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44章 悲催的吳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44章 悲催的吳傑字體大小: A+
     

    雪姐叫來服務員點了幾個菜,那個叫做三子的人打量着我,目光輕蔑,淡淡的開口,“雪兒,這小子誰啊。”

    黑大個稱呼雪姐爲雪姐,他卻叫雪姐雪兒,搞得好像兩個人特別的熟絡一樣,我有點不爽,但是沒說話,來之前雪姐就囑託我不要多嘴。

    “我弟弟。”雪姐說了一句,“這次請你們來幫忙,主要就是因爲我的弟弟,他在學校被人打了,頭上開了個瓢兒。”

    “你弟弟?我怎麼沒聽說過。”叫做三子的年輕小杆子皺了皺眉,拍了一把桌子,一副憤世嫉俗的樣子,“媽了個雞的,雪兒的弟弟就是我三子的弟弟,敢動我弟弟,弄死那個小雜種。”

    三子的話聽得特別的假,讓我心裏一陣不爽,雪姐也皺着眉,但是沒有點破,“警告一下就行了,別弄出事情來,我還在這個學校當老師呢,快要轉正了。”

    雪姐說這話的時候特意提高了音量,似乎有點擔心這個叫三子的人亂來,三子不斷地拍着胸脯保證,說肯定沒問題,不就是個學生麼。

    “你放心,弟弟的事情我肯定搞定嗎,以後誰要是敢再欺負他,我讓他哭都哭不出來。”三子笑嘻嘻的說,“對了,老大之前說的時候,還讓我幫你解決一下轉正的事情。”

    “不用了,這件事我自己來。”雪姐忙皺着眉頭說道,我知道雪姐爲什麼不願意這個人插手,這個叫做三子的人實在是給人一種陰陽怪氣的感覺,很不靠譜,我都有點不舒服了,也不知道叫這個傢伙插手是不是對的。

    何況,學校裏面還有個李禿子,那個傢伙肯定會拿轉正的事情來卡雪姐,雪姐應該也清楚這件事,爲什麼不讓三子去插手,我不明白。

    吃完飯,雪姐就離開了,把我交給那個叫三子的人,雪姐剛走,三子臉上的笑意就消失無蹤,盯着雪姐的背影看了很久,嘴角上揚。

    “三子,那個……”我小聲的說了一句,雪姐之前讓我跟三子說誰得罪的我,然後怎麼解決這件事情,所以我打算就這樣告訴他,可是剛開口,三子就歪着腦袋看着我,眼神冷的很。

    “媽了個雞的,三子是你叫的啊,臉比屁股大的東西,小心老子抽你,叫三哥。”三子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衝着我爆了一句粗口,把我嚇了一跳。

    這貨剛纔還虛僞的說我是雪姐的弟弟,就是他的弟弟,尼瑪這就變得凶神惡煞了,還真是翻臉不認人的狗。

    我心裏有一種不爽的感覺,再一次發現,老男人的這個手下很不對勁,不僅對雪姐動手動腳的,叫的那麼親熱,還是個虛僞的傢伙,也不知道老男人知不知道,不管怎麼說雪姐也是老男人的女人。

    黑大個看着我,臉上那條跟蜈蚣一樣猙獰的傷疤抖了抖,“三哥,怎麼說他也是雪姐的弟弟,不用這樣吧。”

    “就你屁多,管的寬呢。”三哥很不爽的罵了一句,黑大個立馬不說話了。

    “說吧,哪個傻逼打的你,把他叫出來。”三哥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我楞了一下,說是楊濤,我們學校的刺頭,比較。

    “楊濤?哪個傻逼,沒聽過。”三哥不屑的撇撇嘴,顯然對我們這些學校裏面的小孩子看不上眼,我又說楊濤很跳,在外面也認識人。

    三子立馬笑了,那種輕蔑之意讓我覺得很不舒服,“認識人?呵呵,那就認識唄,最好多叫幾個。”

    我發現三子不僅邪氣,還很狂,特別的狂,那種感覺就像是深入到骨子裏面一樣,張狂!

    三子叫我把楊濤叫出來,我搖搖頭說不認識,三子立馬變臉了,一把揪住我的衣領,凶神惡煞的衝我吼,“打你的人你不認識?你他媽耍老子呢?”

    我嚇了一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對這個叫做三子的人更加不喜歡了,我雖然被楊濤打過幾次,但是說實話我還真不認識這個人,也不知道他的聯繫方式,甚至連他在哪個班都不是很清楚。

    “草泥馬的傻逼,活該被打。”三子惡狠狠的罵了一句,吐了一口痰在地面,一臉的不爽,我嚇得不敢動彈,也不敢反駁,心裏面特別的不舒服。

    “那你知道誰認識他麼,把他帶過來。”說話的是那個黑大個,跟三子的風格完全是兩種,如果不是臉上的傷疤異常的猙獰,我還真以爲這個傢伙是個老實巴交的人呢。

    他這麼一說,我腦海裏面就回想了一下,認識楊濤的人,應該就林詩詩和吳傑了吧,雖然我對林詩詩不爽,但是還沒到那種地步,倒是吳傑,這傢伙早上還在諷刺我。

    “草,這不是傻逼楊志麼,又在被打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熟悉到令我驚喜的聲音傳了過來,我看了過去,只看到吳傑還有幾個男生在一起,手裏面拿着冰棍,嬉皮笑臉的看着我。

    說曹操曹操就到!

    我心裏一下子樂開花了,毫不猶豫的指着吳傑,說他認識楊濤,三子看了看吳傑,咧開嘴笑了笑,特別的邪氣。

    “尼瑪,說我老大的名字幹什麼?”吳傑一臉不爽的說道,一副囂張的樣子,可能還沒意識到自己就要倒黴了。

    “楊濤?他說的那個老大楊濤就是打你的那個楊濤麼。”三子問我,我說是的。

    三子鬆開我,走到吳傑面前伸出手一把揪住吳傑的衣領,二話不說直接把吳傑摔翻在地,朝着吳傑的小肚子就是一腳,吳傑的臉當時就綠了。

    “我草泥馬!”吳傑破口大罵,回答他的是三子的一個耳光,特別的響亮,直接將吳傑扇的暈暈乎乎的,臉上巴掌印跟烙鐵烙上去的一樣,太清晰了。

    嘴角當時就流出了鮮血,吳傑的聲音戛然而止,害怕的看着三子,支支吾吾的問你是誰麼人,打我幹什麼。

    “楊濤是你老大是吧?”三子又問了一句,吳傑點點頭,說是的,“我警告你啊,你要是再敢動手,我老大不會放過你的。”

    聽到吳傑這句話,我心裏冷笑不已,更爽了,這個傻逼到現在還在拿楊濤說事,真是腦殘。

    果然,說完,三子又是一個耳光,抽的吳傑暈頭轉向,眼淚水混着鼻涕直接就流了下來,那叫一個慘。

    “真他媽傻逼。”三子一口吐沫吐在吳傑的臉上,吳傑都快哭了,但是一句話不敢說,生怕捱打,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其餘的幾個人一看這架勢,也都嚇得一溜煙跑了,三子直接將吳傑帶到了一邊,吳傑已經哭都哭不出來了,眼巴巴的看着三子。

    “大哥,我錯了,別打了行麼。”吳傑一副焉了的黃瓜模樣,早已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整個一孫子。

    “你特麼說不打就不打,那老子豈不是很沒面子?”三子反手又是一個耳光,這下吳傑是徹底的崩潰了,眼淚水巴巴的往下掉,就差跪地上求饒了。

    我冷冷的看着這一切,心裏沒有絲毫的同情,吳傑這傢伙就是個牆頭草,有了楊濤做靠山之後整個人都囂張了無數倍,這種小人打他都算是輕的。

    三子這傢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吳傑求饒的跟孫子一樣,但是三子根本不聽,一個耳光接着一個耳光的抽,直接將吳傑甩懵逼了。

    三子一隻手拎着鼻青臉腫的吳傑,眼底盡是輕蔑之色,“瑪德,學生狗就是學生狗,意思沒有。”

    我心裏冷笑,吳傑雖然是楊濤的小弟,但說白了就是炮灰,打他有什麼意思。

    “再問你一次,你是不是楊濤的小弟?”三子很不耐煩的說了一句,一隻手摸了摸鼻樑。

    吳傑一聽都快哭了,眼巴巴的看着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答,說是也不行,說不是也不行,最後看着我,哀求起來,“楊志,我求求你了,放過我吧,咱們是兄弟啊。”

    “楊志,咱們的關係這麼好,沒必要搞成這樣不是麼,求你了,咱們有話好好說行麼?”吳傑可憐兮兮的說道,我心裏卻是冷笑,根本沒有幫他的意思。

    這傢伙就是典型的牆頭草,現在雖然求饒,等到這事情過了,找到楊濤之後估計會變本加厲的來報復我,我不是傻子。

    我沒有回答,三子毫不猶豫的又是一個巴掌甩了上去,抽的吳傑鼻子嘴巴都是血,慘的一塌糊塗,“草泥馬的,老子問你話,你唧唧歪歪個毛線。”

    三子很沒有耐心,而且下手非常的狠,畢竟是成年人,打吳傑跟打小雞一樣輕鬆。

    “是,是的。”吳傑結結巴巴的說道,怨恨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現在估計都要恨死我了,不過我不在乎,這只不過是遲早的事情,就算我選擇幫吳傑說話,吳傑也不會感謝我的。

    剛說完,三子又是一頓毒打,吳傑真的是欲哭無淚,被打的抱頭哭泣,一個大男人哭的稀里嘩啦的。

    三子淡淡的拍拍手,把吳傑跟垃圾一樣丟在地上,點了一根菸抽了起來,衝着我甩甩手,“好了,你可以走了,今天一過,什麼事情就沒有了。”

    我愣了一下,有點不確定的看着三子,有點反應不過來什麼意思,三子立馬很不爽的說怎麼了,不相信老子的實力是不是?

    我趕忙搖頭說不是,三子說,那就趕緊滾,別妨礙老子辦事!

    我看了一眼吳傑,吳傑目光怨恨的很,不過他沒有機會說話,直接被三子提起來了,三子直接讓他叫楊濤滾出來。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裏卻開心不起來,反而覺得越發的沉重,有一種要出事的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