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青春無悔 » 第30章 摸了林詩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青春無悔 - 第30章 摸了林詩詩字體大小: A+
     

    啪!

    沾了小便池裏面尿液的拖把被我狠狠地甩了出去,每一次都會帶着很多的**,即使自己沒有碰到,隨着拖把的甩動,整個廁所裏面都是一股惡臭味,特別的噁心。

    所有人都沒有料到我會這麼幹,猝不及防給我狠狠地甩了一臉,沒有一個人是可以倖免的,尤其是周鵬飛,臉色鐵青的不斷在那裏咳嗽嘔吐,似乎要將胃子都吐出來,眼睛裏面滿是怨恨之色,咬牙切齒的憋出三個字眼,“小雜種!”

    周鵬飛快氣死了,畢竟是我們學校的刺頭,平時我們這種弱勢的學生碰到周鵬飛有幾個敢不恭恭敬敬的,生怕被他找了麻煩,我居然這麼跳,直接拿着拖把反擊。

    看着周鵬飛那猙獰的臉,我的心裏卻異常的痛快,狠狠地拿着拖把再一次朝着周鵬飛撲了過去,反正早就已經把周鵬飛得罪死了,我也不在乎多這麼一次!

    “草泥馬,你給老子等着!”周鵬飛一看到我又一次提着拖把衝了過來,拖把剛剛從小便池裏面拿出來,上面散發着噁心的臭味,還有黃橙橙的**不斷的滴落,甚至還捲了一張來歷不明的衛生紙,差點沒吐出來。

    不過聽到他的威脅,我心裏的恨意更加茂盛,管他三七二十一狠狠地將拖把甩了上去,周鵬飛的叫罵聲戛然而止!

    雖然周鵬飛平時很囂張,長得高高大大的,打架的話兩個我也不一定是周鵬飛的對手,可是現在的我拿着拖把,發起狠來猶如戰神降臨,心裏唯一的念頭就是將這些剛纔欺負我的人全部拍翻,讓他們受到該有的懲罰。

    見到我這麼瘋狂,那拖把上還有橙黃色**滴落,周鵬飛蹲在地上嘔吐了起來,吐出一些東西,臉上終於露出害怕之色,飛快的朝着廁所外面跑去。

    一邊跑着,周鵬飛還一邊罵着狠話,讓我等着,可我根本不在意,我從一開始就已經決定了,不就是多得罪一次,有什麼區別?

    “慫逼,有種別跑。”我衝着外面罵道,憤怒早已經戰勝了理智,見我這個態度,周鵬飛又跑了,跟着周鵬飛一起過來的幾個人頓時怕了,一個個朝着廁所門口跑去,可我還是搶先一步堵在那邊。

    “你先把拖把放下來,有話好好說。”之前脫褲子的那個男生艱難的說道,根本不願意靠近我,手臂上面已經被我甩了很多發臭的**,看着我發怒的樣子,害怕的捂着嘴,生怕我跟對待周鵬飛一樣把拖把直接甩進他的嘴裏面。

    我狠狠的把拖把甩了出去,不過不是針對他,而是針對他旁邊的那個人,因爲你剛纔躲閃我的拖把,不小心把拍照的手機掉在了地上,正想彎腰去撿,就在他快要拿到手機的時候,臉上就被拖把覆蓋了,慘叫一聲,重心一個不穩直接跌倒在地,一隻手好死不死的按進了旁邊的小便池。

    “我草尼瑪!”那個人的臉一瞬間綠了,其餘幾人跟見了鬼一樣,飛快的躲開,不過我沒有打算放過他,又一次開始針對他。

    如果是平時,他們當中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打得過我,至少我討不到任何好處,可是現在周鵬飛一跑,我又跟瘋狗一樣,頓時讓他們都有點虛。

    我動手的時候,其餘幾個人就開始逃跑,狼狽不堪,我根本無法阻止他們,只能用拖把狠狠地打了幾下,尤其是那個衝着我撒尿的男生,被我拖把直接蓋在了背上,惡臭的**弄了一身。

    摔倒在地的那個男生頓時慌了,慌忙站起來,不斷地做出嘔吐的樣子,我揮一揮拖把,就把他嚇得連忙往後躲。

    我趁機把他的手機拿了起來,那個男生臉色鐵青無比,緊張的看着我問我想幹什麼。

    我冷冷的笑了笑,在那個男生抓狂的眼神中直接將手機丟進了另一邊的糞坑裏面,而且是最後一個坑的洞裏面,丟進去我就聽到回聲,恐怕早就掉到了化糞池裏面了吧?

    那個男生一見這一幕,直接開罵了,但是忌憚我手裏的拖把,只能罵了幾句,我做出要動手的架勢,頓時把他嚇得拔腿就跑,飛快的衝出了廁所。

    當所有人都跑了,我這才鬆了一口氣,彷彿失去了全身的力氣,將手中的拖把丟了下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挪動腳步,都感覺到鞋子裏面溼漉漉的感覺。

    我走到水龍頭那邊沖洗了兩下,又把手臂和臉都洗了一把,一股劇痛這才從渾身傳了過來,剛纔因爲憤怒我忽略了這一切,現在方纔感覺到,痛的我直吸氣,渾身骨頭都有一種散架的趨勢,痛的我想哭。

    可是我的心裏卻非常的爽,堪稱痛快!

    就像上一次拿着石頭跟周鵬飛幾人死磕一樣,如果不是周鵬飛他們太過分,居然想要尿我一身然後拍照在所有人面前宣傳這件事,肆意的羞辱我,我或許挨一頓打也就過去了,可是那樣的行爲徹底的激怒了我。

    狗急了會跳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何況是人?

    我感覺前所未有的揚眉吐氣,我挪動着腳步走出廁所,可是剛剛走出去我就呆住了,一道高挑的身影站在門外,因爲穿着牛仔褲,雙腿渾圓筆直,纖細的腰肢盈盈一握,露出平坦無比的小腹,馬甲線都是那麼的清晰。

    雪姐一隻手捂着小嘴,眼睛裏面閃爍着晶瑩,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我一瞬間陷入了呆滯!

    “雪、雪姐。”我心裏一緊,結結巴巴的叫了一聲,犯了錯的孩子般低下了腦袋,不敢去看雪姐,甚至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想要再一次衝進去廁所,我不願意面對雪姐,腦袋裏面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爲什麼雪姐會在這裏,剛纔雪姐不是已經走了麼,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裏,這麼說來,剛纔周鵬飛等人出去的時候已經被雪姐發現了?或許她一開始就知道我肯定在裏面麼?

    我胡亂的猜測着,雪姐是個蘭質蕙心的女孩,這點我不置可否,想到這裏,我更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小志,你別跑。”似乎看出來我想進去廁所,雪姐立馬喊住了我,二話不說朝着我衝了過來,黑色小高跟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發出脆響,我慌亂無比,大腦跟短路了一樣。

    雪姐一把抓住我的手不給我走,我身子狠狠一顫,彷彿觸電一點飛快的把手抽了回來,小聲的說了一句“髒”。

    說着,我後退了兩步根雪姐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我剛纔被周鵬飛帶來的男生尿溼了鞋子和褲管,手上又抓着沾染着尿液的拖把揮舞,多多少少帶着一點,雖然洗過了,但是我依然可以聞到若有若無的臭味。

    雪姐的手臂是那麼的白皙,上衣是那麼的潔白,還帶着蕾、絲的花邊,平坦無比的小腹被打了結的衣服遮擋住一些,那種**的美令人忍不住多看幾眼,完美的曲線更是讓我無法直視,高冷的氣質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女神般的錯覺。

    雪姐的美麗與高冷,我的髒亂與卑微,這一刻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我無地自容,不敢去看雪姐,甚至不好意思用我這骯髒的身子去碰她。

    見到我後退,雪姐頓時急了,一把抓在我的手臂上,用盡全力把我拉了過去,不顧我身上隱約散發着的氣味將我摟進了懷裏!

    我的腦袋被雪姐狠狠埋進了胸前的雙、峯之中,柔軟的感覺讓我有種埋進枕頭裏面的感覺,不對,應該說比起枕頭柔軟了無數倍,帶着雪姐身上那股特有的香味,讓我的大腦裏面一片空白,渾身僵硬,徹底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小志,對不起,是雪姐沒保護好你,讓你受委屈了。”雪姐的聲音顫抖,讓我十分的心酸,說不出的難受。

    說着,雪姐摟着我的力氣加大了幾分,讓我感覺特別的溫暖,就像那天晚上,我揹着雪姐從學校離開一樣,我很想就這麼一直抱下去。

    不過這時候我的眼角餘光瞥見了李主任陰沉着一張猥瑣噁心的老臉站在遠處,死死地盯着我跟雪姐,眼底深處滿是貪婪,我知道這個猥瑣貪婪噁心的老東西肯定想着怎樣才能霸佔雪姐。

    我雙手按在雪姐的柳腰上面,輕輕地推開了雪姐,搖搖頭說不管你的事情,是我自己無能纔會這樣的。

    如果說之前我還因爲周鵬飛五人的事情感覺氣憤,雖然狠狠地反擊了幾個人,可是心裏的那股怒火卻一點兒也沒有消散,但是現在,雪姐的懷抱彷彿擁有特殊的魔力,讓我無法抗拒,一瞬間就變得心平氣和了。

    雪姐搖搖頭,剛想說什麼,忽然也發現了不遠處李主任站在那裏,連忙有點僵硬低下腦袋,摟着我開口,“走吧小志,咱們回去。”

    我應了一聲,下意識的轉頭看了一眼李主任,那張滿是怨恨的老臉令人作嘔,有點不甘,貪婪無比的盯着雪姐扭腰的纖腰和翹、臀,恨不得吞下去。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李主任那種不甘的眼神,我的心裏覺得無比的痛快,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摟住了雪姐纖細腰肢,從另一邊環了過來,手掌輕輕觸碰到平坦的小腹上面,看似隨意的動作,我的心臟卻一瞬間砰砰亂跳起來,就像是有小鹿亂撞,緊張而激動。

    這算是有女朋友了麼?我這麼想着,心裏再一次冒出那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做雪姐的男朋友,哪怕知道雪姐曾經經歷過被我爸欺負的事情,也知道她被老男人養着,可是這個念頭還是跟着了魔一樣的從我的心裏涌出。

    不知道是不是雪姐沒有發現我的小動作,摟着我往前走,不知不覺,我感覺我的手心有點溼潤,已經滲透出了汗珠。

    “小志,以後雪姐會一直保護你的,不讓別人欺負你。”

    走着走着,雪姐忽然無厘頭的冒出這麼一句話,我不明白雪姐爲什麼會這麼說,可能她因爲中午我在廁所有一次捱打耿耿於懷吧,可是我卻覺得一切很狠值得,畢竟我已經狠狠地反擊了周鵬飛他們,而且現在,我摟着雪姐!

    我的心裏很滿足!

    雪姐忽然間低下了腦袋看着我,我愣了一下,看到雪姐的眼眸裏面閃爍着一些我看不懂的複雜含義,那種感情我不懂,只是如偷吃了糖果的小孩一般,小心翼翼的把按在雪姐平坦小腹上的魔爪給收了回來。

    “人小鬼大。”雪姐搖着頭說道,莫名的笑了笑,似乎想起了什麼好笑的事情,我頓時感覺窘迫無比,真是丟臉丟大了,雪姐該不會看出來我的鬼靈精了吧,可是我還是不後悔。

    到了家裏,雪姐讓我先去洗澡,畢竟我的身上弄得髒髒的臭臭的,我看了看雪姐,剛纔雪姐一路上都摟着我,我沒有發現雪姐身上有什麼異味,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雪姐你不洗麼?

    “怎麼,想跟雪姐一起洗啊?”雪姐撲哧一笑,那絕美的臉蛋一瞬間猶如綻放的花朵,給我一種仙女一般的感覺,我不知不覺一呆,魂兒都彷彿被勾走了。

    我呆呆的楞在那裏幾秒鐘,雪姐纖纖玉手掩着小嘴,平時總是帶着冷傲之色的眸子,這一刻卻笑靨如花,我算是一瞬間,明白了這個詞的含義。

    “還不去,真要跟雪姐一起洗啊?”雪姐好像故意調笑我,再一次加重了語氣說道,我這才緩過神來,臉上一陣發燙,我肯定我現在的臉肯定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更是不敢看雪姐的臉。

    聽着雪姐的話,我感覺喉嚨都有點乾澀,一股熱熱的感覺從小腹直接竄了上來,我恨不得立馬答應雪姐的話,我很想跟雪姐一起洗。

    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雪姐昨天背對着我褪下身上的睡衣,沒有察覺到我已經醒來,將自己完美無比的酮體暴露在我的眼前,一件件穿衣服,那種畫面讓我不禁有點特殊的反應,小褲子一下子撐了起來。

    如果我能跟雪姐一起洗的話,那豈不是可以看到沒人沐浴?平時雪姐進去浴室,我還是會在外面偷偷地看着,雖然隔着毛玻璃只能看到一道輪廓,腦補着雪姐在花灑下面輕輕摩挲着自己完美無比的酮體,任由晶瑩的水珠落下,沖刷着帶香氣的泡沫。

    想到這裏,我的醜態更是顯露無疑了,雪姐俏臉頓時一紅,看着我鼓鼓的褲子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小嘴微微張開一個“O”型,顯然沒有料到我會這樣,有點尷尬。

    紅撲撲的臉蛋十分可愛,讓我不禁回過神來,臉上更是燙的讓我都快昏過去了,慌忙的朝着浴室衝了過去,嘴裏卻慌亂的說着沒有。

    其實,我心裏早就想死了!

    進去浴室,我的腦海中一直都在回想着剛纔雪姐對我說的話,雖然知道雪姐那只是一個玩笑,可是我的心裏卻有一種無法遏制的渴望,真的很想就這樣跟雪姐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洗着洗着,我發現自己的醜態還是沒有任何消下去的意思,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狠狠地扇了自己兩個耳光,自己罵自己,那可是雪姐啊,我怎麼能有這種齷齪的念頭?

    我洗了很久,不過這段時間超過百分之八十都在發呆着,洗的皮膚都有點發紅了才善罷甘休,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雪姐已經把午餐準備好了,雙手託着腮幫坐在椅子上面發呆,目光有點迷離。

    或許是想什麼重要的事情太過入迷了,我出現雪姐都沒有發現,直到我坐下來,拉開椅子的時候碰到了地磚發出刺耳的聲音,雪姐方纔如夢初醒,紅着臉看了我一眼,我分明看到了些許的慌亂,“小志,你洗好了啊,吃飯,快吃飯。”

    說着雪姐站起身朝着浴室走了過去,一邊走着還時不時回過頭來看我一眼,跟我對視,雪姐立馬慌亂的轉過頭去鑽進了浴室。

    聽着聲音,我的腦海中依舊在不斷地腦補着雪姐站在花灑下面,任由晶瑩的水珠落在自己的身上。

    出來的時候,雪姐發現我的飯根本沒動,問我怎麼不吃飯,我慌亂的說我要等你一起吃,實際上心裏卻是清楚,我剛纔一直在想着一些不該有的念頭,褲子裏面傳來了緊繃繃的感覺,讓我不禁夾緊了雙腿,不敢去看雪姐。

    吃完飯,雪姐讓我午休一會兒,我應了一聲,問雪姐怎麼不睡覺,雪姐說睡不着,就一直坐在沙發上面,我在房間裏面輾轉反側,無論如何也睡不着,或許是由於心理作用,我撲在了雪姐平時睡着的那半邊牀榻上,貪婪的聞着不存在的味道。

    不經意間,我瞥見牀頭邊一條薄薄的肉色絲襪,心裏不禁涌出一絲火熱的感覺,做賊心虛的看了一眼外面的雪姐,伸出手摩挲了兩下。

    強忍住做罪惡事情的念頭,我的心裏亂麻麻的躺了一中午,始終無法入睡。

    下午到了學校,感覺自己有點疲憊,但是內心卻有點興奮,剛到班上,林詩詩就用一種詫異的眼神看着我,讓我有點納悶。

    “撒比,離我遠點。”吳傑冷冷的看着我,一副很不爽的樣子,我強忍住那種揍他一頓的衝動直接坐了下來。

    林詩詩這時候朝着我走來,伸出手對我勾了勾讓我跟她出去,漂亮的貓眼兒眯着,給我一種特別的感覺。

    林詩詩跟雪姐的成熟韻味不同,就像是剛剛開始泛紅的青澀桃子,已經可以採摘,具有特別的味道,青春活潑,可是我滿腦子裏面都是雪姐,不知道爲什麼,竟然鬼使神差的盯着林詩詩的胸脯,還只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兒,跟雪姐差了太遠了。

    “看什麼看,真噁心,給我滾出來。”林詩詩厭惡的罵了一句,聲音很好聽,那雙透着清冷的貓眼兒裏面滿是嫌棄,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草,這個女人,這麼拽,讓我出去幹什麼?

    我心裏很不爽的想着,可還是鬼使神差的跟了出去,跟在林詩詩的背後,我的目光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打量着,雖然沒有雪姐的挺翹,但是充斥着一種年輕美少女的活潑氣質,雖然只是青澀的果實,但已經可以採摘了。

    不知道爲什麼,跟在林詩詩後面,我的腦海中忽然想起來網上的一些話,說長期的按摩撫摸之類的可以變大,我邪惡的想着林詩詩的胸和屁股,雖然跟雪姐的不能比,但是比起同齡人要挺翹的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周鵬飛和那個楊濤的功勞?

    應該是了吧,林詩詩那麼開放,前兩天跟周鵬飛好,過幾天又跟楊濤搭上了,心裏面肯定特別的想男人,骨子裏面就是開放的女人,肯定已經上過牀了。

    又或者,是她自己平時按摩多了?

    我邪惡的想着,忽然感覺自己撞到了一個柔軟的東西,一下子頓住腳步,伴隨着一陣體香鑽入鼻孔,我聽到了林詩詩的驚呼,美眸瞪着我,俏臉上滿是憤怒,貓眼兒裏面閃爍着怒火。

    我這才發現我剛纔滿腦子都是那種念頭,不知不覺居然忘了我跟在林詩詩的身後,直接撞了上去。

    “楊志,你不長眼睛啊。”果不其然,林詩詩立馬開始發作了,氣呼呼的指着我,俏臉冰冷無比,擡起穿着坡跟的小腳丫子對着我的小腿狠狠地就是一腳。

    臥槽!

    我的腦海中瞬間出現了這兩個字眼,吃痛的抱住了小腿直接跳了起來,心頭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咬牙切齒的瞪了一眼林詩詩,“你幹什麼?”

    雖然林詩詩穿着的不是尖頭高跟,只是坡跟,而且材質比較柔軟,可是那一腳卻是真真實實的踢在了我的小腿上面,我甚至聽到了我小腿骨頭的哀嚎,要不是林詩詩只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女孩,我估計這條腿估計就直接殘廢了。

    “幹什麼?我纔要問你,你是不是又在想什麼噁心齷齪的念頭了,楊志,你惡不噁心啊,怎麼老是盯着我看啊,每次都幻想跟我做那種事情。”林詩詩說話特別的直白,直白道我一瞬間都愣在那裏了,要不是親耳聽到,我簡直不敢相信林詩詩居然會從嘴裏面說出如此露骨的話。

    要知道以前的林詩詩在我眼中就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冷若冰霜,特別的高傲,那雙貓眼般的眸子裏面永遠都帶着一種不屑,就像是皇帝的女兒一樣。

    最近的林詩詩實在是讓我大跌眼鏡,不僅跟周鵬飛、楊濤這種渣男在一起搞來搞去,摸摸捏捏的,搞不好還已經上過牀了,周鵬飛不說,楊濤那副樣子還真說不準,已經好幾次當着我的面摸來摸去了。

    這次更是直接說出這種話,讓我有點發呆,心虛的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人在我才鬆了一口氣,腦海中涌出一絲奇怪的感覺,腦子一抽很不爽的回了一句,“你以爲我是你啊,不跟男人上牀就沒法活。”

    “楊志!”

    我剛說完,林詩詩就跟被踩着尾巴的貓咪一樣直接跳了起來,再一次用穿着坡跟涼鞋的小腳丫子朝着我踢了過來,我連忙躲閃,林詩詩頓時一個重心不穩朝着我栽倒過來,臉上的憤怒剎那間轉變成了驚駭。

    “啊!”林詩詩驚呼一聲,我只感覺一個香香的身子撲到了我的懷裏,我的手下意識的摟住了,一隻手不由自主的按在了某個有彈性的東西上面,再回過神來,卻發現我的手是按在了林詩詩的牛仔小短褲上面,那種手感特別的緊繃。

    就是這種手感?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樣!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腦海中莫名其妙的冒出這個念頭,我無數次幻想過林詩詩,從我開始跟着吳傑看島國小電影開始,我接觸最多的同齡女孩就是林詩詩了,每一次看着林詩詩從浴室出來,穿着各種各樣的小短褲,小短裙,我都會盯着林詩詩的背影惡狠狠地幻想一番,真想按照吳傑的說法,試探一下林詩詩的手感。

    可是這次我不小心的碰到,我自己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啪!

    我還沒來得及想剩下來的,就感覺臉蛋一麻,回過神來,只見林詩詩跟被踩着了尾巴的貓兒一樣跳起來了,漂亮的臉蛋上滿是羞惱,紅撲撲的仿若成熟的紅蘋果,貓眼兒般的眸子裏面更是閃爍着委屈的晶瑩。

    “你變、態、人渣、噁心!”

    林詩詩氣呼呼的指着我罵了三個詞彙,然後一隻手捂着自己的小短褲,氣呼呼的離開了,留下我一臉懵逼的站在那裏,心頭一萬頭草泥馬神獸狂奔而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