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55章 男人不低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55章 男人不低頭字體大小: A+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我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我雖然性格懦弱一再忍讓,但我還是個男人,擁有着一個男人的尊嚴,楊濤可以打我,可以羞辱我,我都能接受,但是他讓我把林詩詩送到他牀上讓他玩,我不能忍。

    我的怒火已經膨脹到了極限,徹底的暴走了,死死地咬着楊濤的耳朵,腦海中就跟炸開來一樣,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拼了!

    我不去考慮這麼做的後果會是什麼,沒有閒暇去想,也不想去管。

    “我草尼瑪。”楊濤咆哮着,緊接着就是慘叫,反應特別的快,在我咬到他耳朵的下一刻就用手掐住了我的腦袋,一邊揪着我的頭髮,頭皮都彷彿要被撕裂了,火辣辣的痛。

    楊濤的叫聲異常的淒厲,甚至透着一股絕望,刺耳的很,但是落在我的耳中卻猶如天籟一般悅耳,我的內心已經被仇恨給漲滿了。

    “草泥馬,鬆口,要掉了,耳朵要掉了,你們他媽的傻逼啊,幫我啊。”楊濤驚恐的叫着,死死地揪住我的頭髮,一邊用拳頭朝着我的腦袋砸,拼命的砸。

    楊濤的力氣很大,砸在我的腦袋上特別的痛,連續好幾下差點砸到我的眼睛,我感覺半邊臉都麻了,火辣辣的痛,仿若有火焰灼燒一樣,閉着一隻眼睛,楊濤打我我就下意識的開始躲閃,牽動着楊濤,讓他叫的更加淒厲。

    我心裏有種報復的快.感,從來沒有這麼爽過,該死的楊濤,讓你他媽的欺負老子,老子就算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我想一不做二不休跟楊濤拼了,甚至有種將他耳朵咬掉的念頭,可是楊濤死死地揪住我的頭髮,又在捶打我,我的力氣漸漸地弱了,臉上跟火燒一樣,痛的快無法呼吸了,眼淚水更是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

    我不是因爲痛而哭泣,而是身體已經有點不受控制了,淚水不斷地流,眼睛都跟着有點灼燒的感覺。

    楊濤趁着這個時候掙脫了,一下子跳了起來,一隻手捂着耳朵,臉紅的跟打了雞血一樣,目光無比的怨毒,朝着我的胸膛就是狠狠地一腳。

    我被踹的老遠,跌跌爬爬的想要起身,可是渾身都火辣辣的痛,掙扎了好幾下才起來,呼吸粗重無比,有種身體不是自己的感覺。

    “瑪德,小雜種,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呢。”楊濤徹底的炸了,目光怨毒無比,甚至透出一股殘忍的味道。

    在我的面前,似乎已經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個嗜血的野獸。我喘着粗氣,心跳的聲音都清晰的在腦海中回想着,疲乏無比,可我硬撐着,一隻眼睛火辣辣的痛,還在留着淚水。

    我摸了摸半邊臉,火辣辣的痛,肯定腫了,甚至還摸到了血跡。

    “來啊,我怕你啊。”我咬牙道,儘管知道我不是楊濤的對手,可是心中卻有種火氣,讓我不肯低頭。

    甚至我自己都覺得奇怪,如果是以前的我,早就服軟了,怎麼都不願意跟楊濤這種刺頭死磕到這一步,可是今天就跟發神經一樣,難道是因爲林詩詩麼?我不知道。

    “臥槽,瘋了,楊志這個慫逼居然跟楊濤幹上了。”

    “楊志就是個瘋狗,以後還是別惹他。”

    周圍的同學開始竊竊私語,此刻的走廊上已經被圍堵的水泄不通了,只不過不同的是,他們的眼神由原本的看好戲時候的戲謔,變成了現在的震驚。

    一道道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可是這一次我沒有覺得丟臉和羞愧,不是戲謔的眼神,而是敬畏,讓我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好好好,你他媽自找的!”楊濤殘忍的開口,揮揮手讓周圍的幾個小弟來打我,那幾個人已經有點虛了,一個個面面相覷不敢動手,始終不肯動手了。

    “楊志,別打了,走吧。”林詩詩衝了過來,拉着我的手,貓眼兒般的眸子裏面滿是晶瑩,帶着哭腔喊我的名字,拉我的手臂。

    我一把甩開林詩詩的手,讓她站在一邊不要管我,就像是發怒的獅子,即便遍體鱗傷了,也要死磕到底。

    林詩詩頓時急了,又來拉我的手,發瘋似的尖叫,“楊志,你瘋啦?你打不過他的。”

    林詩詩說的沒錯,我打不過楊濤,何況對方人多勢衆,可是我不想聽,林詩詩的勸說卻讓我覺得非常的刺耳,甚至讓我揪心。

    “我沒瘋。”我堅定的說道,是的我沒瘋,甚至從未有過的清醒,我已經慫夠了,慫了這麼多年了,逆來順受,人善人欺。

    我以爲我的隱忍可以換來我想要的一切,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可是到頭來這都是扯淡的,全他媽騙人的,全他媽放屁!

    你退一尺,欺負你的人就進一丈,得寸進尺這個詞用在這種人的身上再合適不過,他們不會因爲你的退讓而懂得收斂,只會變本加厲,越發的殘忍,這就是現實。

    我是男人,已經隱忍退讓了很久很久的男人,可是到頭來換來了什麼,換來楊濤得寸進尺的欺負,甚至讓我將林詩詩弄到他的牀上讓他玩,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甚至對你減少的那點欺負,在他眼中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

    這就是現實!

    即便再小,男人,亦不能低頭!

    我倔強的站在這裏,林詩詩不可思議的看着我,輕輕地呼喚着我的名字,帶着哭腔,從後面一把抱住我。

    軟乎乎的身子,香噴噴的味道,那麼的熟悉,我感覺自己背後的衣服溼潤了,她哭了麼。

    “麻痹的,不要臉的狗男女,你們……”楊濤死死地盯着我跟林詩詩,更加的氣氛了,剛要發作,人羣忽然間躁動起來。

    一陣嘈雜的聲音傳來,緊接着就安靜了下來,人羣飛快的分作兩邊露出一條過道,幾道身影衝了進來,李禿子臉色陰沉無比,雪姐滿臉的交際,還有隔壁班的班主任,以及我不認識的老師。

    雪姐一下子衝了過來,一把將我拉了過去,心疼的撫摸着我的臉,臉色很不好看,粉拳死死地捏着,掃了一眼林詩詩,帶着敵意。

    “楊志,你真是夠了,我們學校怎麼會收留你這種垃圾學生,又鬧事!”李禿子掃了一眼楊濤,指着我破口大罵,至於楊濤,根本不提。

    “李主任,這件事你太武斷了吧,楊志已經傷成這樣了。”雪姐冷冷的回道,顯然站在我這邊。

    “他活該,這種渣滓學生,早就不該留在這個學校了,這次不管誰都無法阻攔,我一定要將他開除了,這種垃圾學生留在學校只會是個禍害。”李禿子跳了起來,指着四周的學生開始擺駕勢,一副堅決的樣子。

    隔壁班的班主任搖搖頭,有點無語的看着我,估計已經對我沒話說了吧,總是惹禍,也是個奇葩。

    不少學生更是寒蟬若驚,大家都不是白癡,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李主任這話根本就是針對我的,否則怎麼會根本不管楊濤?

    一聽到李禿子的話,我就火冒三丈,死死地盯着李禿子,“老狗你閉嘴!”

    我心頭已經快氣炸了,看着李禿子那跳來跳去的肥胖身影心裏就是一陣而吸引,指着他冷冷的喝道。

    我突然吼了一聲,把李禿子嚇了一跳,聲音戛然而止,一個哆嗦,看起來可笑急了,緊接着反應了過來,猥瑣肥胖的臉頓時漲紅起來,綠豆大小的眼睛都瞪圓了,氣的磨牙,顫抖着指着我,“你剛纔叫誰老狗呢?”

    “誰叫就叫誰。”我冷冷的回答,反正我已經將天都捅了一個窟窿了,我還怕多捅一個麼?

    我不怕!

    聽着我叫他老狗,李禿子差點沒氣死,本來就有點禿頂,稀疏可憐的那點頭髮都快豎起來了,顫抖着指着我,“大逆不道,有爹生沒娘養的東西,我、我我……”

    李禿子跳腳,畢竟是學校的訓導主任,平日裏哪個學生敢對他不敬的,就算是老師看到李禿子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一聲主任,可是現在,我一個學生卻當着這麼多學生的面叫他老狗。

    看着李禿子氣的渾身發抖的樣子,我的心裏特別的爽,旁邊甚至有人在偷笑,讓李禿子臉色更加難看。

    “李主任,你最好管管你的人,其他的心不用你操。”雪姐冷冰冰的打斷了他的話,李禿子一滯,綠豆眼瞪得滾圓,結結巴巴的一句話說不出來,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紅,好不精彩。

    “我們走,小志。”雪姐冷冷的掃了一眼李主任,拉着我的手帶着我走,林詩詩楞了一下,下意識的鬆開了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至始至終沒有說出話來。

    跟着雪姐走到家裏,我的心裏慚愧無比,這纔多久,我又一次被楊濤欺負的這麼狼狽,讓雪姐操心了。

    我真不是個東西。

    但是這一次雪姐沒有生氣,只是拿出電話打了出去,“三子,你答應我的事就是這麼辦的?”

    三子在那頭說了什麼我聽不到,不過最後雪姐的怒火稍稍緩和了一點,掛掉電話,拉着我坐在沙發上面,告訴我很快就會沒事的,然後用手輕輕地捧着我的腦袋,心疼的問我痛不痛。

    我搖搖頭,強忍住疼痛說已經不那麼痛了,反正都習慣了。

    不知道爲什麼,只要雪姐陪在我的身邊,我的心裏就會暖洋洋的。

    雪姐幫我處理了一下傷口,因爲貼在雪姐的懷裏,我感覺特別的舒服,香噴噴的味道鑽入鼻孔,雪姐的身子也很軟,肌膚細膩光滑,我貼着都覺得是一種享受。

    雪姐的身子相比林詩詩的更有肉感,充滿了溫婉的氣息,帶着少婦的味道,我不由得朝着雪姐蹭了蹭,貼着雪姐高.聳的胸脯,身上的傷都似乎沒那麼痛了。

    “哼。”忽然,雪姐輕輕哼了一聲,胸前一陣起伏,呼吸有點兒急促,讓我別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