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31章 瘋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31章 瘋女人字體大小: A+
     

    尼瑪,這女人有病啊?!

    我心裏納悶,有種日了動物園的感覺了,又不是我特意去摸得,明明就是出於好心扶住她,只不過不小心碰到了一點點而已,雖然那手感的確不錯,不過……草,這不是重點,重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過林詩詩根本不會聽我解釋,直接氣呼呼的離開了,留給我一個亮晃晃的後腦勺,不禁苦笑。

    林詩詩走了,我方纔一拍腦門,意識到這個妞剛纔好像要跟我說什麼,可是完全就是一個字沒說,直接閃人了?

    我納悶的回到座位上,林詩詩還是氣呼呼的瞪了我一眼,那種架勢看來根本不打算放過我了。

    放學的時候,我又看到了林詩詩的新男朋友站在門外等着,不用想就知道是來接林詩詩的,搞得跟護花騎士有的一拼。

    吳傑一看到楊濤,立馬嘴裏面開始碎碎念,“草草草,我老大屌的一筆,把校花林詩詩兩下搞到手了。”

    吳傑滿臉的崇拜,目光貪婪的打量着林詩詩,嘴裏面雖然一口一個“嫂子”叫着林詩詩,可是我很清楚,這傢伙估計心裏早就把林詩詩給幻想了一萬次了。

    對於吳傑的話,我不敢苟同,林詩詩雖然長着女神的外表,可是我並不覺得這個女人真的配得上女神這個詞語,如果換做是綠茶婊的話我更加能接受。

    雖然楊濤追到了林詩詩,可我不覺的是多麼難的一件事,林詩詩之前跟周鵬飛不也是麼,親密的不行,就差當着我的面直接日起來了,一分手立馬就換了另外一個男人,看來心裏面也是有夠飢、渴的。

    一下課,吳傑就屁顛屁顛的衝着楊濤走了過去,單肩揹着包,一邊跟楊濤打了個招呼還一邊很炫耀的轉過身跟平時幾個玩的可以的男生打了個招呼,甚至跟班上幾個女生也打招呼,顯示自己多麼牛逼,居然跟學校的刺頭混在一起了。

    平時只敢在女生背後不斷幻想,看到女生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吳傑,這一刻卻衝着幾個女生吹着口哨,調戲對方起來。

    我心裏冷冷的罵了吳傑一句狐假虎威,說白了就是楊濤的走狗,對他嗤之以鼻,我剛想走,楊濤忽然走了上來一把拉住我。

    旁邊,林詩詩正氣呼呼的瞪着我,貓眼兒裏面有怒火在涌動,讓我沒來由的一陣心虛,這個虎妞該不會和楊濤說我摸了她吧?

    草,這個瘋女人!

    上次就故意當着周鵬飛的面誣陷我跟她上過牀來刺激周鵬飛打我,現在又來這套麼?我有點害怕的想着,也有點憤怒。

    “別怕,老子今天沒有打你的興趣,況且我家寶貝說了,截止到今天爲止不打你,明天開始,呵呵。”說到最後,楊濤發出冷冷的威脅笑聲。

    聞言,我忍不住心裏打了個顫,林詩詩依舊用一種憤怒的目光看着我,就像是一隻發怒的小貓咪,雖然生氣卻依然那麼的漂亮,讓我忍不住想要捏一捏她的小臉蛋。

    “楊志,這是我最後一次提醒你,你別忘了。”林詩詩冷冷的說道,不爽的瞪了我一眼,拎着自己的小包氣呼呼的走了。

    楊濤一臉的納悶,輕蔑的掃了我一眼就追着林詩詩上去了,那副樣子跟孫子沒啥區別,一路上都在哄着,看着那種上躥下跳的樣子,我覺得楊濤還真是有夠丟臉的。

    “傻逼,聽到沒,你要是再不給嫂子跪下來道歉,我老大明天干、死你!”吳傑狐假虎威的威脅了我一句。

    看着他那副欠扁的樣子,我做出要動手的架勢,吳傑嚇了一跳趕忙躲得老遠,我不屑地笑了笑,吳傑頓時惱怒的盯着我,知道被我耍了,指着我楊志你特麼給老子等着,說完就紅着臉走了。

    對於楊濤和吳傑他們的威脅,我根本沒有往心裏面去,雖然我只有一個人,可是自從上一次被周鵬飛幾個人堵在廁所裏面,我就看透了。

    赤腳的不怕穿鞋的!

    我有什麼好怕的,楊濤你狠,周鵬飛難道不狠麼,應該絕對不比楊濤差吧,現在還不是不敢來找我麻煩了,中午被我那樣的反擊,現在都沒有過來報復。

    我等了兩分鐘,雪姐邁着蓮步款款走了過來,身段婀娜無比,頓時吸引了一大羣男生的目光,裝作在等人或者聊天的樣子,其實都在盯着雪姐看,雪姐就是這麼的有魅力。

    我聽到不少人都在議論,這就是誰誰的班主任啊,真特麼漂亮,性、感的一塌糊塗,要是這個女老師是我的班主任,老子上課再也不睡覺之類的。

    我心裏很是自豪,掃過雪姐的樣子,因爲中午回去洗了個澡,雪姐下午穿了一條淺綠色的連衣裙,就像是一個身着綠衫的仙子一般,踩着一雙純白色的高跟鞋,是卓詩尼今年夏天的最新款,鞋背上還帶着一朵花兒,漂亮卻不顯得庸俗。

    我也不禁呆了呆,無論什麼時候,看多少次,雪姐給我的感覺總是那麼的驚豔,雪姐太美了,美的令我心驚,這樣的女孩子,恐怕沒有哪個男人會不喜歡吧?

    忽然間,我看到李主任從後面追上了雪姐,跟雪姐嘰嘰喳喳的說着什麼,可是雪姐根本不理他,李主任個頭只有一米六五,雪姐的個頭高挑,再配上一雙高跟鞋,身高都超過一米七了,李主任站在她的面前顯得跟侏儒一樣。

    雪姐雙腿修長,更顯得李主任的樣子可笑無比,腰際也只是打到了雪姐的大腿、根部罷了,怎麼看怎麼醜,再加上那張蒼老猥瑣的噁心臉蛋,讓人想吐。

    雖然雪姐一直不理會李主任,可是李主任鍥而不捨,死纏爛打的黏在身邊,唧唧歪歪的說了一堆,目光貪婪無比的在雪姐的身上打着轉,恨不得把眼珠子扣下來塞到雪姐的衣服裏面去。

    “草,又是那個煞筆李禿子,色的一筆,肯定又在打新來女老師的注意了,以前不是有個女老師就被人看到跟李禿子上過牀了麼。”

    “瑪德,李禿子猥瑣的一筆,這個女老師聽說還沒轉正,估計李禿子要下手了,哎,估計跑不掉了。”

    離我不遠的兩個男生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目光貪婪的盯着雪姐,狠狠地吸了幾口氣,雖然不是刻意,可是那些話落在我的耳朵裏面還是異常的刺耳,讓我心裏一陣不爽。

    “放屁,雪姐怎麼可能跟那種人渣在一起。”我很不爽的罵了一句,心裏一陣怒火,恨不得衝過去將李禿子狠狠地踹翻在地,中午的時候,李禿子還故意擋住我不給我逃走,讓周鵬飛等人繼續欺負我。

    李禿子肯定是在報復我,這個傢伙一定盯上我了,還故意告訴雪姐我沒有在廁所裏面,讓我氣憤,我說完就很不爽的朝着李禿子走了過去,這樣的人渣不配接近雪姐!

    被我罵了一句,剛纔說話的兩個男生很不爽的在那邊嚷嚷,說這煞筆什麼玩意。

    我沒有理會,直接來到了雪姐的面前,跟雪姐照了個面,雪姐邁着蓮步慢悠悠的走着,看到我過來衝着我招了招手,停下了腳步。

    雪姐高挑的身材異常的性、感,配上今天這身裝扮,簡直跟仙女一樣漂亮的不得了,李禿子那矮胖臃腫的身材就是雪姐最好的襯托,更顯得仙氣僕僕。

    看到我過來,李禿子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跟誰欠了他幾百萬似得,不爽的盯着我,我毫不猶豫的瞪了回去,中午的事情還沒跟他算賬呢,看着我的眼神,李禿子頓時有點心虛了。

    “雪姐,咱們回去吧。”我瞪了一眼李禿子,衝着雪姐露出笑容,雪姐點點頭說好的,根本沒有跟李禿子打招呼的意思,拉着我的手就想要走。

    看着李禿子那一陣青一陣紅的臉,我的心裏別提有多爽,我從李禿子的臉上看到了太多,怨恨、嫉妒、不甘……

    草,看得到吃不到,氣死你!

    我心裏這麼想着,聞着近在咫尺的雪姐身上的香氣,試探性的在雪姐的腰上面抹了一把,很想把手摟上去,可是周圍人很多,雪姐是那麼的魅力四射,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我又有點害怕雪姐會生氣。

    感覺到我的動作,雪姐看了我一眼,眼眸深處似乎有點異色,但是嘴脣輕輕地抿着沒有說話,似乎是默許了我的舉動,這個發現讓我心中大喜,充滿了侵略性的把手摟了上去,心裏砰砰亂跳。

    之前還因爲我罵了兩句不爽的那兩個人,一看到我摟着雪姐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其中一個人指着我說那不是初三有名的窩囊廢麼,怎麼跟美女老師走在一起了?

    越是這樣,我心裏的虛榮感就越是強烈,特別的滿足。

    雖然我的個頭沒有雪姐高,伸手摟着也有點吃力,可我的心裏很爽,離開校門口的時候,一如既往的遇上了林詩詩和楊濤,楊濤詫異的看着我,目光在我跟雪姐身上來回遊、走着,露出疑惑之色。

    林詩詩則撇撇嘴罵了一句,雖然聽不到,但是我很清楚,估計又是噁心之類的話了吧,反正她認定了我跟雪姐是那種關係。

    “對了小志,你跟詩詩現在是怎麼個情況?”走過之後,雪姐忽然問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從我的手臂上掙脫出去,俏臉有點紅紅的,說話的時候有點躲閃着我的目光。

    林詩詩?我聽着雪姐的問題有點錯愕,緊接着說沒什麼,雪姐問我林詩詩爲什麼那天忽然過來說不追究我跟她的事情,我依舊搖搖頭說不知道。

    事實上,這也是我到現在都沒搞清楚的一件事情,林詩詩說不想讓個別人利用我跟她的關係來做一些事情,但是我覺得不是,林詩詩這個人也是死鴨子嘴硬,肯定有什麼事情不願意說的。

    但是我也沒有多想,腦子裏面依舊因爲雪姐離開了懷抱而有點失望。

    雪姐問我今晚想吃什麼,我說吃魚,清真魚,因爲我覺得雪姐做的清真鱸魚最好吃,雪姐看着我開心的樣子微微一笑,說沒問題。

    我跟着雪姐去菜市場買菜,買了菜回到了住處,可是剛剛推門而入,我的目光就死死地鎖定了沙發上端坐着的男子,正拿着一份報紙在瀏覽着,看到我跟雪姐進來,放下報紙饒有興致的看着我倆。

    我的心裏狠狠一顫,有一種極端不妙的感覺,看着老男人的樣子,心裏一陣憤怒和嫉妒。

    忽然,我察覺到雪姐的嬌軀也微微一顫,連帶着聲音都有點顫抖,衝着沙發上的老男人開口,“你回來了。”

    雪姐的聲音不大,但是說出來的時候,我分明感覺到一絲顫音,拎着塑料袋的玉手死死地捏着,將塑料袋捏的發出輕微的摩挲聲,裏面剛買的新鮮的鱸魚在裏面不識時務的跳動着,掙扎着,卻終究無力迴天。

    “嗯。”老男人淡淡的迴應了一個字眼,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又將視線落在雪姐的身上。

    這一幕跟上次是何等的相似,讓我的心裏一陣害怕,我特別害怕這個時候如果老男人將雪姐拉過去,摟入懷中,就像上次一樣開始將手往裙子底下伸,絲毫不顧及我在場,我的心裏就一陣揪痛,對這一幕甚至有着恐懼。

    然而,這一幕沒有發生,老男人看了看雪姐手中拎着的塑料袋,看着那條還在跳動的魚,皺了皺眉,露出一副嫌惡的樣子,“你回來就行了。”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可是雪姐卻有點驚慌的意思,無措的說你不是還有兩天才會回來的麼,怎麼回來的這麼早,是不是出現什麼狀況了。

    老男人應了一聲,說沒有,只不過這次比以往要順利很多,事情提前擺平了,所以回來的比較早,我不知道這個老男人是幹什麼的,可是我從雪姐的舉動和老男人的氣勢上看出來,應該很了不得吧。

    “我約了人吃飯。”老男人從沙發上站起來,瞥了一眼雪姐就要走,雪姐有點慌亂的應着,目送老男人離開。

    直到老男人離開,我把門關上,雪姐方纔如夢初醒一般,臉上的笑容依舊十分僵硬,我問雪姐怎麼了,那個人怎麼突然走了,雪姐說因爲他不喜歡吃魚。

    老男人不喜歡吃魚,尤其是不喜歡看到活着的魚,隔着老遠都對魚身上的腥味感覺不適,就像是過敏一樣,所以只要老男人來,雪姐是絕對不會去買魚的。

    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裏卻是沒來由的一陣開心,那豈不是意味着只要在這個屋子裏面養一些魚,那個老男人就不會在這裏留宿了?

    我實在是不想看到雪姐跟那個老男人在一起,雖然我知道雪姐是自願的,可我還是覺得難受,或許心靈深處我喜歡着雪姐,不想她被這樣的老男人佔有吧。

    似乎看出來我的心思,雪姐連忙說你可千萬別得罪對方,否則對我沒什麼好處,看雪姐的樣子,似乎對老男人很畏懼。

    我問雪姐他是誰,我一口一個“老男人”,雪姐讓我別這麼叫,我也有點小情緒了,不叫他老男人難道叫他姐夫?我不能接受!

    “他姓邵,你叫他邵老闆就行了。”雪姐說道,刻意強調讓我不要去得罪老男人,如今應該叫做邵老闆了。

    我哦了一聲,但是心裏卻說不出的彆扭,我聽過很多的說法,說剛剛畢業出來的漂亮女大學生在求職的時候不順,爲了進公司,不得不跟公司的男主管之類的上牀,來換取自己的職位,有得則直接求包、養,不想工作賺錢。

    雪姐很漂亮,就算是在大學我相信也是絕對的校花,可是我不相信雪姐是這樣一個人,我覺得雪姐一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的。

    “雪姐,你爲什麼要跟他在一起?”我忍不住問了出來,我非常的想知道答案,雪姐抿着嘴不說話,說這件事以後不要再問了。

    我說我不想看到你跟一個老男人在一起,我不能接受,雪姐輕輕拍了拍我的腦袋,語重心長的說不要再叫他老男人,要叫邵老闆。

    我心裏一陣不舒服,但是拗不過雪姐,只能答應下來,可是對老男人的情緒也越來越重了。

    雪姐忙碌了接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才叫我吃飯,吃飯的時候魂不守舍的,我總覺得雪姐心事重重,每一次那個老男人過來,雪姐總是會心事重重,可我問什麼雪姐都只是敷衍我,根本不會告訴我答案。

    “小志,多吃點,吃完了。”雪姐不斷地給我夾魚,讓我多吃一點,似乎想讓我把所有的魚全部吃完。

    我問雪姐怎麼不吃,雪姐搖搖頭,“他不喜歡魚的味道,魚腥味重,今天散不去。”

    說出這句話,雪姐似乎有點忌憚什麼,我一聽頓時毛了,怒火跟春草一般瘋長,心裏面氣的不行,我知道什麼意思,雪姐說老男人不喜歡魚的味道,所以今天晚上不吃魚,那豈不是意味着那個老男人今天晚上還會過來找雪姐?

    想到這裏,我立馬問雪姐那個老男人晚上是不是還要過來,雪姐牙齒輕輕咬着嘴脣說是的,剛纔之所以離開應該是去吃飯了,吃了飯應該還是會回來的。

    我一聽,心裏堵得慌。

    腦海中不禁想起來那天,老男人不顧及我在場,直接將手伸進了雪姐的裙子裏面,肆意的摩挲着,我卻只能像個烏龜一樣,眼睜睜的看着我在意的雪姐在另一個男人的懷抱裏面不斷地喘、息,不斷地流汗。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一陣難受,忽然覺得我平時最喜歡吃的清真鱸魚都變得淡而無味起來,甚至令我覺得有點厭惡。

    “小志,你晚上在沙發上委屈一下好麼。”雪姐小聲的說道,我顫了顫,一下子跳了起來,說那個老男人該不會是打算在這裏過夜吧?

    雪姐點點頭,說是的,我更加不舒服起來了,上面兩次過來,老男人根本就沒有在這裏過夜,只是草草完事就離開了這裏,那樣我的痛苦還稍微小一點,可是這一次雪姐卻說老男人會在這裏過夜。

    我大腦一下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特別的痛苦,可是看着雪姐臉上帶着的哀求之色,我也只能僵硬的點點頭,說我知道了。

    答應下來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心裏被狠狠刺了一刀,血流不止!

    我寧可被周鵬飛或者楊濤狠狠地揍一頓,打的頭破血流,我也不願意像個烏龜一樣縮在沙發上,聽着房間裏面雪姐和那個老男人在做着一些我最不願意見到的事情。

    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吃完這頓飯的,心裏憋屈的難受。

    到了晚上接近九點的時候,按照平時的習慣,雪姐應該已經摟着我開始睡覺了,可是現在,我卻如雕塑一般窩在沙發上面,雪姐就像是等待着死刑宣告的犯人,侷促不安。

    過了一會兒,雪姐進了去房間裏面,屋子黑了下來,我的心也隨之變得非常的黑暗,有一片陰雲籠罩。

    等待纔是最痛苦的煎熬,煎熬到我無法承受!

    一直等到十點鐘出頭,客廳的燈一直暗着,雪姐的房間裏面燈光卻一直亮着,我好幾次躡手躡腳的來到門前,從門縫中看到雪姐對着門這裏坐着,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衣服,這件衣服我沒有見過,淺淺的粉色,但是卻敞得很開,已經沒過了雪姐的大腿,雪姐穿着一雙肉色絲襪坐在牀上。

    我的心裏一痛,雪姐睡覺之前是不會穿絲襪的,不用想也知道是爲老男人準備的,就像是一個玩偶,爲了取悅自己的主人。

    看着雪姐發呆的樣子,我的心裏非常非常的難受,很想推開門走進去,將雪姐霸道的摟入懷中,告訴她不要再這樣下去了,那個老男人給不了你未來!

    可我卻始終挪不開腳步,雪姐是自願的,我根本沒有資格去插手這件事情,只能像個烏龜一樣的看着,縮在一個角落裏面。

    良久良久,我都躲在外面看着雪姐,由於外面的光線很暗,雪姐沒有發現我一直在盯着,悵然若失的盯着自己的膝蓋,憂心忡忡。

    忽然間我下了一個決定,就算我知道無法阻止雪姐繼續跟那個老男人在一起,可我還是要把所有的話全部說出去,我承認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開始在意雪姐,甚至不是一個弟弟對姐姐的在意,而是將雪姐看做自己內定的女人。

    雖然我知道我不配!

    我要告訴她,我要說出一切,不然我永遠都沒有機會,哪怕被無情的拒絕我也心甘情願。

    可是我做出這個決定,動作實在是太慢了,哪怕是觸碰到了門把手,我的動作再一次僵了僵,出現了些許的猶豫,可就是這片刻的猶豫,有時候巧到足矣改變一切。

    咔嚓!

    我剛要推門而入,鑰匙插進鎖孔裏面的聲音傳了過來,大門發出響聲,接連好幾次,落在我的耳中就像是地獄的死亡魔音,降臨人間!

    聲音響起,裏面的雪姐顯然也聽到了,身子不由得顫了顫,朝着門口的方向看了過來,我嚇了一跳,心虛的趕忙躲了起來。

    門響了好幾次,才緩緩地打開,趁着樓道的路燈,我瞥見了老男人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連門都沒有關,直接跌跌撞撞的朝着雪姐的房間走了過去。

    濃烈的酒氣讓我皺眉,偶爾老男人打個嗝都會散發出難聞的味道,他喝酒了,而且喝了不少,否則不會開個門都如此的緩慢,也不會走路跌跌撞撞。

    砰。

    老男人直接撞開了裏面的大門,我聽到雪姐的聲音,“你怎麼喝了這麼多酒?”

    透過亮光,我看到雪姐關切的迎了上去,穿着那身精心爲老男人準備的衣服,可是剛剛碰到老男人,老男人就跟野獸一樣撲了上去,在雪姐驚呼聲中直接將她撲倒在了牀榻上面,木牀上的席夢思一下子發出刺耳的“嘎吱”聲,似乎隨時有可能崩潰。

    我呆呆的站在黑暗之中,看着房間裏面老男人將雪姐按在牀上,發了瘋一樣撕扯着她的衣服,不斷地親吻着。

    雪姐發出艱難的聲音,但是卻不敢違抗老男人的意志,只敢小聲的說着什麼,就像是綿羊一般,根本無力去抵抗一切的到來。

    雪姐的腦袋對着門外,眼底露出悲哀之色,緊緊地咬着嘴脣,發出痛苦的呻、吟,我看的呆住了,隱約間,似乎看到了幾年前,那個雷雨交加的夜晚,我一個人躲在房間裏面小聲的哭,害怕的透過門縫看着外面,我爸跟發了瘋一樣將雪姐壓在沙發上面,撕扯着雪姐的衣服。

    雪姐當時的眼神,跟現在如出一轍。

    看着似曾相識的一幕,我的腦袋就跟炸裂了一樣,痛苦的讓我無法呼吸,可是這一次雪姐沒有叫喚,默默的承受着一切,黑暗中我看到雪姐痛苦的閉上了雙眼。

    黑暗中,我像個烏龜一樣縮着,一動不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