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37章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37章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字體大小: A+
     

    我呆呆的看着這張紙,仿若丟了魂魄。

    這張紙我太熟悉了,當時我媽求了林叔很久很久,林叔才答應把我從別的學校轉過來,原來我只是在縣城郊區的一所學校讀書,說是郊區,也就是鄉下了。

    我家拆遷之後,戶口一直都沒有轉過來,那時候的農村戶口根本不值錢,想要弄個城裏戶口難如登天,很多鄉下的漂亮姑娘,爲了一個城市戶口心甘情願的把自己送上門給城裏人睡,最後弄大了肚子想要嫁過去,結果被掃地出門,這種事情當時屢見不鮮的。

    因爲我爸被抓進去,我媽跟着林叔,我雖然到了上學的年紀,但是因爲戶口的關係根本讀不了城裏的學校,只能在鄉下住校,那段日子我甚至不想記起來。

    因爲我爸是強.奸犯的緣故,學校裏的孩子特別瞧不起我,動不動就聚在一起欺負我,每次把我打得鼻青臉腫,老師問起來,我害怕報復也只敢說自己是不小心摔倒的,結果換來的是變本加厲的報復。

    我特別渴望自己能夠跟林叔的女兒林詩詩一起上學,在城裏的學校,然而戶口的緣故讓我根本沒有辦法,如果是借讀生的話,需要交一大筆錢,林叔根本不肯。

    最後還是我媽拼了命的工作賺錢,好不容易纔攢夠了錢,林叔勉爲其難的同意了,雖然同意了,但是林叔至始至終所作出的貢獻也只是衝着我媽點了個頭罷了,甚至連過問都懶得過問,還是我媽求爹爹拜奶奶的把我弄進了城裏的學校。

    身爲一個借讀生,我當然清楚,我根本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正如李主任說的,只要他想,的確有的是辦法可以讓我滾蛋!

    不僅我呆住了,就連雪姐也呆住了,好半晌說不出話來,剛纔那股其實一下子消失無蹤。

    看着我跟雪姐的樣子,李禿子冷笑連連,更加的不可一世,“怎麼不說話了,剛纔不是很囂張的麼?”

    我氣得牙齒打顫,看着李禿子臉上那一堆肥肉,恨不得把鞋子脫下來狠狠地拍在他的臉上。

    “李主任,就算楊志是借讀生,也不能隨便開除。”雪姐咬着牙說道,雖然還是這句話,可是跟剛纔的氣勢比起來,已經是天壤之別了。

    “隨便開除?不不不,我只是要讓一個打架鬥毆、大逆不道的垃圾借讀生回到原來的學校去,沒有開除。”李禿子厚着臉皮說道。

    然後看着楊濤,問楊濤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楊濤吊兒郎當的摸了摸腦袋,一點害怕的樣子都沒有,“打架啊,你又不是沒看到。”

    楊濤的語氣很理所當然,說完之後甚至還補充了一句,說我不是借讀生,沒辦法開除,有些人就不一定了。

    我知道他說的是我,心裏更是氣得不行,如果我也不是借讀生,就算是李禿子也沒有辦法找藉口開除我了吧?

    我心裏特別的恨,自己爲什麼不是這裏的學生,爲什麼要多管閒事,惹了林詩詩,導致今天的局面。

    “那事情很明朗了,楊志惹是生非,打架鬥毆,不尊師重道,勸退回去,應該沒什麼問題吧?”李禿子又一次從抽屜裏面取出來一張紙,上面是一份申請,寫了我一堆的“罪狀”,笑嘻嘻的看着我。

    草!

    我一看到那張紙,心裏頓時就毛了,這個王八蛋肯定是早就準備好了,否則怎麼連這種東西都準備好了,我心裏彷彿掉進了無盡的冰窟,這根本就是一個陰謀,一個陷阱,李禿子早就準備好的陷阱,一直在等着我跳。

    反觀楊濤,到現在爲止臉上都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就像是有人在給他撐腰。

    “李主任,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調查清楚再說。”雪姐有點頭痛的說道,李禿子的底牌實在是太強大了,雪姐只是一個小小的實習老師,就算想要護着我,也有點捉襟見肘。

    “我看不必了,事情這麼清楚,楊濤剛纔說的很清楚了。”李禿子一口咬定道。

    楊濤立馬很配合的說是的,這件事情絕對沒錯,是我跟他在打架,我的心裏更加冰冷,就算楊濤這麼說,他也沒有什麼損失,倒黴的還是我。

    雪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抓住我的手擡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說現在受傷的人是我,我纔是受害者,怎麼到了最後是我受到懲罰。

    “關我屁事啊,他自己垃圾,不禁打怪我咯。”楊濤理直氣壯的說道,嘴角滿是不屑。

    我死死地盯着楊濤,這一刻我覺得他比周鵬飛還要噁心一萬倍!

    楊濤跟李禿子一唱一和,一個是無所謂,反正不會被開除,另一個則是堅決要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說白了就是針對我。

    “好了好了,這件事情就這麼決定了,楊志你收拾收拾滾回去吧,叫你家長來學校辦理轉學手續。”李禿子戲謔的開口,坐在椅子上面翹着二郎腿,目光卻一直在雪姐的身上打着轉,尤其盯着雪姐那被肉色絲襪包裹住的修長美腿,不斷地吞着口水。

    雪姐厭惡的看着李禿子,咬緊牙關,臉上露出掙扎之色,似??在做一個很艱難的決定,看着雪姐臉上這副表情,李禿子更樂了。

    我的心底一沉,一下子明白過來,無盡的怒火仿若火山噴發一樣,不可遏制,我知道雪姐在想什麼,因爲李禿子做這一切,全部都是爲了得到她,處心積慮,就是爲了讓雪姐不得不屈服自己,成爲他的女人。

    一想到這裏,我的心裏就會有一種濃濃的恨意,腦海中不禁回想起來那天雪姐從會議室出來的時候,那種驚慌失措的樣子,腿上的絲襪都破掉了,一隻高跟鞋到現在都不知所蹤,衣服凌亂,呼吸極端的不均勻。

    這個人渣!

    我的心裏憤怒的不行,看着雪姐那掙扎的樣子,一把抓住雪姐的手就要往外走,我知道再待下去無疑是給李禿子機會,雪姐對我太好了,願意犧牲自己,我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可我不願意。

    我已經欠了雪姐太多了,雪姐本來就不好過,每一次老男人過來的時候都會愁眉苦臉,就像是卑微的小丑,刻意去討好對方。

    一見到我要走,李禿子臉色頓時拉下來了,雪姐依舊滿臉的掙扎,我拉了一下,雪姐極不情願的挪動着腳步。

    “程老師,你可要想好了啊,這件事可不是開玩笑,馬上就中考了,縣中可不會去鄉下那種破地方招人。”就在我們要走的時候,李禿子忽然激動得站了起來開口,吐沫星子橫飛,死死地盯着雪姐的身影,有點急了。

    我心裏更加的厭惡,這話簡直就是在逼迫雪姐,就差直接說要雪姐跟他上牀了。

    雪姐心裏不是不知道,可還是忍不住的頓住了腳步,縣中是我們縣城最好的高中,每年考上本科的比例超過一半,至於其他的學校則少的可憐,尤其是鄉下的高中,一個學校幾百號人能考上兩個本科就很不錯了,有時候直接一個沒有。

    這就是差距!

    看到雪姐頓住了腳步,李禿子臉上再一次綻放笑容,滿臉的肥肉彷彿盛開的菊.花,猥瑣噁心,一副吃準了雪姐的樣子。

    “雪姐,我不讀了,這種學校我纔不要待下去。”就在雪姐剛剛張開嘴要說話的時候,我猛地開口,將心中的話一股腦兒說了出來。

    我就算去鄉下,我也不要繼續在這裏,雪姐已經爲我付出的夠多了,我不想她的生活再一次遭受噩夢,一個老男人就足夠了,何況還有李禿子這個猥瑣噁心的人渣?

    聽到我的話,李禿子的臉都綠了,差點直接跳了起來,指着我破口大罵,“楊志,這裏輪不到你屁話囉嗦,滾出去。”

    李禿子等待雪姐點頭已經等了很久了,看到我想要阻止,怎麼能忍得住,可是他剛說完,我就衝着他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差點沒把李禿子氣死,渾身顫抖。

    雪姐呆呆的看着我,欲言又止,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沒有說話,轉過身準備跟我走,李禿子頓時呆住了。

    “等等!”

    我們剛要出門,李禿子就一下子衝了過來,臉色跟剛纔變化特別大,板着臉看着雪姐,“程老師,這件事情其實很好解決的,孩子嘛,總要給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我剛纔也想過了,我們晚上找個地方好好吃個飯商量一下,其實這件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你說是不?”

    草,這個人渣!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像李禿子這種死不要臉皮的賤.人,我真是見識到了,說他是賤.人都侮辱了賤.人這個詞語。

    剛纔還盛氣凌人的要趕我走,現在就開始教育起來,說的那麼好聽,說白了不就是想要拿我在這所學校讀書的事情威脅雪姐,讓他乖乖就範?

    我冷笑不已,毅然決然的拉着雪姐準備走,可是我卻感覺到雪姐的腳步異常的沉重。

    見到我們還是要走,李禿子頓時跳了起來,臉上滿是猙獰之色,破口大罵,“楊志,你別給臉不要臉啊,給你們機會你們自己不把握,走了就不要回來。”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裏只想笑,可是我下一刻就呆住了,因爲我的手怎麼也無法拽動雪姐分毫,轉過頭,只看到雪姐貝齒緊咬着嘴脣,臉上一副痛苦的表情,無奈的開口,“是不是隻要我晚上去赴約,你就……”

    雪姐顫抖着開口,可是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清脆的聲音打斷了,猶如鳥兒的鳴叫,不大,卻異常的清晰。

    “李主任,是我叫楊濤打楊志的,這件事是我做的,所以你剛纔說的那些根本不存在,而且,剛纔我讓楊濤踩楊志的畫面我已經拍下來了,準備發到網上的。”林詩詩忽然開口,還拿着自己的手機晃了晃,屏幕上有一張照片,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花了,沒怎麼看清。

    晃了晃,林詩詩就把手機收了起來,衝着臉色鐵青無比的李禿子再一次開口,“李主任,我也不是借讀生。”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