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211章 永遠不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211章 永遠不要字體大小: A+
     

    以前我經常在街邊的小廣告上看到什麼無痛人流之類的信息,曾經的我覺得這種事情離我太遙遠了,甚至還好奇,那些人怎麼會把自己搞得大肚子之後卻又不生下來,從未想過我也有一天回走進這樣的醫院,即便這一切原本與我無關。

    正如那個醫生所說的,李思的情況還算好點的,發現的比較早,如果再大一點的話,就只能做鉗刮手術了,那樣對女生的身體傷害很大。

    因爲手術的程度沒那麼大,所以手術也很快就結束了,從李思進去準備,到被推出來,也就二十分鐘的時間,李思躺在一張移動牀上一直被推到了病房,顯然打了麻醉,下半身是動不了的。

    李思雙目無神的躺在那裏,動也不動,直到護士離開,我走進去之後,李思方纔將頭轉向了我,臉色跟剛纔沒有多大的區別,依舊憔悴,只不過臉上卻多了一份落寞,眸光都暗淡了許多。

    “李思姐,你要不要喝水,我去給你倒。”我看着李思姐,心裏一陣難受,一想起猛哥和蔣蕭那些王八蛋對李思做的事情,我就恨不得替天行道,越發的覺得蔣蕭那種混蛋變成太監簡直就是一件大好事。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甚至有種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面對李思的感覺,畢竟李思現在的心情一定非常的差,而我作爲一個知情.人,很清楚着其中的辛酸,我想借着倒水離開。

    “醫生說,剛打了麻醉不能喝水。”我剛說完,李思就補充了一句,讓我拿着杯子的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慢慢的放下,坐在李思的牀邊,跟個呆子一樣。

    這時候,兩個長相不錯的小護士推着一個奇怪的儀器過來,見我坐在牀邊,冷冷的掃了我一眼,讓我挪個位子,然後將那臺儀器放在了牀邊,將李思姐的衣服掀起來,露出腰際的嫩肉,將褲腰帶解開,往下拉扯了幾分。

    “哎,你還傻站着幹啥,來半個忙,搭把手。”我正錯愕之際,其中一個小護士衝我喊了一聲,語氣很冷,眼神異常的輕蔑。

    “哦”,我茫然的回了一句,本能的走了過去,眼睛不敢往李思姐掀起的衣服那邊看,因爲掀的有點高,小腹的馬甲線都露了出來,牛仔褲的拉鍊解開,露出裏面紅色的小褲褲。

    “搭把手啊,把她褲子往下扒一點,內.褲也扒一點,扒開。”一個小護士在操作機器,另一個小護士則拿着一片不知道什麼玩意的東西對我下命令,我一顫,看了一眼李思,李思沒說話閉上了眼睛算是默許了,我卻還是有點不知所措。

    我只是陪李思過來而已,原以爲只是走個過場,但是現在又算是什麼,如果是別的事情也就罷了,可是偏偏讓我幫李思姐脫褲子,而且還是小褲褲。

    見我遲疑,拿着那個片狀玩意的小護士眉頭一皺,不屑的掃了我一眼,“睡都睡過了,還裝什麼不好意思,磨磨唧唧的。”

    我一聽,更覺得尷尬了,忍不住又瞄了一眼李思,李思的眼睛緊緊地閉着,我嚥了一口吐沫,伸手抓住了李思姐的牛仔褲,往下開始拉,露出了紅色的小褲褲。

    李思姐下半身打了麻醉,根本動不了,我一隻手託着李思姐的臀部,一邊拉她的褲子,直接拉到了膝蓋的部位,小護士連忙喊停,白了我一眼,“拉到屁股下面一點就行了,笨。”

    我無語的撇撇嘴,心裏多少有點不舒服,可是卻完全找不到發作的理由,或許這個年輕的小護士正把我當做那些睡了女朋友,造成了不良後果卻又不肯負責到底的渣男了吧。

    我沒說話,小護士讓我去拉李思的小褲褲,這一下我嘴角一抽,當我的雙手拉到了李思小褲褲的邊緣,我立馬做賊心虛似得看着李思,看到她一直沒有睜眼,我才一拉。

    這一次,我沒有直接拉到下面,只是拉開了一大半,儘管如此,不該看到的一切依舊全部落到了我的眼底,我忍不住怔了怔,不知道爲什麼,想起了林詩詩的那裏,似乎不一樣,林詩詩還要稚嫩許多……

    那個小護士在李思的身上先是塗了一些透明的玩意,黏糊糊的,弄了差不多巴掌大小,然後將那個連着線的片狀玩意貼了上去,說是什麼離子不離子的,我也沒聽懂,只知道這事對李思恢復有幫助的。

    我就那麼一直站在李思的牀邊,想走卻又怕有什麼事,李思將腦袋挪到了一邊,一直看着窗外,不敢看我,我也不知所措,雖然李思的下身幾乎已經暴露在空氣中了,我也看到了不該看的,可是我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欲.望。

    直到兩個小護士走了好幾分鐘,李思方纔轉過頭,眼神複雜的看着我,聲音沙啞的喊了我一聲,“楊志。”

    “嗯?李思姐。”我連忙回答道,不敢去看李思姐的下面,總覺得那樣特別流氓。

    “無論如何,不要讓你的女人做這個手術,永遠不要。”

    忽的,李思姐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話,就像是警告,卻又帶了幾分哀求,我茫然的點點頭,心裏卻完全不知道爲什麼李思忽然說這句話。

    “李思姐,你怎麼突然這麼說?”

    又過了幾分鐘,我終於還是忍不住了,鬼使神差的問了出來,剛說出來我就有點後悔了,有時候打破砂鍋問到底並不是一個好習慣。

    誰知道我剛說完,李思姐就顫了顫,嘴角露出苦澀的笑容,十分的淒涼,眼裏露出追憶之色,“你知道麼,這已經是我第二次來了。”

    說着,李思姐的聲音都在顫抖着,右手更是狠狠地揪住了牀單,貝齒緊緊地咬着嘴脣,血液緩緩地滲透出來。

    聽着這句話,我的心裏莫名的一陣怒火,同時也感覺到一陣悲哀……

    又是死一般的寂靜,過了一會兒,小護士過來給李思姐收拾,將儀器擡走了,只是丟下來幾張很大很厚的衛生紙,丟在了李思姐白皙平坦的小腹聲明,冷冷的對我下達命令,“給你女朋友擦乾淨。”

    我沒說話,只是默默地做着,彷彿這一切就是我該做的似得,將李思姐的小腹上那些半透明的黏稠物體擦乾淨,然後將她的小褲褲緩緩拉上來,又幫她穿牛仔褲。

    弄好了,我深吸了一口氣,不過我還沒來得及慶幸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忽然聽到了啜泣聲,擡頭一看,只見李思姐眼角掛着淚水,身子因爲哭泣一抽一抽的。

    “李思姐,你沒事吧。”我忙過去,拿着紙巾給李思擦了擦淚水,李思姐從我手上接過紙巾。

    “我沒事,有點餓了,現在差不多到飯點了,你給我弄點吃的吧,醫院有提供營養餐的。”李思姐擦着淚水說道,我錯愕的點點頭,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李思,然後走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