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35章 我像男人去反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35章 我像男人去反抗字體大小: A+
     

    我冷冷的看着林詩詩和楊濤,雖然表面上沒有露出害怕之色,可是心裏卻害怕的不行,死死地捏着拳頭,手心已經溼漉漉的了,如果不是強忍着,我估計現在兩條腿都在發抖了,畢竟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如果被打的話會很沒面子。

    好就好在今天楊濤只來了一個人,不像周鵬飛每次出現都會帶着一羣小弟。一聽我直接拒絕了,楊濤果然臉拉了下來,眼底有着戲謔之色閃過。

    衝着我冷笑一聲,然後轉頭看向林詩詩,“寶貝,這可不是我不給他機會,這傻逼給臉不要臉。”

    聽着楊濤的話,林詩詩面無表情的看着我,“楊志,我給過你機會了,我雖然讓我爸不追究這件事情,但是不代表我忘了,你給我的一個巴掌我不會白白的捱了。”

    林詩詩冷冷的說道,我心裏不爽了,我說如果非要計較,我就站在這裏給你打,我不還手。

    畢竟這件事情我也有錯,雖然林詩詩侮辱了我的父母,可是按照雪姐的話,我動手打人了的確不對,何況林詩詩還是個女孩子。

    “打你?你這種流着骯髒血液的野種配麼,我還怕髒了自己的手,你爸是噁心的強.奸犯,你以後肯定跟你爸一樣骯髒齷齪。”林詩詩冷冷的說道,一聽這話,我的心裏頓時火冒三丈,死死地瞪着林詩詩。

    “閉嘴,你要是再敢說我爸的壞話,別怪我不客氣。”我憤怒的說道,不知怎麼的,我的心裏就是憤怒,那種身爲強.奸犯兒子的恥辱,讓我這麼多年心裏都無比的沉重。

    砰!

    回答我的是楊濤的一腳,這一腳來的太突然了,我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小肚子火辣辣的痛,就跟被踹破了一樣,胃裏一陣翻江倒海,似乎要將早上吃的東西全部都吐出來。

    “撒比”,楊濤冷冷的罵了一句,指着我說皮子癢是不是,還敢頂嘴,今天讓我躺着出去。

    我肚子痛的不行,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但是那種火辣辣的感覺依舊讓我不斷地弓着身子,死死地瞪着楊濤,心裏的恨意如春草一般瘋長。

    因爲外面的事情,教室裏面一片寂靜,我看到不少人都以一種幸災樂禍的目光看着我,讓我的臉上火辣辣的。

    “我草泥馬。”我也火大了,心想着連周鵬飛五個人我都不怕,我幹嘛怕楊濤,我立馬朝着楊濤衝了過去,赤腳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拼個你死我活。

    可是我還是低估了楊濤的實力,還沒靠近,楊濤就飛起來一腳,這一次比起剛纔踢楊志的那叫更加厲害,一腳把我踹的飛了出去,背部狠狠地撞在了走廊的牆壁上面,我隱約間聽到了背部骨折的聲音,痛的差點背過氣去。

    太痛了,那種痛似乎從胸前一直貫穿整個身體,讓我連動彈都成了一種奢望,教室裏面傳來了驚呼聲,還有吳傑那幸災樂禍的笑聲。

    這個小人,剛纔還被楊濤打的跟條狗一樣,現在就開始叫囂起來了。

    我痛的無法動彈,只能大口大口的吸着氣,惡狠狠地瞪着楊濤,楊濤冷冷的看着我,露出了勝利者的姿態,至於一旁的林詩詩則是冷眼旁觀,根本沒有阻止的意思。

    “小逼崽子還敢瞪,我讓你瞪。”看着我的眼神,楊濤頓時不樂意了,衝着林詩詩說今天一定把我打到服氣爲止。

    我呸!

    還想把我打到服氣,你癡人說夢的吧,我心裏怨恨的不行,心想着待會楊濤靠近的時候,我怎麼也要反擊一下。

    可是楊濤剛剛靠近,我卻發現自己一動彈就會非常的痛,楊濤戲謔的看着我,擡起腳狠狠地踩在我的頭上,把我的頭踩得跟水泥地碰撞在一起,痛的我悶哼起來,可是楊濤卻不斷地冷笑,說我活該。

    我咬着牙,說楊濤你等着,我不會放過你的。

    我的心裏快氣炸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被羞辱,被打的跟狗一樣,實在是丟盡了面子,比起上次還要丟臉。

    我剛說完,楊濤就冷冷的一笑,伸手揪住我的衣領把我提了起來,我感覺喉嚨一緊,呼吸都有點困難起來了,看着楊濤那冷笑着的臉,心裏一陣害怕,想要反抗,但是抓住楊濤的手卻發現提不起力氣,很軟弱。

    “我等着?我肯定等着,老子跆拳道黑帶,我看你多**。”楊濤戲謔的開口,我一聽頓時絕望了,跆拳道黑帶,難怪這傢伙一腳踹在我肚子上面直接讓我痛的想死。

    楊濤戲謔的盯着我,罵我煞筆,被他打的跟條狗一樣還叫,看我能叫幾聲。

    “就這傻逼,怎麼可能跟我老大相比,我老大跆拳道黑帶,又是校足球隊的,周鵬飛都幹不過他。”吳傑在教室裏面冷笑,已經忘了之前自己也被楊濤揍的跟條狗一樣。

    我心裏窩火,身後傳來了同班同學幸災樂禍的笑聲,至始至終沒有人過來幫我,只是在後面看着好戲。

    “呸!”

    屈辱的感覺讓我想死,在這麼多人面前被打的好無還手之力,只能咬緊牙關,腦袋一片發熱,惡狠狠地衝着楊濤吐了一口吐沫,楊濤飛快的撇過腦袋,我的心裏一沉,沒有中。

    轉過頭,楊濤的眼中已經滿是怒火,冷冷的盯着我,我本能的察覺到不妙,可是我還沒來得及多想,一個響亮的耳光就狠狠地蓋在了我的臉上,火辣辣的痛楚讓我得半邊臉一瞬間麻木了。

    “小逼崽子,還敢衝老子吐口水。”楊濤目光陰翳的瞪着我,反手衝着我又是一個耳光,楊濤的手勁很大,讓我直接蒙了,腦袋一片嗡嗡作響。

    但是楊濤沒有住手的意思,一個耳光接着一個耳光抽在我的臉上,我的臉火辣辣的痛,耳朵跟聾了一下,什麼都聽不到,不斷地有迴音。

    嘴巴里面已經破損了,鹹澀的味道滿嘴都是,我咬緊牙關,惡狠狠地等着楊濤,心裏無比的怨恨,可是我無能爲力,教室裏面傳來的幸災樂禍的聲音讓我覺得尤爲的刺耳,臉上火辣辣的。

    我不甘的瞪着,可是卻讓楊濤更加的不爽,使勁的抽我,無盡的屈辱感籠罩在心頭,我就沒這麼丟臉過,也沒有被打的這麼慘過。

    “濤,老師來了。”忽然,林詩詩開口說話了,聲音很輕柔,讓楊濤楞了一下,頓時停下手來,我也心裏狠狠一顫,彷彿心裏打開了一扇亮窗,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可是當我看到拐角那裏,李禿子正聽着鼓鼓的肚子走過來,兩隻手背在後面,虛眯着眼,臉上的神情別提有多麼的愜意,我的心裏一沉。

    真是晦氣,屋漏偏逢連夜雨,漏船又遇打頭風,居然是李禿子這個小人!

    我本能的感覺到不妙,可是我現在一點力氣沒有,被楊濤隨意的抓住,就像是一個可憐的玩偶,根本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

    我真是窩囊透了!

    “濤,快點住手。”林詩詩再一次小聲的開口,對楊濤那種親暱的稱呼讓我覺得作嘔,居然叫的這麼肉麻,還真是犯賤,肯定是被楊濤這個垃圾玩爽了,纔會叫的這麼肉麻。

    真是可笑,我當初就不應該多管閒事,讓這個不要臉的臭女人被周鵬飛兩人玩,拍下照片恐嚇,變成那兩個人的玩具纔好,反正到最後都是不要臉的送上門被人玩的,早一點遲一點又有什麼區別?

    我也不至於爲了林詩詩的安危去得罪周鵬飛,也就不會有楊濤這個麻煩,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我當初犯賤的去管了林詩詩的事情!

    “老師算個屁。”

    楊濤不爽的罵了一句,冷笑連連,可還是按照林詩詩的意思把我放了下來,或者說是丟,就像是丟垃圾那樣,將我隨意的丟棄在地上,拍拍手不屑的看着我,“真是廢物,一輩子都是慫逼。”

    摔倒在地的那一剎那,我的力氣好像都被抽空了一樣,大口大口的喘着氣,聽着楊濤諷刺的話,我的心裏火冒三丈,怨恨的盯着楊濤,五指死死地抓在地面上,指甲摩擦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瞪你麻痹!”看我還在瞪他,楊濤很不爽的罵了一句,絲毫不顧及越來越近的李主任,狠狠地擡起腳踩在我的手上,我的手指甲本就抓在地面,狠狠地發泄着心中的憤怒。

    這一刻,我痛的哀嚎,聲音都沙啞了,手指更是傳來了脆響,痛的兩眼直翻,額頭上冷汗直冒,差點沒直接昏死過去。

    我痛苦的叫聲讓林詩詩皺了皺眉,同情的看着我,憤怒的指着楊濤,“你幹什麼,我說過住手了,太過分了吧。”

    聽到了林詩詩的指責,楊濤露出不爽的樣子,但還是擡起了腳,對林詩詩說沒忍住,誰讓我這麼欠揍。

    林詩詩氣的跺跺腳,看了看我,眼底露出掙扎之色,可是最終也沒有說什麼,更是什麼也沒有做。

    我的心裏一片悲哀,看着已經有點變形的手掌,心裏的怨恨早就已經達到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層次。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呢?”李禿子慢悠悠的走近,太慢了,那速度就跟散步差不多,就跟瞎子一樣裝作沒有看到我被揍的趴在地上,擡起腳朝着我踩了過來,右腳狠狠地踩在我的手背上面。

    “草!”

    我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雙目赤紅的瞪着李禿子,心裏氣得不行,如果不是現在沒有力氣,我一定跟這個該死的李禿子拼個你死我活。

    聽着我的叫聲,李禿子不但沒有把腳挪開,反而用力的扭了扭,我疼得想要昏過去,可是太痛了,讓我連昏迷過去的幾乎都沒有,十指連心,那種痛根本無法形容。

    這老混蛋根本就是故意的,他這是赤.裸裸的報復我,記恨我阻止了他想欺負雪姐的陰謀,記恨我屢次不給他面子,拆穿他的不要臉,還跟他對着幹。

    就像上次在廁所一樣,故意幫着周鵬飛等人阻攔我逃出去,讓我遭到了慘無人道的毒打,還告訴雪姐我不在裏面,想要爲周鵬飛等人創造很好的條件,肆意的欺凌我。

    想到這裏,我心裏氣的快要爆炸,將李禿子全家的女性全都問候了一邊,恨不得把他家祖墳都挖出來!

    “李主任,你幹什麼?”看着我再一次被李禿子踩在腳下,疼的面孔都扭曲了,林詩詩愣了一下隨即喊出聲來,竟然氣憤的瞪着楊濤,指着李主任,“你是故意的吧?”

    聽着林詩詩的叫喊,李禿子依舊虛眯着眼,臉上沒有露出絲毫的心虛,笑眯眯的開口,“這位同學你在說什麼?”

    麻痹的,這個老狗肯定是故意的!

    “你讓開!”林詩詩急了,狠狠地一把推在李禿子身上,想要把李禿子推開,一雙貓眼兒般的眸子裏面更是閃爍着關切之色,不斷地推搡,可是她的力氣太小了。

    李禿子無恥的笑着,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又一次加大了腳上的力度,那肥胖臃腫的身體將力量全部加在了我的手掌上面,我痛的快要昏死。

    我的手一定變形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腦海裏面卻有點冷靜,呆呆的看着一旁的林詩詩,看着那張絕美的臉蛋上,居然帶着一絲平時我無法看到的關心,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在那雙貓眼兒裏面打着轉,楚楚可憐的樣子讓我心裏莫名的一痛。

    可是,一想到這件事情是因爲這個女人而起,我的心裏就一陣恨意,無法掩蓋!

    隱約間,我聽到了教室裏面傳來了一些竊竊私語,似乎是在議論李禿子的行爲,李禿子方纔低頭看了看我,但是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慚愧,反而笑嘻嘻的,用一種戲謔的眼神看着我,居高臨下。

    我心中窩火無比,可是完全沒有辦法,李禿子故意露出驚訝的樣子,“喲,這不是楊志同學麼,你怎麼趴在地上了?”

    我草尼瑪!

    我肺都快氣炸了,看着李禿子那虛僞的笑容,我恨不得一刀捅死他,可是我現在痛的臉一絲一毫的力氣都沒能提起。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下一講課的老師走了過來,忽然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震驚之色,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李禿子這時候方纔臉色僵了僵,露出不自然之色,低着頭露出詫異之色,“哎喲,原來是踩着你了,難怪滴,我說這個地面怎麼蠻軟的,哎,你怎麼不躲呢,躲開來不就行了?”

    李禿子無恥的說道,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拿開腳的時候,還刻意狠狠地扭.動了兩下,疼得我頭皮發麻。

    可是我只能不甘的瞪着眼,牙關緊咬,鹹澀的鮮血在我的喉嚨口打着轉,死死地從牙縫裏面憋出幾個艱難的字眼,“李禿子,我草泥馬!”

    聽着我的怒吼,李禿子虛眯着眼,嘴角滿是冷笑,“又罵老師,還真是沒素質的垃圾東西,這種人真不配上學,要是我我早就把你開除了。”

    李禿子無恥的話差點沒把我氣死,這種垃圾也配說素質,簡直就是誤入了素質這個詞,這個死不要臉的畜生!

    “楊志,你、你沒事吧。”見李禿子鬆開我,林詩詩慌忙把我從地上拖了起來,但是林詩詩的力氣很小,拉我的時候都有點跌跌撞撞的,急的眼淚水都在那雙貓眼兒般的眸子裏面打着轉,一副要哭的樣子。

    我怨恨的掃了她一眼,惡狠狠地甩開她的手,冷冷的衝着她吼了一句,“滾!”

    我的大腦一片發熱,對林詩詩的怨恨已經達到了一種頂點,要不是這個女人找來楊濤,我也不會被打的這麼慘。

    我憤怒的不行,林詩詩被我這麼一吼,頓時露出委屈之色,眼淚水不斷地打着轉,一隻手捂着嘴,不讓自己哭出來。

    可是我卻沒有心思理會,雖然現在的林詩詩的確楚楚可憐,但是我的理智早就被憤怒給佔據了!

    見我對林詩詩大吼大叫,楊濤頓時很不爽的瞪着我,冷笑兩聲。

    一旁的李禿子靜靜地看着,那雙跟綠豆差不多大小的眼睛在我的身上打着轉,忽然賊兮兮的笑了笑,說出了一句無恥到極限的話,“楊志,你剛纔又在打架了是不是,嘖嘖,罵老師還打架,你跟我到辦公室一趟。”

    聽到這句話,我氣的渾身顫抖,牙齒都在打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