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220章 最艱難的抉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220章 最艱難的抉擇字體大小: A+
     

    幹掉王猛!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看着姍姐,桌子上的那把刀依舊在晃動,在燈光的照射下雪亮的刀刃有點刺眼,我一顫,一句話說不出來。

    “咕嚕”,我艱難的吞了一口吐沫,怎麼也無法相信姍姐說的話,腦袋裏面一片轟鳴,幹掉王猛,那豈不是意味着殺人麼?

    讓我去殺人……

    且不說我有沒有能力幹掉王猛,光是這個要求,就讓我怎麼也無法接受,我怔在那裏良久無法動彈,我跟那把刀的距離不過半米左右,但是我卻覺得隔着一道天塹,無論如何我也無法越過去,拿起那把刀。

    “楊志,我不走了,你別亂來。”徐嬌猛地衝過來抱住我,漂亮的大眼裏面滿是驚恐,生怕我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我一顫,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再怎麼說,我也只還是一個學生,這種事情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做到的。

    我艱難的吞了一口吐沫,好半晌才緩過神來,看着姍姐,嘴脣囁嚅,良久方纔緩緩開口,“我做不到……”

    “呵呵。”姍姐輕笑一聲,似乎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中,早就料到我不可能做得到,這笑聲,真他媽的諷刺,讓我無地自容!

    “你在耍我,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是殺人,這是犯法的!”我聽着姍姐的笑聲,覺得無比的諷刺,心裏也是一陣刺痛,擡起頭衝着姍姐吼道。

    我覺得我自己被耍了,要帶走徐嬌怎麼可能必須去殺了王猛,她一定是明知道我不可能這麼做,所以纔會故意刁難我,不想給我知道一切的機會。

    “呵呵,我耍你?你配麼!”姍姐冷哼一聲,異常的不屑,一指徐嬌,“你自己問問她我是不是在耍你。”

    “不可能,一定有別的辦法。”我不相信,死命的搖頭。

    “沒錯,的確有別的辦法,但是我告訴你,就算我能壓得住王猛,但也不能壞了規矩,更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就在他手下拿走一個人,就你身後的這個女人,這段時間給王猛帶來的收入起碼是七位數,你覺得你能將這樣一個搖錢樹從王猛身邊搶走麼?”

    “就算我同意你帶走她,我告訴你,你們也絕對走不出蘇城,到時候被抓回來,不僅你要倒黴,你身邊這個女人也會跟着倒黴,她現在至少還活的體面,不需要每天都在那些噁心的男人身下苟延殘喘,至少王猛還算是護着她,但是到了那個時候,就完全不一樣了!”

    姍姐冷冷的開口,說完,徐嬌臉上滿是痛苦之色,低垂着腦袋,牙齒死死地咬住嘴脣,鮮血一滴滴的落下,無比的悽慘。

    我怔在那裏,心裏早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我怎麼也沒想到,這裏的水會這麼深,徐嬌現在根本就是深陷泥潭啊,就算我想拉,也根本拉不出來,反倒會將自己陷進去。

    我的心裏一瞬間開始動搖起來,我該怎麼辦?

    “楊志,姍姐說的沒錯,我現在雖然每天都會陪客人喝酒,但至少還算體面,不是猛哥特別在意的客戶,都不會讓我去陪睡的,前段時間,也有個女孩逃出去了,後來被抓回來的時候打的半死,後來猛哥讓他十幾個手下把她給……”徐嬌哆嗦的說着,說到最後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我一顫,當然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十多個男人,這個王猛好狠!

    我的心裏不禁有些刺痛,李思姐當初到底遭遇了什麼,我沒有問,李思姐也決口不提。

    我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麼徐嬌一開始怎麼也不肯跟我走,甚至不敢靠近這個地方,她的害怕源自於這段時間的所見。

    這一刻,就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想法幼稚!

    難怪姍姐說我如果將徐嬌帶出去,那就是害了她,我終於明白了,我忽然覺得自己愚蠢的可憐。

    我深吸了一口氣,目光閃爍,咬牙道,“我知道了,可是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會帶你走。”

    我堅定的開口,說完,姍姐頓時嗤笑一聲,直搖頭。

    或許我的想法,我的決定,在姍姐看來是那麼的幼稚,但是我很確定,這是我想要的,我不是一個冷血的人,如果見到徐嬌身陷囹圄卻還能心安理得的做着自己的事情,過着自己的生活,那我就不是楊志了。

    “楊志。”徐嬌呆呆的看着我,眼眶裏漸漸地被淚水溼潤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沒有說話,而是看着姍姐,“姍姐,或許我的確很幼稚,但是我卻明白一個道理,如果我現在選擇了退縮,我就徹底失去了一個作爲男人該有的氣魄,以後我有什麼資格去面對雪姐,我不會放棄的。”

    “呵呵,可笑。”姍姐冷冷一笑,在她眼中,我的話語稚嫩的可憐,想法幼稚的令人憐憫。

    “你以爲你的堅持會有任何意義?”姍姐不屑的冷笑。

    “會!”

    “我們走!”我沒有說話,一把拉過徐嬌的手就往外走。

    徐嬌一顫,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低着腦袋跟着我走,可是就在我們即將離開房間的時候,姍姐再一次叫住了我。

    “有什麼事麼?”

    “如果我要你在這個女人和雪兒之間選一個呢?”

    姍姐忽的話鋒一轉,冷不丁的冒出這麼一句,再一次點了一根菸吸了一口,淡淡的看着我。

    “你什麼意思?”我皺了皺眉,這時候,就連徐嬌也看向了我。

    讓我在徐嬌跟雪姐之間選一個?那我肯定會選雪姐,因爲我愛的是雪姐,我跟徐嬌雖然很熟,但是當初也只是肉體上的曖昧關係,不存在什麼感情。

    “沒什麼,我忽然想起來一些事情罷了,所以決定幫你。”姍姐眼皮微擡,笑的很有深意,慢悠悠的走倆,鞋跟踩在地板上面發出脆響,“我忽然決定告訴你雪兒的下落了。”

    “什麼?”我一顫,不敢置信的看着姍姐,這句話猶如驚雷一般在我的腦海裏面炸響。

    雪姐的下落?我不禁嚥了一口吐沫,這是我.日日夜夜都在想的一個人,我來蘇城也是爲了雪姐。

    “然後呢?”我的心裏激動無比,可是我卻不是傻子,在跟姍姐這兩次接觸,我已經明白,這個女人也不是白癡,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說這句話的,一定有還有下文。

    “很簡單,我刻意告訴你雪兒的下落,也可以幫你將這個女人弄出去,只不過,這兩者只能選其一!”姍姐笑笑,那笑容,讓我覺得很不對勁。

    聲音落下,我一陣遲疑,內心陷入了痛苦的掙扎,與此同時,我明顯感覺到了徐嬌的手一顫,她在緊張。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