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107章 心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107章 心跳字體大小: A+
     

    “哦!”我胡亂的應了一聲,心裏堵得慌,我總覺得雪姐在等我開口問她到底想說什麼,那雙清澈的眸子直直的盯在我的身上,欲言又止,缺的,只是一個引子。

    我最終也沒能開這個口,我心裏怕,生怕這個口一開將會聽到很不好很不好的話。

    “我去洗碗。”雪姐最終還是忍住了,將桌上的東西收拾收拾,朝着廚房走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我的心裏一陣自責,忽然間,我聽到了雪姐的驚呼,伴隨着碗掉在地上摔碎的聲音,猛地擡頭,只見雪姐跌坐在地上,髒碗摔的粉碎,到處都是鋒利的陶瓷碎片,雪姐的一隻手按在了地上,觸目驚心的紅。

    “雪姐!”我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衝到了雪姐的面前,心疼的抓住了雪姐的手,已經割破了好幾個地方,手心這裏更是按在了碎陶瓷上面,露出一道深深地口子。

    雪姐秀眉緊蹙,絕美的臉蛋上露出痛苦之色,貝齒輕輕撕咬着嘴脣,我一碰,將紮在雪姐手心的陶瓷碎片取了下來,雪姐一顫,身子都是一陣禁臠,嘴裏發出一聲悶哼。

    看着雪姐痛苦的樣子,我着實一陣心疼,心疼的幫雪姐吹了吹,柔聲道,“很疼麼?”

    “還好,不是很疼,一會就沒事了。”雪姐強裝出笑容,顯然是不想我擔心,我心裏一陣苦笑,這麼深的口子,怕是有半釐米了吧,怎麼可能不疼。

    “沒事,我去洗洗,擦點碘酒就好了。”雪姐強顏歡笑,我頓時板起了臉,說怎麼可以這樣敷衍了事,一定要去醫院打破傷風。

    破傷風是厭氧菌,雪姐的傷口有點深了,玩意要是有細菌在裏面滋生那就不得了了,雪姐笑着說真沒事,但是最後還是拗不過我,答應了下來。

    我扶着雪姐的手臂要拉她起來,沁人心脾的香氣從雪姐的身上傳來,剛剛要站起身,雪姐忽然痛苦的悶哼一聲,整個人朝着我的身上跌了過來,頓時我感到一陣酥軟碰在了我的手臂上面,另一隻手下意識的一拉,將雪姐的身子穩住,但是入手卻是一片緊緻。

    嘶,一邊酥軟,就像是棉花糖一樣,另一邊卻是緊緻飽滿,彈性十足,讓我有一種超然的感受,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不小心按在了雪姐的屁股上面,難怪這麼有彈性,因爲慌忙,雪姐的裙襬居然被我掠起來一角,露出裏面薄薄的肉色褲襪以及純白色絲質小內內。

    噗!

    我差點沒噴鼻血,雪姐的褲襪底下,居然沒有穿安全褲,絲質的小褲褲就像是無知的衛兵,絲毫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已經失守,向我展示着那最美好的風光,我的身子一下子有了反應,碰在了雪姐的大腿上面。

    雪姐的身子一顫,眼神一陣慌張,不敢去看我的眼睛,從脖子到臉蛋更是飛快的爬上兩朵紅霞,用手臂輕輕地推着我的身子,要跟我分開,卻不料剛剛分開一點,雪姐再一次痛苦的悶哼一聲,重心不穩,直接跌進我的懷裏,就連我也一個不穩跌倒在地,雪姐整個人壓到了我的身上!

    唔……

    我舒服的差點沒叫出聲來,雪姐的身子軟乎乎的,特別的香,整個人趴在我的身上,我的五感一瞬間都彷彿變得異常的敏銳,跟雪姐緊緊地挨在一起,有一種異樣的享受。

    我跟雪姐對視一眼,頓時陷入了僵局,一句話說不出來,而我們的身體卻緊緊地挨在一起,臉跟臉之間不過隔了五公分,呼吸可聞。

    瑪德,我就是個傻逼!

    我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剛纔我怎麼就不知道順勢吻上雪姐,居然還往後退,看着雪姐那薄薄的柔脣,泛着誘人的光澤,鮮嫩欲滴,我就忍不住血脈噴張,心跳都加速了無數倍,恨不得立馬將雪姐翻轉過來壓在身下,徹底的和她融爲一體!

    這是我第二次有如此強烈的渴望,雪姐的呼吸,身上的體香,都彷彿罌粟一樣折磨着我,我的手不禁碰到了雪姐的腰際,不知道何時,雪姐的衣角已經被撩開,緊緻絲滑的肌膚手感無可比擬,我輕輕一碰,指尖都彷彿有火焰在灼燒,燙的令我都想要吶喊。

    砰砰砰!

    我跟雪姐的心跳都加速起來,雪姐的身子陡然間一顫,目光更是一陣閃爍,不敢直視我,我的手心不由自主的滲出了汗水,指尖依舊按在雪姐的肌膚上,就像是被粘住了一般,怎麼也不肯動。

    我跟雪姐就僵持着,心跳越來越快,雪姐也是如此,雪姐的呼吸都帶着香味,我不由自主的靠近,看着那泛着水潤光澤的柔脣不由吞了吞口水,越靠越近……

    “不好意思啊小志,摔疼你了吧。”就在我要碰到雪姐嘴脣的時候,雪姐忽然顫了顫,如受驚的小兔子一般朝後縮了縮,避開了我的親吻。

    我的心裏頓時一陣失落,說不出的難受,只能尷尬的笑了笑說沒有,心裏更是暗罵自己不爭氣,居然又一次錯過了。

    瑪德,我恨不得一狠心直接將雪姐壓在身下,可是卻又害怕雪姐會掙扎,會生氣,就像那天晚上一樣,我差點就……

    我將雪姐扶了起來,心裏總是有點後悔,原來雪姐剛纔不小心碰到了椅子,將自己絆倒,腿也磕在了椅子腿上面,似乎傷到了,站都站不穩了。

    我取來水給雪姐清洗了一下手上的血跡,又用碘酒給雪姐消毒了一下,因爲雪姐行動不便的緣故,只能明天再去打針了,反正明天週末,雪姐也不用上班。

    “雪姐,腿上的傷要緊麼。”

    我給雪姐處理完傷口,忍不住瞄了一眼雪姐的大腿,因爲坐着,雪姐的包臀裙向上撩起,原本就很短了,這下更是短的可憐,根本無法守護住主任的祕密,我忍不住瞄了一眼,雖然看不真切,可是剛纔那褲襪下的白色絲質小褲褲的畫面卻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我這才發現,雪姐大腿內側的褲襪居然扯破了一點,露出雪白的肌膚。

    我一眼看過去,目光就挪不開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顫抖的開口,“雪姐,把褲襪脫了吧,我幫你看看有沒有傷到。”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小腹都彷彿有火焰在燃燒,滿腦子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感覺自己快要失控了。

    “啊?”雪姐楞了一下,這才發現我的目光已經變得直了,眸子都有些發紅,就像是見到了鮮血的狼崽子,身子一顫,猛地將雙腿併攏,死死地夾着,不讓那邊有一丁點的縫隙漏出,筆直渾圓的雙腿卻更顯誘人。

    “不用了小志,我自己來就行了。”雪姐的聲音都有些顫抖,目光更是躲躲閃閃,從臉蛋一直紅到了脖頸,呼吸也變得無比紊亂。

    這一切的一切,都彷彿是戰鬥之前的號角,在催促着我趕緊持槍上陣,策馬奔騰!

    “不行,雪姐,你的手已經傷成這樣了,怎麼自己弄,我幫你吧。”我咬咬牙,不打算放過這來之不易的機會,原本已經被我壓下去的念頭,再一次猶如那春草一般,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我喜歡雪姐,喜歡她的笑、她的冷、她的體香、她的一切,我的一隻手鬼使神差的放在了雪姐的膝蓋上面,觸碰到了那薄薄的肉色絲襪,用一種很誠懇的眼神看着雪姐,只是那紊亂的呼吸就連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會真的失控。

    雪姐面露難色的盯着我,但是那漂亮清澈的眸子深處,卻彷彿藏着一汪水池,風一吹,池面便蕩起層層褶皺。

    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麼,我的大腦裏面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吶喊,讓我不要錯過這來之不易的機會,這一次,我一定會成功!

    “真的不用了,我沒事,就是撞了一下,不用的。”雪姐貝齒輕咬着嘴脣,拒絕了我的要求,但是聲音已經比剛纔要弱了太多了,就像是柔弱的威風,面對一堵牆,只能繞路而行。

    我不由分說的站起身來,堅決的開口,“雪姐,絕對不行,萬一要是傷的嚴重,到時候影響走路,下週一沒法上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怎麼的,腦子裏面轉的特別快,很快就找到了理由去敷衍雪姐,恩智還帶着一點嚇唬了,雪姐露出糾結之色,臉蛋似乎更紅了,美眸裏面似乎要滴出血來,貝齒死死地咬在嘴脣上面,不肯說話。

    這一次,比起剛纔的掙扎還要微弱……

    我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如果這時候不主動做點什麼,那麼這種來之不易的機會將會徹徹底底的跟我擺手,我毫不猶豫的去了無力,將雪姐以前用過的雲南白藥拿了出來。

    雪姐坐在沙發上面,低着頭,目光不斷的閃爍着,一縷青絲垂落到了胸前,將那緋紅的臉蛋遮住一點,一副掙扎的模樣,雙腿併攏坐在沙發上面,顯得有點侷促不安,黑色的包臀裙緊緊地挨着那渾圓的雙腿。

    見到我來,雪姐的身子一顫,貝齒咬了咬嘴脣,但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似乎在等待着一切的降臨,或許她在掙扎,也或許,她在期待……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感覺自己的血液已經快要沸騰了,渾身熱的難受,直接蹲在了雪姐的身前,聞着雪姐身上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手都有些顫抖,輕輕地碰在了雪姐的包臀裙上。

    “來,雪姐,我幫你把褲襪拉下來擦點藥。”我艱難的吞了吞口水,聲音都跟着顫抖了,目光更是死死地盯着薄薄的肉色絲襪,在燈光下,泛着晶瑩的光澤。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