來,看了之後說我沒事,做的檢查沒有什麼大礙,休息休息就能好了。

    看着徐嬌忙碌的樣子,我的心裏更加的不是滋味了,自己住院的錢應該還是徐嬌出的吧,我現在可以說是一無所有了,真是可悲。

    我跟徐嬌說要出院,徐嬌卻立馬跳了起來,死活也不肯同意,“楊志,現在出院太早了,你還沒好呢,萬一要是……再留下來看兩天吧。”

    “不用了,我沒事。”我搖搖頭,我直接掀開被子要下牀,“欠你的住院費我以後會給你的。”

    “楊志!”

    我剛說完,還沒走下牀,就被徐嬌猛地推倒在牀上,徐嬌尖叫一聲,憤怒的盯着我,“楊志,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覺得我拖累你了,所以這樣?”

    我一怔,錯愕的看着徐嬌,“我沒有。”

    “沒有?那你爲什麼要說錢。”

    “我只是不想用一個女人的錢。”我搖搖頭,如實的說了出來,因爲這樣只會讓我覺得自己更加的廢物,需要依靠一個女人才能活的下去,就像是吃軟飯一樣。

    啪!

    我剛說完,臉上便是一疼,我不敢置信的擡頭,徐嬌漂亮的臉蛋上滿是憤怒,已經有淚水在眼眶中打着轉了,讓我整個人呆在那裏了。

    到底……怎麼了?

    我不知道徐嬌是怎麼了,明明捱打的是我,可是徐嬌卻哭了。

    “爲什麼不能,這些錢是你跟我一起掙來的,又不是不乾淨的錢,何況我以前住院的時候你也幫過我記得麼,楊志,那時候你是唯一一個幫我的人,這一次換我幫你不行麼,用一個女人的錢怎麼了,你怕被人笑是麼,幹嘛非要活在別人的眼中,世界那麼大,你自己活得開心不是最重要的麼,你什麼時候才能放下你那可笑的清高,這些真的那麼重要麼?”徐嬌帶着哭腔道,聲音落下,我整個人人都呆住了。

    徐嬌的話讓我心裏顫抖,不斷地迴盪着。

    我彷彿一瞬間明白了什麼。

    弱小不是我的錯,但是弱小還清高就是我的錯了,這個社會生來就是不平等的,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好的出生,我可以弱小,但是不可以自暴自棄啊,我幹嘛非要活在別人的眼中,我自己活得開心纔是最重要的,如果別人笑我,那我就活得比他們都好,用現實來打他們所有人的臉!

    “不重要!”

    我咬着牙道,猛地將徐嬌摟入懷中,深吸了一口氣,一絲若有若無的髮香讓我無比熟悉,我不禁閉上眼,發自內心的開口,“謝謝你,徐嬌。”

    這是我第一次直呼徐嬌的名字,也是我第一次將徐嬌放在一個水平線上去看,正如徐嬌所有,我是清高的,明明弱的可憐卻還要清高,做出一副聖母婊的樣子,或許我從一開始就沒有將徐嬌放在眼裏,以前只是將她看做一個可以用來褻玩的工具,在蘇城的相遇,也只是當她是一個可憐的人,需要幫助罷了,到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

    正如我不肯答應珊姐的要求,沒有跟珊姐有絲毫的瓜葛,或許我從心裏還是清高的,覺得依靠一個女人是那麼的丟臉,所以纔會本能的排斥吧。

    人最怕的就是看不清自己,至始至終,我都活在別人的眼裏,直到這一刻,徐嬌那一個巴掌卻猛地將我打醒了!

    我不要活在別人的眼中,我要爲自己而活!

    “真的,謝謝你徐嬌。”我重複着,徐嬌身子緊繃。

    良久,我才放開徐嬌,從牀上挪了下來,雖然身子還有點吃力,但是下牀卻不影響了,只是有點虛弱。

    “楊志,你……”徐嬌扶住我。

    “我要出院。”我衝着徐嬌露出微笑,“放心,我已經明白了,也不會說那種傷人的話了,不過,我不會白白被欺負的,總得讓他們還回來不是麼?”

    徐嬌怔怔的看着我,錯愕的點頭,這一次沒有阻止我。

    “楊志,你要去哪?”

    “金碧輝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