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126章 青春,後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126章 青春,後悔字體大小: A+
     

    徐嬌的身材本來就好,前凸後翹的,再加上剛剛洗過澡就披了一件浴巾,將火爆的身材大半都暴露在外面,半跪在沙發上面,可憐的浴巾被撐的緊緊地,快要炸開了。

    我的視線在徐嬌渾圓雪白的雙腿上掃了一圈,心裏頓時起了壞主意,躡手躡腳的朝着徐嬌走了過去,徐嬌還在給她老公打着電話,聲音甜膩。

    “老公,人家也好想你呢,昨天晚上才夢到你跟人家……。”徐嬌聲音甜膩,故意嗲嗲的開口,我聽着都覺得熱血沸騰,真尼瑪騷啊,馬上都要跟我上牀了,現在居然還跟老公在說着情話。

    我心裏一橫,徐嬌正在說着,我忽然朝着她的大腿一拍,徐嬌頓時驚呼一聲,差點從沙發上滑落,可愛的娃娃臉上滿是紅暈,媚眼如絲的瞪了我一眼,舔了舔嘴脣,輕哼一聲,“沒有啦,人家剛纔不小心滑了一下,剛洗過澡,差點就摔倒了……嗯,沒事啦。”

    我去,我差點沒吐血,徐嬌這傢伙說謊還真是不帶眨眼的,更要命的是,徐嬌一邊說着,一邊就已經將手朝着我的褲子伸了過來,媚眼如絲的挑釁着我。

    我深吸了一口氣,小腹似乎有火焰在燃燒,毫不猶豫的跨坐在徐嬌的身上,狠狠地欺負着徐嬌,徐嬌的臉越來越紅,呼吸都不禁急促起來,聲音都開始打顫,“哼,還不是你啊,人家想你了。”

    一邊跟我在嬉鬧,徐嬌還在跟老公說着情話,真尼瑪騷,我有點爲那個男人感到不值了,搞不好以前李禿子也這樣玩過。

    我的目光在徐嬌身上掃了一圈,將視線落在徐嬌浴巾打結的地方,壞壞的笑了笑,伸手過去,但就在這個時候,徐嬌的身子猛地一顫,眼睛陡然間瞪得滾圓,聲音都開始顫抖了,“老公,你……你等下啊,我有點事。”

    徐嬌的話讓我楞了一下,原本還滿是媚意的臉蛋上,剎那間失去了血色,變得無比驚恐,猛地將我推開,慌忙的站起身,一邊說了一句拜拜,一邊掛掉電話將我往外推,“快走,我老公回來了。”

    啥?

    我的腦袋裏面有點反應不過來,一時間想到了太多,這女人該不會是臨時改變主意不想跟我上牀了,所以纔會這麼說吧?

    “不騙你,我剛纔聽到電話裏他跟人打招呼,我確定那是我們小區的保安,他肯定悄悄的回來了,想給我一個驚喜,你趕快走。”徐嬌連浴巾都顧不上整理,一不小心被扯到了地上,手依舊不斷地將我往外推,急的都快哭了,“楊志,我求你了,你先走好不好,下次我一定好好補償你。”

    這一次我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了,徐嬌的手在顫抖着,完全不像是裝出來的,空前的危機感讓我激靈靈打了個冷顫,不用徐嬌再說,我毫不猶豫的衝了出去,直接按了下樓的電梯。

    走出電梯的時候,我正好看到一個瘦瘦的男子從外面走了進來,手裏還拎着一個包,男子看上去也就一米七的個頭,很是文弱,還帶着一副金絲眼鏡,臉上帶着愉悅的笑容,我頓時低下了腦袋。

    這個男人我見過,剛纔在徐嬌的牀頭,還掛着他和徐嬌的結婚照呢,我忍不住倒吸了,還好我剛纔沒去洗澡,不然就坑爹了,估計徐嬌碰都沒碰就被抓了個正着。

    瑪德,我的後背一陣發涼,離開小區的時候都感覺涼颼颼的,不知道徐嬌現在怎麼樣了。

    我的心裏亂麻麻的,後怕的緊,打了個車就往雪姐家去了,到了樓上心裏面都有點亂,跟做賊一樣,生怕徐嬌跟我的事被發現,雖然我們真的沒發生那種關係。

    敲了敲門,屋裏並沒有聲音,我頓時有點疑惑,平時雪姐都會很開心的過來替我開門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忽然,我想起來自己今天出門帶了鑰匙,掏出鑰匙開了門,屋裏的燈亮着,但是雪姐卻不在客廳,我更加鬱悶了,難不成雪姐出去了?

    我的心裏一陣不舒服,關上門坐在了沙發上面,腦海裏開始回顧剛纔的事情,心裏無比的可惜,要不是徐嬌她老公臨時回來的話,或許我們已經發生了什麼了吧?

    正在這時,我忽然聽到臥室裏面傳來了聲音,我本能的感覺不對勁,一下子推門進去,雪姐那俏麗的身影正坐在牀上,背對着我,如瀑的長髮垂落到了腰際,如同從畫卷中走出的仙女,靜謐優雅,不食人間煙火。

    “雪姐”,我輕輕的喊了一聲,雪姐沒有理我,只是身子顫了顫,顯然是察覺到我的歸來,我的心裏覺得有點不對,但也沒多想,使壞的撲到了牀上,從後面摟住雪姐的身子,一陣香噴噴的味道鑽入了鼻孔,雪姐的體香還是那麼的誘人,讓我迷戀不已。

    “放開我!”

    我正想着,一道清冷的聲音忽的從雪姐的嘴裏傳出,緊接着雪姐的手臂一揮,將我直接推開,透出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我猛地擡頭,這才發現雪姐的側臉上帶着淚痕,她哭過?

    我的心裏一下子火了,一把抱住雪姐,大聲質問,“雪姐,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我剛說完,雪姐就回過頭,用一種冰冷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我,那種眼神讓我很陌生,很害怕,我一呆,這才發現雪姐的面前放着一個手機,那是我的……

    屏幕亮着,上面是徐嬌發來的信息:楊志,你到家了麼?

    我的腦門剎那間炸響了,嗡嗡嗡的亂成一片,腦袋發熱,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頭皮更是忍不住的一陣發麻,這纔想起來,我的手機一直丟在了家裏,難怪今天一天都那麼安靜,就連徐嬌找我都是親自過來的。

    “你們做了吧?”雪姐冷漠的看着我,朱脣微啓,聲音中透出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讓我一個冷顫,慌忙的搖搖頭,我跟雪姐說沒有,但是雪姐卻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眼底依舊是那麼的冷。

    我的心,也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雪姐。”我又一次喊了聲,從後面一把抱住雪姐,“你聽我解釋好不好。”

    我的腦袋裏面亂成一團,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雪姐的冷漠讓我害怕,無比的恐懼,那種感覺就像是要徹底的失去雪姐一樣。

    我晃動着雪姐的身子,雪姐卻沒有理會我的話,只是奮力的掙扎,這一次的力氣超乎我的想象,我居然一下子就被掙脫了,我跌坐在牀上,腦門一陣嗡鳴,雪姐的力氣居然這麼大,可是爲什麼以前我每一次摟她,雪姐都掙脫不開我的手……

    我茫然了,心裏五味陳雜,無比的懊惱,不斷地跟雪姐說着對不起。

    “不用解釋了,小志,你真的讓我太失望了。”雪姐冷冷的看着我,直接起身朝着外面走去,打開了屋子的門,“你走吧。”

    你走吧……

    冰冷的字眼狠狠地敲擊在我的心頭,我的腦袋一下子短路了,哪裏顧得上其他的,一把將門關了起來,死死地抱住了雪姐,儘管雪姐一直在掙扎,可是這一次我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雪姐怎麼也掙脫不開,我的手被弄得生疼,可我死都不肯放手。

    我真的怕了,之前的激動早已經不復存在了,有的只是無比的懊惱,我怕的不行,如果就這樣失去了雪姐,我會自責一輩子的!

    “你放手!”

    “不放,我死都不會放的。”

    雪姐冷冰冰的盯着我,與之前判若兩人,深吸了一口氣,也不說話,就這麼跟我僵持着,良久方纔緩緩舒了一口氣,鬆開了抓住門把的手。

    雪姐不說話,我反而更加的害怕,直接走進了浴室,不多時就聽到了淅淅瀝瀝的水聲,我的心裏無比的懊惱,行屍走肉一般的進了屋子,打開手機一看,這才發現不只是那些話,就連之前我跟徐嬌的聊天記錄都在上面。

    我的腦袋疼的快要炸裂了,狠狠地一個巴掌抽在了我的臉上,憤怒的罵着自己,“楊志,你就是個混蛋,豬油蒙了心了。”

    我罵自己不爭氣,怎麼就是那種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有了雪姐這麼善解人意、溫婉如水的女孩,怎麼還跟別人扯在一起,林詩詩倒也罷了,但是徐嬌,我真的不該去招惹。

    我的心裏亂麻麻的,看着我跟徐嬌不堪入目的聊天記錄,我也知道雪姐爲什麼會這麼生氣了,我的心裏越發的害怕起來。

    當雪姐走進屋子,頭髮上還沾着水珠,一句話沒說,直接將燈關了,躺在了牀上。

    我的心一陣後悔,看着雪姐的背影,灰溜溜的走了出去,去浴室衝了個冷水澡,企圖讓自己冷靜下來,可越是這樣,我的心裏就越是無法平靜。

    青春期的我,還不知道什麼是愛情,青春期的躁動,對女孩子身體的渴望,已經讓我漸漸地偏離了軌跡,不知不覺之中,已經傷透了雪姐的心。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後悔不該用下半身去思考,我甚至在心裏發了毒誓,以後再也不能這樣了,我要跟徐嬌就這樣斷了關係。

    “雪姐,對不起。”思索了很久,我還是爬上了牀,躺在了雪姐的身後,輕輕呼喚了一聲,雪姐依舊沒有迴應我,我的心裏越發的懊惱。

    習慣性的伸出手,朝着雪姐的柳腰摸了過去,依舊是那麼的平坦,只不過少了雪姐熱情的迴應,我見雪姐沒有反抗,心裏猛地掠過一絲希冀,直接撩開了雪姐的睡衣,撫摸在平坦的小腹上面。

    雪姐的身子顫了顫,依舊沒有說話,當我繼續放肆,一道壓抑的悶哼終於從雪姐的喉嚨裏擠了出來,雪姐的手終於動了,抓在了我的手上,不給我繼續下去,緊接着雪姐轉過身子,迷人的呼吸讓我骨頭都快酥了。

    可是,我卻忽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指尖下意識的顫了顫,想要繼續索取,雪姐那清冷的聲音忽的傳來,“小志,我幫你最後一次。”

    雪姐的話讓我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猛地意識到不對勁了,問雪姐什麼意思,雪姐也不說話,只是將手碰到了我,身子朝下挪了過去。

    緊接着,我便感覺到自己被一陣溫暖所包裹,剎那間要將我融化,我一下子明白了過來雪姐到底在做什麼。

    沒有徐嬌那種熟練,雪姐的青澀的技術讓我有點不舒服,時不時刮的我生疼,可我的心裏卻無比的滿足。

    雪姐,她是第一次麼……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都開始顫抖了,沒有徐嬌那種快.感,可是我心裏上的成就感卻是空前的,這一刻我彷彿擁有了全世界。

    當我交代出來的時候,雪姐好半晌沒有動,靜靜地承受着,很久很久才動了一下,當她回到了原位,只是平躺在那裏,我摟住雪姐,雪姐也不說話,彷彿死了一樣。

    我的腦袋亂麻麻的,想起之前雪姐的話,我的心裏更加害怕起來,我問雪姐什麼意思,雪姐說就是那個意思,這是最後一次幫我了,以後不能再這樣了。

    我當時就急了,死死地抱住雪姐,“雪姐,你不是說我考上大學,你就做我的女人麼?難道你在騙我麼?”

    雪姐的身子顫了顫,沉默良久,方纔幽幽的開口,“雪姐不會騙你。”

    可不知爲什麼,這話卻讓我更加的不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