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69章 惹火徐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69章 惹火徐嬌字體大小: A+
     

    因爲週六早上要去郊遊,班上的同學興致都比較高昂,尤其是吳傑,在那裏嗷嗷亂叫,扭來扭去,嘚瑟的就跟看到了極品美女一樣。

    “開心個毛,不就是去郊遊麼。”我無語的說了一句,誰知道一說完,吳傑立馬眉飛色舞的說了起來,說能跟四班的人美女一起過去郊遊,那還不爽啊,到時候怎麼的也得把四班的美女追到一個,弄到牀上啪啪啪去。

    看着吳傑眉飛色舞的樣子,我一陣無語,這傢伙又開始幻想起來了,就這樣還追四班的美女,估計這貨看到美女的時候腦袋就塞到褲.襠裏面去了,純粹下半身思考,別說美女了,母豬見到都要繞路。

    “志哥,你這是飽漢不知餓漢飢,你有林詩詩每天晚上爽翻天,我還只能用手解決,當然要找個美女了。”吳傑羨慕的說道,看着林詩詩吞了吞口水,不用想也知道這貨的腦子裏面已經將林詩詩給幻想了幾遍了,反正我也習慣了,不過對於吳傑的話我的心理還是有點小虛榮的,雖然我沒有跟林詩詩發生過關係,但是聽着賊有成就感。

    週六過後就是週末了,一想到林詩詩答應我週末的時候跟我去開房,我的心裏就一陣激動,早就想知道做那事的時候到底什麼感覺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就已經到了週五,快要放學的時候,林詩詩趁着下課的時候將我叫到走廊上,跟個歡快的雀兒一般嘰嘰喳喳個沒停,我愣是一句沒聽進去,心裏想着的也只是快點將週六過掉,到了週日,我就能……

    因爲週六的郊遊,任課老師特地連作業都沒有佈置,直接宣佈我們的自由,班裏的同學不禁歡呼起來,一個個跟吃了興奮劑一樣。

    我將開心的林詩詩送到了校門口,老遠的就看到了林叔的車子在那裏等待着,心裏一陣不舒服,沒有露面,目送她離去。

    雪姐說有個會要開,也不知道多久,讓我先回去,我等到林叔的車子消失在校門口方纔走了出去,校門口不少男生女生剛剛走出去,就開始勾肩搭背,親熱的恨不得將對方融入自己的身體裏面,有得直接朝着酒店衝了過去。

    儘管不是第一次見了,可是心裏多少還是有點羨慕,不過一想到我很快也會跟林詩詩這樣,心裏方纔舒坦起來。

    “小志。”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道粗獷的聲音在我的身後傳來,有些低沉,熟悉的令我害怕,我的雙腿頓時猶如灌了鉛一樣沉重無比。

    回過頭,只見我爸站在那裏,身上穿了一條白色的汗衫,下身是一件棕色的大褲衩,嘴裏叼着一根菸,渾身上下不少傷疤,顯然是在監獄裏面的時候留下來的,凶神惡煞的,有過來接兒女的家長一見我爸這樣,立馬繞路走了過去,生怕得罪了他。

    看到他的一剎那,我的心裏頓時火冒三丈,這個男人幾年前就令我害怕,現在更是如此,我不知道他在監獄裏面遇到了什麼,竟然變得這樣,像是一個地痞流氓。

    不少人好奇的看着我跟我爸,似乎在猜測我跟他的關係,我的腦袋一熱,頓時有點無地自容,立馬轉過頭去,一句話沒說直接朝着前面走,生怕被這些人認出來。

    我爸見我不理他,三兩步衝了上來,一把抓住我的手將我拉了回去,菸嘴都被咬得變形了,一口吐在地上,充滿痞氣的臉上露出不滿之色,“幹什麼,不認識爸爸了?

    “呵呵,我說過了,你不配做我爸。”我奮力的甩開他的手,腦袋裏面只有憤怒,一個賭輸錢就拿我跟我媽撒氣的父親,一個強了雪姐的人渣,一個在監獄裏面呆了幾年出來之後更加不像樣的父親,我不需要!

    如果不是這個男人,我怎麼可能會寄居在林叔家裏,怎麼可能會走到今天這一步,我這些年是忍受了怎樣的恥辱過來的,現在回想起來我都會覺得害怕。

    好不容易,我的日子安穩了一點,他又出現了……

    我實在是害怕了,我怕跟這個男人扯上關係之後,原本的美好生活會變得支離破碎,我真的不敢想,如果雪姐見到我爸,會是怎樣的表情。

    聽着我的話,我爸的臉色陰沉的可怕,猛地擡起手,一副要扇我的樣子,我頓時火了,心中冷笑不已,仰着臉冷冷道,“又要打我麼,呵呵,那你打吧,把我打死了最好,這條命是你給的,正好還你。”

    我近乎咆哮的吼了出來,心裏早已經如墜冰窟,我爲什麼會有這麼一個父親,爲什麼,他會被放出來!

    吼完,我的心跳加速,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堵得難受,腳步都有點虛浮了,冷笑着看着我爸。

    我爸的手停在半空中,始終沒有落下,顯然沒有料到我會這麼說,臉上竟有一絲難受。

    然而,這一絲難受沒有讓我覺得有絲毫的懺悔,這一切都是他活該,如果不是他自己造的孽,怎麼會變成今天這樣?

    周圍已經圍了一小圈人,指着我跟我爸在那裏交頭接耳,我聽不真切,但也知道肯定沒有說什麼好話,讓我的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看什麼看,再看把你們眼珠子挖掉。”忽然間,我爸跟發了瘋一樣指着周圍那羣人狂吼,臉上凶神惡煞,整個一個瘋子,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連忙低下腦袋趕緊離開,生怕招來禍事。

    我冷冷的掃了一眼我爸,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心情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一路上我的心裏都是亂麻麻的,心臟跳得很快,我的心裏很怕,我爸出現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這美好的生活會就這麼破碎,我真的不知道。

    雪姐回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有點黑了,雪姐臉上帶着一絲疲憊,但是目光卻炯炯有神,顯然心情不錯,一進門我就迎了上去幫雪姐拿東西。

    吃過飯,雪姐特意帶着我去了超市,給我買了點零食,當然還有第二天需要用到的一些道具,雖然是郊遊,但是吃飯的事情也是需要解決的,野炊也是不可避免的。

    看到雪姐細心爲我準備的樣子,我的心裏暖洋洋的,心裏忽然間變得敞亮起來,我還有雪姐,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讓雪姐再一次受到那個男人的傷害。

    爲了第二天郊遊能夠活躍氣氛,促進班集體的融洽,雪姐準備了幾個小節目,當然需要準備一些道具,我跟雪姐一起忙到了深夜方纔停下來,洗了個澡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我跟雪姐來到學校,清晨的空氣異常的清新,明顯今天又是一個陽光普照的大晴天,的確很適合郊遊。

    我跟雪姐提前來到了操場,過了沒幾分鐘就有學生陸陸續續的到來了,有一些是我認識的,還有一些是我不認識的,那些是四班的。

    按照雪姐說的,郊遊一共分成好幾批的,原本是抽籤決定的次序,我們班應該是跟別的班級一起,不過因爲我受傷的緣故,雪姐忙着照顧我,所以只能調整到了最後,跟抽了最後一簽的四班一起。

    “哦”,我應了一聲,一想到李禿子那傢伙是四班的班主任,我的心裏就有點不舒坦,總有一種痛扁這個王八蛋的衝動。

    “四班可是美女如雲哦,小志可要小心點,別惹了林詩詩不開心了。”雪姐冷不丁的說了一句,帶着幾分玩味,我頓時大囧,雪姐居然開我這種玩笑。

    不過想想,明知道自己學生早戀還不管的,估計也只有雪姐了吧。

    過了一會兒,來的人越來越多了,吳傑揹着一個書包,帶着一副墨鏡,手裏抓着一臺卡片機拍來拍去,那種炫耀的勁頭十足。

    與其說這傢伙是在拍照,不如說是在偷拍美女,選定的目標基本都是四班的美女,不遠處一道道靚麗的身影俏生生的站在那邊,白裙子、黃裙子、花裙子,還有各種各樣的小短褲,一雙雙美腿晃的人眼睛生疼,吳傑更是口水都快流下來了,估計墨鏡後面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吧。

    王超也走了過來,看了我一眼,臉色頓時拉了下來,眼神有點兒怨毒,我沒有多理會,反正有什麼事我自己兜着就行。

    不知道爲什麼,昨天跟我約定好的林詩詩到現在還沒過來,倒是張雨已經來了很久了,看着我的眼神裏面依舊帶着刀子。

    忽然間,人羣之中一陣**,我順着看了過去,當看清楚來人之後頓時心裏不爽起來,目光所及,李禿子穿了一件格子襯衫,下身西褲,晃悠悠的走了過來,雙手背在後面,跟太姥爺一樣十分的得意。

    李禿子一邊走着,一邊跟他們班的學生打着招呼,臉上滿是笑意,不過那雙綠豆王八眼賊溜溜的直轉,怎麼看怎麼的猥瑣。

    不過李禿子在他們班的人氣還不錯,那些女人都嘰嘰喳喳的圍着李禿子轉,李禿子滿臉堆笑,我忍不住撇撇嘴,真是一羣腦殘女,小心被李禿子吃了都不知道。

    忽然,我又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穿着一件包臀裙,上身是絲質的襯衫,手裏揹着一個包包,扭.動着豐.腴的臀部款款而來,居然是徐嬌老師。

    一看到徐嬌老師,吳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徐嬌老師的胸部特別大,吳傑在那裏拿着相機一陣猛拍,看着徐嬌老師猛吞口水,估計已經激動得快瘋了吧,嘴裏不斷的說着草。

    一看到徐嬌老師,我的心裏就是一陣彆扭,又想起那天晚上在KTV的廁所裏面,徐嬌跟李禿子就在隔壁的包間裏面做了那種事情,那件脫到了腳跟的黑色包臀裙我都記憶猶新,跟今天穿的一樣。

    瑪德,真騷!

    明明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媳婦,剛剛碩士畢業,但是那股媚勁卻跟三十如狼的女人一樣,光是看着就覺得要滴出水來。

    徐嬌走路的時候扭的特別厲害,鼓囊囊的胸脯更是不斷地顫抖,不少男生都盯着看,徐嬌不但沒有絲毫的收斂,還伸手將自己原本就有點低的領口微微往下拉了拉,露出一大片雪白。

    臥槽,真是要人老命,我的小腹也不禁有點火熱起來,腦海中再一次回想起來那天在廁所裏面所見到的一切,徐嬌穿着高跟鞋,站在廁所的包間裏面就跟李禿子弄了起來,包臀裙掉在了腳跟,一條腿被擡起,我甚至可以聽到徐嬌當時貼在包間木板上面的聲音。

    “瑪德,娶這麼一個老婆還敢異地,難怪會綠成狗,活該被戴綠帽子。”我心裏想着,有點同情起來徐嬌的那個還在讀博士的老公,估計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已經成了李禿子這種猥瑣噁心的老色鬼的禁臠了吧,還以爲自己的老婆正在努力上班。

    不過,還真是有點努力,只不過努力的有點不在方向。

    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今天明明是四班跟我班的郊遊,徐嬌老師卻跑了過來,肯定是李禿子把她叫上的,一想起兩人的關係,我就忍不住開始歪歪起來,這李禿子還真是會享受,出去郊遊都不忘帶個情.人,該不會是想打野炮吧?

    “程老師啊,早啊。”李禿子挺着大肚子晃悠悠的過來,笑眯眯的打量着雪姐,因爲要出門,雪姐今天穿了一件淺藍色的緊身牛仔褲,配上純白色T恤,腳下是一雙球鞋,摘要看竟有一種大學生的驚豔感覺。

    李禿子眼前一亮,綠豆眼滴溜溜直轉,貪婪的在雪姐筆直的雙腿襠部掃了一眼,眼裏竟是渴望,那種火辣辣的眼神讓我一陣不爽。

    雪姐微微皺了皺眉,報以禮貌的微笑,李禿子頓時伸出手要跟雪姐握手,目光猥瑣的在雪姐的身上游.走。

    “雪姐,我們去那邊吧。”

    李禿子的手還沒碰到雪姐,我就一下子擋在雪姐的身前,拉住雪姐的手指着另一邊,不由分說的拉着雪姐就走。

    李禿子的手僵在半空中,嘴角狠狠地抽了抽,目光怨毒的掃了我一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