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54章 忍無可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54章 忍無可忍字體大小: A+
     

    楊濤肯定是爲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來得,我很清楚,刺耳的話語讓我心中怒火中燒,死死地捏着拳頭,有種衝出去跟他幹一架的衝動。

    可是看到楊濤身邊帶着的幾個小弟,我的怒火一瞬間熄滅了一半,這要是衝出去估計得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怎麼,你個慫逼,敢做不敢當麼,穿破鞋的感覺爽不爽,林詩詩那賤.貨活不錯吧?”楊濤怨毒的盯着我,氣得不輕,瘋子一樣在那邊咆哮着。

    一道道目光落在我的身上,都帶着看好戲的心態,更有人竊竊私語,說的很難聽。

    “楊志跟林詩詩上牀了?靠,林詩詩瞎了眼了吧,怎麼會看上楊志這個慫逼的。”

    “我早就說林詩詩就是悶騷.貨,不然怎麼跟楊濤上牀還跟楊志上牀,早就是殘花敗柳了。”

    “瑪德,早知道我當初就追了,表面裝高冷,骨子裏居然這麼騷,說不定我也能來幾炮爽爽。”

    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真相,況且吳傑早就將楊濤跟林詩詩上牀的消息傳得衆人皆知了,再加上楊濤這麼一說,所有人都相信林詩詩真的跟楊濤上過牀,而我撿了破鞋。

    我心裏憤怒無比,昨晚楊濤還指着林詩詩破口大罵,說她裝高冷,不給他碰居然跟我上牀了,現在卻又說林詩詩是他玩過的破鞋,擺明了就是血口噴人。

    瑪德,這個混蛋,要整我也就算了,居然連林詩詩也一起污衊了,敗壞她的名聲。

    “你胡說。”我還沒來得及說話,林詩詩憤怒的聲音就傳了出去,我轉頭一看,林詩詩精緻的臉蛋上已經氣得漲紅了,貓眼兒般的眸子裏閃爍着委屈的淚光,嬌軀不斷地顫抖着,指着楊濤怒道:“你別血口噴人了,我跟你什麼都沒有。”

    “我血口噴人?林詩詩你再裝,老子一晚幹你七次你忘了?你就是個騷.貨,求着老子幹你,老子不干你,你就找這個慫逼上牀,你就是欠幹。”楊濤指着林詩詩大罵,說話越來越過了,落在我耳中異常的刺耳。

    聽着楊濤這麼說,我們班的學生看我的眼神更加鄙夷了,當然,看林詩詩的眼神也好不到哪裏去,甚至還帶着赤.裸裸的欲.望,就像是飢.渴了很多天的色.狼,遇到了一個一絲不掛的美女一樣,狂吞口水。

    “你……”林詩詩氣的嬌軀顫抖,委屈的淚水止不住的從貓眼兒裏面流了出來,蹲在地上開始嚶嚶的哭泣起來,就像是受傷的小貓咪,讓我一陣心疼。

    雖然我不喜歡林詩詩的性格,可是這個女孩昨晚畢竟跟我睡在一張牀上面,即便我們之間沒有發生關係,但我從心裏已經不知不覺的將她當做我的女人了。

    我的女人被這樣污衊,被人罵作破鞋,我就算再慫,也不可能繼續當縮頭烏龜。

    “楊濤,你他媽閉嘴!”我衝着楊濤吼了一聲,一拳砸在課桌上面,拿起桌上的課本直接砸了出去,“就你這種垃圾,有資格碰詩詩麼?”

    “詩詩?嘖嘖,叫的真親密,看來昨晚乾的爽啊,林詩詩我玩的不多,下面應該挺緊的吧。”楊濤冷冷的諷刺我,我憤怒的說不出話來,可能是虛榮心作祟,哪怕楊濤說我跟林詩詩上牀是撿了破鞋,但是我卻不願意否認我跟林詩詩上牀的事情,即便真的沒有。

    如果我跟林詩詩在一張牀上面睡了一個晚上,卻什麼也沒做,這件事別人知道了,估計要笑死我。

    我心裏氣的不行,但是腦子裏面特別的混亂,嗡嗡的作響,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澄清這件事情,只能無力的迴應,“你放屁。”

    這三個字實在是太弱了,弱的就像是脫光衣服束手束腳等待被強的女人,毫無殺傷力。

    我氣得臉紅脖子粗,五指死死地捏住桌子角,有種忍不住衝出去跟楊濤拼命的念頭,可是我剛想動,看到楊濤嘴角的冷笑以及怨毒的目光,彷彿一桶冷水從頭頂澆了下來,讓我雙腿灌鉛一般,挪不開步子。

    我要是出去了,肯定要被胖揍!

    我的內心陷入了掙扎,只能不甘的握緊拳頭,只能期盼的看着窗外,希望雪姐這個時候出現,我就可以解脫了,不過令我失望的是,雪姐的影子都不知道在哪。

    “楊志,你是不是男人,他這樣說我你都不教訓他。”林詩詩猛地站起身來指着我冷冷道,貓眼兒裏面含着淚水,因爲剛剛哭過,眼袋都有點兒腫了,再加上昨晚跟我在一起沒睡好,顯得異常的憔悴。

    我僵了僵,被林詩詩這麼一說我有點無地自容,臉上火辣辣的,可以感覺到周圍的同學都在笑我,罵我是慫逼。

    瑪德,站着說話不腰疼,楊濤帶着好幾個小弟,我特麼只有一個人,你一個女孩子出去或許楊濤不會對你下手,但是我出去,不給我打的滿地找牙我就不姓楊!

    我心裏不爽的很,不爽的衝着林詩詩說,你瘋了吧,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他們這麼多人。

    沒想到林詩詩一聽,不但沒有理解,反而跟失去了理智的兔子一樣,朝着我狠狠地踩了一腳,顫抖着道:“楊志,我看錯你了!”

    林詩詩臉上滿是悲哀與失望,扭過頭,氣呼呼的從我身邊經過想要出去,我的心裏狠狠一顫,腦袋一片發熱。

    我明明不喜歡林詩詩才對,甚至是討厭,可是爲什麼林詩詩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看着她臉上的淚痕以及失望,我的心裏就跟被人揪住一樣,痠疼痠疼的,腦海裏面更是浮現出林詩詩昨晚跟貓兒一樣去蜷縮在我的懷裏,小腦袋在我的胸膛磨蹭,軟乎乎的身子挨着我,還有,那事兒……

    “我草泥馬!”

    我的內心一瞬間爆炸了,就像是點燃的火藥桶,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哪裏來的那麼大的火氣,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一樣,擡起板凳就朝着門口衝了過去,狠狠地將板凳朝着楊濤的身上砸了過去。

    我不知道是不是想證明什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林詩詩跟我睡在一張牀上一晚上,我的心裏憤怒的不行,擡着板凳一下一下的追着楊濤打。

    楊濤嚇了一跳,擡起手擋,但是我也有點腦袋發熱,瘋子一樣的不罷手,每一下將板凳砸在楊濤身上,楊濤都會疼得罵娘。

    “麻痹的,你們眼瞎啊,幹他啊。”楊濤毛了,一邊躲着一邊衝着其他幾個傻眼的小弟大罵,幾人方纔如夢初醒,一下子朝着我衝了過來。

    我手上擡着板凳,楊濤幾人卻是赤手空拳,可我實在是太弱了,即便如此也不是他們幾個人的對手,雖然狠狠地砸了楊濤幾下,但是很快就被其中一個人趁機抱住了,我的板凳被奪走的那一刻,我的心裏一沉,知道要完蛋了。

    果不其然,我的腦袋有種被錘頭擊中的錯覺,楊濤一拳砸在我的頭上,我感覺眼前一黑,都是小星星飄過,還沒來得及反應,又是一拳砸在了我的小腹上面。

    “嗷”,我疼得只能哀嚎出來,身子跟蝦米一樣弓了起來,但這還沒有完,楊濤幾人將我圍在中間一頓拳打腳踢。

    剛纔我還追着楊濤在打,但是沒兩下就變了,我狼狽的捱打,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讓你他媽的跳,還敢打老子,今天弄死你。”楊濤破口大罵,對着我下狠手,特別的想踹我的下面,似乎想把我那玩意給廢了。

    我嚇了一跳,死命的蜷縮着,楊濤更加火大,朝着我不斷地踹,把我踹的渾身戶頭都有一種散架的感覺,火辣辣的痛。

    “草泥馬的,你不是很拽麼,老子今天廢了你,以後你就用手指玩女人吧!”楊濤猙獰的笑着,讓其他幾個人把我拉起來,抓着我的腿。

    其他幾人都面面相覷,顯然沒料到楊濤會這樣,有點遲疑起來,說會不會有點過了,楊濤一頓破口大罵,“怕個屁,不就是個廢物麼,弄死了老子也不怕。”

    楊濤特別的狂,我聽說他家裏背景不小,以前把人打成殘廢的,現在頓時怕了,這傢伙就是個瘋子!

    儘管如此,周圍也沒有一個人來幫我,我們班的同學就跟冷血一樣,反而興奮的看着這一切,等待着更加血腥的一面來臨。

    至於吳傑,早就已經溜得沒影了,這個牆頭草,瑪德!

    我氣的渾身顫抖,林詩詩此刻已經嚇得呆住了,站在那裏用手捂着嘴,貓眼兒裏面不停地流淚。

    楊濤戲謔的看着我,彎下身子朝着我臉上就是一個耳光。

    “呸!”楊濤朝着我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噴在我的臉上,讓我噁心的想吐,臉上火辣辣的。

    “哈哈哈,這個窩囊廢。”楊濤哈哈大笑,指着我,肆意的羞辱着我,“看你麻痹看,你就是慫逼!”

    說着,又給了我一個耳光。

    我氣得渾身顫抖,死死地盯着楊濤,恨意如春草一般在我的心中瘋長,如果我現在有把刀的話,我定會毫不猶豫的給這個該死的王八蛋一刀!

    “怕了麼?”楊濤戲謔的看着我,一把揪住我的頭髮,冷冷的開口,“那我給你兩個選擇,一,老子現在就廢了你,讓你做不成男人。”

    說着,楊濤邪惡的掃了一眼我的下面,讓我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二!”楊濤湊到了我的耳邊,輕聲的開口,“晚上把林詩詩弄到我牀上來讓我幹兩炮,我就放過你。”

    楊濤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不讓別人聽到,說完目光火熱的盯着不遠處呆滯的林詩詩,眼底滿是渴望。

    聲音不大,但是落在我的耳中,卻像是點燃了導火線的火藥桶一樣,讓我的心中徹底的炸了,這個王八蛋,居然讓我把林詩詩弄過去給他糟蹋,根本就是人渣。

    我就算再慫,也不可能將跟自己睡在一起的女人送上門給這種人渣糟蹋,絕不可能!

    我氣的牙齒打顫,朝着猝不及防的楊濤狠狠地就是一口,咬在他的耳朵上,楊濤的慘叫聲剎那間傳出,跟殺豬一般哀嚎,刺耳異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