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99章 老狗,你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99章 老狗,你等?!字體大小: A+
     

    “程老師,你瘋啦?”隔壁班的班主任一聽這話,當時臉色就變了,雪姐平時很受歡迎,所以也很護着雪姐,“程老師,就算你護着學生,也不能這樣亂來啊,你纔剛轉正,你這樣前途就毀了。 ”

    另外一個辦公室的老師也開始幫腔,全都幫着雪姐說話,並且將雪姐愛護學生,什麼事情都要自己擔着這件事給說了出來。

    兩名警察眼底露出恍然之色,有點欽佩的看着雪姐,顯然也認爲雪姐在幫我頂罪。

    我的心裏亂的可怕,就像是掉進了水潭裏面一樣,已經到了絕望的地步,忽然之間,我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可是,我卻不知道抓住之後,是獲救,還是拉着一起溺水。

    我知道,雪姐是在幫我說話,可是我如果承認了這點,那麼雪姐呢,好不容易受盡委屈才轉正,絕對會被開除吧,不僅如此,甚至還有可能惹上官司。

    “呵呵,程老師你又來了,我知道你跟楊志關係好,可是不能什麼事都幫他頂罪吧,他上次打我的事情可以不計較,但是這次張雨被強.奸的事情,絕對不能姑息了。”李禿子綠豆般的小眼睛賊溜溜的轉了轉,也附和其他老師說話。

    這個混蛋,他是知道這一切的,畢竟我們還一起出去吃過飯,但是現在卻完全裝作不知道,他是在針對我!

    只要我倒黴,雪姐肯定會過去求這個人渣,到時候……

    “各位老師,警察先生,對不起,這件事情我的確沒有亂說,那個叫做三子的男人的確是我介紹給楊志認識的。”我正想着,雪姐已經再一次開口了,堅定的搖搖頭。

    “雪姐,他們說的沒錯,這件事的確跟你無關,我不需要你幫我頂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看着雪姐那種保護我的樣子,我的心裏就一股衝動,毫不猶豫的將她的話打斷,這件事,我不能將她牽連進來,雪姐走到這一步不容易,我不想她爲了我失去一切。

    那樣,她將永遠無法擺脫老男人,過自己的生活。

    雪姐也愣住了,連忙跟警察解釋,自己真的認識三子,並且說了對方的姓名年齡長相。

    “雪姐,這些都是我跟你說的,並不能證明什麼,我求你了,這次不要再幫我頂罪了。”我提高了聲音,衝着雪姐吼了出來。

    無論如何,我不能將雪姐拖下水!

    雪姐呆在那裏,苦澀的看着我,這一次,她終究是沒有再說話,似乎已經明白了我的心意。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們走一趟吧。”男警察將手上的記錄本收起來夾在腋下,看着我。

    我心裏狠狠一顫,雖然沒有手銬,可是心裏卻無比的害怕,彷彿脖子被人掐住了一樣,快要窒息了。

    “放心,我一定會沒事的,等我回來一定好好讀書,不再讓您操心了。”我抱歉的看着雪姐,然後拍了拍林詩詩的小腦袋,後者已經泣不成聲了。

    “回來?呵呵,楊志,你以爲你還能沒事麼,我已經跟校長申請了,你、林詩詩、周鵬飛還有王超幾人出入成年人場所,並且造成這種惡性事件,你就等着被開除吧!”李禿子冷笑連連。

    瑪德,這條老狗果然不放過任何打擊我的機會!

    我惡狠狠地盯着李禿子,那種猥瑣蒼老的臉上滿是冷笑,我恨不得立馬一個巴掌甩過去,將他的臉打成豬頭。

    “老狗,你等着,老子不會讓你如願的!”我指着李禿子惡狠狠地開口,心裏火冒三丈,暗自發誓,只要我回來,一定讓老狗哭都哭不出來。

    你現在儘管落井下石吧,等我回來,將你跟徐嬌偷.情的照片貼出來,看你還能笑到什麼時候!

    說完我就跟着警察離開了學校,離開的時候,我看到林叔的車子停在了校門口,急匆匆的衝了出去朝着學校趕了過去。

    我痛苦的閉上了眼睛,腦海裏面滿滿的都是李禿子那張猥瑣噁心蒼老的臉,拳頭不由得捏的死死地,指甲掐進了血肉之中,刺骨的疼痛,可是卻澆滅不了我心中的怒火。

    老狗,你等着,我一定會讓你好看!

    我跟着警察來到了警察局,這是我第一次進來,因爲我是未成年,警察的態度很好,只是那個女警察在給我做筆錄的時候,眼神裏特別的厭惡,甚至是恨,竟有幾分張雨的神韻。

    我老老實實的將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並且澄清了我跟三子的關係,還說了我跟林詩詩開房的事情。

    可惜,的確跟我預料的一樣,那家酒店已經毀滅了證據了,根本沒有我和林詩詩的視頻,甚至警察去查房的時候,昨晚那間房間使用的人也變成了他人,也就是說,我完全沒有不在場證據。

    我徹底的方了,更讓我氣的發抖的是,王超一個勁的指認我就是三子的弟弟,就連還在醫院的周鵬飛也這麼說,至於三子本人,在犯了事之後就消失無蹤了。

    至於林詩詩這個人證,根據女警的話就是我們關係親密,不足以作爲證據去說明,避嫌。

    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百口莫辯,哪怕我可以有一個不在場證明,也不會這樣了。

    於是,我毫無意外的在這裏呆了下來,按照警察的話就是拘留,等到事情水落石出了,我纔會被放出去。

    就這樣,我在警察局呆了整整一天的時間,雖然呆在這裏並沒有什麼不好,我還小,只是一直坐在大廳等着,甚至不需要被關起來。

    我一個人靠在警察局的椅子上,一坐就是一個晚上,一個人靜靜地想了很多很多,雖然我現在很痛苦,我討厭這裏的氛圍,壓抑到讓我無法呼吸,我不知道我爸這些年是怎麼在監獄裏面熬過來的。

    儘管是剛剛住下來,幾個小時而已,我卻已經有一種逃出去的念頭了,無比的渴望有人過來看我,無論是誰。

    我想到了雪姐,我想到了林詩詩,我想到了我媽,甚至,我想到了我爸……

    那種感覺,就是空的厲害,只是想見到一個熟人罷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期望。

    只是,一整個晚上,沒有人過來看我,我蜷縮在椅子上面,空調的溫度打的有點低,我感覺有點冷,可是卻沒有後悔過。

    我不後悔阻止雪姐繼續說下去,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這點苦算得了什麼,至少,我沒有再一次連累雪姐。

    我似乎,懂得了什麼叫做擔當!

    儘管我沒有犯事,但是這件事的確跟我有一些聯繫,我會自己去解決,自己去承擔,這個過程,由我自己來。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雪姐來找我,告訴我正在尋找三子的下落,讓我不要急,一定會找到的。

    我笑了笑,告訴雪姐沒事,雖然,昨天一整個晚上,我都沒有睡,就一直瞪着眼盯着旁邊發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喧鬧聲傳了過來,一對夫婦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男的人高馬大,跟張雨有幾分相似,眼睛裏全是血絲,一進來就吼了出來,“那個害我女兒的混蛋呢,叫楊志是不是,給老子滾出來。”

    “把我女兒害成那樣,老孃要是不讓她在牢裏呆一輩子,就不是人。”中年婦女也吼了出來,兩人直接衝到了裏面,兩個警察攔都攔不住。

    緊接着,十多個壯年男子也跟着衝了進來,褲管上面都還沾着泥漿,氣勢洶洶。

    我跟雪姐對視一眼,一下子就反應過來,這兩人八成是張雨的父母了,我聽說張雨的父母是做工程的很有錢,我看着他們帶來的工人,也知道錯不了了。

    兩個警察去攔,可是張雨的父母已經發了瘋一樣,嚷嚷着,我的心裏不由一陣慚愧,雖然這件事的確不是我的錯,可我還是有點內疚。

    “小雜種,可算找到你了,老子今天打死你!”

    忽然,中年男子將視線轉到了我的身上,一下子衝了上來,不由分說的朝着我就是一腳,我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將椅子撞翻,額頭上冷汗直冒,肚子痛的無法呼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